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雪山單攻 (下)
2014/06/17 23:58
瀏覽2,223
迴響7
推薦34
引用1

      雪山有名的黑森林, 是由冷杉組成, 一整片密密麻麻的杉樹壟罩四周. 當天氣好的時候, 步行其間, 有一種舒適清幽的氣氛; 但像今天這樣陰雨綿綿, 悽悽惶惶, 則有一股肅然殺氣, 冷漠逼人.

      山道穿梭在冷杉林中, 曲折盤旋. 從進入黑森林的 7.8k 開始, 到圈谷前的 9.8k, 等於整整 2 公里是走在黑森林中. 我發現 Hank 和丁哥似乎沒有刻意要快走, 便決定不等他們, 自行往前. 沒多久, 便在 9k 前看到鐵扇公主及 Richard 那一組人.

      我和鐵扇公主確認了剛剛出發時所發生的事情, 知道 Abby 沒有追上去找小吳和 Andy 的原因; 不久, 便又追到 Abby 和戈壁玫瑰.

      戈壁玫瑰, 梁姊, 聽說當年她代表中歐參加戈五挑戰賽, 創下的女子紀錄, 到現在還沒有人可破, 所以被戈壁挑戰賽公認為 "戈壁玫瑰".

      不過, 這雪山可真的讓她走到 "虛累累", 直呼快枯萎了! Abby 主要就是為了她和鐵扇公主, 才不敢去追小吳和 Andy. 當大夥兒坐下來休息吃東西時, Abby 跟戈壁玫瑰解釋後面的路況, 我笑說 "過了圈谷後的那一段, 是比哭坡還更哭坡的恐怖; 你能不能從戈壁玫瑰變成雪山玫瑰, 就看這一把啦!"

      事實上, 我自己也走地有點兒喘, 所以不想跟在人群中, 只希望用自己的速度來走, 比較沒有壓力. 我自嘲 "我的神經病指數, 應該已經到第九重了! 以前雖然也累, 至少爬山前都有睡一下, 這次居然會答應來參加雪山單攻, 弄到連睡都沒睡!"

      Abby, Richard, 鐵扇公主, 戈壁玫瑰和我五個人休息一會兒後, 便同時出發. 我決定走在前面, 但還是一直保持著 "回頭看 可以看到鐵扇公主" 的距離. 途中有空時, 便自行拍拍小花.

      這一朵很像是某種薔薇.

      出了黑森林後, 走到圈谷, 這時霧氣逐漸變濃; 我抬頭往主峰頂看去, 看到小龍女和 Andrew 在半山腰上, 再回頭看看鐵扇公主她們還沒跟上; 既然有人可以追尋, 我便決定不再等後面那一組人, 逕自上前追下一組.

      過了圈谷, 便只剩下 1 公里, 可是這 1 公里堪稱是雪山最陡的一段了. 我計算自己的步伐, 發現每走 45-50 步, 就必須停下來喘口氣; 而每停 3 次左右才會看到下一個里程碑, 也就是大約 150 步才走 100 公尺. 有時候甚至要休息到四次, 才走 100 公尺!

      沿途依舊有不少杜鵑花伴隨, 更有一些可愛的小花零星生長在巨岩邊. 我雖然開始雙腳酸痛, 甚至小抖, 卻仍然忍不住蹲下來拍照. 每每站起來時感到頭昏眼花, 依舊是樂此不疲. (後來下山後, 趕忙請教我學長, 才知道這些花名.)

      這是毛茛. 非常小巧可愛, 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小型的玉山金絲桃咧!

      這叫做玉山櫻草.

      這一團很可愛的草, 叫做 "穗花八寶". 它旁邊有幾朵玉山薄雪草, 可是我當時嫌它們不夠好看, 便沒拍照, 真可惜!

      沒多久, 我就追上小龍女和 Andrew, 他們倆停在累累巨石陣中, 不知道下一步要往哪個方向走. 我雖然來過一次, 卻也不記得正確的路, 印象中就是一直往上爬. 我指著右上方那一條山徑, 跟他們說 "看路況, 應該就是這一條."  我的原則, 就是看 "比較平, 有眾人踩過跡象" 的山道; 另一個原則, 就是 "走著走著會看到里程碑", 這樣就表示對了. Andrew 喘道 "最後這一段怎麼這麼陡啊?" 我們三人在邊走邊喘邊休息中, 慢慢攻頂.

