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五張國劇老照片的回憶
2022/07/23 11:27
瀏覽225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二、三、四:名角顧正秋女士演出「玉堂春」時的劇照。


五、我與一位年輕人特地和關文蔚老師與郭小莊小姐合照二、三、四:名角顧正秋女士演出「玉堂春」時的劇照。


 一、這張是民國67520日國劇聯合大公演時,聯演演員在演出之前的合影。

從右至左順序 :朱京華隊長,李光玉,白玉光,羅慎貞,吳陸君,熊德銓,關文蔚老師,郭小莊,周正榮,平振剛大隊長,喬桂真(周正榮夫人),林陸霞。

另外蹲在前方的三位從右:朱陸豪,吳劍虹,吳興國。

五張國劇老照片的回憶

        2022.7.18 熊德銓 記於北投

在寫完「憶《慶祝第六任蔣經國總統、謝東閔副總統就職國劇聯合大公演》盛況」(https://blog.udn.com/mobile/cty43115/175199558)之後,又翻到這五張老照片。

 一、這張是民國67年5月20日國劇聯合大公演時,聯演演員在演出之前的合影。

從右至左順序 :朱京華隊長,李光玉,白玉光,羅慎貞,吳陸君,熊德銓,關文蔚老師,郭小莊,周正榮,平振剛大隊長,喬桂真(周正榮夫人),林陸霞。

另外蹲在前方的三位從右:朱陸豪,吳劍虹,吳興國。

二、三、四:名角顧正秋女士演出「玉堂春」時的劇照。

五、我與一位年輕人特地和關文蔚老師與郭小莊小姐合照。

關文蔚老師與郭小莊小姐二位對國劇都卓有貢獻,因此以下我特地轉文介紹一下關文蔚老師與郭小莊女士的生平。

❈關文蔚先生(1914-2008)生平事略

關文蔚先生 ,河北省宛平縣人。生於民國三年中秋節。早年從母姓姓郝,十五歲時,義父索培荃先生為取名文蔚,自此遂以郝文蔚之名行於世。

先生性聰穎,多才蘊,自幼即喜耍玩刀槍、弓箭、馬鞭、寶劍等玩具,並模仿男人舉止,頗以不生為男兒身為憾。故直至二十九歲結婚為止,無論公私場合,皆著男裝。

父母察其幼年性向,乃於先生十二歲時,為其延聘宋劍影先生為啟蒙教師,傳授京劇。宋先生為汪派老生創始人汪笑儂先生之高足,文武唱作,無一不佳。先生未足一年即學成三齣戲。所學第一齣即汪派名劇<馬前潑水>,當時先生即以十二歲之齡以此劇應各方堂會演出。每演一場,即獲酬三千銀洋,在當時足可購買一幢四合院房屋。初次嶄露頭角,即有如此盛況,足見先生天份之超倫絕俗也。

次年,先生又從學於金潤田先生。從之學<定軍山>、<鐵蓮花>、<四郎探母>、<打棍出箱>、<桑園案子>、<打侄上墳>、<法場換子>諸戲。其中<四郎探母>又重學於陳秀華先生,<打棍出箱>又重學於吳鐵庵先生。

先生從學之第三位老師為崇鶴年先生。崇先生能戲甚多,做工獨到,先生偏愛其<青風亭>、<四進士>、<一捧雪>、<十道本>、<打棍出箱>、<南天門>及<失空斬>。先生時年十四、十五歲,自言受其影響最深。

民國二十三年,先生二十一歲,以束脩六百銀洋從蔡榮貴先生學成<蘇武牧羊>一劇。蔡先生非常器重先生,當時馬連良亦正從蔡先生學,蔡先生所授予馬先生之戲目,亦悉以授先生,先生乃盡傳其學。日後成名,觀眾多稱先生為馬派者以此;實則先生與馬先生乃同出於一師門,非師習於馬先生也。其後又受學於李盛蔭先生,受益極多。

先生既轉益多師,劇藝日進,風評日佳。自二十一歲起,乃辭別父母,獨立組班,謀求發展。八年之間,展轉演出於河北、山東、江蘇、安徽、河南、湖北、湖南、廣西、貴州、雲南諸省各大城巿,所到之處,皆盛況連月,佳評如潮。其間最足稱道者,民國二十五年,先生駐演於南京之南京大戲院,雷喜福演出於中央大戲院,另大華戲院則請梅蘭芳劇團駐演,形成三家鼎足、三大紅星對抗之局。先生在強大對手之間,每日客滿,連月不衰,甚至黑巿票價凌駕於梅蘭芳之上,洵可謂鼎盛一時。異時先生每語及此,眉宇間仍難掩自得之色。

