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被現實困境與東方主義思維籠罩而令人困惑的台灣
2018/05/17 11:42
瀏覽1,997
迴響4
推薦20
引用0

最近,台灣民政府,一個莫名其妙的組織,終於被政府取締,但是,他們的立場與作為也才更鮮明地被公諸於世。他們宣稱:台灣主權屬於日本(亦應該與日本統一),但是台灣目前是由美國軍事佔領。這樣一個組織,已經在台灣存在多年,而且還能吸收到大量信從者的資金。聞之不免駭然。

我已經年逾花甲。一直生活在台灣,即使想不承認自己是台灣人都不可能,偶而在外居住稍久,就無可扼抑會想念台灣。但是,晚年的我,卻發現自己對台灣是如此陌生,如此不能理解。

在我的少年時期,還是兩蔣威權時期,校園裡外看到的標語是:“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台灣是中華民族的復興基地”,還有許多講四維八德、忠孝節義的字樣。看到這些文字,坦白說,並沒有多少感覺,甚至覺得好八股。不過,話說回來,也並不覺得那些話有何不妥。只是覺得事情本該如此,有什麼好多說的。

只當我有一天發現,竟然有很多台灣人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我才愕然理解到,做個中國人並不是像我原先所以為的那麼理所當然。但是,我也因此陷入更困惑的狀態:事情怎麼會這樣的呢?

我的理智並不是完全不能對此進行分析。我是可以為一些台灣人拒絕認同中國的事情給出一定程度的合理解釋。我知道,中共所統治的中國大陸,對台灣是一種長期威脅。我也知道,即使是共產黨統治以前的中國,也存在許多問題。對於中國,即使是最認同中國的人,也有許多無奈。我不只一次聽過一種慨嘆:“唉!中國人嘛!”。那是一種帶著許多無奈卻又準備接受的語氣:我們不(夠)美好,但是,那就是我們啊!

”中國人嘛!“這樣的說法裡的濃濃無奈意涵,我幾乎完全能體會。但是,當有人說,”我們是日本人“時,我開始感覺到困惑。我想,這只是在強調某些人曾經的身份。而當有些人竟然表示他們認為自己現在仍然是日本人或寧為日本人時,我就不知道該如何再給予合理化解釋了。更讓我震驚的是,這種人好像並不只是一、二人,而是數量不算少的一群人。我本來一直以為,大家都認同自己的中國人身份(差別只在對台灣本地的認同度的強弱)。但是,結果似乎並不是這樣。甚至於,有許多外省人第二、三代,也表現出反中、仇中的強烈情緒。到此,我開始發現,我好像其實根本不曾認識我生活了一輩子或大半輩子的台灣。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仍然試著理解這種反中與日本認同心理。畢竟,我身在台灣,日日面對著許多這種人。我必須至少能理解他們,如果不是完全同情他們的話。

有些人說,那就是他們的客觀經歷,作為兩代以上受日本人統治的台灣人,對日本產生效忠心理,是很自然的事。”智子之心“一劇,據說就是在描寫這種心理。

被殖民後,如此懷念殖民主,這樣的反應是否自然,我說不清。我只能說,同樣是曾經被殖民的族群,應該很少會如此懷念殖民主。同樣被日本殖民過的朝鮮人,就不像台灣人這麼懷念日本殖民主。被西方殖民過的阿拉伯人,至今似乎普遍痛恨西方。那麼,一些台灣人為何反應如此?

我願意很誠懇地、虛心地揣想,可能是日本確有極優秀的素質,由衷打動了一些台灣人的內心。這種素質,或許包括了先進的生活水準,乃至對待被殖民台灣人的良好態度。但是,客觀上是不是這樣呢?還是一種類似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心理的反應?又或是兩者的結合結果?不,也許還可以加上另一種心理,就是因為二二八等悲劇帶來的對中國的仇恨記憶,以及長期反共教育及其月暈效果對中國所形成的負面印象。

也許還有一種較幽微難知,但是意義並不稍遜的可能補充解釋:東方主義思維下的華人自我意識。

一般來說,東方主義是指在西方的知識、制度和政治經濟政策中,將「東方」假設並建構為異質的、分裂的和「他者化」的思維;東方被認為是優越西方的對立面,是落後的、負面的存在。

重要的是,身為華人而從東方主義的思維方式來看中國,這裡可能發生一種微妙的自我意識。就像P. G. Zimbardo筆下的囚犯心理:傾向自我否定的自我意識。也就是特別在一開始就以帶有一種自我批判意味的觀點來看待自己的存在意義。最後,在極度否定自我的存在意義之餘,有些人乾脆否定自己的原有身份,而寧改變自己的國族認同。

被日本殖民的經歷,既有助於建構這種東方主義式的思維,更有助於從東方主義思維中獲得一定程度的自我肯定:我們已經是文明人、是經過了現代化洗禮的人;他們(中國人)則是落後的、不文明的人。

