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壺濁酒盡餘歡(下)-- 小說
2023/08/01 19:29
瀏覽739
迴響9
推薦85
引用0



一壺濁酒盡餘歡(下)

第三次見到少華,已經是退伍的十五年後。我在一家工程公司工作,和客戶在舞廳應酬,凌晨三點多鐘一行人步出大門,我又看到一張熟面孔,頭髮已全灰白的一位計程車司機,正在開車門讓一位小姐入座,小姐沒坐進後座,而是坐進副駕座,這顯示兩人應已算是很熟悉的朋友。我喚了一聲︰「同學,是你?」他和我短暫寒暄了幾句,順便介紹了這位小姐的名號"芷涵",年齡應已四十多歲了?仍在這種場合討生活算是少見,我心頭怔了一下!

由於退伍後;少華就從未出現在同學團聚的場合中,大部分老同學可能都已逐漸淡忘了這個人,十五年後的這時;卻反而是我和少華較熟悉的開始。公司應酬慣於選定的這家舞廳,使我又有幾次機會;可以和少華有較充裕時間長談。

清晨遙見少華在報社門外派報時,是他一生中最慘澹的時候。即使姚勤努力想要幫他懸崖勒馬,但為時已晚!少華在很短時間內就幾乎已耗盡了退伍金,一度借住在一間廟宇簡搭的遮棚下。姚勤到一家保全公司擔任總幹事,常有機會接觸到計程車行的人。透過姚勤介紹,少華以租車方式加入計程車隊工作,又在我和工地同事常去的這家舞廳再遇芷涵,兩人同是天涯飄泊人,都有滿腹辛酸可訴,以少華一貫的誠實不欺態度使兩人成了好朋友。再因都是單身無家,雖然互相年齡差了不少,有段時期又成了共同取暖的親密同伴。

每次公司在那家舞廳包廂應酬,我都會請芷涵入座,對她和少華的這段緣分,又有了較多的知悉和理解。少華的前妻是位來自台南的富家千金,當初結婚時兩家父母長輩都齊聲反對,除了經濟環境差距太大外,兩家政治傾向更是個死結。少華的父母都是老牌公務員,政治傾向自不待言。他的前妻娘家從早期的"黨外",到後來的綠營後援會,都一直是綠到入墨的家庭。即使她前妻對政治也同感厭煩,還是頂不住雙方親友紛至沓來的立場非議,兩人在這樁婚姻中都感到很"寂寞",最後會走上分離似乎也是早有預兆。

芷涵從不知親生父母是誰?養母早年也是八大行業出身,在一間廟宇前廊拾起被遺棄的女嬰,以後老小就相依為命。現在養母已失智,安置在一所養老院中,少華有時也會和芷涵相偕去探望養母。

工程即將結案,我告知芷涵這次可能會是我最後一次來這裡了。那夜待公司同事和客戶都離座後,已將近凌晨四時,在等待少華來接送前,我和芷涵又多談了一會兒。芷涵又告訴我一件再次令我吃驚的事,他說少華已決定要出家去了!我問芷涵︰「妳能捨得嗎?」芷涵拿出一只小放音機,她說︰「這是少華說出他的決定前,放給我聽的一首老歌。」放音機緩緩播放出這段早年時我也非常熟悉的一曲︰

送別

長亭外 古道邊 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 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壺濁酒盡餘歡 今宵別夢寒

韶光逝 留無計 今日卻分袂
驪歌一曲送別離 相顧卻依依
聚雖好 別雖悲 世事堪玩味
來日後會相與期 去去莫遲疑

一曲還沒播放完,不但芷涵已經哭得唏哩嘩啦,我也已淚流滿面。若不是都同樣經歷過世道艱辛,人事坎坷,也不會立刻就體會出如此深刻的悲情。芷涵說︰
「這一生我都在風塵裡打滾,不曾遇到過真正可以讓我完全放心的人,少華的單純簡直就不像是會在這個世界上出現的人。」
「他一向就是這個樣子,不會算計別人,也不懂得如何保護自己,所以吃了不少苦頭。」我點頭表示同意。芷涵又說︰
「我已答應讓他去出家,因為只有我最瞭解他,我真的很愛他!」

