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他的母親。也是我的
2011/10/28 06:32
瀏覽830
迴響0
推薦36
引用0
他的母親。也是我的

這個地方無數人住過,
這條路上好多人走過,
觸動我心絃的並不是
元首將軍偉人或英雄;
是曾經為心中的母親,
獻上青春理想和愛情
的他,甚至付出生命。
雖然母親真正的面龐,
對他來說還是很依稀。
他對母親愛情的堅真,
讓遙遠的人動容心悸。

文人的筆下娓娓敘述,
詩人的行間若隱若顯,
政客動人的講演裏有,
將軍高吭口號裏也有,
理想學說主義和未來,
他們的母親鮮明亮麗。

只是緊扣我心弦的他,
夢中的母親並不亮麗。
他的母親有很多張臉。
四億貧窮多難同胞是,
骨瘦如柴的叫化子是,
天真無邪的小學生是,
蹲田埂看水的老農是,
慵懶扶不起的政府是,
四方割據的軍閥也是。
他眼中的母親不亮麗,
他心中的母親很模糊,
被長滿老繭的那雙手
撫摸過的心才認得她。
雖然還是有一點依稀…

祖先傳下來千年帝制,
帝國主義和殖民政策,
鐵騎馬鞭刺刀和母親,
不協調得令人想吶喊,
只是吶喊的聲音細微,
別人充耳不聞聽不見,
自己人聽不懂聽不見。
聽不懂因為吶喊的人,
自己也不確定喊甚麼。
吶喊的人在小學教室,
在工廠廚房和曬谷場,
向著母親低聲的啜泣。
不知名小鎮外祠堂邊,
輕輕放下沉重的自己,
他睡在微溫的血泊中,
原來那片黃色的土地,
現在緊緊擁抱著他的,
是他仍舊依稀的母親。
那是一個近臘月的夜,
冰冷的土地不再冰冷,
漸涼的他覺得有點暖。

一百年了孩子們都說,
生日快樂媽生日快樂。
她心中所想念的孩子,
不是切蛋糕吹蠟燭的,
不是開大會放煙火的。
媽心中所想念的孩子,
是曾經為貧窮多難的,
是為街角拐彎蹲著的,
獻過青春理想愛情的。
是緊抿顫抖雙唇努力
向孩子說列強外侮的。
是指甲縫永遠有泥土,
畢生沒有進過縣城的。
還有…
還有一百年前的那天,
還有那年的七月七日,
他輕輕的放下沉重的
一個人能獻上的極致。
他沒有為留下名和姓,
他夢中母親依舊模糊。

沒過多久許多的孩子
說是為了母親所以才…
也獻上青春理想愛情,
甚至也放下過沉重的。
只是這次和以前不同,
這次沒有帝制和外侮,
只有元首偉人和英雄,
加上思想主義和口號。
結果還是有許多的他,
仍舊為著夢裏的母親,
獻上他的愛情和極致。

一百隻蠟燭照得母親
暖暖的只是有點落寞。
母親心底浮現的還是
曾經為她獻出最好的。
她潤了潤微乾的雙唇:
元首將軍裏面沒有我,
思想主義裏面沒有我。
不要在偉人英雄中找,
不要在政治口號裏找。
小學生的眼神中有我,
老農長繭的手中有我,
還有,
在那些為我輕輕放下,
他們沉重的靈魂中有我。

他的母親。也是我的。

10272011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