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十二病房
2010/04/16 08:49
瀏覽513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一定有段記憶被

稀釋如水、淡化如煙

抽乾如井、縛綁如繭、遺忘如夢

 

一定有段往事被

風化如岩、隱藏如偈

崩盤如瓦、覆蓋如灰、抹白如雪

 

一定有些過往的人

不被留存、不被記憶

不被在攤開的地圖裡,按址索驥

因而你不須如此透明,逢人就丈量起

那錯綜在感情與生命的縱貫線上

疤與疤間,痛苦的距離

 

一定有個倒影的你

被風阻斷、被水切半

被山崚的曲線拉拔成垂直的海平面

被海市蜃樓的虛影傾斜成天上宮闕

讓你在大氣層的夾縫裡,拼命尋找海天交接處

那失落的地平線

 

一定有個支離的你

被夢解剖、被霧解體

被愛情的刀肢解了過去,被背叛的箭射穿了未來

你因而來不及攜帶某段記憶,回歸到體制的空間

占卜妳遺忘在昨日光影裡的水晶球

拼湊妳散落在銀河系譜外的星象儀

 

一定有個現今的你

坐在你熟悉的白色巨塔裡

讀你牆上手繪的曆法,細撫流逝時光的筆劃

笑拈你青春時期關於愛情的句法

有些章節已很久遠,有些段落早已放棄

有些故事沒有結局,有些文字實在美麗

你因而開啟視窗,在伺機而動的螢幕前

敲下你橫越千里的第一張笑臉

給所有讀你的妳、伱、祢

 

 

附:我總期待,一首詩,被讀入的不單是表層,還有言而未盡的血肉、骸骨與靈魂……。

我甚至覺得一首好詩,真正的功力是從披露的文字中,能營造出未被顯影的想像空間,而讓讀的人走入其中,深入其境,將作者言而未盡、意猶未達的未竟之語,以自己的手法,切轉成屬於自己的續篇感言。

“第十二病房”是真有其房的病房,位在青樹夾道的山坡上,旁臨社區精神病院。第一次路過時,日光篩影、槭葉轉紅,斗大的斑剝字跡在一排蒼翳丹楓掩映下,與早秋的氣息融為空氣中的肅穆,寂寂天地、寥寥無聲,蒼茫得讓人想哭。

我想像在鏽蝕鐵窗內,一種我所想像不及的世界,一種萬般無奈的心情,一種生命蹉跎而過的歲月……。我總珍惜生而為人,能作自己主人的自主權下,所讓我走過的生命歷痕;我也疼惜,在邊緣角落裡,被上帝暫時遺忘的子民。

一直認為,有些人真的祇是被切割、被肢解、被抽離、被暫時遺忘而已,他們同你、同我、同詩一般,都是有血有肉有顱有骨有靈魂的,所以都該被懂得、被讀入!

在這詩的末尾,其實是引鯨向海在精神病院一書裡的“於鍵盤的孤頂”,以作為我向讀這詩的讀者所致上的最大謝意,謝謝你們讀我,雖然我也常感受盤踞於鍵盤孤頂,長期俯視下,一個姿態的疲憊與一絲寂寞的湧現!

 

我雖長期無翅假寐

於鍵盤的孤頂

一旦開啟視窗

也為你能橫越千萬里

忠心守候在螢幕的微光底下

等你上線

即時送出一個笑臉

是我目前做過最好的事

                         ﹣﹣鯨向海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上一則: 你是我眼波漾出的溫柔
下一則: 春逝‧草山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