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懸疑推理][上海古屋謀殺案:俄國夫人的魅影](31)[同父異母弟的證詞]
2017/03/29 00:05
瀏覽340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照片引用處:

http://data.whicdn.com/images/30274586/original.jpg


[第十八章]

 

幾分鐘後秦南再度來到辦公室他在桌前的椅子坐下盯著對面的警督。警官厚重眼皮下的雙眼端詳這名五官鮮明的年輕人──他的表情嚴肅,但似乎沒有哭過,不知跟死者感情如何?這類豪門家庭問題通常蠻複雜的。剛剛他為何不願直接接受警方盤問,而讓管家優先?難道是要思考面對警方的說詞?

警督盯著秦南,在他沉著的外表下,是否隱含著一股壓抑的不安?

 

“抱歉,又麻煩你來一次,這是例行程序。”

 

儘管問吧我也想知道大哥的死因所以會配合警方辦案的。秦南答。

 

警官先請他說明自己的身份再問起昨夜的作息。秦南答:

 

晚餐後公館親友在起居室玩遊戲。十點多結束後我回到房間處理一些私人事情大約午夜上床睡前我望了時鐘一眼剛好零時。

 

你的房間在?

 

二樓西翼第一間──就在起居室旁。

 

晚上有離開房間嗎?

 

秦南怔了一下──但真的只是一下──隨即搖搖頭。沒有我一覺到天亮。

 

警督點點頭。韓先生, 你跟令兄的關係如何?

 

魯警督注意到秦南異國味的面孔躊躇半晌才緩緩回答:大致和諧, 但不親密。

 

韓嘉理先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你要我形容他的性格?

 

警官點頭。“畢竟警方沒跟韓先生接觸過,我想聽聽你這些朝夕相處的親友對他的看法也許對案情有所幫助。

 

我大哥是個正經的人。

 

正經?

 

他是韓家長子與家產業繼承人父母對他抱有莫大期望致力栽培他讓他接受高等教育到英國留學。大哥也不負眾望在各方面都有出色表現。或許承受太多人的期望大哥待人處世總是一板一眼希望能符合旁人標準所以我才說他是個正經的人。

 

這樣活起來不會很累嗎?

 

秦南搖搖頭。我倒覺得大哥十分享受當個正經人', 因為他認為自己是正確的總硬要別人接受他的觀點加上他是韓家現在的主人如果別人持反對立場他會利用手上的權力來壓迫他人一定要別人屈服。’

 

這麼說來韓先生是個霸道的人囉?

 

秦南沒有回答但魯警督從他陰沉的面孔看到了答案。

 

嘉理先生去世後, 貴府的繼承問題如何安排?

 

大哥早已立下遺矚了:如果去世時已婚會把產業一半動產包括所持企業股份遺贈給配偶兒女。假如單身韓家的地產則由我繼承至於動產和公司所持股份則由我跟表姐楚楚平分。

 

換句話說儒億館現在的主人是你了?

 

沒錯。

 

這時傳來一陣敲門聲一名身材結實表情謹慎的年輕警員走進辦公室手上還拿著一條黑色毛巾。警員走到長官面前, 在他耳邊悄語幾句。

 

把它打開吧, 小蔡。

 

蔡警員遲疑的瞄了秦南一眼。

 

沒關係韓先生是現在公館的主人或許他能幫到我們。

 

小蔡把毛巾打開──裡面是一把手槍看起來已經有年代了。

 

這是在韓嘉理先生的床底發現的德國製的魯格手槍應該就是殺害韓先生的凶器──當然我們會再仔細比對彈頭口徑但八九不離十。

 

你見過這槍枝嗎?韓秦南先生。警司問。

 

秦南好奇的望著桌上的槍枝突然叫了起來。

 

這不是公館展覽廳擺示的手槍嗎?

 

魯警司的厚眼皮動了一下。你知道這槍枝?

