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罌粟血案 第七章(完)
2009/09/17 00:21
瀏覽745
迴響1
推薦46
引用0

    齊仲離轉了個頭,深深凝視著芮禾,久久無法移開目光,久久無法停歇,心頭上有些甜滋滋的氛圍縈繞,熾烈的幸福感雖然將齊仲離包裹有些緊湊,但……卻讓人難以放下這份柔情。

    「欸……你回答我一下啦!」見齊仲離一點反應都沒有,芮禾擔憂的又喊了一次。

    「沒……沒事!」突然有些回神的齊仲離,此時,驚慌的收起目光,別開頭兒,眼神閃爍道。

    該死的!我怎麼會望出神了?打死我都不會向人承認自己這番的痴戀!

    「什麼沒事?沒事會結巴?沒事會這般反常?」芮禾吐槽的說。

    齊仲離別過紅撲撲的面頰,甚是難為情的不再多看芮禾一眼,情急於解釋一切的說道,卻反常的連一句話也說不好:「我……我哪有結……結巴啊!你……你別亂說!」

    相當無言的芮禾,瞬間白了齊仲離幾眼,有些不耐的芮禾不再理會齊仲離的『害羞』,儘自坐到了齊仲離的旁邊,清清喉嚨,說道:「齊仲離-,你認為這三樁案子的兇手出自是同一個兇手嗎?」

    為了穏住情緒,齊仲離輕咳了幾聲,緩緩說道:「不知道,這兒些案子像團迷霧一般,每一次當我覺得真相快要大白的時候,卻又出現一層烏雲擋住了視線,模糊了我原先認為的事實。」

    瞅著齊仲離,芮禾的情緒很複雜,不知該如何形容,有些憂心,有些不知所措,有些信任,有些未知名的想法,芮禾甩了甩這些惱人的情感,對著齊仲離,柔聲安慰著說道:「別擔心了……想的太多也不一定是好。」

    齊仲離隨意應允了幾聲,腦子裡忽然來一靈光,隨即跳了下來,意外的喊道:「咱們去外頭走走吧!」

    芮禾睜著黑滾滾的眸子,一時語塞的說道:「啥?什麼?走什麼走?要去那兒?」

    「去市集走走啊!」甜甜燦笑著,一把拉起芮禾來不及反應的小手,直直往門的那頭兒前進。

    「欸!齊仲離!到底為什麼要去市集啊!這麼晚了,街市上早就收的差不多了,根本就沒得逛啊!喂-你回答我啊──」芮禾被拖再後頭,十分地不顧形象的嘶裂吼喊著。

    天吶……殺豬聲……

    齊仲離忽地停住腳步,來不及做緊急煞車的芮禾,重重的撞上齊仲離寬大的肩背,而芮禾向來就堅挺的粉鼻,此時,有些坍塌了半截,一時突如而來的疼痛,惹的芮禾挨挨叫:「痛……你搞什麼啊!幹麻突然停下來?!」

    齊仲離不語,沉默了幾分,較芮禾更加惱怒,甚至還有些發火:「欸!齊仲離!你幹麻不理我啊!」

    齊仲離穩住情緒,低低吐了口氣,一嘴的結巴說道:「如果……如果我破了這樁案子……你……呃……我們……」

    笍禾愣了一下,半秒之後,才傻傻問道:「呃……你到底是在說什麼啊?講清楚一點。」

    「我……」轉過頭來,齊仲離兩支黑眸直視著芮禾,直勾勾的穿透芮禾的心。

    他……他到底想要做什麼啊……天吶……怎麼突然熱了起來……我的天吶……要死了……要死了……我的心臟-

    「你……你做什麼這樣看我?」芮禾慌張的說著,有些害羞的眨眨眼睫毛,雙頰頓時也有些紅撲撲的,模樣可愛到讓齊仲離好想吃上一口。

    齊仲離忽然停止了結巴,接著,邪邪一笑,然後低低的問道:「芮禾,問你一件事,好嗎?」。

    笍禾低著頭,故意不看齊仲離的眼睛。

    齊仲離輕笑了幾聲,接續又說道:「你……為什麼要愛我?」

    「你……你問這個做什麼?」驚慌之下,芮禾抬起眼睫,眨了又眨。

    齊仲離又燦笑,伸出了大掌,來回撫磨著芮禾的髮梢,然後,柔聲又道:「這個問題我早就想問你了,……我不過只是個小小的父母官,在朝-我既沒權也沒勢,不能給你優渥的環境,外貌呢?雖然我自認為長的還不錯,也不算太差,但你總說:『也只是普普通通,沒什麼好炫燿的』,所以……我想來想去,實在找不出可以吸引你的地方……所以,為什麼?」

    傻瓜……這麼沒自信做什麼……真正該自卑的人……是我……是我才對!

    聽到這裡,芮禾忽然不再害羞,抬著清亮烏溜的眸子,甜甜一道:「原來你也有自知之明啊!沒權沒勢又沒錢,明明奉銀才一點點卻還想分給那些無家可歸的人,雖然聰明卻有些自負,明明沒啥本事卻老愛強出頭,老愛做一些白痴的行徑,愛撒嬌又不敢承認,對女孩子又特別特別的凶,一點也不懂得憐香惜玉!」說著說著,鼻頭忽然有些酸澀,臉上也夾帶著幾行清淚,芮禾擤擤鼻,接續又開始說道:「這樣的你……雖然老是惡質的欺負我,但是……每當發生危險的時候,你總是在第一時間將我護在懷裡,當我難過的希望你在我身邊的時候,你總是一臉的燦笑的對著我,安撫我的情緒,讓我不再難過……」

    傻瓜……

    齊仲離擦撫著芮禾臉上源源不絕的熱淚,眼神化作幾團溫水,齊仲離將芮禾拉進懷裡,重重的擁著她,把芮禾包裹的密不透風。

    「芮禾……你真是十足的大傻瓜啊……」齊仲離嘴裡呢喃的說道,厚實的掌心觸碰著芮禾的髮絲,淡而濃郁的幸福纏著兩人,細細織成幾縷溫色的紅紗,促成了絢麗旑旎的七彩光輝。

    「齊中哩……我挨逆……」芮禾深埋在齊仲離溫熱的懷裡,嘴裡含糊的說道,讓人有些聽不清楚。

    「什麼?你說什麼?我聽不清楚,再說一次!」齊仲離將兩人之間分開一點空隙,急聲問道。

    有些壓紅的肌膚顯得有些喘不過氣,芮禾急匆匆吸吮幾口氣,接著,說道:「我忘了。」然後,紅著臉推開齊仲離的袖懷,留下一臉呆愣的齊仲離,儘自離開這幢屋間,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躲回房間,將身子骨沒入柔軟的錦被之中。

    該死的……幸好他沒聽到……丟臉死了!『我愛你』這一句話,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的說……

    「下次……就是他想聽,我也不說!」芮禾嘴裡呢喃的說道。

    芮禾傻傻笑了一會兒,甜膩似的幸福感像是裹了層糖霜,在嘴裡化成了糖水,刺激著滿口的感官,並悄悄擁塞著心臟裡的每一處細胞,在心底烙下一座深印,讓人難以抹滅,難以將它移除。
(待續)
(圖片來源取自於飛田文化)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Yue Han
2010/02/28 12:17
安安
祝好友元宵佳節快樂!
希望您會喜歡月寒精選拍攝的花朵,
讓您2010年事事如意、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