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聊齋志異—竹青
2024/01/11 09:44
瀏覽490
迴響0
推薦20
引用0

聊齋志異—竹青

        在《聊齋》的靈異世界中,以狐狸化成人形為最多,但其他物種也不少。其中,飛禽就有鸚鵡變成的美女—阿英,與男主角產生一段愛恨情仇的浪漫奇緣(註一)。另有一篇〈竹青〉,描述人變成烏鴉,與雌鴉所變的美女戀愛,成就一段奇妙的姻緣。

      〈竹青〉故事略以,湖南人魚容科考落第,盤纏用盡,餓昏於江邊的吳王廟,恍惚間似乎見到吳王。吳王送他一件黑衣,魚容穿上頓時變成一隻烏鴉,並與眾鴉飛到船桅上,有人拋食物於空中,他學會啣接,不久就吃飽了。吳王看他無伴,配給他一隻名叫「竹青」的雌鴉,兩鴉相親相愛,經常一起覓食,但他不夠謹慎,被彈弓打中,幸被竹青啣走,惟因傷重而亡。此時,躺在吳王廟的魚容,突然從夢中醒來。本來許多香客以為魚容死了,見他醒來十分驚訝,便集資支助他返家。三年後,魚容中了舉人,再次路過吳王廟,乃供奉祭品,任由烏鴉啄食,且求能夠再遇竹青。當晚,供桌上落下一隻烏鴉,仔細一看竟是一位妙齡女子,並謂:「別來無恙!你不認識竹青了嗎?」兩人重逢,如同久別夫妻。過了兩個月,魚容邀竹青返家,竹青說:「你家已有妻室,如何安置我?不如把這裡當作別墅,想我就來!」魚容以兩地路途遙遠,如何抵達?竹青取出吳王所送的黑衣,並謂:穿上它就可前來。魚容回到家後,當想念竹青時,便穿上黑衣,瞬間兩肋長出翅膀飛向天空,兩個時辰便抵達。某次,正好遇上竹青臨產,嬰兒包在胎衣裡,在丫鬟簇擁下,打開一看是個男嬰,乃取名「漢產」。魚容元配和氏無法生育,視漢產如己出,十分疼愛;再過一年多,竹青又生了一對龍鳳胎,取名「漢生」及「玉珮」。後來,和氏過世,竹青所生子女都來送葬,以盡孝道。不久,魚容帶著玉珮離家出走,再也沒有回來。

        本篇最有意思的一段,當魚容穿上黑衣,長出翅膀飛到竹青住處,正好她即將生產,讓魚容感到困惑的是:竹青乃是烏鴉化為人形,他所生的小孩,究竟是胎生,還是卵生?原文如下:(竹青)曰:「郎來恰好,妾旦夕臨蓐矣。」生戲問曰:「胎生乎?卵生乎?」女曰:「妾今為神,則皮骨已更,應與曩異。」越數日,果產,胎衣厚裹,如巨卵然,破之,男也。生喜,名之「漢產」。

        烏鴉是聰明的禽類,華人視為非吉祥動物。但在日本人眼裡,烏鴉屬於神鳥,相傳神武天皇在戰役曾得到烏鴉幫助,因而稱為「立國神獸」。本篇烏鴉化成美女,與人譜出相戀故事,很符合日本人的想像。浪漫派作家太宰治(1909~1948)曾就本篇改寫成日本版的《竹青》,雖人地事物相同,但情節略有出入,值得參閱(註二)。

註一:參閱【聊齋志異—阿英】乙文。

註二:參見https://www.douban.com/note/840674033/?_i=4931901vNrK_aK

《聊齋》有篇〈竹青〉,描述人變成烏鴉,與雌鴉所變的美女戀愛,成就一段奇妙的姻緣。(註:圖片取自https://kknews.cc/zh-hk/story/39g429g.html#google_vignette)

〈竹青〉故事略以,湖南人魚容科考落第,盤纏用盡,餓昏於江邊的吳王廟,恍惚間似乎見到吳王。(註:照片翻拍自https://kknews.cc/zh-tw/news/vompmza.html)

吳王送他一件黑衣,魚容穿上頓時變成一隻烏鴉。(註:照片翻拍自https://kknews.cc/zh-tw/news/vompmza.html

魚容所變的烏鴉,與眾鴉飛到船桅上,有人拋食物於空中,他學會啣接,不久就吃飽了。(註:照片翻拍自https://kknews.cc/zh-tw/news/vompmza.html

吳王看他無伴,配給他一隻名叫「竹青」的雌鴉,兩鴉相親相愛,經常一起覓食。(註:照片翻拍自https://kknews.cc/zh-tw/news/vompmza.html

魚容所變的烏鴉不夠謹慎,被彈弓打中,幸被竹青啣走。(註:照片翻拍自https://kknews.cc/zh-tw/news/vompmza.html

魚容所變的烏鴉被彈弓打中後,不久傷重而亡。(註:照片翻拍自https://kknews.cc/zh-tw/news/vompmza.html

此時,躺在吳王廟的魚容,突然從夢中醒來。本來,許多香客以為魚容死了,見他醒來十分驚訝,便集資支助他返家。(註:照片翻拍自https://kknews.cc/zh-tw/news/vompmza.html

。三年後,魚容中了舉人,再次路過吳王廟,乃供奉祭品,任由烏鴉啄食,且求能夠再遇竹青。(註:照片翻拍自https://kknews.cc/zh-tw/news/vompmza.html

當晚,供桌上落下一隻烏鴉,仔細一看竟是一位妙齡女子,並謂:「別來無恙!你不認識竹青了嗎?」兩人重逢,如同久別夫妻。(註:照片翻拍自https://kknews.cc/zh-tw/news/vompmza.html

過了兩個月,魚容邀竹青返家,竹青說:「你家已有妻室,如何安置我?不如把這裡當作別墅,想我就來!」魚容以兩地路途遙遠,如何抵達?竹青取出吳王所送的黑衣,並謂:穿上它就可前來。(註:照片翻拍自https://kknews.cc/zh-tw/news/vompmza.html

魚容回到家後,當想念竹青時,便穿上黑衣,瞬間兩肋長出翅膀飛向天空,兩個時辰便飛抵竹青的住處。(註:照片翻拍自https://kknews.cc/zh-tw/news/vompmza.html

某次魚容飛來時,正好遇上竹青臨產,嬰兒包在胎衣裡,在丫鬟簇擁下,打開一看是個男嬰,乃取名「漢產」。(註:照片翻拍自https://kknews.cc/zh-tw/news/vompmza.html

魚容帶漢產返家,因其元配和氏無法生育,視漢產如己出,十分疼愛。(註:照片翻拍自https://kknews.cc/zh-tw/news/vompmza.html

再過一年多,竹青又生了一對龍鳳胎,男的取名「漢生」,女的取名「玉珮」。(註:照片翻拍自https://kknews.cc/zh-tw/news/vompmza.html

後來,和氏過世,竹青所生子女都來送葬,以盡孝道。不久,魚容帶著玉珮離家出走,再也沒有回來。(註:照片翻拍自https://kknews.cc/zh-tw/news/vompmza.html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其他
自訂分類:聊齋
上一則: 聊齋志異—石清虛
下一則: 聊齋志異—趙城虎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