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尼妙寂〈上〉
2022/05/10 04:49
瀏覽664
迴響0
推薦64
引用0


有一位法號妙寂的尼姑,俗家本姓,是江州潯陽縣人,在她出家之前原本嫁給了任華為妻。任華潯陽縣內數一數二的大商人,與岳父葉昇經常一起往來於與長沙廣陵揚州之間作生意。唐朝唐德宗李适李適貞元十一年的春季,翁婿倆又結伴前往潭州(原長沙郡,但是這次卻遲遲沒有按照約定的時間回來。過了幾個月之後,妙寂忽然夢見父親葉昇披頭散髮、衣衫破爛得幾乎無法遮蔽身子,而且滿身是血,哭著對女兒說:

 

「我與你的丈夫在湖中遇到了盜匪劫財害命,我們兩個都已經遇害身死了。因為妳的心志堅定,因此上天準許妳為我們報仇,但是陰司的意思要我們不能明白告訴你兇手是誰,因此我只能用隱晦的語言將線索說與妳聽,妳若能參悟明白後為我報了仇,我也就沒有遺憾了。」

 

妙寂聞言大驚之餘,趕緊問父親:

 

「隱語的內容是什麼?」

 

葉昇說:

 

「殺我的兇手是『車中猴,門東草』。」

 

緊接著妙寂也見到了丈夫任華,他的慘狀與父親一樣,也哭著對妻子說:

 

「殺我的兇手是『禾中走,一日夫』。」

 

妙寂摀著胸口痛哭著,哭聲被睡在隔壁房間的妹妹聽到了,便前來查看並喚醒了姐姐。妙寂就哭著將夢中所見之事告知母親,家人聽說後都為此驚駭不已。然而對於那二句夢中隱語實在是毫無頭緒,就算遍訪左右鄰居中的長輩或是鄉里之間的飽學之士,他們也都無法理解其中含意。於是妙寂對家人說:

 

「那上元縣(原江寧縣,位於今南京市境內)位於水路交會、舟楫必經之處,四面八方的士大夫經過時大多會在此地休息。而那裏有一座的瓦棺寺,寺中有一座樓閣,倚山而建又能俯瞰江景,萬里之內的風景都能看到,也算得上是這一帶江湖之上極佳的名勝之境,往來旅遊的人們都會為此停船於此,就是為了要登上這座樓閣遠眺一番。我決定就去往瓦棺寺出家,這樣就能換上僧服,在眾多遊人之中伺機詢問,必定能找到一位能解決我的疑惑的人。」

 

於是妙寂換上了一身粗布衣裳,裝扮成男子隻身前往上元縣,在瓦棺寺內擔任雜役的工作,每天拿著簸箕語掃帚,在樓閤下方負責灑水、打掃周圍環境。空閑時則走到欄檻旁待著觀察人們,等候可能有學識的人出現。只要見到頭戴高冠、腰掛博帶,一邊行走一邊吟詠長嘯的人走來,妙寂必定上前行禮後向對方請教關於隱語的答案。就這樣妙寂在瓦棺寺一待就過了數年,卻始終沒有人能為她解答這二則隱語。

 

到了貞元十七年(辛巳年),有一位剛從嶺南道從事一職卸任的李公佐(字顓蒙,返家途中經過上元縣,也趁著船家靠岸整補期間下船來到瓦棺寺,攬起衣角登上樓閣打算一飽眼福。妙寂見此人神情風度俊美灑脫,與先前所見的讀書人大不相同,就上前行禮拜見,哭著請李公佐幫忙解開隱語的答案。李公佐聽完前因後果之後才驚覺眼前的掃地小僧居然是名女子,為了報仇如此隱忍多年,這樣的決心實在令人敬佩!就對妙寂說:

 

「我平生也喜歡幫人們解開疑惑,何況妳所承受的仇恨如此之深、報仇的心意如此懇切,而且受害者既然也託夢告訴了妳這樣的線索,我更應該要幫妳仔細想想其中道理才是。」

 

說完就沉默著原地來回走著,不過走了幾步的時間,李公佐突然面露喜色,抬手招呼妙寂並對她說:

 

「我解開了這二則隱語,知道答案了!殺害令尊的人是『申蘭』,殺害尊夫的人是『申春』。」

 

苦等多年終於求得了解答,令妙寂又悲又喜,忍不住嗚咽著哭了起來。隨後,妙寂強忍著哀悽的情緒,向李公佐行大禮拜謝,並向他請教其中緣由。李公佐說:

 

「『車中』則是『車』字的中間部分,故將上、下二橫去掉則成了個『申』字,而申年出生的人生肖屬『猴』,因此『車中猴』確定是個「申」字;『門東草(艹)』三個字組合起來,不就是個『蘭』字嗎!

