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談談台北的麵攤歷史(三)牛肉麵二、三事
2009/03/20 02:55
瀏覽8,902
迴響10
推薦96
引用0
談談台北的麵攤歷史(三)牛肉麵二、三事
 
五十年代的中期,台北火車站前一大片違章建築,面街的一排都是小吃。這裡作小生意的有一個特色,全是內地人,有相當是從大陸來沒有單位可以靠,自力謀生的,也有沒有歸隊的軍人,(當時還沒有較大數量的『榮民』出現。)賣的是燒餅,油條,豆漿;水餃,鍋貼,酸辣湯;陽春麵,打滷麵,牛肉麵,再就是蛋炒飯。那時候連『經濟客飯』都還沒有上場。另外一個同型的『集』,出現在西門町的鐵道邊,就是後來建『中華商場』的那一溜。賣的也是大同小異的小吃,聊慰這些過海『外省郎』的思鄕之饞。本省口味的小吃,只出現在公路局西站前的廊沿下,和靠近北門,郵政總局對面,有一兩個推車,賣的是米粉炒,和魚丸湯。顯見的,台北車站前的小吃都不是為著台北人,而是為著南來北往的客旅。而西門町的則是為著『上西門町』的人。那時候,西門町幾家電影院,和衡陽街上的綢布莊,是台北人,包括『上台北的人』消費的中心。看場電影,買幾尺布,再吃個小吃是當時的『外省人』,每半年一次的揮霍行為。

當時的菜市場裡,連牛肉都很少賣。因為本省主要人口殷實務農,也養雞,養豬,就是不養肉牛。水牛耕犂,黃牛拉車都是生產勞力的主幹,真的要吃牛肉,老人家雖不反對,總是低喃一聲『么壽』甚麼的。台灣孩子很後來跟著同學吃牛肉乾,也只敢在外頭吃,怕回家被阿嬤嘮叨。

當年的牛肉麵算是豪華小吃,陽春麵一塊錢,到一塊半,牛肉麵要四、五塊。賣久了,街上也漸漸出現『真正黃牛肉麵』,和『四川牛肉麵』的招牌。事實上,賣四川牛肉麵的老鄕,少校退伍,祖籍四川沒錯。可是從小在家鄉壓根兒,格老子就沒吃過啥子牛肉麵。始料未及的是『四川牛肉麵』成了正宗,湖南老鄉,江西老表,都賣起四川牛肉麵了。

嗯,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台北人慢慢也吃出了一串有名號的牛肉麵。所謂的名號也不過就是因為沒有正宗食譜,方家各顯神通而造成的產品區隔罷了。老實說,當年只要有一點肉,有很多湯,有醬油,有味精,有蔥花,就很令人滿意了。到了八十年代,台灣私人有車率提高,平面新聞競爭白熱化,國民旅遊在週休二日的推波助瀾下大行其道。吃了五千年的中國人,突然間出了好多『美食家』,把全省各家小吃說的比吃的好吃。在此無意對各家的評析作任何修正,只是把傳統的,歷史的,台北的牛肉麵,向傳統,向歷史,向台北人交待一下。

就把時間定格在六十年代好了,『桃源街牛肉麵』可以算台北當時生意最好,店面也是最大的一家。和隔鄰有國防部,交通部,中山堂…很有關係。當時的口味如何,今天說了也無益。在牛肉麵裡加酸菜,他們應是首舉。不過,還是歡迎方家正之。不能不在題外一提的是,隔壁那家『老趙溫州大餛飩』一直到今天還能維持四十多年的風味,才是大不易。他們家的皮厚餡多,清湯,加榨菜,蛋皮,紫菜,黑楜椒,香油。為大餛飩立下了放諸四海的標準。吃大餛飩味不在湯,在餡兒。老趙的餡是切細的小白菜,脫水,加少肥、精瘦的豬肉拌成,很有吃頭,滿滿的一碗端上來,讓人充滿了希望。對不起,離題了。延平南路在武昌街和漢口街之間,應該還不到開封街,有一家『清真黃牛肉麵』,可是正宗得很,因為店裡掛著麥加清真寺的照片,還有回文寫的不認識的橫匾;加上一個小鏡框紅底,毛筆字,工整地警告著:本店清真,外菜莫入。讓你看了有點肅然起敬。牛肉湯是清燉的,多了一樣現在很難吃到的『火燒』,也就是大家熟悉的『泡饃』。門口一大鍋湯,從早滾到晚,總有兩吋厚的油浮在上面。很香,很油。師大路,女生宿舍牆外有幾家攤子,賣的麵可是好大一碗,不過大家都只吃牛肉湯麵,就沒看到有人吃牛肉麵,真是難為了老闆,也不知道他的牛肉湯從那裡來,牛肉又是到了那裡去。台大的『大聲公』也算是一家,很有『名』的。噢,對了。新公園口有一家『太陽飯店』,樓下賣小吃,他們的清燉牛肉也是很有特色的。全台北好像只有這家清燉牛肉加白蘿蔔,湯很清,又很濃。這也是很早,很早的事了。後來可能是換人作作看,味道也作走了樣,只是放在門口,燉湯的罈子還是那一個。

