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過牛溪畔桐花道 (中)
2020/05/22 16:20
瀏覽700
迴響5
推薦64
引用0

過牛溪畔桐花道 (中)

03、

軍陸戰隊的一個排,為數37名士兵,一員老士官,一位排長,在山溝溪邊已進行了六天集訓。渡河訓練的最後一天,天氣忽然變了,午後的天空都是灰濛濛的。排長有點擔心如果下雨;今晚的渡河訓練就更危險了,既定的20︰00時發起"渡河攻擊"課目,決定提前到19︰00時,晚餐時間也提前一個小時。

晚餐後收拾鍋具時,老士官對一位伙房兵說︰
「我覺得你今天氣色不好!趁現在水位不高,你還是先過河吧?」這位伙房兵說︰「排裡有些崗帖(同梯的同僚)有時會笑我是做菜吃菜的,做海陸這麼久都沒上陣過幾次,還從沒夜裡泡過水,今晚一定要去泡泡水。」老士官搖搖頭,不置可否,叫其他兩名伙房兵先涉淺水過岸。

夜裡19︰00時一到,排長打頭陣渡河,水已從白天的膝下上升到胸腹下。接著是其他士兵把脫下的上衣或軍褲打濕後,揮幾下灌進空氣當作漂浮工具,游在水面。後面是六名士兵,兩支竹竿以軍用帳篷繃成一個簡易竹筏,上面是隨軍寢具和鍋碗瓢盆。沒先過岸的伙房兵在右後方這一角,老士官殿後。就在隊伍游到溪水中間時,忽然天氣驟變,大雨傾盆而下,水位立刻暴漲。伙房兵腳底一個打滑就沖進了急流,老士官跳進急流想抓住伙房兵,兩人很快就一起沖到下游遠處,待老士官攀住岸邊灌木站起身,滾滾濁流裡已不見伙房兵的身影。

天色剛昏,伙房兵在岸邊醒來時,右腳下的褲管被一個鐵器勾住,他在解開一段鐵鍊時,看見這是一支捕獸夾,正在奇怪這裡怎麼會有這個東西?身後傳來一個男人的粗嗓門︰「夭壽哦!叫你不要來溪邊玩,猴死囝仔說沒通!」他看著這個奇怪的中年人,心想"我不認識你,也不是你兒子,你在說甚麼啊?"這個粗漢幫他解開鐵鍊後,就拽住他的手說︰「卡緊跟我回家去吃飯。」他並不想跟粗漢走,但肚子裡咕咕響在拼命叫餓。

不遠處高坡上,那棟老瓦屋亮著燈,走近時才看到屋頂和牆上都攀著雜草藤蔓,心頭打了個寒噤!進到屋裡,一位滿臉愁容的歐巴桑正在破木桌上擺餐食,粗漢招呼他坐下用餐,就興高彩烈地對他自顧說著;今天去山上打獵,不但抓到三隻田鼠,還打死一隻野狗,他沒心情聽粗漢胡言亂語,只想趕快先填飽肚子,然後付給對方飯錢。吃完飯,粗漢說還有好東西讓他看,他想大概就是些山羌、野兔之類的吧?不掃粗漢的興,忖度著看上一眼後就走人。

走到後面一間柴房,粗漢忽然從後面猛推他一把,他轉身想抗拒時已來不及,柴房關上後就聽到粗漢在門外上鎖的聲音,粗漢說︰「囝後生,免走!」,他憤怒地大叫大罵也是枉然。第二天下午歐巴桑開了鎖,說粗漢是"肖野"(瘋子),要他趕快向山下逃。再跑到河邊已找不到部隊,他迷路了。

經過一夜,地方搜救隊加上海陸的士兵們,沿著溪邊搜救到第二天下午,才在伙房兵落水的下游七百公尺處找到人,但已斷氣!溪中一塊大石下,屍體右腳上纏著一節鐵鍊,解下鐵鍊竟是一支捕獸箝。老士官不禁對著溪水大罵︰
「是哪個該死的混帳!竟把這個東西丟到河裡害死人,太缺德了!」

04、

記憶像走馬燈,她想到她十六歲那年在溪水裡溺斃的弟弟,那時就在離她不到十公尺的水裡。她太專心尋找毛蟹,弟弟一腳踩進大石頭縫裡,是個陡落急陷的水坑,又碰到溪水正在漲潮,只不過幾分鐘時間,只不過十公尺不到的距離,一下子就天人永隔!當她發現弟弟不見影蹤時,轉身只跨過幾步就忽然看見;弟弟暴睜著上翻的雙眼,嘴大張,面孔在激烈抽搐過後已經僵冷了,就淺浮在水面下,隨著溪水的洄流在水中擺盪!

