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ABC 狗咬D」的雙語省思
2019/02/13 18:35
瀏覽3,041
迴響3
推薦15
引用0
「A、B、C, 狗咬D(豬),阿婆仔坐飛伶機(飛機),摔一個冷嘰嘰」

每個國家都有那麼幾首很惡跡的童謠,像是英國的「倫敦大橋垮下來,垮下來…我的好淑女」, 你毋需以現代主義來進行文本解析,斥其暗植的「厭女情結」(misogyny)代代傳唱,教壞囝仔,而予禁絕,那樣拿雞毛當令箭的「轉型正義」,將會謀殺許多童趣。

不管是蕃薯,芋仔,還是芋仔蕃薯,凡土生土長會說閩南語的你,一定同意這首童諺應是台灣囝仔最早,最重要的外語啟蒙作品。以中文來發音,不僅文法相通,句型相同,連那個可憐的阿婆站起來,邊拍屁股撣塵,邊疊聲罵「夭壽!」的可能模樣,便可證明台語的的確確是中國的一種活潑方言;有別於被倫敦橋壓扁的那名英國淑女其特殊的文化語言表達方式。

在二手書店(是的,我很喜歡去),看到一本《我如何學英語—台灣四十位英語高手採訪實錄》(書林出版,1990),介紹那些菁英如何懸梁刺股發憤苦讀英文的方法,裡頭有一對,大伙兒肯定都認識,後來都當了總統。

編者開頭這麼介紹他:「一位在英美留過學的本地律師說:『我只見過一個中國人講英文和外國人一樣。他是馬英九。』」並引用馬先生自己的話:「在紐約大學念書時,我照錢復老師的話每天中午,晚上都在學校包伙。然後就端著餐盤,一看到有落單的美國同學就上前,就開始我的免費的英文會話。」(在此,讀者如我,不禁為那些落單的美國同學難受,連吃頓飯,也不得安生。還好,他後來當了兩屆總統,陪聊還算值。)

一位聯合法律事務所的同事,是這樣形容蔡英文的:「她講英文幾乎就像外國人一樣。」蔡自己則說道:「我在美國康乃爾大學念了一年,在倫敦政經學院念了三年。沒上飛機前,我覺得自己英文都會了,可是到了美國才發現很多東西聽不懂。這主要是文化差異。…所以說文化是一個很大的因素。你問我一個很複雜的法律名詞我知道,但一個很簡單的東西我可能不知道用英文怎樣表達….。」

然後,30年前的她,以這句話做總結:「要學會真正的英文,你必須到那個文化中生活才行。」 ( p. 108)

馬,蔡這兩位前後任的台灣總統,天資聰穎,家世富裕,有機會留學西方名校,苦練英語,猶不免經常出槌,叫2千3百萬台灣同胞如何是好?台灣當局想全面推行雙語教育,然而,文化思維與語言邏輯迥異英美的寶島子民,要學會「真正的英文」,似只有二途了:一是把全島移民美加或英紐澳,一勞永逸;二是,徹底解構台灣既有的在地和中華傳統文化,全面拷貝重組西方文化,自我殖民。

為了學一種語言工具,而努力推翻自己的文化,抑制自己的語言,聽起來很可笑,是不是?但官方民調竟有高達9成的民眾是贊成的,這群隨俗「大眾」何以會腦袋灌漿?

語言-重要,文字-重要,這是本源文化的根底,所有思想,意念,心靈的載體,連結民族千古厚基之道。台灣的中華文化基礎曾是所有華人的驕傲,是曾被寄予文化復興期望之重鎮,現竟自毀長城!英文教學擴及科學,本國史地,社會文化,還企圖由學校推廣,深入家庭社會與國家體制內,這是對西方價值與標準全面稱臣,舉白旗認栽!

人的心智發展有其優先順序,學校教課時數有定常,偏重英文,減去中文,已然紊亂內建文化邏輯與判斷力,更遑論用英文教導其它科目,這只會阻礙學習,製造障礙。教改以來,學子英文能力不見提升,只見皮毛,中文卻大幅滑落,這應也是台灣失去競爭力的主因之一吧,而未來若更進一步弱化中文能力,台灣之衰,即是不可逆轉。

某美國AI研發主管曾謂(可見YouTube),AI深度翻譯已改變突破人類語言隔閡,現在各民族所要做的最重要之事,就是好好保存守護自己的文明。誠哉斯言!這就是未來國與國競爭致勝的關鍵—要「師夷人之技,以制其人」得在鞏固自身文化的基礎上,方得強大。

民進黨誘引式的民調,打著「國際化,與國際接軌,提升競爭力」的大幌子,哪個呆胞不搖頭晃腦入其彀中?搞台獨,不惜賠上整個台灣子弟的文化自信與未來前程,你願意嗎?