回頭到仁愛路,杭州南路口,『老張牛肉麵』算是比較像樣的『麵店』。當年也是價格最高的一家,記得有同學戲稱,老張的麵不怎麼樣,因為常常改寫價格表,毛筆字倒練得很好。今天的老張已經搬到杭州南路101巷裡,有一家分店,開在金山南路巷子和麗水街交口,金華國小側。也就是『永康公園牛肉麵』的邊上。

既然已經到了永康公園,就說說『永康公園牛肉麵』好了。永康公園牛肉麵原就真的是發跡在永康公園邊上,從永康街往裡走,看到三角公園义路的左手邊,靠著人家的牆搭著一個棚,零散放著四,五張小桌子。生意可是好得很,電視台的歌星,演員下了妝,都來消夜。最有趣的是老闆(應該是姓鄭,)廣東人個頭不高,退伍軍人,生性靦腆,不善言詞,性格得不得了,從不招呼客人。來的都是常客,大都懂得規矩。大聲下單,(菜單很小,只有牛肉麵,擔擔麵,大碗,小碗,擔擔麵加辣,不加辣之分。)自己知道排的順序大約在那,老闆低著頭下麵,麵好了就擱在鍋邊上,諸位客官自行依序取用。有的時候忙起來,連找錢都得客人自己來。生意好,搬到『永康公園牛肉麵』的現址。那應該是80年左右,有了店面,可是換了一個新的推車,就放在店門裡。每天從下午五、六點開始,賣到把牛肉湯刮乾為止,大概是十點,十點半。有的客人聞風而來,大喇喇地坐在那,等著跑堂的來侍候,久久吃不到麵,經善心的常客指點迷津後,才曉得點麵,付帳的門道。雖被常客消遣一、二,還是甘之若飴,只因為-麵,實在太好吃了。我看過有人西裝革履,堆滿了一臉笑容,用生硬的國語說:先生,我係香港來的,你的麵很好“七”。也有三、兩中年婦人,嘰哩呱啦的下了計程車,一看就是剛下牌桌。一見到老闆,立刻放低聲音,用小學生的腔調諂媚著,我們可是從內湖來的…。老闆一概無言以對,不是說不出話來,是沒話說。要說台北的牛肉麵,可以美食稱之,這是一家。現在許多台北的牛肉麵,多半是老牌子,新口味。能從善如流,當然值得嘉許。但永康公園絕對是原始的美食等級。今天的店主是二手,頂來也快30年了。可貴的是口味不減當年。只是多了清燉,牛筋,和粉蒸,也沒甚麼不好。忍不住告訴你,當年我和永康的老闆交情不錯,我站在那等麵時,忙起來也幫他打打擔擔麵的清湯。他告訴過我牛肉湯,加的是甚麼佐料。只是為了不侵及現在店主的權益,在此礙難透露。