      到了 10.7k 處, 迎面遇到兩位雪霸的志工, 原來他們是上山來趕人的. 但由於我們已經快要攻頂了, 所以他只要求我們攻頂後趕快下山, 不要逗留.

      當攻上 10.8k 時, 我看到小吳和格格在前方. 小吳叫著 "Andy 不見了, 我找不到他!" 我說 "怎麼可能? 我沒看到他下山呀!" 不確定到底發生甚麼事, 但只剩最後 100 公尺, 在小吳和格格的指點下, 我和小龍女走向比較近的山道, 終於在 10:08 am 攻頂!

      到了山頂, 風強且凍. 我先找了塊箭竹叢躲風, 並吃一包海苔補充電解質, 又把保暖衣拿出來披著. 不一會兒, Abby 上來了, 緊張地叫著 "Andy 怎麼會不見?" 小吳訴說著他和 Andy 本來一齊走著, 到了 8k 的時候, Andy 走比較快, 在前面跟他揮揮手, 就自行往前離去. 小吳本以為 Andy 會在山頂等大家一齊來拍合照, 沒想到來到山頂, 竟然沒看到他!

      雪山主峰上非常寒冷, 此時起霧又下雨, 小吳在山頂無法久待, 便開始下山, 才會在 10.8k 處遇到我和小龍女.

      大家很擔心, 按照小吳的說法, Andy 可能在黑森林裡便走錯路, 或是到了圈谷後, 攻錯山頂. 於是大家趕緊拍拍照, 便開始下山. 下山時, 丁哥還忍不住要脫了上衣, 拍一張 "勇士照"! Abby 要求大家不可以再走散, 我自告奮勇押隊, 要他們放心下山, 我來觀察隊伍的行進狀況.

      下來到 10.6k 左右時, 剛好 Hank 走上來. 大家不忍他即將攻頂卻被強迫下山, 所以要他快點上去拍個照, 並請丁哥等他. 沒想到, 這兩個人在山頂搞了很久, 我們坐在巨石陣的碎石路上, 等了至少 10 分鐘, 他們還沒下來!

      我們齊聲呼喊他們趕快下山, 卻還是沒動靜. 這下 Abby 有點兒火了, 放下重裝, 親自上山頂去趕人. 沒多久, 終於三個人開始往下走. 丁哥似乎還沒搞清楚事情的嚴重性, 因為大家知道 Andy 不見了, 這裡手機又不通的情況下, 都希望趕快下山去求救, 或至少要到 Andy 可能失蹤的地方去找尋與呼喊. 但丁哥卻還在搖頭晃腦, 東張西望, 一副 "沒甚麼大不了" 的態度, 逼得鐵扇公主忍不住地念了他幾句.

      小吳感到很內疚, 因為是他和 Andy 脫隊攻頂, 沒有知會領隊 Abby. 而且, Andy 等於是在他眼前消失的! 我們依照他的敘述, 在每個可能的地方呼喊著 Andy, 又用哨子吹, 希望能激起他的注意. 我甚至問說 "Andy 會不會走到另一座山頭去?" Abby 認為 Andy 往另一邊, 志佳陽大山, 走去的機率不高, 而且若要對那個方向呼喊, 我們就必須再重新爬上山頂, 才能對另一邊的山谷呼喊. 此時大家都很累了, 真的走不動. 於是, 一邊下山, 一邊呼喊, 但仍是沒回應.

      我擔心 Andy 即使聽到我們的呼喊, 卻無法這麼大聲地回應, 所以我們有時候是喊 "Andy 下山開手機!" 希望提醒他先下山, 找到手機可通訊的地方, 趕快跟我們聯絡.

      就這樣, 走走喊喊, 於 12: 40 回到了三六九山莊. 來到山莊, 並沒有期待中 "Andy 自行走回來" 的驚喜, 卻聽到雪霸志工顏先生說 "你們那位朋友已經自己報案了!" 原來他真的往志佳陽大山那個方向下山, 走著走著, 等發現不對的時候, 已經下山很遠, 走不上來了. 於是他用手機打 119 求救, 並用身上的 GPS 報方位.

      問題是, 現在雨大霧濃, 海鷗直昇機上不來. 我們問說是否可以重金聘請山青上去接他, 答案竟然是否定! 因為他們認為這時候派山青上山, 會造成二度傷害, 所以建議明天一早再上山救人.