雙語/多語的確有利溝通學習,然而要精熟他種文化,需天時,地利,境遇,因緣,更需自我陶練與性格,才能高超精熟。一般大眾務實本業之餘,把26個字母發音學好,加上一些生活基本會話,另自修自學專業所需即可;以輕薄短小,功能強大的AI翻譯機為術,發展國際標準(如大陸正在做的)為本,便可無往不利。何必動搖國本,挖祖宗墳,浪擲民脂民膏地去搞官方雙語?雙語/英文可推,母語亦應留,但要合理有效地順勢而為。

再回頭念念那首台語童諺, 然後,請認真回答:A, B, C, D,E,F 之後的那個G,你是如何發音?如果你跟著阿婆念「機」,恭喜你,你答對了。如果你發成「居」,那麼你中毒了。另外J呢?還有 R,M…

很簡單的正音都做不好,鴂舌橫讀寶島,台灣人集體中蠱,積非成是,實不可思議。這難道是哪位居心叵測的「後現代主義」語言學家搞的名堂?還是上行下效?還有請哪位媒體人有「居會」,趁「居」問問英文說得像美國人一樣好的馬英九先生和蔡英文女士,為大眾釋疑。
(2/13/2019)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教育文化
自訂分類:
下一則: 文化部與《血觀音》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19/02/18 14:11

哇!真羨慕!妳居然英語演講冠軍,又有個洋筆友,妳的英文肯定是我的十倍以上。猶記大學聯考,我英文好像是考個位數。

覺得蔡的英文,有些字帶有英國腔(如taught, important),不能說全是英國腔。我想,她在英國時,學了一點英國腔,改了她原來的腔調。

一九八九年,尚無Internet時,我就已經在網上胡混矣。蔣經國逝世、鄧麗君逝世等新聞,都是網上(下面說的那個網)得知。我疏懶成性,不像妳那麼勤勞,居然常寫信。我懶得寫信,在電腦前打字上網,倒還可以。

在Internet崛起之前,有個網路叫usenet,現仍存在。這網路是討論用的。如今我家中要修什麼東西,就去那裡發問。一般都有善心人士回答。偶爾也問問稅法問題。當年常看的是sci.lang (science.language),這是討論語言的群組。偶爾會討論到中文及其相關事物。當年討論了什麼,全忘之矣。然記得因為要與洋人談論爭辯,下筆時。謹慎萬分,時時翻書、查字典、找例句等,比當學生時要認真萬倍,自然寫作能力突飛猛進。

如今近三十年過去了,許多群組都退居幕後,沒什麼人用了,都被Internet上的討論群組取代了。嗚呼!

無言客謙了,您太先進了,我到今天google才知道您說的那個網站!

“甯為雞首,勿為牛後“,向來是我的座右銘,稍微努力就很容易出類拔萃。其實英語演講很簡單,把稿子背熟了,在鏡前演練幾遍,注意聲音表情,抑揚頓挫,不怯場,就行了。最難的是”英語即席演說“。

如蔡英文所說,她嫺熟其本行術語,但簡單的日常會話,有時反而會茫了。馬英九在書上也提到類似的情況。旅美近30載, 即使生活在那個文化裡,我切換語言頻道的功力仍有“極大進步空間”。在大學教書的那些年,只要我前一天不練英語,更別提若之前寫了中文稿,甚至畫了時漫,隔天課堂上肯定會結結巴巴。

用英文思考與表達,並非臺灣人/中國人的必要選項,何苦將此金箍往自己頭上套,自設緊箍咒呢?

刁卿蕙2019/02/18 18:00回覆
2樓. njmozart
2019/02/16 10:28
語言有相通之處在於表達能力,有相異之處在於文化底蘊。 菜英文除非母語是日文,否則她的英文頂多是一般般,唬唬普通台灣民眾也許可以,真要認真,她出的洋相還不夠多嗎?
是的,文化底蘊決定一個人及一個國家民族的高度! 刁卿蕙2019/02/18 09:59回覆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19/02/15 00:19

youtube上有馬蔡二人的英語談話。特別找來聽。馬的英語不差,但若說與老外相同,實乃過譽。蔡則明顯差一截,發音咬字不夠清晰。顯然編者同事云云,都沒說實話。

欲練英文,找老外練最佳。欲練會話,就找老外談;欲練寫作,就找老外筆談。上網與老外辯論,半年之後,寫作能力倍增。

台灣胡搞二十多年,英語能力沒進步,中文能力倒是退步不少。讀報紙文章,基本句法大都不行,連接詞不會用。連通順都談不上,遑論敍述簡明、文詞優雅?錯字連篇不說,字彙不足,形容詞沒幾個。形容好,只會一個棒字。這個也棒、那個也棒,讀來真想一棒子往作者腦袋猛擊之。

與洋人交往,得慎選人品學歷,別找個嗑藥的分屍殺人犯學語言,把自己給污染了。

無言您應該來自與我相同的年代,沒有互聯網,還有著某種程度的戒嚴,與洋筆友通信,是了解世界的方法之一。現代年輕人應已不興那種LKK的魚雁往返,一方面Internet無遠弗屆的即時性,也是因功利取向,少有人可以耐住性子和異國朋友筆談了。

我在學時曾獲全校英語演講比賽冠軍,靠的是土法練鋼,買本雜誌定時收聽空中教學。後來家姐的朋友介紹了位來台渡暑假的洋學生,是個常春藤名校的高材生,我們只見過幾次面,他回美後,每週寄來沉甸甸的信,文史哲藝術,校園生活,無所不談,長達3年。我平均兩,三週回一封,除了注意英文寫作,內容也須廣博,言之有物,才不枉對方的認真。同齡的我們今天回想起來,似是一種鏡像,為年輕的生命開啟了智識的窗口,一種彌足珍貴的交流。之後,他週遊列國,拿了碩士,博士,這是來自他最後的消息。

去年在Washington Post看到有關他的採訪,不意外地,有毅力的他已成了全美最高學府的優秀教授。很為他高興,然而我不會去Email恭喜他。許多人事過去就不宜再狗尾續貂,這樣美好的回憶才會永留存。

馬與蔡的英文如何,應有公論,有人說蔡帶著英國口音,您以為呢?

刁卿蕙2019/02/18 09:5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