既然用了『美食』來形容『永康』,就再提一家可以用得上美食二字的-『老董』。老董的歷史很久,很久。應該是民國五十年之譜,在成都路,昆明街口的廊沿下,每天早上賣的是早點檔。記不太清楚,當時賣的好像是七塊錢一碗。沒有多久警察維持市容,被趕進了成都路的小黑巷裡,接著就搬到昆明街上,經營了幾十年。老董的menu不大,選擇就是紅燒,或咖哩,細粉,或麵,加不加油豆腐。我想會點紅燒的多半是生客人,或是反對咖哩的人。老董的咖哩牛肉基本是清燉路線。牛肉燉好,掛起風乾。燙細粉時,將牛肉切薄片,加在油豆腐,細粉湯上,再加青蒜,不加蔥。湯清,肉香,淡咖哩,加上油豆腐和細粉都是『細緻』型的食材,非常相稱。青蒜和咖哩兩樣辛香,彼此對應,十分上口,令人留連。照例,桌上有酸菜和辣油。要好好享受,這碗香郁可人的清咖哩,可是有三個步驟。先享受兩口只有青蒜香的純咖哩湯,再加一點酸菜,品嚐一下,青蒜,酸菜,和咖哩,這三國如何演義;最後,加上少許辣油,心裡想過兩個星期得空還得再來。這麼多年了,老董嘴裡刁著根煙,切肉,下麵,跟客人點頭致意的樣子,像眼前。過了好多年,故人不再,驚覺咖哩味不似以往,細問是否換了咖哩。答說:沒有。那是最後一次。二十多年前,有眼光的生意人把老董搬進了oo百貨公司(南京東路和敦化北路交口的那一家),開了第一家分店。現在,老董已經以集團身份出現。菜單也較往日豪華,豐富。祝福他們生意興隆。只是,台北的,傳統的,歷史的,美食的『咖哩牛肉油豆腐細粉』已成絕響。

歷史的,傳統的,台北的,美食的牛肉麵只有兩家,老董和永康。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0) :
10樓. behappy
2009/11/06 05:39
你記性真好
我過去在永康街附近住了好多年,都沒去牛肉麵攤排過隊.只記得哥哥說那兒碗都沒時間洗,
所以碗用完就收攤.
不過記憶中,小時在內江街或西寧南路(那條街有很多賣蛇的店),華南銀行門口,
有一攤牛肉麵,不知是不是你說的老董,那麵勝過桃源街許多.
你說的沒錯。
『老董』在國賓戲院轉角,昆明街上。你說的是快到『紅樓』的那一帶,一溜平房有不少小吃。我只記得有一家冰店賣的冰『芧頭』味美至極。嗯… 19482009/11/07 07:33回覆
9樓. 1948
2009/09/22 02:22
格友問答補遺
easyjan

您好
有個問題想請教
據文獻報導牛肉麵創始於1949年高雄岡山眷村(才一甲子)
但是牛肉麵名店金O發
號稱百年老店
您知道金春發的牛肉麵發展故事嗎

1948於2009/06/11 03:08回覆
你好。
網路實在是一個有力的媒體,只要傳得多就會成為事實。(對不起,這是我個人,有感而發。)
嚴格來說,我以下的回覆都是以常理推出來的。因為這兩個題目都有一點『不可考。』第一:牛肉麵不應該是『南部』首創。因為當時”1949年"馬路上是看不太到『小吃攤』的。小吃攤是從火車站,公路局車站,和菜市場開始的。這個說法的來源 也不是空穴來風。岡山有陸軍官校,有部隊,有眷村,最重要的是有『豆瓣醬』。我想請網上的各方能人考一下,岡山那兩家最老的『醬園』有多少年的歷史。這個 1949,岡山,牛肉麵的說法,會不攻自破。
第二:『金O發』是百年老站的說法,應該離題不遠。因為天水街一帶,的確是台北的古老商區。所以去挑戰『金O發』『百年』是沒有太多意義的。但是說金O發是百年『牛肉麵』就很有商量的餘地了。因為,當年本省人是不吃牛肉的。在菜市場根本買不到牛肉。這是 一個沒有爭議的『事實』。金O發今天的麵好吃和是不是百年一點關系都沒有。好多人都陷在這個沒有意義的迷思裏,我想這也和寫『美食』的作者水準有關。因為作者寫不出真正的門道,只好用x年老店,數十種中藥材燉煮,燉煮數十小時這種『外行話』來描述。說數十種中藥材是外行話,我敢挑戰每一個自稱用數十種藥材的『專家』,只要能『說』得出數十種藥材的名稱,我就算是輸。至於,燉煮數十小時這種外行話。只要問一問任何一位家庭『煮』婦,有那一種肉類是經得起『數十小時』燉煮,還能『存在』的?
8樓. 夜風樓主
2009/08/08 00:12
牛肉麵

