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罌粟血案 第四章(01)
2009/08/14 11:31
瀏覽373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整齊的步伐劃一,鏗然有聲。

    「啟秉巡撫大人,弟兄們都已經準備好了,大人您可以發號施令了。」領首的捕快,向前作揖,然後說道。

    齊仲離和吳捕頭相視對看了一瞬,然後齊仲離對著懸棄示意,在懸棄站出了一點之後,齊仲離說道:「在各位兄弟行動之前,本官先為你們介紹一下,懸棄-」齊仲離指著懸棄的位置後,接續又道:「懸棄,是家師桓竺先生介紹來本官這裡幫忙的,以後懸棄便是你們的同僚,大家以後好好合作。」

    「吳捕頭,你帶一隊人先去高泰家把一干人等帶來府衙審問,梁補快、方捕快,你們帶一隊人到何偉的宅第再做一次完整調查,王捕快、秦捕快、懸棄,你們三個跟我到高家全面搜查,芮禾,你留守府衙,等吳捕頭帶人回來之後,替我審問。」齊仲離調派工作的說,接著所有人皆依令行事,散了開來。

    齊仲離說完之後,依著台階走到芮禾身邊,輕聲以芮禾能聽的清楚的音調說道:「查何嚴稀。」然後,齊仲離便離開府衙,不一會兒的功夫,整座巡撫府衙上下就只剩下芮禾和兩名負責打掃的丫頭。

    「吳捕頭回衙之後,若是找不到我,就叫他等一下,我會馬上出來。」芮禾對著其中一位打掃的丫頭說道,接著便往房裡走去,同時,像是說漏了什麼,又轉過頭來再次對著方才的丫頭說道:「等會兒要是捕頭回來,你記得先來我房裡報備一聲,免得捕頭大哥等太久。」

    接著,芮禾一步步走向懸棄的房間。

    空氣中夾帶著淡淡酸澀,芮禾輕敲著厚重的木門,幾秒之後,不見房中有任何的反應,芮禾不疑有它,把木門打開,隨即,芮禾皙白的手瞬間印了重重的紅,芮禾驚喊了一聲:「痛……你在做什麼?」

    鏗鏘了一聲,一支半大不小的木棍瞬間落了下來,何嚴稀的小臉瞬間又刷了幾分白,嘴裡喊著幾分顫抖:「對……對不起……我以為那個人又來……」

    何嚴稀落了幾滴淚珠,芮禾低頭看著他,眼神瞬間柔了起來,然後說道:「別怕……這裡沒有人會傷害你,姊姊保證!」

    何嚴稀眶裡的黑眸亂竄,不覺間,何嚴稀臉上又多了兩行淚,芮禾蹲下身,從袖內拿出一方白色上有印花的絲絹,抹掉了何嚴稀臉上的淚。

    「……姊姊,痛不痛?」何嚴稀直盯著芮禾的手傷,神色有些懼怕的說道。

    「不痛!不痛!嚴稀,你不用擔心。」芮禾有些驚喜的說,眶裡閃過幾分耀眼。

    芮禾站起身,將何嚴稀拉到了床邊,順道替何嚴稀蓋了張薄毯,然後謹慎的說道:「嚴稀,你可不可以告訴姊姊,你昨天為什麼會出現在石室呢?」

    何嚴稀聽完,臉色順時慘綠,拉起薄毯,蓋過全身,什麼話都不說,芮禾見狀,隨即又道:「嚴稀,這件事很重要,你一定要跟姊姊說!」

    繼續沉默。

    「嚴稀!這件事真的很重要!」芮禾不肯放棄。

    芮禾拚命的追問,卻一次又一次失望,一次又一次希望落空,然而,就在芮禾幾乎就要放棄的同時,何嚴稀終於做了一小讓步:「……姊姊,如果我說了,我娘……就會離開那個壞人嗎?」

※     ※     ※

    寬大的屋宅一片清寂,齊仲離領首在前,四處勘查著,然後對著後頭的人說道:「王捕快,秦捕快你們在這裡調查,若是有重大發現馬上通知我,懸棄,你帶我去石室查探一下。」

    說時遲那時快,齊仲離和懸棄已到了石室之外。

    「齊仲離,就是這兒了。」懸棄平淡的說道。

    齊仲離和懸棄走入了石道,接著一間問暖的石室影現。

    齊仲離仔細檢查石室裡的一切,首先從石床、石椅開始著手,檢查了一陣子之後,齊仲離慢慢轉移陣地,齊仲離開始檢查石牆,輕敲了幾聲,發現有一處的聲音似乎和其他地方不太一樣,為了再次確認,齊仲離又更仔細檢查一次,然後齊仲離驚呼了一聲,接著說道:「這裡……是空心的!」

    齊仲離轉過頭來,對著懸棄喊道:「懸棄哥!幫我!」

    齊仲離和懸棄努力了一會兒之後,其中什麼方法都試過了,推、擠、拉、敲、撞……,卻始終打不開,接著,懸棄分析的說著:「如果這是空心,那麼這面牆應該很好打開才對!但是各個方法我們都試成這樣了,這面牆仍是打不開,所以我猜想,應該是有什麼特別的機關。」

    齊仲離深有同感的應了一聲,隨即和懸棄四處尋找著。

    說時遲那時快,就再齊仲離和懸棄找機關找的正起勁的時候,一聲細弱的呼喊漸漸入了齊仲離的耳朵,隨即,齊仲離和懸棄急急忙忙跑了出去,緊接著一幕令齊仲離憤怒的場景瞬間爆發,齊仲離暗壓著憤怒,皮笑肉不笑的模樣,搭配著幾根暗浮的青筋,冷冷的說:「喲喔,這不是梅知縣嗎?是什麼風把你這個糊塗貪官給吹來了?」

    領首的人賊頭賊腦的,不記會齊仲離的冷言酸語,反而朗聲大笑,接著又說:「巡撫大人啊,您怎麼就這麼沒記性呢?下官,可是山行縣剛上任的縣官吶。您突然駕臨山行縣,下官作為地主,當然要來迎接您囉!」

    「你還敢自稱山行縣縣官?別忘了,一年之前,你犯的那比糊塗案!那時本官早已向聖上參了你一本,想不到一年之後,你又當了縣官,你怎麼就這麼犯賤!硬是要根本官過不去。」齊仲離嘴裡有些憤怒,隨即,懸棄按了按齊仲離,示意要他忍著點。

    「巡撫大人,您這話兒可就有點過頭了吧!下官,雖不是什麼聰明的官,但這頂上的官帽,也是下官幾番辛苦努力而來,您又何必這般貶損呢?」梅知縣走近齊仲離,對著齊仲離哀怨了幾分。

    「幾番辛苦?是幾番巴結吧!」懸棄又來不及阻止,齊仲離又酸了幾句。

    「巡撫大人,您怎麼就愛挖苦下官呢?巴結?太難聽了吧?」梅知縣哀怨道。

    齊仲離冷哼了一聲,故意不理梅知縣,隨即,另一聲輕笑傳來,一隻纖瘦窈窕的女子,蓮步走到齊仲離面前。
(待續)
(圖片來源取自於飛田文化)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