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命
2022/09/25 10:45
瀏覽882
迴響0
推薦16
引用0

日本是個虛偽的國家,這是文化基因,恐怕改不了了。很多日本的社會問題,其實都出在這裡。

我是松本清張迷,從他的小說中,看到他對日本社會的諷刺。日本人喜歡川端康成,但是讀的人很少。喜歡是因為川端康成表現了日本的優美,可說是日本之光。可是,松本清張表現的是日本人不想外揚的真實日本,不願讓人看見日本的醜惡,但是他的讀者太多。

譬如鬼畜一文,松本清張表現了人的卑怯、妒忌與懦弱。最後男人在妻子的授意下,親自殺了他和情婦外遇所生的幾個孩子。譬如他的名著《砂之器》則講述了日本的霸凌傳統—村八分。看松本清張,就有真實感,雖然他以推理小說的形式,要講的是社會的陰暗,以及人性的醜惡。

日本是個外在極美的國家,非常形式主義,非常愛面子,非常講究儀式。因為沒有被共產黨惡搞過,還保有天皇,所以日本重傳統,社會階級很明顯,每個人的定位明確,階級排序清楚,什麼人才有資格講什麼話,都看這個的。雖然現在是民主主義了,不是帝國了,但是千年封建的武士道文化還是深入人心,支配著日本人的行動邏輯。

幾年前看了一部《切腹》,這是黑白片。由仲代達矢當男主角,演的極好極好。這片拿了一堆獎。半世紀後,日本再拍一次,更名為《一命》。由市川海老藏擔綱,役所廣司當反派配角,也十分精彩。

這片子改編自瀧口康彥1958年的作品《異聞浪人記》,講述的是悲慘的武士故事。大致就是一文錢逼死英雄好漢的劇情。

全片以「切腹」為主軸。先是男主角津雲半四郎(浪人)拜訪井伊家。欲借井伊家庭院切腹。武士要切腹,這是很有正當性的事情,一般來說大名都無法拒絕。可是,畢竟不堪其擾,一兩件還行,多了就受不了了。

於是井伊家家老齋藤勘解由便勸告半四浪,要他打消念頭。因為,兩個月前才有一個年輕浪人來要求切腹,最後死狀極慘。因為,這位年輕的浪人是用竹刀來切腹,連個刀都是假的,搞的血肉模糊。因為在切不下去的極端痛苦下,介錯人澤瀉遲遲不下刀,要年輕武士徹底切開,最後是家老自己看不下去了,於是跳入場中,替年輕人完成介錯。

齋藤講了當時的情況,希望嚇退半四浪。

因為當時的日本,許多無處謀生的浪人,都以切腹為名,拜訪大名宅邸。最後都是大名花錢把人打發走,而且蔚為風尚。

齋藤說,那位年輕人也是來幹一樣的事,最後家老答應他的請求時,年輕人害怕了。最後不的不假戲真做,結果還開口要三兩銀子,說是要給妻子治病。

面對齋藤的勸說,半四浪還是拒絕了。不過他指名澤潟幫他介錯。結果澤瀉今日未出勤,他又先後指名了矢崎、川邊作為自己的介錯人。然而,這三人竟然全部請了病假。

就在等待的時刻,半四浪講了他的故事。他一身武功,不料關原之戰後,天下政局發生了極大的變化。他的長官本來也是屬於東軍,但是因為細故被賜令切腹,原本的宅邸等一切都歸零,連兒子也無家業可繼承,雖保有武士頭銜,但是畢竟年幼。其父臨死前,託孤給半四郎。

該子名叫千千岩,不好武,而好文,滿屋子都是書,他看見井伊家的排場,心生羨慕,想透過學問去奉公。他和半四郎女兒美穗是青梅竹馬,半四郎雖是浪人,靠著製作傘也把兩人栽培長大。

美穗已至該嫁人的年紀,前來提親者眾,不乏家底豐厚的人家,可是半四浪都拒絕了。他認為千千岩必成大器,於是親自向千千開口,欲將女兒許配給他。千千岩當然願意,於是兩人成婚。婚後,兩人恩愛,還生了個兒子。但是過著三餐不繼的日子。

美穗自幼體弱,不堪操勞。某日,還在襁褓中的孩子高燒,沒錢看病。妻子美穗亦臥床。千千岩把書拿去典當,好不容易買了三個雞蛋,結果一轉身被小孩給撞了,雞蛋掉在地上,他俯身下去吸殘餘的蛋汁。

他連刀都當了,仍苦無對策。於是也打起假意切腹的主意,去籌錢給妻子看病。

千千岩就是兩個月前死狀極慘的那個年輕人,也就是半四郎的女婿。千千岩的遺體被抬回家。齋藤的手下雖給了看病的錢。但,孩子已經死了。美穗也跟著揮刀自盡。

半四郎這日來井伊家宅邸,難道是真來切腹的嗎?不是,但是他抱著必死的決心前來復仇。澤潟、矢崎、川邊乃是在前一日,與其決鬥中敗下陣來,被割下象徵武士榮譽的髮髻。

家老一看,喝令殺。於是,眾武士一湧而上,已經不顧及臉面了。當然,武打場面極其精彩,仲代達矢與市川海老藏的版本各有看頭,雖然我更愛仲代的版本,但是市川版的特效,雪花紛飛,增添了日本庭園之美背後的瘋狂殺意。寡不敵眾是必然的,不過半四郎最後推倒了井伊家先祖的盔甲....

澤潟、矢崎、川邊被勒令切腹。大名依舊是大名,家老依舊是家老。作者想表現的或許就是整個日本的精神,也是名存實亡。外表再怎麼冠冕堂皇,裡子就是一群貪生怕死之輩。

半四郎其實與世無爭了,他的上司在政治鬥爭中敗下陣來,連帶兒子也沒有了正常的成長環境。但是他爭氣,好學,勤奮。這樣的小人物不是很多嗎?但是,命運弄人,沒有家庭的支撐,背負病妻與幼子,千千岩走投無路。他選擇的路,其實也是許多窮途末路者的路,飢寒起盜心,不是這樣嗎?當時的社會沒有社會安全制度,禁不得一點風風雨雨。

如果家老能夠給他幾個錢,打發他走,就算他是來騙的,讓他騙又何妨?堂堂武士,會出此下策,當是有萬不得已的苦衷。讓他切腹就算了,何苦讓他死得那麼慘?是人應該都有基本的悲憫之心,那群所謂武士卻沒有了。

所謂「切腹」其實就是這麼殘忍,卻被武士道包裝的十分精美。

日本人也喜歡借古諷今,武士的上層階級就是現在的社會菁英,人性是不變的。處於新舊時代交替的人們,飽經生活的考驗。一命,只是一命。

就這麼樣的故事,其實到處都是。未來還會更多。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關於日本
上一則: 女系家族
下一則: 假如明天要死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