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罌粟血案 第七章(01)
2009/09/13 13:21
瀏覽495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微許的涼風略拂,輕觸著軟嫩的雙頰,絲亮的睫毛閃閃爍爍,伸了懶腰抒散了筋骨,不覺間染上幾層顏色。

  「芮禾姑娘-昨晚……睡的可好?」後頭的人兒忽然出聲輕問。

  芮禾別了個面頰,甜甜一笑,接著說道:「可好、可好。」頓了頓,接續又道:「熙兒-你……別跟我這麼客氣了,姑娘姑娘喊的……讓我實在覺得好些生疏喔!」

    劉熙急匆匆的搖頭,拒絕的說:「不行!不行!芮禾姑娘你比我長些,劉熙身為晚輩,端不能這般沒有禮貌的!」

    「哎呀,別再說什麼禮貌不禮貌的,我這個人啊!本身就沒那麼多規矩,所以……你也就別再這麼拘謹了!」芮禾有些惡霸的不容反對。

    劉熙無言的瞄了芮禾幾眼,有些為難的猶豫,嘴裡有些結巴的說道:「……我……那……那我喊你芮禾姊……行嗎?」

    芮禾思量了一陣,有些無奈的讓步,然後說道:「那好吧……,不過,你可不准犯規喔。」

    劉熙淺淺燦笑著,無聲無語的回答芮禾的話兒。

    此時,幾聲沙沙的步伐音調緩緩傳入耳跟子,芮禾將面頰別了過來,一臉甜茲茲的喊道:「齊仲離……」

    「時間差不多了,咱們走吧!」齊仲離對著芮禾柔聲說道,頓了頓,別過臉面,接續又道:「劉熙姑娘也一道走吧!」

※     ※     ※

    陰森森的黯夜裹著男人,一身的邪氣迷惑著女人的雙眸,軟嫩的雙瓣熾火交織,指尖撫過古銅的線條,迷離的噫語纏繞其中。

    「爺兒……」女人嗲聲輕噫,迷離之間又道:「……我愛您……」

    男人專注不語,纏纏深吻,大掌撫過模糊地帶,行動代替了語言,將兩個人慢慢步入了高潮。

    一語輕狂,蠱惑著兩人之間,輕顛潮火熾烈,惹來男人少有的熱浪,男人嘴裡的啃吻,掌心的燙熱,迷火之間的衝刺,然而,這兒每一層的推進,一瞬間將女人的感官堆上懸崖。

    時辰過後,一輪清月引來淡淡光芒,照著女人有些紅暈迷離的眼,男人指尖觸碰著女人的面頰,眼神有些撲朔,難以追逐。

    女人攀附貼在男人的身上,指尖撫觸著男人的胸倘,親密的程度表露無疑。

    「爺兒……,我查過了,他已經離開這兒了。」女人嗲聲說道。

    聞言,男人臉上多分嫌惡,有些森冷的說道:「這兒就是你今天來的理由麼?」

    女人忽覺有異,隨即,收起指尖的觸碰,小小的臉上忽地多了份淺白,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不,雖然他已經離開,不過……我問過了村民,他現在和巡撫一起……」

    男人瞬間收起冰冷,不冷不溫的命令道:「……監視他。」

    恢復平常的男人,女人的膽子瞬間變大,溫熱的指掌貼撫著男人臉上向來的傲氣,甜膩似的說道:「爺兒-,您……就不怕芯餘……戀上別的男人?」

    男人一臉的不以為然,冷哼一聲,涼涼又說道:「你說呢?」

    想試探?哼!先前才在說愛的人兒是誰啊!

    女人輕笑了一番,柔絲絲的又說:「爺兒……要是芯餘完成了任務,您願意放了芯餘嗎?」

    男人有些困惑,冷硬的黑眸霧了層霜,不發一語的擁著女人細嫩的腰間,有些任性的模樣,惹的梅芯餘有些寵膩似的微笑,梅芯餘頓的口氣,含著幸福亂軟軟的說道:「爺兒-,芯餘還想問您一句。」

    「什麼事?」男人將臉裹在梅芯餘的索骨之上,嘴裡的話兒有些含糊。

    梅芯餘又笑了一番,接續又道:「當您想做的事都完成了之後,爺兒-,您可否願意來芯餘老家這兒頭坐坐,芯餘會在老家等您的。」

    男人定眼瞅著梅芯餘,低低沉默了幾分鐘,然後,以一臉肯定的表情說道:「芯餘……,你是不可能會愛我的。」。

    梅芯餘臉色突變,有些難色的說道:「爺兒……別這麼說,芯餘……是愛您的!」

    「芯餘,你真的以為我什麼不知道?你真的以為我會相信你是真的愛我?」男人嘴裡有幾分酸澀,受傷的黑眸惹的梅芯餘甚是不安。

    「爺兒……」

※     ※     ※

    「第一樁命案,死者是何偉,報案的人是王二,在鴞林發現屍體的時候,發現何偉已經死了三天,而鴞林並非是第一案發現場,何偉是死後被人移屍的。死因是失血過多而亡,手指上有少許的罌粟花粉,在死之前和高泰做了一筆罌粟花粉的生意,同時我們也發現何偉家也有罌粟花粉,何偉的兒子何嚴稀被人性虐待,而游妙很恨何偉,在高泰家發現了一些刮傷和血痕,還有一幢石室以及一方錦盒。」芮禾頓了頓,又道:「第二樁命案,死者是妓女牡丹,死因是吊死於懸樑,但是身上卻有多道血痕,周圍也有很多血跡,在麗春院也發現了一張燒剩的信紙,懷疑是被兇手毀掉,手指上也有罌粟花粉,牡丹有一位心上人,臉上有道疤痕,牡丹甚至為了這個人寕死不喝打胎藥。」又頓了口氣,接續又說:「第三樁案子,死的人是方補快,身上有多處刀傷,不僅手指上有少許的罌粟花粉,在方補快的家裡還找到大量的罌粟花粉,因為周圍有多處刀痕,所以能肯定在方補快死之前與人有劍鬥。」

    「綜合以上的疑點,各位有什麼發現?」齊仲離在案桌上問著。

    「這三件案子兩個共通點,第一,手指上都有罌粟花粉,第二,身上都多處刀傷。」懸棄首先出聲說道。

    「除此之外呢?」齊仲離又問道。

    「……還有一個共同點,再這兒三樁血案當中,每一個死者都是因為罌粟花粉而亡!」芮禾十分肯定的說道。
(待續)
(圖片來源取自於飛田文化)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