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崔環〈上〉
2022/05/20 09:04
瀏覽567
迴響0
推薦44
引用0


安平縣(今河北省衡水市安平縣崔環,他是司戎郎兵部的郎官)崔宣的兒子。

 

唐朝唐憲宗李純元和五年夏季五月時,住在滎陽(今河南省鄭州市滎陽市別墅的崔環生病了。此時病中的崔環忽然見到有二名身穿黃衫的小吏,手中拿著勾魂帖子前來追捕拘押崔環的魂魄,崔環就跟著二吏走。走了約有數百步左右,便進入一座城。城中有一條街道,街道兩側各有一排高大的樹木相對聳立著,卻看不見一戶人家。沿著街道往北走了數里,抵達一處院落的大門前,門上的匾額提寫著「判官院」三個大字。通過院門,那二吏緩緩的領著崔環繼續朝北走去,沿途路旁也有林木,還有身穿袴靴、腰佩大刀、手執弓箭似士兵的人分散站立著,約有數百人的樣子。而與崔環同時被押解到此的人也有數千人,有的戴著手銬,有的被繩子稍微綁著,有的則是被五花大綁,有的用袋子裝著他自己的耳朵甚至腦袋,有些則是被繩子繫著脖子連成一串,有的看似衣冠楚楚的君子,有的則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這些人都顯露著恐懼的模樣,有的哭泣有的嘆氣。

 

那二名黃衣小吏留下一人陪著崔環,另一人則進入報告。很快的就聽見四處先後都傳來了批評責罵犯人的聲音,接著那名入內報告的黃衣小吏出來對崔環說:

 

「判官要我傳話給你,他說:你為什麼不撫養家中幼小的晚輩?不想著成家立業?敗光了家業就只是為了無節制的縱情於酒色之中!但又考慮到你從小就無人管教,姑且寬恕你,只判罰你挨幾下棍子之後便放你回去。你回去之後最好一定要洗心革面,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如果再犯,那就一定不會輕饒了你。」

 

轉述完畢後,就交代那名陪伴崔環的黃衣小吏一起再將崔環送回去。崔環好奇的詢問:

 

「那位判官大人是誰?」

 

黃衣小吏說:

 

「他是曾在陽間擔任司戎郎的崔宣大人。」

 

崔環聽了之後哭著說道:

 

「那正是先父啊!想先父過世多年,令我哀慟得呼天搶地也難以再見慈顏,今日有幸來到他跟前,還請二位幫忙通報能讓我進入拜見先父一面,如此即便我就算死了也沒有遺憾了啊。」

 

二名小吏異口同聲的拒絕,說:

 

「人鬼殊途,陰陽相隔,你已經算是要返回陽間的生魂,因此不適合拜見判官大人。」

 

崔環說:

 

「剛才這位傳話的鬼差大哥說我要被處罰杖責數下,我不進去,又如何能領受刑罰呢?不如就趁著進去受罰的機會,讓我順便拜見先父吧!」

 

小吏依舊搖頭,說:

 

「你如果進去了就無法再返回陽間了。但凡人有三魂,你現在的狀況是剩下一魂留在家中,二魂在此領受杖責之刑。如若不相信,你就查看你的小腿,應該已經有了被杖責過的痕跡。」

 

崔環聞言,就撩起褲管自己查看,見左右兩腳的小腿肚上各有四道杖責的痕跡,頓時感到疼痛難忍,連站都站不住了,腿一軟便倒臥在地,一時之間只能匍匐而行,想抬一抬腿都感到非常的困難。不過其他來此在附近巷弄、岔路候審的人們聽說崔環受罰之後便能獲釋還陽,紛紛發出羨慕或歎息的聲音。於是在眾人羨慕的喧鬧聲中,二名黃衣小吏一左一右的挟著崔環朝南而去,又走了約一百多步左右,在街道東側有一大片樹林。二名小吏就扶著崔環在樹林邊坐下休息,並對他說:

 

「咱們兄弟兩日夜都在判官身旁聽候差遣也有好一段日子了,但我們只不過是幽冥地府間的小小差役,依律也得該是兩袖清風,以至於窮得叮噹響,就算是按照慣例可以收下的一些孝敬我們的錢財,我們卻因為太忙而沒有時間索取。若不是這次接下護送你還陽的差事,我們還真沒法子抽出時間來去取錢。就請你在此處稍作休息,咱們兄弟兩將一起去取點錢就馬上回來。此地既是陰曹地府,到處都是審問惡鬼的官署,那兒都不適合你亂跑,希望你就待在這兒一步也不要移動,等著我們回來。」

 

交代完後,二名黃衣小吏就離開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秣頭」,待查。

 

:「杻」,音「醜」,古代手銬一類的刑具。

 

:「決人」,參考重慶方言,「決」音「ㄐㄩㄝ」,或作「撅人」,批評人、罵人。

 

:「號天」,對天號泣,形容極其悲慟。

 

:「三魂」,道家謂人有三魂:一曰「爽靈」,二曰「胎元」,三曰「幽精」。

 

:「曹司」,官署。諸曹郎中職司所在。

 

----- 待續 -----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二.崔環

 

安平崔環者,司戎郎宣之子。元和五年夏五月,遇疾於滎陽別業。忽見黃衫吏二人,執帖來追,遂行數百步,入城。城中有街兩畔,官林相對,絕無人家,直北數里到門,題曰「判官院」。見二吏迤邐向北,亦有林木,袴靴秣頭,佩刀頭,執弓矢者,散立者,各數百人。同到之人數千,或杻,或繫,或縛,或囊盛耳頭,或連其項,或衣服儼然,或簪裙濟濟,各有懼色,或泣或歎。其黃衫人一留伴環,一入告。俄聞決人四下聲,既而告者出曰:

「判官傳語:何故不撫幼小,不務成家,廣破莊園,但恣酒色!又慮爾小累無掌,且為寬恕,輕杖放歸,宜即洗心,勿復貳過。若踵前非,固無容捨。」

乃敕伴者令送歸。環曰:

「判官謂誰?」

曰:

「司戎郎也。」

環泣曰:

「棄背多年,號天莫及。幸蒙追到,慈顏不遙,乞一拜見,死且無恨。」

二吏曰:

「明晦各殊,去留有隔,不合見也。」

環曰:

「向者傳語云已見責。此身不入,何以受刑?」

吏曰:

「入則不得歸矣。凡人有三魂,一魂在家,二魂受杖耳。不信,看郎脛合有杖痕。」遂褰衣自視,其兩脛各有杖痕四,痛苦不濟,匍匐而行,舉足甚艱。同到之人,歎羨之聲,喧於歧路。南行百餘步,街東有大林。二吏前曰:

「某等日夜事判官,為日雖久,幽冥小吏,例不免貧。各有許惠資財,竟無暇取,不因送郎陰路,無因得往求之。請即暫止林下,某等偕去,俄頃即來。諸處皆是惡鬼曹司,不合往,乞郎不移足相待。」

言訖各去,久而不來。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崔環〈中〉
下一則: 小小說 – 党氏女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