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你是我眼波漾出的溫柔
2010/05/07 17:36
瀏覽577
迴響1
推薦16
引用0

是一季紅翻遍天的秋

在絢麗斑爛鬧滿城廓的向暮

溫煦陽光穿透層層雲影

徐徐微風輕輕吹出樂章

你自飄墜滿城的風絮走來

我從灑落一地的繁花走出

不驚秋色的扁舟,卻揚起思凡的秋心

在擦身而過的剎那

是否

我心已蒼老

是否

你念已滄桑

陡地

震顫心弦

輕輕

滑落一聲歎息

 

如我忘卻,誰猶能記憶起

那向暮昏色

在蒼茫燒盡的日落深處

你如紙鳶飛颺的孤絕遠點

是我永生不滅的心頭之煢

隔於時空,若你不引渡

誰能點燃胸中熊巨之火

 

如你忘卻,誰猶能回想起

那對眠夜空

在明日階前的一輪清月

我是初心不忘的四月梔子

為你執迷不悔的永世等候

夜已停泊,若你不靠岸

誰能牽引迷航心海之舟

 

雲且遮不斷離情,月且載不動離愁

況是異域的夜,流淌的鄉愁

如時光恆河

悠悠流過歲月河殤

緩緩吐納人生哀歌

怎恁地這般燃盡生命之歡

 

離別歲時,瀟湘夜雨

你的剎那,我的永恆

風吹笛吟,蘆葦翻白

我的未悔,你的弱水

這一世的百年低迴

祇為換取你的回首一眸

斗量不盡刻骨想念

錦織不完銘心相思

拈花手指,鬢上一朵

那覆眉剪出的寂寞,是星霜的白

筆落詩情,勾勒一字

那眼角漾出的蜜意,是我的溫柔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上一則: 湖與壺
下一則: 第十二病房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林錫銘‧攝影筆記
2010/05/25 20:43


好似是去年吧!就曾在某位超人氣作家的部落裡看過您的大作。及至前段時日再看到您的作品,就是被這張「樂師與黑天鵝的愛戀」,還有那句「攝影,讓我謙卑貼近自己的土地」所吸引。我曾發過豪語,願以一枝最平凡的筆,為這塊孕我、育我、成我的土地,留下些許雪泥鴻爪,記錄一個曾經,但汗顏的是,想歸想,生繡的筆照樣被晾置一旁作著春秋大夢。

「明池」,在我生命中深具舉足輕重之義,因而,屬於那裡曾發生的、曾存在的、或已消失的……,就如故鄉的消息,人不親土親,總有硬往心上擱放的臨場置身感……。

您去明池時,棲蘭應還在封山中,所以您可能不知,那位林樂師經常在一天當中,馬不停蹄往復明池、棲蘭兩地呢!而的確,非假日的午后,遊客罕少,賞心者更幾稀,若非無所圖求且已超然形外,否則支撐下去的理由不知將建何處。

面對那種不計成敗得失、雖千萬人吾往矣的人,我總會因己身之不及而生無比敬意;為文如是、攝影如是、繪畫如是、音樂也如是,祇是,無奈的是,興趣常需向現實低頭,理念也常要和生活妥協。

以前,我不懂攝影(現在也還是不懂),老是取笑:花費心思搖了老半天筆桿,還不如一秒快閃來得有功效、又具說服力。但其實心裡還是明白的,一張好照片的難產,也許耗盡半輩心血、窮畢一生之力,也難達心中臻境。

而照片所直接呈現的震撼力與臨場感,確實是文字所難登峰之處;就像我絞盡腦汁咬文嚼字,寫了拉拉雜雜的大塊文章,您輕輕兩點,就已將那水滴下的眼波漪漣,漾盪而開、覆沉於水波不興的不言中了……。而我,就且讓文字解甲歸田,專心行起注目禮吧!

朱顏2010/05/27 18:0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