 

當然, 那是我曾祖母在1917俄國革命逃亡時從聖彼得堡帶在身邊護身的武器隨她來到中國……秦南簡短解釋一下韓家曾祖父母的關係。由於長期沒用便放在公館的儲藏室。直到韓家在1980年代將事業重心移回上海重新裝潢公館把一堆老上海時期的物品拿出來展覽這把手槍跟子彈便是其中一。我父親認為手槍出廠一百多年子彈也是民國時期留下來的應該老舊到不能使用把它登記成古董文物。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我們還是把它放在防彈玻璃製成的櫃子裡展示。

 

警司小心的用毛巾持起手槍。魯格手槍是世界名槍, 堪稱槍枝中的貴族經典設計性能優良我敢說就算經過一百年這把德國半自動手槍仍舊能夠使用。取過指紋了嗎?

 

小蔡點點頭。但沒任何發現。

 

這不難想像既然兇手會用毛巾包裹手槍當然不會指紋留在凶器上。

 

秦南兩眼盯著那把手槍表情嚴肅連警司喚他都沒聽到。

 

韓先生!

 

秦南回過神來。你叫我?

 

是啊我都叫了好幾聲了。怎麼了?一直盯著槍枝瞧?

 

秦南的態度有點猶疑。我只是想不到曾祖母留下來的這把老手槍竟然在一百年後, 會變成謀殺她曾孫的凶器……

 

世事本就難料。韓嘉理先生有什麼仇人嗎?

 

據我所知沒有。大哥是個規矩人雖是富四代但沒什麼有錢少爺的壞習性。

他對韓家事業不感興趣所以把許多業務交給專業經理人只經手一些重大案子商場上也沒什麼敵人。

話雖如此但大哥對親友有點霸道生氣時常口不擇言惡言相向有時我會懷疑他是否能從中得到傷害別人的快感。

 

警督發現秦男的嘴角有點抽動。譬如說對你?

 

秦南愣了幾秒。不是, 大哥跟我處得一向不錯。我是指楚楚表姐她常向大哥借錢還債所以不時會有爭吵。對了!秦南明顯想轉換話題。請問大哥被槍殺的時間是?

 

根據室溫, 法醫推測應該在凌晨二點到四點之間。

 

凌晨......

 

秦南兩眼直盯著桌上的手槍。警督的小眼睛在厚眼皮的掩護下悄悄的觀察著儒億館的新主人秦南異國味眼眸十分深邃加上他冷靜的表情予人一種神秘感。他好奇死者的弟弟此刻想的是什麼。

 

警官殺害大哥的兇手是誰?

 

這就是我們在調查的事啊!韓先生。

 

“有方向了嗎?”

 

警督搖頭。“目前還沒有。”

 

秦南又望了魯格手槍一眼。警官說:

 

這幾天警方可能會時常出入公館希望不會造成你們不便。

 

當然不會我們也希望大哥的案情會早日水落石出。

 

感謝你韓先生。如果你對案情有什麼新發現或覺得奇怪的地方麻煩告知警方或許能幫助我們早日偵破嘉理先生的死因。對了能請你告知昨晚在公館過夜者的名單嗎?

 

秦南告訴他其他人的名字與身份。

 

‘還有事嗎?’

 

沒有你可以離開了。接下來我打算跟昨晚的房客談一下話。”警督瞄了名單一眼。能麻煩你叫楚楚女士來一趟嗎?

 

好。

 

秦南離開了。負責筆錄的高瘦鄭員警又開始品頭論足了。

 

為何我覺得這個韓先生看起來不太像一般華人?老蔡。

 

他剛剛不是提到韓家曾祖母是俄羅斯人嗎?那名結實的警員道。

 

可是韓嘉理先生外貌跟一般中國人差不多他弟弟的混血特徵卻好明顯啊!

 

該不會是他老頭在外面偷生的吧?

 

兩名員警笑了出來但警督只是手撫厚唇雙眼再度盯著桌上合上的手帕,兀自沉思著。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