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貨郎兒〈三〉
2021/10/08 05:27
瀏覽548
迴響0
推薦38
引用0


於是,在媒婆的搓合下,鍾小憐某選訂了一個好日子,兩人便在家舉辦了婚禮。洞房花燭夜,一對小新人相互依偎,萬般纏綿,就像是翡翠(俊男)與蘭苕(美女)在相互嬉戲似的。只是在這良辰美景中,某時不時的為自己的貧窮傷腦筋,雖然嬌妻在懷,但仍不經意的因此憂慮嘆氣。聰慧的鍾小憐明白丈夫心中所想,就安慰他,說:

 

「你想娶個美女,我想嫁個帥哥,我們倆的願望都已經達成,也該滿足了。我家雖然沒有大片的田地,然而先人多少也留下了些遺產,現在我們一家不過才三個人,省吃儉用些也可以維持個三、四年,何必為了生活而過於憂慮呢?」

 

話雖如此,但某心中認為自己身為男子,豈能一直讓老婆養著?雖然沒有說出口,但還是因此悶悶不樂的。鍾小憐見狀,便也有些生氣的說:

 

「每一個人一生的吃喝都有注定的福份,你想要做什麼就去做,可別因為我而讓人說些什麼年紀輕輕貪戀美婦不肯外出工作的閒言閒語。」

 

見到媳婦兒生氣了,某這才趕緊賠笑道歉,阿容也藉口慶祝新人洞房花燭,趕緊端上了酒菜來打圓場,小倆口子這才相互舉杯和解。不一會兒,兩人都有些醉意,便互相攙扶著上床就寢,兩人之間的感情也更上層樓了。

 

過了一個多月,某有一位居住在福建的堂伯寄來了一封客,信中說:

 

「已為侄兒你謀得一份差事,希望你即刻搭船前來福建,千萬不要敷衍怠慢,以至於日後自己後悔陷入不幸的境地。」

 

某看完後,將信拿給妻子看,鍾小憐也很高興,隨即準備了酒菜要為丈夫餞行,又拿出了錢財給某當路費某手拿著酒杯,臉上顯露出惆悵的顏色,鍾小憐說:

 

「你出門尋求發展是一樁光明磊落的行為註x2,千里求富就像那陶朱公范蠡一樣,未嘗不恰當,為什麼還要如此留戀、捨不得離開呢?」

 

某說:

 

「唉!我們新婚才一個多月,僕這麼一去,就害得妳要孤枕獨睡,未免辜負了這大好青春。倘若妳耐不住寂寞的話……

 

聽到這兒,鍾小憐忍不住哈哈大笑,那櫻桃小嘴幾乎合不起來了。好不容易止住了笑,鍾小憐說:

 

「原來你是擔心會戴綠帽啊?你就暫且試著出這一趟遠門,等你衣錦還鄉時,才會真正的了解儒士的女兒是什麼樣的女子。」

 

第二天早晨,起床後,某安排好家事、叮囑千萬要注意門戶安全,這才滿懷哀傷的拱手作揖與鍾小憐辭別後出發離去。只不過某並沒有馬上乘船離開,而是悄悄的住在附近的旅館,持續觀察著自家長達十幾日,見每天早晨只有婢女阿容開門外出購買蔬果,隨即緊閉大門,而妻子鍾小憐從未顯露嬌容於外,這才放心的出發前往福建找堂伯父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青廬」,此處借指新房、洞房。原意是指青布搭成的帳篷,是舉行婚禮的地方。為東漢至唐的風俗。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然」後一字「  」按前後文意應是「先」字無誤。

 

:「阿咸」,晉朝阮籍的姪子阮咸有才名,後人因稱姪輩為「阿咸」。

 

:「贐」,音「近」,臨別時贈送給遠行人的路費、禮物。

 

註x2:「發軔」,「軔」,音「刃」,支住車輪,讓它不能轉動的木頭。「發軔」指拿掉支住車輪的木頭,使車子開始行動。引申指「出發」。

「壘落」,同「磊落」,胸襟坦懷、光明正大。

 

:「非人」,此處指不合適的人。

 

:「有微瑕,難成白璧」,見成語「白璧微瑕」,潔白的璧玉上有小斑點。 比喻很好的人或事還有小缺點,帶有惋惜的意味。

 

:「摒擋」,收拾、料理、籌措。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貨郎兒

 

邗江鍾儒士之女小憐,絕色也。

……

至則門深閉,梨花撲落滿地如胭脂雪,階下苔花如錢,屐印無幾,握石扣再四,婢始出迎。

……

擇吉成禮,青廬之中互相偎,熨貼萬狀,幾如翡翠之戲蘭苕也。然郎則時時以清貧為慮,歡娛之暇,每對麗偶作態唏噓。女知其意,慰之曰:

「郎願得美婦,妾願得美夫,願已足矣。兒家雖無阡陌雲連,然  (先)人遣微資,可以糊三、四年饘粥,一家僅三口,何戚戚為哉?」

郎終不懌,女憤形於色,曰:

「飲啄自有分耳,郎欲何之請即自便,毋使青年浪得戀婦名。」

郎乃改容遜謝。阿容旋具盃酌為閨中合歡,醉而方寢,燕婉之情堅且昵也。

月餘,蔡有堂伯客閩中者書來,云:

「為阿咸謀一噉飯處,望即附舟來閩,萬勿因循,自傷淪落。」

郎閱竟,示女,女亦欣然,即治觴為郎餞行且贐以資。郎持尊有惆悵之色,女云:

「郎君發軔之始光明壘落,千里求富,范蠡何嘗非人,奈何作兒女之態?」

郎曰:

「嘻!僕去,累卿獨宿,未免負此青春,倘有微瑕,難成白璧。」

女大笑,幾不能闔櫻唇,曰:

「郎君慮戴綠頭巾耳?且試遠行,待錦旋時,方識得鐘儒士之女。」

晨起,郎摒擋家事、囑咐門楣,淒然揖別而去。不遽登舟,潛宿近處館舍瞰十餘日,每晨惟阿容出門外買蔬果旋即雙柴閉,而女從不露嬌面,始放膽行。

女獨居,將兩年,郎無一字問閨中人。阿容頗以貧為懟。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