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罌粟血案 第二章(02)
2009/08/03 18:50
瀏覽353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     ※     ※

    白色的風擁著深鎖的眉,苦澀的哀愁在風裡搖曳,淡淡幽思與單影交織。

    陣陣參差不齊的步伐,踏著枯黃的葉迎向前頭。

    「白-」劉熙輕喘著喊著,接著又道:「白,你真的決定要進皇城告御狀?」

    「我剛剛在屋裡就說過了,我已經決定的事,是不會改變!」

    「但是你也要考慮一下懸棄大哥的心情啊!當年血案發生之後,要不是因為懸棄大哥照顧我們,我跟你早就死了,那還會留到現在!我知道你很想知道真相,坦白說其實我也很想知道,可是懸棄大哥說的也很對,當年我們兩家血案牽連實在太廣,要是一一查明真相,那麼不管是你還是我都逃不過一劫的啊!」劉熙語重心長的說道,眼底藏著許多令人不解的情緒。

    「熙兒,你劉氏一家同我封家一般,十年前被一票狗賊殺人滅口,而你今天卻告訴我你不想知道真相,難道我們兩家的命不是命,那些狗賊的命就比較值錢?」封白嘴裡含著幾分少見的嘲諷,眼神銳利的令人心寒。

    「白,你能不能偶爾考慮一下我的心情,雖然我也很想知道真相,但是我更在乎的是你啊!要是你死了,我該怎麼辦,懸棄大哥該怎麼辦?」劉熙大聲哭斥著,痛的是封白居然這般不了解她。

    「爹娘死了我也很傷心,畢竟他們是為了保護我才被殺死的,如果可以我很希望那日死的人就是我!但是老天爺卻把我留了下來,而我也知道人死不能復生,要是我再如此執迷不悟,我爹我娘才是真的白保護我了!……你知道嗎?我聽懸棄大哥說過,爹死掉之前和懸棄大哥說:『不要報仇』。你能想像我爹的心情嗎?全家被滅,而我爹居然卻說:『不要報仇』……想到這些,我又怎麼能輕易隨你告御狀!而我爹也是懸棄大哥最最敬重的人,聽到這些話你要他怎麼辦!你說啊!你要我們怎麼辦!」劉熙狠狠吼著,痛苦、復雜、委曲、心痛,一切情緒一瞬間席上腦門,淚水沾濕了全部,模糊了雙眼。

    看著這樣的劉熙,封白震懾了,其實封白並不想傷害劉熙,只是一瞬間所有情緒接連沖擊,封白根本沒有時間反應,於是事情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封白提起修長的指,替劉熙抹走了源源不斷的粉淚,熱度在手指與肌膚之間,瞬時一切粉紅色在兩人之間纏繞,相互交織成精麗華美的雲錦。

※     ※     ※

    暗醇的酒香肆溢,複雜的案件交織,腦海裡參雜著許多矛盾,齊仲離靠坐在窗橫,深深的看著遠處幽深的太陰。

    齊仲離忽嘆了一口氣,深深的沉默著。

    第一位死者何偉死在鴞林,身上有多處刀傷,傷口大小不一,懷疑兇刀不只一把,死因是失血過多致死,但是周圍的血跡卻很少,手指上有少許的罌粟花粉,生前與藥商高泰做一筆有關罌粟花粉的生意。

    第二位死者牡丹是麗春院的紅牌,主要死因是上吊自殺,身上還有多處刀傷,但是根據芮禾的驗屍閣目來看,那些刀傷是死後造成的,周圍多處的血跡是用豬血製造而成,原因是為了混淆視聽,牡丹的處所裡的案桌上有一些燃燒後的灰燼,而牡丹的指甲內也有罌粟花粉。

    這兩件案子的殺人手法看起來似乎很相像,但又有許多矛盾點,例如第一位死者何偉消失的這三天到底去了哪裡?又跟什麼人見過面?又說了哪些話?生前與高泰作的那一筆罌粟生意,難道就只是談生意而已嗎?還是還有別的?還有兇手又是為了什麼而殺何偉?還有至今還未找到第一案發現場。至於第二位死者牡丹,她的問題點也很多,既然已是上吊自殺,那麼又是誰會要在她身上砍這麼多刀?這實在太不合情理了,還有那些灰燼是怎麼一回事?然而,最令人悃惑的是,為什麼兇手要在這兩人身上砍這麼多刀,而且血量還這麼少,而且兩人的指甲上還有罌粟花粉。

    齊仲離內心思量著,總總問題點互相衝突又互相交織,齊仲離煩惱著,忽然一股沉重襲上,他知道這兩條人命只是個開始,接下來陸續一定還有很多人喪命,老天爺啊……難道人命就真的這麼不值錢嗎?

    忽地,一雙溫暖的手包覆在齊仲離寬大的臂膀上,齊仲離轉過頭來深深的看著那雙黑白分明的眸子。

    「怎麼了?是不是在想何偉和牡丹那兩起案子?」芮禾靠著齊仲離,柔聲問道,卻換來齊仲離深深的長嘆。

    「好了,別想這麼多,我相信你一定能破這案子。」芮禾安慰道。

    「芮禾,你真的覺得我可以嗎?這一次的案子沒那麼簡單,我有預感這邊城還會有死人,這種感覺很強烈,強烈到讓我覺得不得不快一點查出兇手,這是第一次。」齊仲離深深的傾訴著,大手忽地深深握著芮禾的手,嘴裡的言詞透露出不確定感,還有幾分恐懼感。

    看著齊仲離如此煩惱,芮禾難掩著少有的複雜,芮禾知道此刻的齊仲離很心煩,但是一向偏冷的芮禾,是真的不曉得該如何安慰,因為每一次的溫柔都會透露真心,芮禾早已封了自己的心,早在母親為了那該死的父親抑鬱而終的時候,芮禾的心就塵封了。

  芮禾的心一直都是冰的,畢竟身為一位好的驗屍官,是不該有多餘的情感,尤其是一名女子的驗屍官,因為有多少人可以接受自己心儀的女子是一位驗屍官?有多少人可以接受自己的妻子成天與那些屍體為伍?所以為了保護自己的心不受傷,芮禾總是壓抑著自己,要自己不要心軟,總是再感情有機會再升一等的時候就打退堂鼓,這樣的芮禾很傻,但是除了這樣,芮禾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即使芮禾自己對齊仲離的愛情已經越陷越深,芮禾仍是硬逼自己放下,就如同現在一般。

  「對不起,我身體不舒服,我先進房。」芮禾收起溫柔,語氣慌張的逃離現場。

  齊仲離看著芮禾落荒而逃的身子,齊仲離又深深長嘆了一口氣,內心的複雜又更深了一層。

  芮禾……你總是如此,愛情其實沒有你想像的如此醜陋,為什麼你總是如此放不開?……芮禾,看著你這樣,我的心很痛你知道嗎?

  齊仲離深深苦痛著,接著又拾起一罈罈酒瓶,咕嚕估嚕聲在靜謐的房內響起,此地所透露出的音律是難解的愁思。

  愛情總是簡單而複雜,而愛從來就是由心去感受的,是自然的,它不會告知你何時出現,只會悄悄影現又悄悄離開,倘若芮禾無法明白這一點,不及時把握,那麼接下來芮禾等到的絕對會是沉重的後悔。
(待續)
(圖片來源取自於飛田文化)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