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影子(圖片跟內字沒有太直接的關聯)
2022/05/18 23:32
瀏覽312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色調及光線陰暗得像是已經打烊,或者宛若刻意呈現如此景象與色調,某種現代主義或者純粹頹喪、慵懶得宛若剛睡醒還是纏綿病榻,又彷彿無時無刻都睡眼惺忪、總之滿臉不屑、清高得不知在跩個什麼二五八萬,(以時下流行用詞,就是「不知道在驕傲幾點鐘」)的「耍廢」論調濃郁;

室內桌椅跟展示糕餅、其餘相關飲食等甜點,常見的長方形冷凍櫃,四腳邊條無論真示銅製,或者只是鍍了層金黃的不鏽鋼,反正澂亮得出奇;當然沒有斑斕奪目那麼誇張,可至少也像反射光線、能跟舞台燈光焦點, 

讓觀眾或演員、舞者雙眼置於難以伸展、舒暢適宜之間,找著自己那份天地,並且安然獨處、又輕易融入周遭的光柱,其落腳處的焦點爭輝; 

空間內寂靜得好比人去樓空、渺無生機的被遺忘、等待蜘蛛網及塵埃入主,驚悚電影很愛使用的角落,數名年輕男女們,卻是交頭接耳、熱絡地討論與爭辯;

奧斯卡十幾歲到二十幾歲,高中時代直至退伍後正式出社會,當道於服飾及各種時尚圖騰,仿照二十世紀六十年代阿哥哥、奧斯卡的父輩盛行的七十年代喇叭褲、貼身襯衫等復古風,(現在又吹回來了)

那條我從前曾經誇口「非它不穿」,別名落落長的「LEVI一撇S」,商品編號就是五么拐(有妖怪?五一七?)無誤,我確實擁有過、後來經過反覆洗滌,從深藍退色到水藍色的大喇叭褲褲管,

以往讓大學同窗笑稱「繡花尖頭鞋」,鞋面跟鞋筒裝飾著繁複浮雕,淺棕色(這純粹參考用。奧斯卡是醫師認證,差點無法順利報考駕照的紅、綠色色盲)尖頭牛仔靴樣式並非鮮豔,在漆黑得吸收跟吞噬光線、


某種戲劇場景串聯而成,互不隸屬卻又彼此依附,藉此證明自己之所以存在,且能繼續存在的理由、元素氣氛裡,倒也線條近乎銳利般地清晰;

與黯淡得跟模糊僅存不只一線的距離,上世紀末盛行於台北市西門町或 SOGO 百貨附近巷弄,(尚未發福前的明金城曾擔任過店長,後來被抄掉的「台北神話」那一帶)面積狹窄但店內藏品豈止豐富了得,

麻雀雖小而五臟俱全,讓當時或許很有些想法,(更可能是幼稚得沒法形容)旁人倒也覺得不食人間煙火的我,一流連便忘返,

恨不得能將展覽的販售品悉數買走,充滿美國越戰期間、披頭四跟嬉皮等時代,各類市面上號稱別無分號,也的確沒有撞衫可能,

懷舊意味濃郁,讓人聯想到貓王、搖滾、自憐、長髮披肩、大麻;不自主地拿起可口可樂(玻璃瓶裝才對味)或 Lucky Strike(沒裝濾嘴的更好)香菸吸啜,各種滿是獨特的中古 T-Shirt 等衣物的個體戶; 

應當是重點的年輕男女們,圍桌而坐的似乎享受忙碌後清閒;像是村上春樹較早期作品敘述裡,常見的坐落於大學校園古舊、樹影婆娑的校舍裡、社團辦公室內, 

激昂地展現「全學共鬥會議」(簡稱「全共鬥」;日語寫作「全学共闘会議/ぜんがくきょうとうかいぎ」)、反《美日安保條約》等論調,捨我其誰、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悲天憫人、青年揹負時代責任等,溢於言表;

怎知再怎麼慷慨激昂;再怎麼自認解救蒼生或某種情境;其實根本不過是:把當權者推開的換自己來玩;而且用各種方法,強逼他人替自己的思想付諸實現,直到另一批人深感在上位者,愚昧昏庸且魚肉百姓、置社稷於水深火熱的推翻自己;

何況自認是社會良心的知識份子,那顆良心說穿了,跟沒良心之間的距離,也不過一線之隔、搞不好還更糟糕;如是而已。


然而畢業後,還是乖乖地理掉長髮、換上社會接受的服裝、去某間公司,領薪水當上班族的,過著像是早就寫好劇本的規律生活;相親、結婚生子或者成家安定後,

又繼續在男女關係、各種尺寸或罩杯的胸餔、長短粗細或外觀顏色,各有千秋的兩種性器官,根據大腦發出的慾念、彼此衝撞而掀起的浪濤中,繼續上演貓兒偷腥或紅杏出牆(對當事人而言,總有不得不、很無奈的理由;有許多時候,也確實是夫妻性生活失調之類,存在著難以解開的結)打滾、退休後等死;

總之不著邊際、膚淺可笑並邏輯不通,還自認有思想、憤世嫉俗(確實有好幾個人覺得我想法特別或者相當稀少)的口沫橫飛,內容竟然隨著清醒,也一起煙消雲散;

或者起碼被消音,只能憑著嘴唇及肢體動作,來判別是沉默或滔滔不絕;可也餘音繞樑似的,好像依稀記得(誰知有無扭曲、事後加油添醋、想法跟意象之間,搞不好連區區一毛錢的關係也沒有)餐桌四周,學生模樣打扮的年輕男女們,

對話內容那種圍繞某事件鋪陳,意見尖銳對立得近乎零和賽局,但竟然全屬於「一掛的」半斤八兩、簡化後根本沒什麼不同。

沒有咖啡的咖啡館,(極少數可以肯定沒錯的景象之一)睜開雙眼之後不由自主,聯想到《第三十六個故事》主題曲,流水帳及陳腔濫調、了無新意的背後,

尋覓就算一絲一毫也可以,哪怕根本逃不出既定框架,指鹿為馬般地說它是嶄新的點滴;但又有誰能夠沒心虛的,指著說:這是新的?

荒誕卻有劇情、但照例僅存零碎片段的夢境。請別問我如此冗長拉雜之餘,到底想說什麼;我比您還好奇、比您還想知道答案。

似乎又能耳聞,前蘇聯時代被認為反骨,因此也被迫「自我反省」、曾在莫斯科音樂學院擔任理論作曲教授,譜寫過爵士樂的蕭士塔高維奇(Dmitri Shostakovich;1905-1975)透過大提琴跟管弦樂團連袂鋪陳及演繹,旋律詭譎陰暗、又帶著戲謔嘲諷,作品編號第一百二十六的《第二號大提琴協奏曲》,還比前段所述,同樣是才女兼廣播人的雷光夏,替電影《第三十六個故事》填詞及譜曲的主題曲、片尾曲更恰當。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92zMFbDSQ4

上面網頁超連結,是小澤征爾(Seiji Ozawa)指揮波士頓交響樂團(Boston Symphony Orchestra),與已故大提琴泰斗:羅斯托波維奇(Mstislav Rostropovich)合作灌錄的蕭士塔高維奇《第二號大提琴協奏曲》。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