民國三十一年,先生二十九歲,與陸瑞徵先生結褵。陸先生,江蘇太倉人.為清末狀元陸潤庠之孫。結婚時中日戰火方酣,一切從簡,先生毫無所怨。自此以婚姻為重,未再公演。一生所最喜愛之氍氊生涯,至此告終。

民國三十七年,大陸局勢逆轉,先生渡海來臺,任職於臺灣鐵路管理局,七十年退休,凡任公職三十三年,宵旰忠勤,克盡職守,深為長官同僚所敬愛。公餘之暇,先後應北一女、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等校之聘,擔任國劇社指導老師,傳薪續火,培養諸多優秀票友,對校園國劇之振興,貢獻良多。

先生之於學生,極重品德教育,常於講授劇藝之時,提示做人道理,故門下弟子,無不雍穆端莊,知書達禮。至於傳授本業,則全套劇本,皆自口出。雖其所擅,在於老生,但排戲時,生旦浄末,依劇情而指點;管弦鑼鼓,隨旋律而口吟。學生每學一劇,皆能熟諳各角色之唱唸與表情。先生嘗言:「唱多了,方始把自己溶化到劇中,以達到忘我的境界,表情及唱唸不能像背書一樣;一定要絲絲入扣,萬不能鬆懈,把自己演成如同劇中人一般,演不同型的劇中人,就應有不同的表情;不同的身分,應演出不同的氣質」。夫惟胸羅全劇,「把自己溶化到劇中」故能風雲卷舒,吐納自如。此先生傳藝之最大勝場也。

先生生長於民初,未有機會進入正式學堂。但先生愛讀史傳,喜誦辭章,又勤習書法,兼學繪畫。後雖以劇藝成名,而實際為一極有書卷氣之書生。常對舊劇本不符史實及不合邏輯處,加以改正。所謂不合邏輯者,如<空城計>之「評陰陽如反掌,保定乾坤;東西征南北剿,博古通今」,自譚鑫培偶爾唱錯,遂習焉不察,相沿不返。先生改正為「評陰陽如反掌,博古通今;東西征南北剿,保定乾坤」,如此纔合邏輯。所謂不符史實者,如<捉放曹>之「同心協力掃奸黨,凌煙閣上美名揚」,先生引《漢書.蘇武傳》改「凌煙閣」為「麒麟閣」,蓋凌煙閣建於唐朝,非漢末曹操與陳宮所及見也。其他各劇,先生改正之處不勝枚舉。此又可見先生處事細心不苟之精神。

除了改正舊劇本之外,先生又從事改編劇本及創作劇本。改編劇本如<贈綈袍>、<焚緜山>、<胭粉計>等,或擴增情節,或改創新腔,皆能踵事增華,更合情理。其中<贈綈袍>一劇,舊本演出不足一小時,先生改編為三小時之大戲,尤令觀眾回味無窮。創作劇本,則以<樂羊子>與<河伯娶婦>為最著,皆根據史實,而添枝加葉,佐以自製新腔,自摛文藻,每令觀眾沈醉其中,深受感動。

先生於書畫,亦卓然有成。善畫蘭,蕭疏數筆,而姿質俱清。書法則宗魏碑,構體莊重,氣度從容。其多才多藝,劇界實罕其匹。

先生為發揚國劇,曾傾其所學與登台經驗,撰述《國劇叢談》一小冊,方便攜讀,於民國四十七年出版。內容包括科班訓練、後台組織、執事分工、演唱規矩以及各種術語行話。信為初學入門之最佳參考書籍。

民國六十八年,先生應《中外雜誌》月刊社之邀,撰寫其一生經歷,連載於《中外雜誌》,自六十九年四月起,至七十年八月止,共十七期,每期萬餘字,凡二十萬言,深受讀者喜愛。在美國發行之《世界日報》獲知此稿,亦徵得先生同意,而於七十三年八月起分篇連載於該報,至七十四年四月為止。後經諸友好及讀者之催請,乃於七十五年十一月合編成書,取名《女扮男裝戲劇人生》付梓出版。先生之寫此回憶錄也,雖自謙「好似春蠶吐絲一般,一點一滴的把記憶所及,無絲毫染色,也沒有美妙文章」,實則先生腹笥豐盈,積藴深厚,筆鋒所至,如瀉明珠,讀者無不讚仰、嚮慕。