都抹乾眼淚,走出舞廳大門。少華微笑迎來時已剃了個大光頭,只差頭頂還沒戒疤。我雙手合十對他說︰「師父吉祥!」他也雙手合十回應︰「阿彌陀佛」。少華這晚帶了一支白蓮花來,當芷涵側身坐進他旁邊時,我看見芷涵低頭時的的一滴淚,滴進了那朵白蓮花瓣。我看懂了,少華沒說的那句話是「妳仍是我眼中那朵最純潔的白蓮。」

坐上回屏東家中的另一輛計程車,一路上耳邊仍縈繞這那首老歌。想到小學上音樂課學唱這一曲時,老師先解說了這一曲的作詞人李叔同(弘一大師)的概略生平,我們這些小腦袋裡裝不進很多人世感懷,當時唱著時還很快樂。現在重聽此曲,百感交集之情已尺牘難述!一曲甫盡,對這兩人的這段緣份;我心裡又有了另一番體會「今日妳渡我,來世我必將渡妳」。

全文完結~

導讀︰
一壺濁酒盡餘歡( 上)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9649644
一壺濁酒盡餘歡(中)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9678304
一壺濁酒盡餘歡(下)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9702148

■■■■■■■■■■■■■■■■■■■■

2001年(民國90年)國軍志願役一級薪俸表

中將43695元。少將38050元。上校34280元。中校30525元。少校26765元。上尉23630元。中尉20495元。少尉18615元。

一等士官長22915元。二等士官長19876元。三等士官長18050元。上士16836元。中士13795元。下士10825元。

(民國90年月薪,中階教師約39525元。中階公務員約37175元。一般基層勞工約24033元。)
(民國79年股市首度飆破12000點。民國80年軍職最大調幅曾達13%,薪俸開始趕上社會一般收入水平。民國90年後,基層軍職月薪正式超越一般底層勞工收入。)

■■■■■■■■■■■■■■■■■■■■

《送别》

■■■■■■■■■■■■■■■■■■■■

輕煙--自唱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桃仔園驚營之夜(前言)--小說
下一則: 一壺濁酒盡餘歡(中)--小說
迴響(9) :
9樓. vivi 之東張西望
2023/08/20 21:50

我們永遠也無法真正了解身邊即便很熟悉的人的內心。

身邊曾有有一個女性友人,平日非常溫順、平和、可愛,

誰也沒想到她談起戀愛,總是用最極端的方法。

對男方奪命連環call,只要一通電話沒接,晚上就不睡覺,到對方家站岡,

上班時眼睛佈滿血絲,無心工作,完全變了個人。

人內心變化在我們看不見時 。

雖常是有跡可尋,有時卻無法達到那個點上。

換了另一男子,她手法仍然不變。

若非這樣,誰都曾說她是一個辦公室裡最溫柔可愛的小女子……。

週邊即使是很熟悉的人,也很難看到其內心的真實面,這也是近年來我更深的體會。即使是親兄弟姊妹,那些曾經莫須有揹負過的艱難和痛苦,過去的就過去了,人生裡有很多的"說不清",所以佛經裡常可以看到這句"不可說"。
人如果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活?一再把自己的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或想從別人眼裡找到自己的生存價值,不但會困住自己,也會給別人不斷造成困擾,到後來對自己或對別人可能會是災難。"無聊是大病"!不要被那些無聊的人拖垮了我們的生活情緒。
郁勝2023/08/21 17:33回覆
8樓. 之子
2023/08/11 15:47
.
以前認為這個人的做法莫名其妙?近幾年重讀他的故事,覺得有些理解了。 郁勝2023/08/12 20:54回覆
7樓. PeterNJ(搬家規劃)
2023/08/11 03:23

芷涵就是把二萬元遞還給姚勤的那個善良的小姐吧!

唉!單純,不懂得保護自己的少華,或許佛門特別適合他吧!

我個人非常喜歡送別這首歌,但是…但是…不得不說:好悲的一首歌啊!