她覺得弟弟的死亡是她永遠卸不下的罪咎!而阿爸也是這麼說的。失去家裡唯一的小男孩後,阿爸每天喝悶酒,喝醉了就用泛紅的雙眼瞪著她說︰「這個衰查某為甚麼還活著站在這裡?」她每每蒙臉衝出屋外,就哭倒在曬穀場邊。阿爸的精神狀態愈來愈張狂失控,阿母很擔心!就把妹妹寄養給遠處的姨媽,得以遠離這個苦悶哀戚久久化不開的家。

家裡孩子就只剩她了,她是長女,必須為這個家撐下去,阿母身體本來就欠安,有著習慣性胃痛,也時常躲在廚房後的牆根下,緊摀住屈駝的腹部,坐在小板凳上暗泣。她還得要去安慰阿母,勸阿母想開點,但她心裡其實很想死掉!

整整五年多她都無法完整地說完一句話,嚴重口吃來自她始終揮不去的夢魘。重新再開口說第一句完整的話,始自那個穿軍裝的男人。從她家的小山坡上下到附近溪流步行不到十分鐘,她常站在曬穀場邊隔著齊腰籬巴;看一群海軍陸戰隊的戰士們渡河。這段河道是他們的訓練場。她沒接近過他們,直到單獨遇見一個脫隊的上尉軍官,那個"他"那天也不知為何天黑了還留在那裡?

阿爸又喝醉了!跑到阿母房間把放在弟弟像框旁的另一個相框,拿起來重重摔在地上!大叫︰「帶衰查某囡仔!」那個相框裡是她的七吋像片,阿母勸不住,又躲到廚房後的牆根去哭泣了。她忽然覺得自己還活在這個世上是多餘的,一股壓抑很久的氣悶使她悲哀地奔向溪邊去。

夜裡溪水正在漲潮,跑到溪邊去時滾滾溪水發出嘈雜的嘩啦聲,她想到這五年來沒完沒了的陰鬱,壓得她透不過氣來!忽然覺得溪水用一種委婉的音調在招呼她,彷彿深深走入溪水就會把壓縮在她心頭的塊壘都沖得乾乾淨淨,於是她一步步慢慢向深水走去。

05、

五月的這個黃昏天,空氣仍散發出燠熱,但腳一觸及溪水就一股透涼,水淹到腰邊時就是徹骨的涼了,她繃緊全身在將要失去力氣和決心前,躍進更深水處。溪水正在漲高,一股激流迅速將她捲進冰冷的波濤中。這次水還沒灌進肺裡,但已漲滿到整個胃裡時,她就已被一個外來的力量拽住。

半暈厥中感到橫膈膜被頂了起來,一大口水和著憋在胸口的塊壘,一下子全從嘴裡沖了出去。身子仰著躺倒時,一股熱氣又從嘴裡灌進喉嚨,她逐漸醒來一睜眼,眼前是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臉孔曬得很黑,有點轉暗的天色下,他兩眼灼灼泛光,冒出一句︰「終於活過來了?萬一沒救活妳;會嚇死我!」

他把她嘴邊掛著的一支水草慢慢拽下來,她說︰「為甚麼要救我上來?」
「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不把你救起來,人家會以為人是我殺的。妳又是為甚麼想不開?」「就是想開了才會走下去。」上尉對這句話很不以為然,搖搖頭說︰「你家在哪裡?我送妳回家。」
她也搖搖頭說︰「我不想回家!」兩人拗在這裡沉了默了些時,天已全黑。