先生育有一子,名世逵,任職於河隄國民小學總務處,長孫女怡安,為溜冰國手,數度出國比賽,蔚為國光,現就讀於台北體育學院。次孫女怡蘋,現就讀於河隄國民小學。

先生一向體骼健康,精神瞿鑠,每弟子請安,語及國劇,先生不覺口誦手揮,眼神烱烱,儼然身在舞台之上,使人渾忘其為九旬人瑞也。不意今年三月,身體突感不適,在台北巿立和平醫院住院月餘。四月十七日復入巿立仁愛醫院治療,又經月餘,仍有水腫現象,至六月五日下午五時,終於器官衰竭,羣醫束手,而與世長辭。

噩耗傳來,家屬門人,無不萬分悲慟。梁木既摧,泰安安仰,惟先生傳道授業,薪盡火傳,懿德清芬,永為世範。爰述其生平事蹟如上,蓋既以抒景仰之情,亦以志哀悼之思云。

                                                                      

門人傅武光謹述

❈四個放下~京劇國寶郭小莊的人生好戲

她曾是台灣最年輕的京劇國寶、博得滿堂彩的名旦、小學課本裡的傳奇人物。如今,離開舞台31年的郭小莊,歷經四個「放下」,曲折人生也是一場精采好戲。

圖片來源:黃明堂攝

文 彭子珊    天下Web only

發布時間:2017-02-10

事隔31年,國光劇團將在今年3月,把京劇經典劇碼《孟麗君》重新搬上舞台。故事裡,孟麗君女扮男裝,從狀元到成為宰相,不只備受皇上重用,也嘗盡曲折愛情。當年演活孟麗君的,是台灣最年輕的京劇國寶郭小莊。

人生如戲。30多年來,卸下舞台光環的郭小莊,也在蜿蜒的人生道路上,演出了一場精采好戲。

從國中小學教材裡的傳奇人物,到現在終日在教會穿梭,郭小莊不再是往日那個「女暴君」。少了緊繃的神情和氣燄,更多的是柔軟的神情、優雅的身段。「放下」一直是她人生中的難題。

第一個放下:童年的苦

「其實我是很笨、很不足、不配的人。京劇界的人都說我是棒槌,我爸爸說我是鐵棒槌,」說起京劇和最愛的父親,郭小莊瞬間笑得開懷。「人生上半場很辛苦,」她坦言。她曾經壓力大到睡覺的時候也皺著眉,不想就此入睡。

七歲半,父親就把她送進空軍大鵬京劇學校。在師姊們眼裡,她的宮女扮相被嫌醜,唱功也被嫌棄,但她不認輸,反而加倍練習。從早上五點到晚上10點,她七年練功如一日。別人的午睡時間,郭小莊也背著四根麻繩繼續練「私功」。私功,指的是打底、下腰、倒立等等的京劇基本功。

曾擔任華視新聞主播的牧師寇紹恩,和郭小莊已認識30多年,他觀察,「這就是她。她總是想著,只要有一個機會,我就要改變,重新站起來。我不要一直賴在地上,我不放棄。」

郭小莊天生條件不是最好,京劇又開始沒落,她要上台,可以說是難上加難。她苦心堅持,才一步步從花旦、刀馬旦,爬到青衣的位置,逐漸和徐露等一線名伶齊名。

26歲那年,恩師俞大綱驟逝,加上父親一句「藝術才是長遠的!」讓郭小莊放下演藝事業,轉而於兩年後創辦「雅音小集」,推動戲曲創新。

第二個放下:少女的夢

雅音小集是融合傳統京劇和現代劇場表演的新形式。為了吸引年輕人看京劇,郭小莊身兼導演、製作人和女主角,也主動走進校園演講推廣。

一票難求,是她最大的滿足。但京劇是守成的行業,要用創新吸引年輕人看戲,冒的是背負欺師滅祖的罪名。面對京劇界的批判、政府的質疑、催票的壓力,所有的一切她一肩扛起,不敢停下腳步。她曾經四處拜拜,拜到膝蓋都受傷。