 

『禾中走』即穿田而過,故將田字中央一豎上下延伸,也是個『申』字。『一日』二字再加上個『夫』字,就組成了『春』字(此處以傳統中文直式書寫方式則更為清楚)。鬼神想要迷惑人,這才將話語說得如此交相錯雜。」

 

妙寂聽完之後更是又悲又喜、難以克制,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才勉強按耐住激動的情緒,拭去淚水後再度向李公佐拜謝,說:

 

「既然已經明白了盜賊的姓名,那麼洗雪冤屈就有辦法了。如果我能夠報仇雪恨、了結了這樁心願,我發誓一定要報答恩公相助的大恩。雖然我只是個婦人,沒有什麼好的方法報答,只有潔淨己身、誠心誠意的侍奉佛祖,為恩公祈求、增添恩公的福報了。」

 

說完又再三向李公佐叩拜數次後,才起身告辭離去。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瓦棺寺」,又作「瓦官寺」,始建於東晉興寧二年(364),為南京地區最古老的佛寺之一。瓦官寺歷經多次興廢,建築早已無存。2003年重建的瓦官寺位於南京市秦淮區門西花露北崗12號

 

----- 待續 -----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二.尼妙寂

 

尼妙寂,姓葉氏,江州潯陽人也,初嫁任華,潯陽大賈也。父昇與華往復民沙(長沙)廣陵間。貞元十一年春,之潭州,不復。過期數月,妙寂忽夢父披髮裸形,流血滿身,泣曰:

「吾與汝夫湖中遇盜,皆已死矣。以汝心似有志者,天許復讎,但幽冥之意,不欲顯言,故吾隱語報汝,誠能思而復之,吾亦何恨。」

妙寂曰:

「隱語云何?」

昇曰:

「殺我者,車中猴,門東草。」

俄而見其夫,形狀若父,泣日:

「殺我者,禾中走,一日夫。」

妙寂撫膺而哭,遂為女弟所呼覺,泣告其母,闔門大駭。念其隱語,杳不可知。訪於鄰叟及鄉閭之有知者,皆不能解。乃曰:

「上元縣,舟楫之所交者,四方士大夫多憩焉,而邑有瓦棺寺,寺上有閣,倚山瞰江,萬里在目,亦江湖之極境,遊人弭棹,莫不登眺。吾將緇服其間,伺可問者,必有省吾惑矣。」

於是褐衣之上元,捨力瓦棺寺,日持箕帚,灑掃閤下。閑則徙倚欄檻,以伺識者。見高冠博帶吟嘯而來者,必拜而問。居數年,無能辯者。

十七年,歲在辛巳,有李公佐者,罷嶺南從事而來,攬衣登閤,神彩俊逸,頗異常倫。妙寂前拜泣,且以前事問之。公佐曰:

「吾平生好為人解疑,況子之冤懇,而神告如此,當為汝思之。」

默行數步,喜招妙寂曰:

「吾得之矣,殺汝父者申蘭,殺汝夫者申春耳。」

妙寂悲喜嗚咽,拜問其說。公佐曰:

「夫猴申生也,車去兩頭而言猴,故申字耳。草而門,門而東,非蘭字耶?禾中走者,穿田過也,此亦申字也。一日又加夫,蓋春字耳。鬼神欲惑人,故交錯其言。」

妙寂悲喜若不自勝,久而掩涕拜謝曰:

「賊名既彰,雪冤有路。苟獲釋憾,誓報深恩。婦人無他,唯潔誠奉佛,祈增福海耳。」

乃再拜而去。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尼妙寂〈下〉
下一則: 小小說 – 來君綽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