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千年戀(慕羽)
2008/03/10 00:06
瀏覽634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大雪紛分的涼亭。一名俊美的白衣男子坐在石階上,他眉頭緊皺、面帶憂愁,手中拉著的二胡傳出悲切淒涼的音律。

  突然間,一片白茫的雪中,男子似乎看到一抹鵝黃色的身影,但在他追上前時,那身影又消失了蹤影。

  當男子悵然若失地低下頭時,卻在白雪中望見一攤觸目驚心的紅,這讓他不禁逐漸泛紅了眼眶。

  「是你嗎?是你回來看我了嗎?」男子站在雪中,朝著滿天白雪低聲呢喃。

  然而,雪依舊不停地落下。空氣依舊冷冽。傳入男子耳中的只有呼呼的風聲。
 
  『今生,我欠你太多...來世,我願用一生的愛償還於你。』 

  
  當廣告播完,慕少艾便拿起搖控器把電視關掉,這讓羽人非獍不禁皺起眉頭。

  「你叫我來看電視,就只為看剛那個廣告?」他希望最好不是,否則他會覺得自己很蠢。

  慕少艾無視羽人非獍皺緊的眉頭,只是嘻皮笑臉地道:「羽仔,你不覺得剛那個廣告很感人嗎?」

  最近,那個叫「千年戀」的廣告非常火紅,就連西風都買了一瓶男用香水給燕歸人,所以他藥師又怎麼能落於人後呢!只可惜他工作的地方是醫院,不管噴什麼都抹不去消毒水的味道,所以香水這種東西用在他身上是浪費了。

  但他不能用,不表示羽人也不能用啊!尤其是新出的這款香水是屬於男女皆可用的,所以他在第一次看到那廣告時,被迫不及待地衝到百貨公司去買,只可惜近來頗忙,一直找不到機會送給羽人非獍,難得今晚兩人都有空,說什麼他都要讓羽人噴上那瓶香水。

  感人?羽人低頭沉吟了一下;要說感人是有那麼一點,但不知道為何,那廣告總看得他心慌,好像會失去什麼一樣,讓他有點莫名的反感。

  「羽仔?」發現羽人神色不太對勁,慕少艾不禁有些擔心。

  「我沒事。」羽人搖搖頭,然後站起身子道︰「我累了,先回房睡了。」

  這次慕少艾並沒有說什麼,他只是默默地看著羽人修長的背影走進房間。

  雖然他不知道羽人怎麼了,但他想八成跟剛才的廣告有關係,但為什麼呢?那廣告是淒美了點,但這也不是第一部了,之前千年戀的所有廣告不也都這樣?為何羽人獨對這廣告的反應這麼大?

  忍不住地,慕少艾點了根煙,獨自坐在沙發苦思,直到想起隔天早上還有台手術要做時,才踩著沉重的步伐回房。

  由於羽人向來淺眠,只要稍有動靜就容易被驚醒,所以慕少艾幾乎是輕手輕腳地爬上床的,只是他才剛躺下,就聽見羽人夢囈的呻吟聲。

  是做惡夢了嗎?慕少艾心疼地望著羽人,發現他本來就鮮少舒展的眉頭,此時又皺得更緊了,而白皙的臉龐似乎淌著淚痕...

  「羽仔!」慕少艾輕晃著羽人的身子,企圖將他從惡夢中搖醒。

  只見羽人半睜開迷濛帶著水氣的雙眸,然後在看見慕少艾後,像是鬆了口氣似的露出幾乎淡不可見的微笑。

  「不要再離開我...」羽人抬手摟住慕少艾的頸項,像是怕他會消失一樣緊緊地摟著。

  慕少艾像是受寵若驚似地愣了一下,但很快地便將羽人摟入懷中,他輕拍著羽人的背,安撫道:「我不會離開你的,你趕我都不會跑的。」

  呼。這真是難得。羽仔居然會主動抱他,天要下紅雨了嗎?是說,羽仔究竟夢到什麼?慕少艾在確定羽人又睡著後,才停下拍背的動作,改輕撫著羽人柔順的長髮。

  以前羽仔也常做惡夢,但沒有一次像現在這樣嚴重,不過每次都慕少艾看了心疼。

  他的羽仔雖然看似堅強,但骨子裡卻也有十分脆弱的一面,即使是在知心好友面前,羽人也極少顯露出那一面,或許就是這樣,所以他才更加想要保護他,希望他能夠過得開心點、自在些。