心理轉折至此,不願意認同中國人身份的心理機轉遂得以形成。

美國在幫助維護台灣不受中共統治的過程中,同時也極大地強化了台灣人的上述東方主義思維模式,包括不願意認同中國的心態。台灣人對中國的認同感也因而持續遞減。

也許,台灣人因為幾百年間的歷史因素,對中國的認同本來就比較曖昧,又處在這種錯綜的被殖民、被東方主義思維籠罩、洗禮,又被中共否定國家身份且威脅要把台灣統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旗幟下的無奈又困惑的情境中,終於形成現在這種奇怪狀態。

另外,追求台灣獨立,很可能又與上述國族認同心理互為因果。因為拒絕接受中共統治,故漸漸演成台獨潮流;而台獨主張又試圖尋找新的國族認同作為憑仗。主張台獨,已經隱然是台灣內部的主流思潮。但是,台灣的外部形勢,卻又顯然並不允許台獨,特別是法理台獨。最後,明理的一些人傾向用維持現狀來因應矛盾局面。卻也還是有些人仍然嘗試用一些奇怪的方式走向台獨。這大概就是前述台灣民政府之所以得以生成的理由。

不認同中國而寧認同日本,當然不是全體台灣人共同的心理。也因此,台灣此刻陷入意識分裂的困境中,政治也特別動盪不安。究竟有多少人不認同中國,又有多少人寧願認同日本,這個比例無人確知。即使民調,所能反映的也只是有限的某一層面。人的心理本就像洋蔥那樣,有很多不同層面,各個層面未必都一致,而可能存在微妙的差異。民調能真實反映某一層面,就已經不容易。

但是,無論如何,台灣現在的集體意識狀態絕非常態,那不但是分裂,而且是錯亂。如何整合或導正,事關重大,需要大家共同來努力。不過,在此之前,恐怕必須先有一套論述,能讓台灣人由衷信服,並至少在心理上消解台灣人心理上的困境。然後大家才會願意朝向這個方向來努力。

我是統派,我也仍然認為我是中國人,雖然我並不否認我也是台灣人,只是,這裡的台灣人並不是一種國族概念,至少還不完全是。也許正因為我繼續懷抱中國認同,使我更覺得此刻適應困難。但是,我的理智仍然告訴我,我的認同並沒有錯,只是還需要時間來證明:台灣人的集體意識終將回到正軌。當然,這還需要努力。而對我來說,重要的是,要讓台灣人不再恐懼中國、厭惡中國,從而由衷願意回到中國的懷抱。這個努力,至少是先從論述的提出開始。要提出有足夠說服力的論述,當然不容易。這裡所說的說服力,並不僅是說服台灣人相信,而且是能說服對台灣人產生威脅的另一方的集體意識能有所調整的論述。或許將有某位天才聖人出,能夠完成這項盛舉,使得可能將造成悲劇的所有條件均消弭於無形。

有誰推薦more
迴響(4) :
4樓. masaou
2018/05/22 17:07
誰要當你所謂的奴隸王朝中國人?你想作中國人就滚回中國去,在台灣喊中國叫不要臉!


3樓. Taiga
2018/05/17 17:28
二戰結束,老蔣對日本人真的很好,對比被蘇軍接收的「滿洲國」,日軍的俘虜老蔣將他們全部遣送回國,而蘇軍則將老弱婦孺遣送回國,青壯人口全部抓到西伯利亞作苦工,最後能回國者沒有幾人。基於此,有些日本人真的對老蔣是很感佩的,所以在老蔣敗退來台之初,在「美援」還沒有來台的那些年,老蔣找了好些日本軍人組成「白團」幫他訓練國軍部隊,日本軍人也願意協助。

日本戰敗,本國除了吃兩個原子彈外,其它地方也被轟炸得一蹋糊塗,在台的日人,尤其是在台灣有事業、有田產的日本人是不願意回國的,所以就想方設法隱藏身份繼續留在台灣。老蔣當時需要日本人的協助,就對日人留台之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其實我小的時候就對此事略有耳聞,長輩聊天時講的。(我家族中有人去了日本,戰後沒有回來,最後不知所終,所以會聊到此事。)最近,我在網路上看到黎建南先生也有相似的說法,他還估計約有三十萬日本人留台沒有回國,到現在應有兩百萬人。(黎先生當過國民黨的縣黨部主委,他的話應有所本。)

知道此事後,板主應對部份台人何以衷情於日本有所了解吧!
2樓. 朝鮮和阿拉伯是自己統治自己
2018/05/17 14:15
欄主一直沒有注意到許多台灣人戰後懷念日本的真正原因。朝鮮和阿拉伯是自己統治自己,所以戰後他們當然痛恨日本或西方的統治。台灣在日本統治的後期,日本政策逐漸走向將台灣視為內地的統治,所以台灣人跟日本人所受待遇的差異已經縮小。在戰後,台灣人並沒有自己統治自己,而是由中國大陸過來的國民黨統治。而國民黨的統治方式卻是把自己看成高高在上,對多數的台灣人而言,好像是還是別人的殖民地。而且新的殖民還比舊的殖民差。所以許多台灣人會懷念日本統治時代。
1樓. 狐禪
2018/05/17 12:28
政治和文化的中國是有所分野的。只是街上小和尚多,有口無心罷了。所有表現(不論好壞)都有中國文化的遺痕。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