你說得幾家我都吃過  記得明星戲院旁也有一家不知是不是你說的老鄧 因為我記得是老張

大陸各省都有牛肉麵但不加酸菜 何以台灣要加酸菜 外省老兵何以都會擺麵攤賣牛肉麵 此事傳記文學在作823專訪時有人提到應該不錯

823時 守軍以60門砲對360門砲 口徑還不如人 自然吃虧 不能舉火為炊

一有炊煙升起砲彈就招呼過來 打到熄火為止 於是美軍建議 開小火 每個碉堡發一個打氣煤油爐燒時無煙 發麵粉與美國牛肉罐頭 (我吃過一個有五磅牛肉) 通常一個班一餐一罐 自己煮牛肉麵 後方送上船的蔬菜因船艙通風不良生高熱 到金門菜都爛了 惟一能送的就是用竹簍裝的酸菜不會壞 而戰前國防部長俞大為視察時常吃牛肉麵加酸菜 一眾大官都陪著吃 以後砲火下也只能這樣吃 直到八吋砲上場搬回優勢飲食才正常 後來退輔會的罐頭廠還推‘出酸菜罐頭 這就是牛肉麵加酸菜的來由

謝謝樓主的補遺。
明星戲院旁的不是老鄧,明星戲院旁有兩家『點心』店。一家是『九如』現在台北有多家分店。另一家是『蔡萬興』-作了很多年,很道地的年糕。這兩家的菜單很接近,很道地,湖州棕子,酒釀湯圓,炒年糕,加上幾個小炒,在那個年代是很精緻的。蔡萬興的舊址兩年前好像也拆了。
我想,今天台北的湖州棕子,除了30年前在東門一帶騎腳踏車叫賣的那位老先生外,都要以九如,和蔡萬興為『標準』。 19482009/08/08 06:48回覆
7樓. Stan
2009/07/08 16:26
公園牛肉麵
感謝您的介紹.
想請教您, 現在永康公園邊的"公園牛肉麵", 和當年的那個公園牛肉麵可有關係? 
當年『永康』的鄭老先生把店面『頂』給了現在的經營者,過了沒多久鄭先生的晚輩在他最原始(永康公園邊) 的攤位上,經營『牛肉麵』的生意。鄭老先生也偶而出現,幫幫手。也算是替後輩背個書,提拔提拔。這是和『永康』能牽得上關係的最後一條線。所以,現在的永康應該是唯一的,嫡傳的了。你說的『公園牛肉麵』,我沒有吃過,下次去嚐嚐看,說不定… 19482009/07/09 09:43回覆
6樓. 大溪小馬
2009/06/16 14:24
牛肉麵達人

一碗牛肉麵,能夠介紹得這麼詳盡。真可謂「牛肉麵達人」。大溪小馬

言重了。吃麵,吃麵… 19482009/06/17 01:27回覆
5樓. easyjan
2009/05/25 13:01
邀請指教

堪稱達人

有空來部落格指教指教

謝謝

另外請問.

我可以將您的大作收藏在我的部落格嗎

謝謝

謝謝垂愛,只是有點言重。
歷史的記錄是大家的,本當分享。請隨意轉載。
謝謝。
19482009/05/26 07:21回覆
4樓. trav
2009/04/03 10:25
我對陳年有意見

我對「陳年」有意見!但是麵還是要嚐

「陳年」代表沈穩、歷練、知識和智慧………..

「陳年」又記憶如新…..表示仍心思縝密

「陳年」又清楚陳述…..證明猶條理分明

「陳年」又落筆成書….那可是「陳年」的大樂事!

謝謝你對『陳年』的美言。我想,從『紹興』開始,有許多的事物都是越陳,越香的。嗯,只是『陳年』的『人』不一定。能留意週遭的人,通常是享受比較多的人;因為偶而會看到,聽到,嚐到一些陳年。 19482009/04/06 08:01回覆
3樓. trav
2009/04/02 15:50
一碗麵 竟有說不完的故事
感謝您告訴我們這些精彩的陳年往事
歡迎你來『看』麵,也感謝你提醒我是個『陳年』人。 19482009/04/02 18:32回覆
2樓. 古 月
2009/03/27 08:38
不只二三事

能研究地如此透徹

真令人佩服


謝謝。只是吃的時候,多看兩眼吧了。 19482009/03/28 00:44回覆
1樓.
2009/03/25 18:00
謝謝你的介紹

哇~ 這個歷史如數家珍....

永康公園旁的牛肉麵攤,妳一定看過一位婦人,她是我的奶奶.....你說得很真實!!也謝謝你的捧場!!


嗯,說來有點那個,就好像遇見故人一樣。老人家還健在嗎?謝謝你見證,我的見證。 19482009/03/26 08:2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