有一年,雅音小集演出《感天動地竇娥冤》。劇中被誣告殺人的女主角竇娥,遭判死刑。她死後下起六月雪,案子才重新真相大白。演出前,上百名情治人員質疑,演出內容暗批政府,許可證遲遲下不來。但她就是不放棄,臨時改成竇娥沒死,才演成這齣戲。演出結束時,後台哭成一片。但面對這群師父級的人物,郭小莊不能哭,不能怕,壓力全積在心底。

郭小莊坦言,曲終人散時,常在龐大的舞台上看著大家收拾,內心卻被沉重的失落感淹沒。

「以前的目標是成功,每齣戲都讓京劇改革,被世代接受。我做到了,但我也失去了童年、少女的夢,和成家的機會,」郭小莊說。她一直不確定,自己為京劇奔走將近40年,落得孑然一身,究竟是不是白忙一場?

第三個放下:母親的驟別

就在雅音小集蒸蒸日上,一票難求之際,郭小莊卻決定急流勇退,選擇退休。

「我知道,舞台不要只有自己一個人,我要傳承,」郭小莊說。

她內心更深層的渴望,是休息。郭小莊從小忙著練功,連讀劇本都坐不住,人生就是停不下來。沒有享受到童年時光的她,46歲退休後,搬到美國和加拿大,重新享受被父母照顧的感覺。

只是,她怎麼也沒想到,到醫院做健康檢查的母親,會在一個半小時內,因為心肌梗塞而驟逝。

2005年,母親的離開,讓郭小莊的堅強偽裝徹底崩潰。「我傷心的是,我要找答案,我要知道媽媽去了哪裡,」郭小莊說。她陷入深層的恐懼,終日以淚洗面,打從心底害怕,如果父親也走了該怎麼辦?

「爸爸就是超人,他的床上都會放拐杖,就是想要保護我們,」郭小莊說。從小到大,郭小莊走到哪裡,父親就陪到哪裡。父母的親密,是促使她前進的動力。失去父母的恐懼,也讓她陷入低潮。

母親離世後,郭小莊在一次閱讀聖經時,深刻感受到神對自己和母親的不捨與安慰。曾經皈依星雲法師的她,就此拋棄家中20多座觀音像,走進教會受洗成為基督徒。

第四個放下:過往的自己

「我的心以前是奉獻給京劇,每天只睡三小時。現在是愛和感恩,我要完成神給我的託付,」郭小莊說。那個總是坐不住、停不下來的郭小莊,開始學會休息與感恩。她相信,即便沒有結婚,人生也不是白忙一場,而是「神的美意」。

郭小莊延續兒時練功的習慣,單純而專注地經營生活。她每天讀經、禱告八、九個小時。隨身攜帶的厚重聖經裡,全是密密麻麻的彩色標示。寇紹恩觀察,「我好像又看到40年前那個拚命的郭小莊。」

退休後,郭小莊曾經有長達十年不進場看戲,「因為我不進去唱,看到就會勾起心裡的傷。」往日的委屈,面對京劇的複雜心情,都在教會生活裡逐漸融化。成為基督徒六年之後,郭小莊才又重新進場看京劇。

她四處分享生命改變的經歷,也曾在小巨蛋的舞台上,把聖經經文用京劇唱腔展現。

時常跟郭小莊到國內外分享見證的教友李筱娜觀察,郭小莊愈活愈自在、謙卑。「過去她說,自己不是一個會笑的人。但現在都是笑咪咪的,」李筱娜說。

走出人生的低谷,現在的郭小莊專注、優雅依舊,更多了一份自在和對生命的熱情。(責任編輯:司徒嘉慧)

四個放下 京劇國寶郭小莊的人生好戲|天下雜誌

❈京劇國寶郭小莊,延續「練私功」拚勁,為榮耀神而活 神把她當寶貝:人生70正開始!

* 2021/12/05

* Post by 基督教今日報

https://grinews.com/news/%e4%ba%ac%e5%8a%87%e5%9c%8b%e5%af%b6%e9%83%ad%e5%b0%8f%e8%8e%8a%ef%bc%8c%e5%bb%b6%e7%ba%8c%e3%80%8c%e7%b7%b4%e7%a7%81%e5%8a%9f%e3%80%8d%e6%8b%9a%e5%8b%81%ef%bc%8c%e7%82%ba%e6%a6%ae%e8%80%80%e7%a5%9e/

❈「慶祝第六任蔣經國總統、謝東閔副總統就職國劇聯合大公演」盛況

https://blog.udn.com/mobile/cty43115/17519955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