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食家上司
2022/05/14 05:30
瀏覽673
迴響0
推薦26
引用0
    在一次公司合併改組後,艾倫成了我的上司。

    高個子白人男子,五官俊秀,紅光滿面,四十多歲,頭頂剛開始禿了,艾倫具備了美國企業主管的堂堂相貌。不同的是,他完全沒架子,總是笑瞇瞇的,像朋友一樣,隨時可以話家常。他不講究穿著,不穿西裝,不打領帶,凸出的小腹因此十分顯眼。

    艾倫是單身漢,愛唱歌,會彈琴,星期天在教堂主日崇拜擔任司琴。公餘之暇,擔任童子軍教練,帶著青少年到野地露營,培養領導才能及野地求生技能。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他是一位美食家。

    上任第一天,艾倫邀請手下二十位員工到昂貴的義大利餐廳共進午餐,展現了美食家的大手筆。席間他滔滔談論美國幾大城市的著名餐館,每家的招牌菜,用哪些食材,如何烹調,有何特色,消費額 和地點,如數家珍,像一本活字典。他喜愛旅遊,每到一處,不忘到當地著名餐館品嚐美食,久而久之,腦中建立了一個美食資料庫。

    自從上任後,每星期至少一次,艾倫總會吆喝一群同事外出午餐,其中有他的上司,手下和同階層經理,全由他買單。大家跟著他吃遍城中區各式餐飲,如西班牙小吃,滿桌小碟菜,傳來傳去,分不出是魚或肉,蘑菇或香腸;到古巴餐廳,吃那酸到牙根裡的芒果烤牛排,喝那蓋了厚厚一層糖,仍然令人叫苦連天的迷你咖啡;去天主教堂,吃那遠近馳名的南方海鮮飯;還有牆上掛著棒球明星簽名照的餐廳,烤魚特別鮮美,淡紅的檸檬冰茶,百喝不厭;

    不久後,有家巴西燒烤店開張,食評家給了五顆星,價錢不菲,地點頗遠,艾倫興致勃勃組隊遠征。這回真讓我大開眼界,只要把桌上的圓形紙牌一翻,露出綠色,立刻就有侍者前來。他們身穿帥氣的南美服裝,長褲上一排銅扣發光,靴子錚亮,挺胸縮腹,手上扛著大串剛出爐,香噴噴的各式牛排、豬排、小牛排、雞腿,任君選擇。客人挑夠了,只要把圓形紙牌露出紅色,侍者就不再打擾,讓客人安享大餐。

    跟隨艾倫到外地出差,更是大快朵頤。有一回去高級牛排館,侍者文雅有禮地介紹當晚的特餐,等大家點完餐前酒和開胃菜,才躬身而退。接著有人推小車而來,擺滿了新鮮牛排、魚肉、大蝦、蘆筍和蔬菜,任我們挑選後,送進廚房烹調。一頓飯吃下來,主餐加紅酒、白酒、飯前開胃菜、飯後甜點,外加百分之十五的小費,全由艾倫報了出差費,人人樂呵呵,簡直像度假。

    在他手下那兩年,日子頗悠閒,不但常有美食可吃,階級也不森嚴。艾倫深知美食的魅力,可拉近彼此的距離,凡事都好辦。他的辦公室在我隔壁,每天一早,艾倫總會探頭進來打招呼:「我們都好嗎? 快樂嗎?」輕拍微禿的小腹,閒話兩句。他喜歡串門子,是個包打聽,口風也不緊,不知他是怎麼進入公司管理階層的。大企業向來階級森嚴,經理階層守口如瓶,相形之下,艾倫的作風非常接地氣。

    他對下屬的要求不高,只要他下面的小老闆不說話,艾倫就不過問。人事決策比較草率,通常是主觀的認定。

    有一天,他帶來一位五十多歲的德州佬,曾替他做過短期計畫,能力不怎麼行,但天天陪他享受美食,艾倫高升了,他便空降下來當我們的小組長,弄得人心不服。艾倫還雇用了像模特兒一樣標緻的麗莎,但她心懷二意,同時應徵兩份工作,短短三星期就跳槽了。艾倫不但不計較,還邀她和我們一起到外地受訓,所有的花費,包括機票、旅館、餐飲和課程費用,全報了公帳。

    兩年後,公司宣佈又一波合併改組。艾倫探頭進來,有點憂心忡忡:「你有公司需要的技術,不必擔心,倒是我這經理位置難保。大老闆脾氣變幻莫測,他不喜歡我,我的前途堪憂。」

    秋天,改組開始了,磨刀霍霍,按層級進行,每個職位都開放讓人競爭,人人都有被取代的可能。十月初輪到艾倫這個層級的經理,幾天後,艾倫探頭進來:「讓你先知道,我沒能保住職位,大老闆選了別人。」我大驚,「大老闆可能有其他安排吧? 」他黯然搖頭離開。

    兩天後,艾倫陪同一名中年女子到辦公室和我們打招呼,原來是取代他職位的黛安。當天下午,他在走廊上來回走動,把書籍、檔案、手冊從那間明亮寬敞,橡木傢俱的辦公室,搬到沒有窗戶的小辦公室,同事們投以同情的一瞥,紛紛主動幫忙。

    那段日子裡,艾倫的處境不免難堪,但他始終保持笑容,優雅冷靜,沒有失控的言行,不再邀大家外出吃大餐。感恩節過後,大老闆替他找到一個降了兩級,非管理階層的工作,地點在加州,年初上任。他聳聳肩:「能保住飯碗就行了,不能苛求。」

    十二月初,史提芬在家中開聖誕宴會,同時替艾倫送行,大老闆也去了。艾倫慷慨如昔,帶來幾瓶香檳和紅酒。當晚玩團體遊戲,根據同事的表演猜謎,輪到艾倫時,他滿頭大汗,頻頻擦拭,淺藍襯衣變成湖藍色,依然猜不著,頗為狼狽。

    聖誕節前,公司舉辦大型晚宴,艾倫也來了,和我們一起喝酒聊天,第二天他要回北方老家過節,接著去加州上班。當晚的餘興節目很精彩,笑語歡騰之際,我發現艾倫的座位空了,桌上殘留半杯紅酒和點心。這是艾倫第一次沒和任何人打招呼,便悄悄離去。「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正是艾倫當晚的心情寫照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在地生活 北美
自訂分類:職場風雲
上一則: 我們都是一家人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