      可是, 人命關天, Andy 又是空手上山, 沒帶水和糧食, 光是這寒冷的天氣, 只怕他就無法度過今晚! 如果我們不是體力都透支的話, 我們是願意自己上山去救他; 即使無法揹他下山, 但至少帶禦寒衣物和食物給他, 也會有幫助. 可是, 大家都累壞了, 沒人有辦法再上山, 連 Abby 這種老手也都沒把握. 更何況, 我們並不知道他的確切位置! 委屈

      然而, 眼看雪霸工作人員的想法是如此, 我們也不能強求他們, 便決定自行再想辦法找支援. 我聽說 EMBA 有個校友是某位將軍, 便建議他們設法聯絡他, 看看以將軍的高度, 是否有別的支援體系, 是我們現在想不到的. Abby 則要大家先吃東西, 不能為了一個人, 而拖累所有的人. 並要大家整理裝備, 其他隊員先下山, 她留下來看看還有甚麼辦法可行.

      我問了雪霸的顏先生, 他說山莊裡並沒有多餘的睡袋可借. 那, Abby 留下來, 豈不是也要凍死? 何況依目前的態勢而言, 也沒有人可以上山去救 Andy, 那 Abby 留下來根本就沒意義! 於是, 我建議 Abby 跟我們下山, 再找其他支援體系.

      就這樣, 大夥兒吃點兒泡麵, 在 2 pm 出發下山. 我和格格又等了 Abby 一下, 直到 2: 20 才出發. 走不到 500 公尺, 便發現 Hank 停在路上, 很不舒服, 無法再走. 我問了一下, 覺得他應該是脫力加上輕微失溫, 於是要其他人繼續下山, 我留下來陪他慢慢走.

      不料, 他開始嘔吐, 臉色變得很蒼白. 我手上沒有任何藥物, 只能請他休息, 調勻呼吸, 並盡量幫他保溫. 其他人先走到東峰旁的直升機停機坪, 利用那兒的訊號可通, 開始對山下的朋友聯絡, 並啟動我們自己能找的支援. Abby 也聯絡她先生, 請她先生幫忙想辦法. 等一切我們想得到的支援體系都啟動了之後, 大家才正式下山.

      但我手上還有個 Hank 非常虛弱, 無法前進! 尷尬(///、啥)

      Benson, Abby 和格格留下來, 趕忙燒一點兒開水給他喝, 又將毛巾沾熱水, 給他熱敷在臉上和頸部. 每當 Hank 稍微感覺好一點, 我就陪他繼續走; 但他真的很不舒服, 我鼓勵他要撐到七卡山莊, 他也力圖振作, 卻是欲振乏力! 此時大雨不絕, 在 Andy 行蹤不明之下, Hank 又一副虛脫的樣子, 不禁想起 "屋漏偏逢連夜雨" 的窘境.

      眼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Abby 便帶了格格先下山. 因為格格手機是中華電信的, 只有她的手機有通, 且一切對外聯絡, 還是要以 Abby 為中心. 我便要她們倆先下山, 我則和 Benson 陪 Hank 慢慢走.

      Benson 真的是老手, 他想了其他辦法, 包括幫 Hank 按摩穴道, 推拿關節, 又一度用登山杖拉著 Hank 走, 可是有些路段還是要上坡, Hank 的狀況雖然略有改善, 卻依舊無法順利前進. 在等待 Benson 幫 Hank 按摩的時候, 我開始覺得好冷, 因為我的手套已經借給 Hank, 抓著雨傘幫他擋雨的左手感到冰冷, 不久, 大拇指竟然開始抽筋.

      我只好說 "我先往前走喔!" Benson 了解我的情況, 體會地點點頭. 我一路往前, 沒多久便追到 Abby 和格格. 格格的腳力明顯減弱, 拖住了 Abby. 為了讓 Abby 趕快下山去聯絡, 我說 "Abby 你先下去, 看有需要聯絡哪些人, 趕快先處理; 順便燒點兒開水, 等會兒給 Hank 喝, 格格就由我來陪. 反正下山的路比較單純, 我以前走過兩次, 不會走失的"

      於是, 兵分三路, Abby 迅速下山, 我和格格其次, Benson 和 Hank 距離我大約 200 公尺墊後. 此時雨已經停了, 老天似乎體諒我們的辛勞, 把雨終止, 讓我們稍微喘息一下.