酒店中那一幕是最完整真實的轉述,芷涵把已到手的二萬元歸還少華,二萬元在那個時代;已超過一名中尉的月全薪了,那還是民國90年代之前的事,相信這肯定是很多人一念間捨不下的。最後,芷涵又答應讓少華出家,這更是一般人難捨的。我很想說一句「這個女人絕對值得敬佩!」 郁勝2023/08/11 11:20回覆
6樓. 旭日初昇
2023/08/07 15:53

佛度有緣人,

但願少華終能在佛門找到寄託依歸----。

穿過紛紜和蒺藜,那人輕舟已抵彼岸。 郁勝2023/08/07 18:30回覆
5樓. *Susan*
2023/08/03 20:44

大哥最後一句話說得真好

今日你渡我 來世我必渡你

緣起緣滅  是這世間必然的法則

少華有了最好的去處  也算是他的福報

有些人為何會出家?而後又能成道,這是甚少人能成就的。有一種最通俗的說法,他來世上走一遭,是來度劫的,通過這層考驗才能真正提昇。
世途容易迷惘,所以命運會設下許多障礙,讓他歷經挫折和磨難,並在其中解悟。每一個轉折都會把他推向成道更近的路,而那條路勢必要暫離紅塵。我並未身在其中,但某種知見告訴我似乎就是這樣。
郁勝2023/08/04 14:27回覆
4樓. 刁卿蕙
2023/08/02 14:14

這是真實故事嗎?很動人。

少華送白蓮花那段,讓我想到一齣韓劇《我的大叔》,裏頭有個和尚託人送了一束花給仍對他痴戀的前女友。女人從此斷念。像少華這樣個性的人,恐怕遁入佛門也不得安生吧?那裏頭也是阶级儼然,少不了勾心鬥角。這是人類的宿命。结廬在人境,每個在红塵打滚,還能保持心靈正向完整,走到终點的,都是勇士!

(《我的大叔》很好看,0-10,我給9.)

部分真實,部分杜撰。我無法確定人世之外的世界,只夢裡遊歷過不少異類世界,現在仍在尋找答案,希望在宗教之外還有悟處,但宗教說法仍有可貴可參之處。
佛教經典裡提供了很多不同世界的物象,可以模擬出不同的想像。天人界離人世較近,仍有人世的喜怒哀樂,但較少衝突。阿修羅界也離人世較近,但征戰不休。天人界上還有一處阿閦佛國,未除色身,但皆美麗無垢。少華和芷涵應該都不會想去阿修羅界。
我甚少看韓劇,日劇倒是看過不少,日劇即使無厘頭的情節,我覺得仍有很感性的一面,我這篇小說也摻入了一點類日劇風格。
郁勝2023/08/02 19:10回覆
3樓. 米若思
2023/08/02 11:43
人各有命,墮入紅塵也好,遁入空門也罷,最後都化為"輕煙"。
時空流轉因緣際會,郁勝兄又一篇人間故事。
因緣際會,記得曾經相識。也許當一切化作輕煙,就留下一句"我來過了"! 郁勝2023/08/02 12:18回覆
2樓. 紅袂
2023/08/02 08:54

人生際遇若不是走過山窮水盡、經歷過所有磨難,不會對生命了悟透徹,當捨能捨

 

文章中男主-少華,其本性,其經歷在在都是對生命歷程的一種考驗,爾後修成因緣與智慧方能遁入空門,這何嘗不是他的福報。畢竟這種領悟與福報不是人人皆可得。

 

許是郁勝大哥妙筆下感人的催情作用,今早讀完此篇文後眼眶不覺泛淚

佛法深奧,少華走的是最艱難的一途。佛法觀人世輪迴有如一浪接一浪,人們都在苦海裡翻騰無盡。悟者先讓自己提升,跳出人生苦海,才能從彼岸牽引起迷途者上岸。
在酒店裡,芷涵斷然退回二萬元小費歸還少華,這就是一段善緣的起始,芷涵其實已經先一步渡了少華。維摩詰居士受諸異道,而不毀正信。雖獲俗利,不以喜悅。入諸酒肆,不改其志。維摩菩薩在紛紜場中最先能夠引渡的就是芷涵這類善眾。
郁勝2023/08/02 11:27回覆
1樓. 意樵
2023/08/01 21:49
歸路

萬千法門  殊途同歸

人世跌宕起伏無法複製的世道,不管在哪個位置,能心安能釋放就會有屬於自己的活道。

這活道哪怕是打掃街道收整垃圾都是穩妥。

誰都無法替誰活,做好自己就可以了!!



「萬千法門,殊途同歸。」而我仍在所有殿堂和山門外遊蕩,也許塵緣未了。
各人都有自己的命運和承擔,誰都不能為別人而活,這也是近幾年我最重要的體悟,雖然生活又更拮据了些,但卸下很多長久以來的負擔,精神上卻輕鬆了不少。
郁勝2023/08/02 11:2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