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談對岸重慶出版社 《恨中錄》中譯本 ⑵
2022/06/28 07:01
瀏覽505
迴響0
推薦35
引用0
1805-82 (英譯本第322頁) 第七段
《英譯本》 提到 
That left my younger brothers to attend the Grand Heir. The two older ones stayed with him, watching over him.
因此陪伴和照料世孫[的任務]就交給我的弟弟們。兩個較年長的和他住在一起,照顧他,保護他。
 
《諺文本》 
셰손 뫼옵고 이시 리가 듕슉 두 외삼촌이니
侍世孫而在者 仲叔二外三寸
 
《漢字手抄本》
侍世孫而在者 仲叔二三寸, 其中漏了一個「外」字.
 
對岸重慶出版社《中譯本》的譯文為:
能陪伴世孫的只有二叔父和兩個舅父
 
結論: 
從《諺文本》的「듕슉 두 외삼촌이니」來看, 仲叔(듕슉)並不是指二叔, 而是指「伯仲叔季」中的「仲、叔」. 因此整句是指排行第二和第三的二位舅舅. 亦即洪樂信、洪樂任.
 
惠慶宮的二叔洪麟漢(1722-1776)是世孫(1752-1800)的外叔公, 長世孫兩輩, 誰敢讓他來陪伴世孫呢? 況且, 他也不住在洪鳳漢家裡.
 

1805-83 (英譯本第323頁) 第一段
對岸重慶出版社的《中譯本》 P269~270
 
《英譯本》 提到
and it was he who slept with him in the smaller room in the guest wing for eight or nine days.
這孩子[洪樂倫]陪他[世孫]一起在客房的小房間裡睡了八九天。
 
《諺文本》
그 아ᄒᆡ가 쟈근 ᄉᆞ랑의 뫼옵고 자고 이셔 팔구일을 지ᄂᆡ니 (자고為睡的意思)
 
《漢字手抄本》
其兒 侍宿於小舍廊 八九日 過
 
對岸重慶出版社的《中譯本》的譯文為:
他們在小客廳內一起度過了八九天 
 
結論: 
韓屋的舍廊是用來待客(留宿)的客房, 位於主屋外面.
而客廳是在主屋內部, 雖也用來接待客人, 但不是用來讓客人住的.

《英譯本》 提到 
The Minister Kim Simuk and his son, Kim Kidae, also wanted to be with the Grand Heir.
判書金時默和他的兒子金基大也來謁見世孫。
 
《諺文本》
김판셔 시묵과 그 ᄌᆞ뎨 김긔ᄃᆡ도 와 뵈옵ᄂᆞᆫ다 ᄒᆞ며
 
《漢字手抄本》
金判書時默與其子金基大也來謁
 
對岸重慶出版社的《中譯本》的譯文為:
金判書時默和弟子金基大也來拜見世孫

 

結論: 金基大是金時默的兒子, 不是弟子. 


《英譯本》 提到 
Minister Kim rented the house adjoining ours on the south that belonged to fifth special counselor Kim Kyongok.
金判書租用了南邊與我家毗鄰的正五品校理金敬玉的房子。(金敬玉是錯的)
 
《諺文本》
남장밧[南牆外] 교리 니경옥[李敬玉]의 집을 비러
 
《漢字手抄本》
借校理金敬玉家(金敬玉是錯的)
 
對岸重慶出版社的《中譯本》的譯文為:
就借了南牆外的校理李景玉的房子
 
結論: 
李敬玉與李景玉的韓文名相同. 但
《實錄》中找不到李景玉
《承政院日記》中雖然有李景玉, 但都是一些無足輕重的人物.
 
李敬玉的歷任官職
其中1760年為副修撰, 1766年為副校理.  

1805-83 (英譯本第323頁) 第四段
對岸重慶出版社的《中譯本》 P270
 
《英譯本》 提到 
Two officials, O Yuson and Pak Songwon, came
兩名官員,右諭善[黃仁儉]和朴性源來了,建議世孫蓆藁待罪。
 
《諺文本》
오유션 박셩원이가 집 ᄃᆡ문 밧긔 와
셰손이 셕고ᄒᆞ게 ᄒᆞ시라 ᄒᆞ니
 
《漢字手抄本》
오諭善 朴性源 來于家大門之前 
使世孫蓆藁
 
對岸重慶出版社的《中譯本》的譯文為:
吳由仙, 朴性源來到大門外, 讓世孫修飾其身(錯了兩處)
 
結論: 
右諭善為官名, 並非人名. 其名為: 黃仁儉
黃仁儉的歷任官職, 1762年5月擔任右諭善
 
右諭善
朝鮮時代,屬於世孫講書院,負責王世孫教育的官職。 從三品堂下官以上,從一品以下的官員中任命。
 
蓆藁待罪在朝鮮王朝是很常見的名詞, 
意思是:跪坐在草蓆上,請對方責罰自己。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