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老覃的真聾作啞(上)-- 小說
2022/12/06 14:48
瀏覽1,790
迴響2
推薦90
引用0

老覃的真聾作啞(上)

季非/文

三軍聯訓在保力山的一次登陸演習開始了,空軍機群炸射過後,是艦砲轟擊,艦砲稍歇;就是陸戰隊的火砲射擊,接著就是戰車上陣。1970年代的這時,我是戰車營營部連的中尉輔導長,第三連做主攻,一、二連是側翼,戰車攻擊群已經拉到稍前方去,營部連殿後。就在我的戰車將要越過工兵營指揮所附近時,出大事了!

預定砲兵最後一枚105彈射擊過後,就是我營全面攻擊發起時,這時卻有一枚砲彈不巧落在不遠處的步兵營指揮所。雖隔著200多碼遠,戰車內的四個人仍震得兩耳欲聾,車體大晃。通信兵大叫︰「糟了!師長好像就在那裡?」無線電很快就傳來上級指示︰「有重大特殊狀況!演習暫停。」

我掀開戰車頂蓋,問戰車下的一名步兵通信兵是何狀況?士兵說︰「一枚近彈炸射到步兵營前進指揮所旁,只知目前師長安全。」下午召開作戰臨時會報時才略知梗概,一片受潮的底火造成砲彈落在近處,正巧師長到步兵營指揮所視導演習情況。而且因為通信情況不良,砲兵營停止射擊的命令也因而延遲了幾分鐘。那枚近彈即使沒有受潮,也很有可能會落到第一波越過攻擊發起線的某輛戰車。

落彈處隔著一堵廢棄老屋,老屋炸垮,一堵牆承受主要的爆炸震力,壓死了一名士兵,由於一位連長的迅速反應,即時撲在師長身上,師長未受任何傷害,但該名連長兩耳和鼻孔都淌出血來。這位步兵連長就是老覃,老覃是位行伍出身的老軍官,早年隨軍來台時是當時的少年兵,這時是步兵連連長。我和老覃原來並不相熟,但由於平時兩個單位相隔不遠,在出席軍官會議休息時間也偶而會聊上幾句。

演習當天老覃這個連要分散開來,步兵跟在戰車後,和我營戰車配合執行"步戰協同作戰"。由於我連就有醫務排,配屬了一名醫官,而且事況就發生在近處,是最先趕往出事地點救護的。演習後老覃經過醫療,腦震盪雖已治癒,但左耳已完全失聰,右耳半癒,需長年戴著助聽器。我和老覃處得較熟是在近彈意外事件後,老覃記了個大功,不久後又升官少校,擔任師部岸勤營副營長,和戰車營的駐地更近了。

行伍出身的老軍官,大多數做到上尉連長就到頂待退了。老覃槓上開花後又新婚,娶了個附近農村裡的年輕女子,看來是喜上加喜,可是婚後的老覃一下子就顯老了很多,也不再和其他軍官偶而齊聚小店把手言歡,起初並不知原來很撒得開的老覃為何變摳了?去他家一趟立刻就明白了。聽老覃說他家茅草屋頂垮了一角,一下雨屋裡就一地濕,正愁著不知如何是好?

去他家那天我提著兩罐眷村阿姨自己釀造的麻辣豆腐乳去,這種用臭豆腐釀製的豆腐乳市面上買不到,他用手沾點乳油往舌頭上一抹,就大叫一聲︰「好滋味!此味只應天上有,很久沒嘗到了。」由於聽力有點障礙,他一不小心就會聲震四壁。他家的小夜叉立刻就有了反應,叉腰說道︰「死老猴,給我小聲點!屋頂都給你凹落去了。」

特意為了招待我,老覃有天下午熬了一大鍋狗肉湯,未料我對吃狗肉其實是很反感的。小夜叉吃狗肉的模樣和大漢一般勁猛,我卻一口都沒吃,連湯也沒沾一下。我說我不吃狗肉,老覃很意外,因為那個時代在營房旁的野店都有在賣狗肉。和老覃閒聊著,小夜叉忽然插話進來問我︰「李輔,你哉麼?我家老覃啥咪時間可以升到伙房班長?」我一時語塞,老覃趕快打圓場︰「她不懂部隊的事,以為伙房班長最大。」

老覃這一解釋,我立刻就會過意來。老覃居處這裡有十幾戶,都是海陸老兵在偏僻處自行搭建的"違建",除了老覃是軍官外,其他都是在役或除役的老士官。其中兩戶是軍中的伙房班長,每天都有大魚大肉,家中吃的頗為豐盛,因此小夜叉想當然的以為伙房班長在軍中是高職。老覃雖是軍官,那時軍官月薪也一樣微薄,他是個從不揩油的人,供不了每天大魚大肉,在那個時代的老軍官裡算是少數。

我連負責維修全營戰車,多得是廢木料和防水油布,我帶著兩位士兵去他家,不到兩個鐘頭就把他家屋角的陷落處修補好,但多次見過他的新婚妻後,以後不想再去他家了。

在營裡閒聊著時他說︰「奇怪了!以前做連長時,士兵見著我就快溜,都不想跟我說話。現在做了副營長,大家都都把我當老哥,有說有笑的。」我說︰「你不覺得嗎?你現在脾氣好多了,不再罵人了,人家當然會喜歡接近你。」他想想後若有所悟地說︰「說的也是,耳朵不好了,時常沒聽清楚別人說甚麼,就只好楞著笑吧!」稍沉思後他又說︰「現在也沒精神和老婆吵架了,看他張著嘴咤呼時,我就傻笑唄!」

老覃的妻子比他小了20多歲,娶的是鄉下沒受過教育的女人,作風粗曠;而且很有脾氣,還有副大嗓門。見過幾次後,我覺得我如果遇到的是這樣的妻子,肯定熬不過三年,不離也要逃命!那時我還不知的是,他妻子對他的控制欲更可怕!大家都在奇怪老覃怎麼忽然變摳了?省得出奇,夏天就連杯冰飲料都不捨得喝,我偶而拎一瓶酒去他營舍,他只能把那瓶沒吃完的麻辣豆腐乳端出來,我說豆腐乳不適合下酒,了然他的家事,以後就順便再多提一袋滷味和一包花生米去。

未完待續~

導讀
老覃的真聾作啞(上)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7663418
老覃的真聾作啞(下)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7764918

小小羊兒要回家--張琍敏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老覃的真聾作啞(下)--小說
下一則: 大頭鬼挨巴掌--微小說
迴響(2) :
2樓. *Susan*
2022/12/12 20:56

看到文中河東獅吼情節  耳邊突然響起新住戶的獅吼聲

最近對面搬來了一位脾氣不好 嗓門大的媽媽  天天都在吼小孩

連帶著小孩也都大聲小叫  真是傷腦筋

現在只能祈禱她早日退租 善哉善哉!      

除非住到偏鄉去,都難免會有鄰室之擾。我家附近鄰居的神經狗,一陣風吹過就會叫半天,起初幾乎讓人要抓狂,經過三年來的磨練,現在才終於可以八方不動了。 郁勝2022/12/13 09:33回覆
1樓. 旭日初昇
2022/12/07 16:17
河東獅吼,真聾落得耳根清淨,天下太平些!
老覃遭遇的還不僅是河東獅吼問題,有待下期分解。 郁勝2022/12/09 22:3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