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罌粟血案 第七章(04)
2009/09/16 07:48
瀏覽521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     ※     ※

    「一年以前所發生的事,爹爹都清楚的很,就是你想欺騙雙眼,也遮不了你自個兒透露的心吶!芯餘……你也就別再白費心思了吧!他是不可能會愛上妳的!」中年男子拾著心疼柔聲說道。

    梅芯餘心傷的低著頭兒,不做聲響的滑落幾滴粉淚,緩緩泣訴道:「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我可管不住自己的心吶!爹爹……您說說,女兒該怎麼辦?女兒這兒是萬萬想不到他竟是這般的無情,竟一點也不願多看我一眼,一年前是這樣,一年後還是這樣的冰冷……我也只是個女人啊!我只是想看看他,難道這兒也不行?當初……要不是那女人從中作梗,一年之前我早就是齊夫人,何苦至今仍是個梅家小姐呢?我恨吶……不甘心吶……」

    「芯餘……你就別再執迷不悟了啊!爹爹雖然不大了解你們這些兒女情事,但是……只要是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那齊仲離早已心屬芮禾姑娘啊!不然……一年前的齊仲離又怎麼會請求皇帝賜與一道聖旨,其中,單單就只是為了撤銷與你之間的婚約呢?芯餘……我的孩子啊,你就別在這般想不開了吧……。」梅知縣擎著老臉上的熱淚,心疼的說著。

    聽到這裡,梅芯餘就來氣,她憤怒的罵道,眼神透露著讓人心寒的凶狠:「住口!別再給我提起這件事!爹爹您老可別忘了,當初芯餘也是為了您,才不得不答應仲離悔婚的!說到底,要不是你那些糊塗帳污穢事,如今的芯餘又怎麼會成了棄婦?又怎麼會落的如此下場?」

    梅知縣長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表情顯露無疑,於是乎,輕輕呢喃又道:「芯餘啊……你怎麼就……唉……」

    梅知縣退了一步,甚是憂離惆悵的離開,眼神充滿著一位父親的擔憂,充滿著慈祥人父該有的溫情。

    見梅知縣去離了之後,梅芯餘悄悄伸了手,從袖懷裡抽出一方襟帕,秀指將它揭了開來,露出一支精緻雋美的髮簪,肌膚觸碰上頭的雕工,輕輕撫磨著,流露出淡淡哀思。

    「芯餘,你真的以為我什麼不知道?你真的以為我會相信你是真的愛我?」男人嘴裡有幾分酸澀,受傷的黑眸惹的梅芯餘甚是不安。

    「爺兒……」梅芯餘慌亂的喊道,接著,吞了口口水,強迫自己穩住衝動的性子,然後才又說道:「爺兒-,此時此刻……我倆已有夫妻之實了,難道您還不相信芯餘?」

    男人冷哼一聲,不屑的冷瞪,瞅著梅芯餘,心頭上忽然對她感到有些失望,於是乎,男人不顧梅芯餘臉上的難堪,獨自站起身子,拉起木廉上的錦衣,迅速穿戴完整,最後不改其冷酷的音調,又道:「芯餘……,你跟本就不可能會愛任何人……包刮我!」轉過身子,面對著梅芯餘,涼涼的又說:「記得我一年前所贈與給你的那只髮簪嗎?那時……我便告訴過你,『你就像那只髮簪一樣,雖然精美卻讓人難以靠近,在擁有讓所有男人為之傾慕的外貌的同時,卻讓所有愛你的人為之卻步。』……一個心裡有別的男人的女人,卻跟一個自己不愛的男子共享魚水之歡,這樣的你,還有什麼資格跟我說你愛我?這樣沒有心的你,又是憑什麼說愛人?」話畢,男人轉身拂袖離去,頭也不回的背影,似乎有種說不出的複雜,冰冷的背影讓人有些難以捉模,難以猜透。

    「髮簪?卻步?爺兒……難道您也卻步了?」梅芯餘呢喃的說道,其中夾雜著幾分癲狂。

    梅芯餘涼絲絲的瞅著髮簪,輕輕又說:「爺兒-原來……您一直都懂……芯餘實在對不住您啊!但是,芯餘是真的不行吶!芯餘……芯餘的心,早給了齊仲離呀……芯餘……真的不配得到您對我的愛!」

※     ※     ※

    純濃的酒香肆溢,在風中揉成迷離的蠱惑,齊仲離陷著幾層酒氣,嘴裡還有些哀愁散不開。

    齊仲離倚靠著窗壘坐著,讓風兒吹飄了幾綹青絲,緩慢地消弭著身子骨因酒而產生的炙熱,忽然,一團溫熱稍稍染了上來,將齊仲離的掌心深握,包覆並給予直接溫熱的暖意。

    「芮禾……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齊仲離不曾轉頭回望,只是有預感的認為來人正是芮禾。

    「為什麼你猜的出來啊?」芮禾鼓著雙頰,賭氣的語氣有些抱怨。

    齊仲離輕笑了一聲,被握著的大掌,忽然像是不甘寂寞的反抗,此時,取代了原本主動的小掌的位置,重重的將芮禾握進心頭上,彷彿是在確定些什麼,又像是在保護著什麼。

    「齊仲離……你怎麼了?」芮禾有些憂心的慰問,頓了頓,溫溫又道:「齊仲離……是不是案子解開了?」

  原來……她都懂!

    齊仲離心驚了一拍,有些不敢置信。
(待續)
(圖片來源取自於飛田文化)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