  隔天清晨。

  羽人在睡夢中,想翻個身子時,卻發現自己被一雙手臂緊摟在懷裡,這個認知讓他馬上清醒了過來,然後瞪著將下巴靠在自己肩上的慕少艾。

  基於習慣性的,羽人伸手就想推開那張臉,但不怎麼的,在輕觸到慕少艾臉龐後卻停住了動作。

  昨晚,他做了個惡夢。在夢裡,他成了千年戀廣告中的白衣男子,慕少艾則成了那抹鵝黃色的身影,在他輕觸到他衣角時,瞬間消失了蹤影,獨留他在茫茫大雪中悲泣...

  不能否認,在他心底總是有些不安的。自小,算命的就說他會與六親無緣,所以他很小就成了孤兒,要不是孤獨缺收養了他,慕少艾和西風願意和他作朋友,只怕他到現在還是孤單一個人。只是,他總害怕,怕自己會拖累他們,怕他們終有一天會離他而去...

  一想到,羽人又莫名的難過起來,落在慕少艾的臉上手指則輕輕滑過那極為顯目的刺青。其實,這人也有不少秘密,只是他們彼此都了解對方,所以有些事即使知道也不會輕易提起。

  「羽仔,我的臉很帥吧?」不知何時,慕少艾已醒來,臉上還掛著頗為得意的痞笑。

  羽人愣了一下,隨即板起臉色推開了慕少艾的臉,然後掙扎了一下才讓慕少艾鬆開抱著他的手臂。

  「不想遲到就快起床。」羽人走進臥室的浴間,準備刷牙洗臉。

  慕少艾從床上坐起,滿臉笑意。

  雖然昨夜的羽仔是我見猶憐,但像這樣皮薄愛逞強的羽仔,才是他認識的那個正常羽仔。

  當羽人從浴間出來後,慕少艾就像無賴似的黏上了羽人,卻讓羽人拍掉了他欲伸過來的手。

  「我去做早餐。」羽人淡淡地說完便走出了房間。

  趁著羽人在廚房忙碌時,慕少艾拿出了他買了很久的香水,並在梳洗換完衣服後,刻意地噴灑了一點在身上。

  「這樣應該可以了吧。」慕少艾嗅了嗅身上的淡淡香水味,心裡還是有著幾分哀怨。他總想,這味道若是在羽人身上嗅到的,那該多好。

  做好早餐的羽人,在進房準備叫慕少艾來吃時,一開門便聞到那從未聞過的淡淡馨香。

  「你什麼時候也學人噴香水了?」羽人皺著眉頭,半瞇著眼問。

  慕少艾故作哀怨地嘆了口氣,指向了桌上的香水瓶。

  「本來是要買給某人用的,不過某人似乎不喜歡,藥師我只有勉為其難的用一下。」是說,這味道也挺適合他的。

  「我沒說我不...」話說到一半,羽人立即閉嘴,同時明白自己上了慕少艾的當。

  只見慕少艾開懷地笑了起來,趁著羽人不備,一雙手臂將羽人擁入懷中。

  「既然喜歡,我們一起用吧!省得你老是嫌我身上都是消毒水味。」慕少艾一臉滿足。看來,昨晚的擔心是多餘了。

  「我什麼時候那麼說了?」也許明白慕少艾的用心,這次羽人沒有推開他,只是在他懷裡輕輕嘆了口氣。他向來拿這個人沒輒的,不是嗎?而且,能和這個人擁有相同的氣味,他想也不是什麼壞事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霹靂同人文
上一則: 痕跡
下一則: 千年戀(燕西)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