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罌粟血案 第五章(01)
2009/08/22 23:52
瀏覽37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燭火絲絲亮起,映著眾人臉上的肅穆凝重,他們圍一方桌而做,有時站立著,有時坐著,有時思論著,有時激動著,唯一的共同點就是臉面上的表情。

    「梁捕快、方捕快,你們到何偉宅第搜查的時候有什麼發現?」齊仲離站在前頭最靠近燭火的地方問道。

    接著,梁捕快站起身來,嘴裡回憶道:「何偉的家很亂,到處都是垃圾、吃剩的食物,還有一堆酒瓶,房裡亂成一團。」

    「除此之外還有別的嗎?」齊仲離問道,然後,方捕快也站了起來,說道:「再何偉零亂的房中,我在地上還找到一點點的白粉。」隨即,方捕快將懷中的絹帕拿到齊仲離和芮禾面前。

    「這是……」齊仲離狐疑的出聲,接著,轉過頭來看著芮禾,說道:「芮禾,你怎麼看?」

    芮禾仔細觸碰著,指尖沾了點粉,湊進鼻間,細細聞著,然後嘴裡充滿著驚呼:「這……這是……罌粟花粉!?」

    「你確定嗎?」齊仲離神色凝重的確認道。

    芮禾不作聲,只是點點頭,然後才緩緩說道:「齊仲離,你記不記得,我曾經跟你說過,罌粟若是經過濫用,是會上癮的。」頓了頓之後,芮禾接續又道:「我想何偉應該是個吸毒慣犯。」

    「不一定,別忘了,何偉生前正跟高泰做一筆罌粟的生意,這餘剩的罌粟花粉很可能只是單純的交易品。」齊仲離提出別的可能性,接續又說:「不過,不管答案是什麼,都要問問游妙之後才能夠確定。」

    此時,芮禾忽然轉過頭,出聲問道:「王捕快大哥、秦捕快大哥、懸氣大哥,那你們到高泰的家時有什麼發現。」

    懸棄起了身,暗暗抽了一口氣,接著才說道:「當時我們兵分兩路,我和大人一組,王捕快和秦捕快一組,後來我和大人到那間石室查看,接著大人發現有一面牆是空心的,我和大人將那面牆打開了之後,裡面又是一間小石室,裡頭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個小盒子。」

    聞言,芮禾心急又道:「小盒子?那你們打開看了嗎?裡面裝的是什麼啊?」

    齊仲離面有凝重,向前站了一步,從懷裡拿出一個精緻秀麗的深木錦盒,然後道:「這就是當時發現的小盒子,我檢查過了,這個盒子總共需要三把鑰匙才打的開。」

    「三把?那麼裡面裝的東西一定很重要,因為持有著還特地將它放在石室中的石室,不僅如此還加上了三道鎖,所以我肯定這盒子一定是本案的關鍵!」芮禾分析道。

    齊仲離忽然想到什麼,接著馬上問道:「……對了,王捕快、秦捕快,那你們有什麼發現?」

    聞言,王捕快面有難色,突如的凝重顯的怪異,芮禾敏感,柔聲慰問:「王捕快大哥,你怎麼了?沒事吧?」

    王捕快看了芮禾一眼,臉上的凝重又更深了一層,接著幾番天人交戰之後,王捕快終於出了聲,猶豫的說道:「在高泰的房中,我發現有一道相當奇怪的痕跡,我也說不上來。」

    「奇怪的痕跡!那它長的是什麼樣?」齊仲離驚問道。

    「痕跡不大,就大約三吋大小的刮痕。」王捕快回憶的說著。

    「刮痕?那應該很平常吧!沒什麼奇怪的啊!有時候我們一不小心也會弄出這樣的痕跡啊!」芮禾嘴裡有些駁斥的說道,惹的其他人也跟著附和道,直說著:「是啊!是啊!」。

    「但是奇怪的就是在於那刮痕上還有一點點淡淡的血跡!」王捕快心急的駁斥喊道。

    「血跡!?你確定?」齊仲離出聲確認道,接著,此時的王捕快,點頭如搗蒜,像是深怕沒人肯相信自己似的。

    而這個時候的齊仲離已然開始陷入沉思,血跡、刮痕、高泰家中的石室、石室裡發現的錦盒、何家地上發現的罌粟花粉、何偉凌亂的房間,一個個疑點不停的將齊仲離纏繞,齊仲離臉面越來越凝重,腦海理,不停思考,不停思考,那模樣著實令芮禾感到擔心,但是芮禾卻不能幫齊仲離,因為芮禾知道,如果再這個時候打斷齊仲離,說不定會漏了什麼破案的關鍵。

    約莫十幾分鐘之後,芮禾發現齊仲離仍然陷入在自己的思緒之中,於是呼,芮禾趕緊催促著其他人離開現場,一方面讓他們回去好好休息,畢竟大家都遮疼了一天,至於另一方面,他們離開就比較不會打擾齊仲離陷入思考。

    齊仲離坐在椅子上,一手撐著下巴,一個人慢慢陷入沉思,芮禾凝視齊仲離眼底的專注,心裡也不敢多加打擾,就只好抄起就近的椅子坐著,然而,隨著韶光慢慢的流過兩人之間,一股靜謐的暖流瞬間形成,輕易的勾起齊仲離和芮禾身上的瞌睡蟲,眼簾張了又閉、閉了又張,最後再不知不覺間闔眼,不過,就在這一瞬間,深褐色的木門被打了開來,一股極輕的步伐漸漸靠近齊仲離和芮禾,那股步伐聲的主人淺淺微笑著,隨即,拾起軸腕之間的薄毯,一件替齊仲離蓋上,一件替芮禾蓋上,隨即才又退出這房兒。

※     ※     ※

    陽光斜斜灑下,一層層暖流緩緩傾覆臉頰,齊仲離原本掙扎的眼眸瞬間打了開來,不料,卻惹來激動的光芒侵襲,齊仲離伸出了手掩住視線,從中緩和了這分戰爭。

    醒來的齊仲離,最先凝視的是剛剛滑落下來的薄毯,然後,再收起目光,轉向離自己不到一步距離的芮禾,心頭瞬間聚集了一層層暖流,齊仲離伸出略微修長的指,溫柔的撫觸著芮禾清亮的髮絲,眼底充滿柔情。
(待續)
(圖片來源取自於飛田文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