      當我走下哭坡, 經過觀景台時, 回頭看去, Benson 竟然已經拉著 Hank 準備下哭坡了! 後來才知道, Hank 實在無法吃東西 (一直想吐), Benson 沒轍了, 本來要拿一包能量膠強迫他吃, 卻被 Hank 意外看到他袋子裡的一瓶綠油精. 於是, Benson 拿一些綠油精給他擦, 又讓他舔了一點綠油精; 沒想到, 10 分鐘後, Hank 突然像是活過來般, 整個人精神起來了! (非廣告: 綠油精萬歲!) (我認為是綠油精裡面的水楊酸奏效, 不過, 其中的薄荷油應該也有幫助)

      至於我這邊, 我陪著格格走了一段路, 只覺得怎麼下坡這麼陡啊? 而且好像無止境似的! 昨晚到底是怎麼上山的? 我們倆一邊抱怨一邊下山, 我走在前面, 每當隔的遠了, 便停下來等她.

      當走到 2.4k 左右的時候, 我突然聽到 Hank 的聲音在頭頂上! 我叫道 "Hank, 是你嗎?"  Benson 回答 "是我." 聲音聽起來並不遠.  我又叫著 "Hank 呢?"  Hank 叫著 "我好多了, 至少恢復了六七成!" 聽起來中氣十足, 我笑道 "好樣的, 真厲害!" 當時還以為是 Benson 的抓筋推拿大法有效, 後來才知道是綠油精建功. 不過, 既然他們已經逼近, 我便不再等格格, 自行下山, 來到七卡山莊.

      山莊門前, Abby 正在跟四位準備上山救援的人述說事發經過. 我跟她說 Hank 好多了, 不用再燒開水給他. Abby 也說她老公要從台北出發, 走 "環山" 上去救 Andy. 一切事情似乎突然都有了生機, 我心情略為安定, 便請 Abby 等格格他們, 我先下山了.

      最後 2 公里的山道並不難, 可是, 此時我的膝蓋已經很痛, 無法走快; 甚至遇到石板路的坡道, 得一步一步慢慢走, 否則會疼痛難耐. 當我花了 40 分鐘終於經過大水池, 於 6: 30 pm 來到登山口時, 竟然沒看到中巴和其他先下山的人!

      我猜他們一定是先去露營區梳洗, 因為此時的我, 全身溼透, 雙腳泥濘, 疲累無力, 狼狽不堪, 心中也很想趕快跳進一池熱水, 好好洗個澡. 人同此心, 即使我因為下山沒看到車子和其他夥伴而感到無比失望, 卻也沒有責怪他們! 我了解他們一下山的心情, 也必如我此刻一樣.

      於是我坐在地上, 穿上保暖衣, 並把剩餘的水喝光, 又吃了點餅乾. 等了 15 分鐘, 中巴回到登山口, 準備接我們.

      我一上車, 先開手機, 打電話請 Gary 幫我訂一家火鍋店. 因為原本我訂好 5: 30 pm 的 "年年小館", 是準備大夥兒下山吃慶功宴的. 但現在弄到這步田地, 時間既晚, 大家又沒心情, 於是在山上時, 便向格格借手機, 打電話給年年小館取消訂位. 我預估大家回到羅東, 大概是 10 pm 左右, 所以請 Gary 幫我找找有沒有比較方便的火鍋店, 一人一鍋, 至少先吃點兒東西, 再讓他們回台北.

      沒多久, Benson, Hank, Abby 和格格四個人也到了. 中巴載了我們到露營區接其他夥伴, 此時 Abby 接到她老公通知, 要她留在這兒. 我覺得她留在這兒只是一種道義上的責任, 並沒有實質幫助, 建議她也下山. 可是, 她老公要上山救人, 她又是領隊, 所以最後還是決定留下來.

      因此, 眾人和 Abby 道別, 彼此互道珍重之後, 拖著疲累的身軀, 在駕駛幾乎飛快到連我都差點暈車的速度下, 於 10: 20 pm 來到羅東. 大家很快地吃了東西, 我才跟大家說再見.

      對我而言, 我完成了雪山單攻, 上下 21.8 公里, 可說是個人的突破與勝利. 但對這次團隊而言, 走丟一個人, 就是一場徹底的失敗...........



