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放下、自在
2006/02/21 11:09
瀏覽1,659
迴響1
推薦9
引用0

◎在亞洲有一種捉猴子的陷阱,他們把椰子挖空,然後用繩子綁起來接在樹上或固定在地上。椰子上留了一個小洞,洞裡放了一些食物,洞口大小恰好只能讓猴子空著手伸進去,而無法握著拳伸出來,於是猴子聞香而來,將他的手伸進去抓食物,理所當然地,手便伸不出來。當獵人來時,猴子驚慌失控,但就是逃不掉。並沒有任何人捉著猴子不放,相反地,牠是被自己的執著所俘虜。牠只需將手放開就能伸出來,不過就是內心中貪的慾念所致,鮮有猴子能放下。因為內心的欲望與執著,使我們不得自由自在,放下自我與執著,我們就消遙自在了。 
~ 回到當下

◎自以為擁有財富的人,其實是被財富所擁有。


◎一旦你被貪欲控制支配,你的雙手就會被貪欲繫縛,你的心就會被貪欲封閉。

◎你的財產像蝨子般大小,
你的煩惱就只有那麼小。
若你有山羊般大小的財富,
痛苦也會有那麼大。

◎當我們想要得到某些東西或對它產生執著時,它就成為我們迷失的根源。
~ 喇嘛尊者

◎心性本來清淨,但一有染著,即為其縛。故愛財被財縛,愛名被名縛,好色就被色縛。
~ 法海點滴

◎從愛慾產生憂愁,從愛慾產生恐懼。拔除愛慾的人,既沒有憂愁也沒有什麼恐懼可言。
~ 愛慾的另一端

◎少欲之人,則無諂曲,以求人意,亦復不為諸根所牽。行少欲者,心則坦然,無所憂畏,觸事有餘,常無不足,有少欲者,則有涅槃。
~ 佛遺教經

◎權勢等同枷鎖,富貴有若浮雲。
~ 佛心慧語

◎多餘的財富只會成為負擔。
~ 步向內心的安寧

◎物慾是很難滿足的,得一便會想二,得二便會想三,到後來很容易便受到魔鬼所控制。
~ 敦珠法王

◎我們心性如果有一絲一毫的執著,就是淪落畜生、惡鬼、地獄三途的因。
~ 傳燈錄

◎一切誘惑,使我們身心不寧的,皆是妖魔鬼怪的的化身。
~ 淨空法師

◎貪欲重的人,就好像心中養了好多的小鬼,讓自己成為它們的傀儡,一生為其勞碌奔波,永遠不得安寧,甚至作奸犯科常處牢獄。
~ 教學隅拾

◎嗜欲深者,天機淺。淡泊明志,寧靜致遠。
~ 莊子

◎一切欲望,皆能使心志昏昧,而低級慾望則更甚。心繫情慾,則無寧靜之可能。
~ 聶雲台

◎知足之人,雖臥地上,猶為安樂;不知足者,雖處天堂,亦不稱意。不知足者,雖富而貧,知足之人雖貧而富。不知足者常為五欲所牽,為知足者之所憐愍。
~ 佛遺教經

◎少欲之人,則無諂曲,以求人意,亦復不為諸根所牽。行少欲者,心則坦然,無所憂畏,觸事有餘,常無不足,有少欲者,則有涅槃。
~ 佛遺教經

◎多欲為苦,生死疲勞從貪欲起。少欲無為,身心自在。
~ 八大人覺經

◎當欲望執著快樂時,你只是捉住了蛇尾。只要一下子,蛇頭 [痛苦] 便會回過來咬你。
~ 阿羌查尊者

◎我們的心是「空」的,沒有一件事物能夠填滿它。這就是為什麼永不知足,欲望無窮無盡的原因。
~ 卡廬仁波切

◎我們無止盡的追逐欲望,最後被無盡的貪婪和懼怕所束縛。
~ 阿羌查尊者

◎當你不執著快樂時,你才能開始真正的快樂。
~ 阿羌查尊者

◎不必特別追求甚麼,我們可以回歸自己。自性才是永恒安穩的住處。
~ 一行禪師

◎了悟世俗的紛擾把我們囚執在輪迴的牢籠中,應生起一股渴望從輪迴牢籠中解脫的強烈慾望。
~ 頂果欽哲仁波切

◎多一物,多一心,少一物,少一念。能少到一物不存,一心不生,是真法器,是真道人。
~ 來果禪師

◎如果能知道如何跳脫物質的束縛,就能免於外在的影響,進而得到內在的喜悅。
~ 大師在喜馬拉雅山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健康
自訂分類:另類思維
上一則: 無盡的寶藏
下一則: 欲愛之礙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TATHATA
2006/02/24 10:19
如釋重負

 

當人來到這世上時,什麼東西也沒帶來,活到名字消失、離開人世時,也是空手離開。在活著的過程中,我們有了許多所謂生活上的必需品。不過這些都是一定需要的物品嗎?仔細想一想,不一定要的東西還真不少。

我們雖因需要而擁有物品,但有時也因那些東西帶來不少牽掛。所以擁有什麼,相對的就會為它所束縛。原來因為需要而擁有的,到後來主客顛倒,反而因此失去自由。或許,因為比別人擁有更多而炫耀,但炫耀多少,同時也得承受多少束縛折磨。

到去年夏天之前,我非常用心和費心地養了兩盆蘭花。三年前遷移到茶來軒時,一位法師送來蘭花,成為房間內除了我以外的生命體。為了照顧這同居的小傢伙,我特地買了養蘭的書來看,為了它的健康,除了給它好的肥料,夏天還移到涼快沒有日曬的地方,冬天則把房間內的暖氣調降到低溫。 如果把這樣的心思用在照料父母,恐怕早就成為孝子。像這樣百般地關愛它,也是有些回報。早春時,淡雅的花香,含苞待放淺色的花朵,清新如上弦月的葉片,讓人期待,也獲得茶來軒客人的讚賞喜愛。

 直到去年夏天的某一天,我因要去奉先寺拜訪耘虛和尚,外出途中,原來籠罩在雨季中陰沉的天空,突然露出晴朗的陽光,樹林里流竄出的蟬鳴聲,此起彼落地與溪谷潺潺的流水聲唱和著。啊呀!想起蘭花不放在外面的庭院嗎?此時忽然怪起眼前久未露面的難得燦爛陽光。一想到蘭花可能會被熾熱陽光曬到萎縮的光景,顧不得一切,慌慌張張地折回了住處,果不出所料,蘭花已經奄奄一息。心中有說不出的惋惜,趕快給它澆水,不久總算恢復原狀,不過,似乎沒有了原有的元氣。那時,我才深切領悟到執著的難受。沒錯,我對蘭花太執念了。為了養蘭,不但無法外出行腳,有事外出時還得記得把窗門打開,讓空氣流通切換,因為花盆擺在外面,也不只跑回家兩、三次,這一切真是過度的執著。

我決定趕快放下這執著。幾天以後,我把它送給一位如蘭花般沉靜的訪友。我終於脫離了束縛,雖說有三年共處的情感,但是如釋重負的解脫勝過心中的不捨與失落。真是愉快的解脫!

 ~ 法頂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