「還不想回家?」上尉再問她,她仍搖搖頭,上尉說︰
「這樣好了,妳先跟我回我營區,我再不回去,我單位的人以為發生甚麼事,要找過來了。」
「可是我現在還沒有力氣!」她其實有點在耍賴,以為自己該死了,卻又忽然被個陌生人救起,她的思緒仍有點混亂,可就是不想動。上尉把她身子撈起來就往背上擱,上尉說︰「還好,妳這麼瘦巴巴,我揹得動,大概還不超過45公斤吧?」
「你就當作是揹隻鬼吧,看你能揹多遠?」她說這話時覺得自己怎麼忽然變幽默了?而且有點惡作劇般的快感,這絕不是她平時的個性。

上尉揹起她時,她順便撇一眼不遠處的水邊,水湄沙灘上攤著兩件衣服,一件是海陸迷彩軍服,旁邊是她下水前穿在上身的紅色短衫。這時她才看到上尉的上身是一件已被泥水浸濕的白汗衫,而她自己的上身也只戴著一樣被淤泥貼膚裹著黃泥的胸罩。剛才上尉跳下水之前,先脫下上身迷彩服,把她救上岸時,她本已被水沖到僅掛在一邊肩膀上的短衫,在拖拽中脫出臂膀,剛巧就攤在迷彩服旁,本想提醒上尉是否要先拾起上衣?隨即一陣心懶,算了!命差點就丟掉,還管它什麼上衣?

上尉告訴她,今天黃昏為何沒隨部隊一起先離開?他是最近駐紮在附近小部隊的教官,今天的課目是部隊進行渡河,明天仍要在沙灘進行搏擊訓練,所以他必須再先行檢視沙灘上的碎石塊和枯枝是否已清乾淨,以免明天訓練那些戰士時可能會傷到他們體膚。走過一大片沙灘,要進入木麻黃林時,她從他氣喘吁吁的背上跳下來,又開他一個玩笑︰
「等一下讓你部隊的人看到你帶回一隻沒穿上衣的女鬼,他們會怎麼想?」
「我會教他們,善待鬼尊重鬼,就如同善待人尊重人一樣,這樣即使單獨睡在墳地也無懼。」

他們一起哈哈笑了起來,這時她幾乎已忘了只不過二、三個鐘頭前,她已心灰意冷,感到世界之大似乎已無容身之地。


未完待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過牛溪畔桐花道 (下)
下一則: 過牛溪畔桐花道 (上)
迴響(5) :
5樓. 筆記阿本~ 攝影展
2020/05/24 11:37
.
李阿哥真的每篇都寫得很用心、很讚,夠水準。
沒處可認真,字裡自有歲月可琢磨。 yusheng2020/05/24 16:38回覆
4樓. Sir Norton 愛「超慢」
2020/05/24 00:49
好吧,您老又繞轉去了,Bye ~~~
老朽就如一片雲,怎能不飄飄? yusheng2020/05/24 16:38回覆
3樓. 月光邊境
2020/05/23 13:22

哈哈

看到那副眼鏡就笑了出來

謝謝大哥

您好好的休養眼睛

近期走訪會較少些,挪出較多時間寫文。
不玩手機;只能偶而玩電腦了。
yusheng2020/05/24 16:36回覆
2樓. 月光邊境
2020/05/22 22:06
訂正:所 "有" 不相干的人物都在這條溪交集
1樓. 月光邊境
2020/05/22 21:52

太精彩了崇拜崇拜崇拜

劇情好緊湊讓人好興奮

目前我看起來關鍵是這條溪

所以不相干的人物都在這條溪裡交集

伙房兵不是那位虐妻的男人

教官也不是那位虐妻的男人或伙房兵

但是二集中的女主角都是豁命出去的豪放

嗯... 好吧 

大哥我當您在文章中開竅了大笑大笑大笑

拜託拜託 我乖乖等下集喔崇拜崇拜崇拜

故事已寫完,下集內文較長。待下週再續,一週一篇也好讓我可以呼口氣。
此時兩眼淚漣漣,不是因為被自己的寫文感動,而是乾眼症難癒!

yusheng2020/05/23 09:1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