<後記一>

      我們回到家後, 持續追蹤 "搜救 Andy" 的消息, 並不時地給 Abby 打氣. 終於在 6 月 16 日中午 2 點鐘聽到好消息--> Abby 的老公在一道瀑布邊找到 Andy 了. 他很虛弱, 甚至出現一點幻覺.

      在 Abby 老公 (鴨子大哥) 及另一位友人 (阿果) 的照顧下, Andy 體力逐漸恢復, 但還是無法爬山. 後來啟動兩次空中直升機, 也因為天候不佳, 視線不好而失敗. 現在就等 Andy 體力恢復更好之後, 由消防隊員陪他一起下山!

      至少他生命沒問題, 也一定可以下得了山, 所以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現在就等到再見面時, 好好揍他一頓了! 搞怪(咧咧)

 
<後記二>

      雪霸國家公園真要好好改進了, 同樣的 "雪山" 英文, 在雪山東峰是用 "Xue mountain", 在主峰卻是用 "Syue mountain"!

      另外, 從主峰下山有四條山路, 一條回武陵農場, 一條往聖稜線, 一條往志佳陽大山, 一條往翠池. 既然有四條路線, 卻沒有任何指標!? 後來聽說有好幾次, 登山客都是從那邊下山時走錯路, 唉......


<後記三>

     黑森林中有一棵樹, 很有特色, 應該名曰 "包公" 吧, 呵呵!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登山遊記
上一則: 2014 TPCA 畢羊雙峰記 (上)
下一則: 雪山單攻 (上)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7) :
7樓. 柚子花
2014/07/09 23:13

還好有找到人,還好生命安全,真是令人捏一把冷汗,

登山不能大意,

原來我從臉書上看到的消息竟是你們!

真的, 登山是中高風險的活動, 要乖乖跟著嚮導走. 老魔王2014/07/10 21:01回覆
6樓. Mabel
2014/06/21 04:12

前天晚上開戈壁檢討會才聽到 Abby 敘述 Andy 的事真的很擔心, 還好終於找到人了.

Andy 體力非常好(先前泳渡日月潭第一名呢!), 發生這件事大家嚇一跳... 還好 Abby 老公幫忙.

這次透過戈壁活動認識了 Abby 是我很大的收穫, 她就像大姊姊般照顧大家盡心盡力 ~

Andy 真的太大意了, 不知道山的可怕...... 老魔王2014/06/21 13:26回覆
5樓. 金大俠
2014/06/19 07:51
好一場成功的失敗!呵呵
捐助李兵──兼談爆肝的行業

東南歐浪遊(七)克羅埃西亞的第一晚
台大人賞荷之旅
東南歐浪遊(六)古堡科托爾
對啊, 真是失敗地有夠成功! 奸笑(呵呵、嘿嘿) 老魔王2014/06/19 10:16回覆
4樓. pearlz (經典的領導人對罵)
2014/06/18 17:14
驚險

登玉山也如此驚險!還好,我已經過了冒險犯難的年齡。

以前也讀過人家登喜馬拉雅山的記錄,外國人的經驗,讀了就讓我這個膽小的怕了。


登山, 本身就是中高風險的活動; 要登山的人, 其實自己就應該考量自己的條件, 而且要乖乖聽從領隊的指導. 老魔王2014/06/18 20:20回覆
3樓. 多硯坊 (休)
2014/06/18 12:23

還好是虛驚一場
太可怕了

走完戈壁登雪山
佩服

今天早上, Andy 已經成功被直升機吊掛出山了, 現已回家, 幸喜平安無事. 老魔王2014/06/18 20:19回覆
2樓. 丫丫爸
2014/06/18 11:42
看到這種玩命的行程  我還是比較適合去北海道看薰衣草 吃冰淇淋 吃螃蟹 喝啤酒
呵呵, 各種行程都有吸引力, 也都很好玩. 老魔王2014/06/18 20:18回覆
1樓. 麥芽糖
2014/06/18 05:37
不幸中的大幸

還好沒有出事!

整個隊伍, 從計劃出發, 到隊員互動, 有許多危機, 好在有驚無險!

下次上山前, 可要把這些會出狀況的漏洞給補好. 下次, 也許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其實計畫還算周詳, 隊員互動也不錯, 只是沒想到會有人脫軌演出...... 老魔王2014/06/18 05:5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