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1805-83 更2版 (英譯本第323頁)
2022/06/27 07:00
瀏覽476
迴響0
推薦34
引用0

這孩子[洪樂倫]陪他[世孫]一起在客房的小房間裡睡了八九天。判書金時默[*] 和他的兒子金基大也來謁見世孫。但我父親的房子很窄,而世孫宮全部的內人都來與我們暫住一起,因此金判書租用了南邊與我家毗鄰的正五品校理李敬玉的房子。金判書[夫人]帶著她的兒媳婦來陪伴世孫嬪也住在那裡。兩所房子之間的牆壁開闢了一條通道。


  我父親最近被免職了,所以他在東郊待了一段時間。在作出這個決定後,主上殿下才召回我的父親,並重新任命他到議政府。[**] 得知主上殿下的決策[將世子廢為庶人]後,我父親完全措手不及,既震驚又茫然,衝進宮時在大門口暈倒了。[***] 世孫在世子齋室。一聽到他外祖父的狀況,他送了一些清心丸去給他。我父親恢復了知覺,但他哪裡還會有活著的欲望?像我一樣,在這個可怕的時刻他唯一的想法和掛念是為了保護世孫。因此,他沒有追隨世子而死。但天地、神靈、和眾生都見証了他的忠誠,他全心全意的忠誠只有透過保護世孫來確保王朝的安全。[****]


  我這頑強而可憎的生命仍未止息,但是,我的思想一直停留在世子的困境——他怎麼可能忍受得了呢——我覺得自己彷彿被火焰燒焦了似的。


  兩名官員,右諭善[黃仁儉]和朴性源來了,建議世孫蓆藁待罪。這本來是恰當的。



[*] 正祖的岳父。


[**] 洪鳳漢於閏五月二日被免職,於閏五月七日被重新任命為議政府的左議政。英祖將思悼關入米櫃是在閏五月十三日。

※這裡應該是在暗示,有可能惠慶宮記錯日期,或是為維護他父親而這麼描述。因為在前面篇章,惠慶宮說她父親在東郊住了月餘。

但英祖當天的大處分應該是因為暎嬪李氏的密告(暗示英祖可能會有生命危險),突然下的決定。所以洪鳳漢(和其他官員)猝不及防應該是事實。


[***] 據李光鉉所說,洪鳳漢與另兩位大臣很早就入宮,但是他們奉命離開。[後來]他回來了,但是他跟其他大臣們一起。Haboush, Heritage , 211, 223-24.

※李光鉉為《壬午日記》作者,當天他是代班史官。


[****] 當思悼被迫進入米櫃,【洪鳳漢特意展現他對英祖決策的支持,並對思悼表現出冷靜(或冷淡? a cool attitude)的態度。】英祖實錄99卷23張A面,99卷25張B面。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3805113_002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3805114_002 圖四

1762年閏五月十三日的《承政院日記》 沒什麼特別的記錄。只有《英祖實錄》可以看到一些詳情。當天英祖非常震怒。洪鳳漢曾進入徽寧殿,第一次被趕出來。後來再進去一次,同時再進去的還有其他官員,包括當時的領議政申晚,都不敢再說什麼。難道這就是他表示支持英祖決定的意思嗎?當晚另一位官員(都承旨李彛章)批評了英祖聽信深宮一女子(暎嬪李氏)之言,幾乎喪命。現場的氣氛就是這樣。強出頭難保不會像李彛章一樣。英祖連兒子都不放過,兒女親家就能倖免嗎?

當然,身為世子的岳父,卻沒有為世子力爭,免不了批評的聲浪。洪鳳漢做錯的是要求英祖嚴處那些為世子被關入米櫃而哭泣的官員(雖然其他官員也附和),我不清楚他的用意和居心,所以不為他辯駁。但他還是有良心的,認為鞫問太過,因為那根本是酷刑。但後來兩位官員也遭到被流放的命運。或許如惠慶宮所說,他知道世子已無法挽救(連他的生母都跟英祖說必要時可以犧牲已病入膏肓的兒子),所以為了保住世孫才會無所作為?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3805128_002

而上面這筆記事是在思悼世子死後七天, 並不是剛進入米櫃時。記事下方是史官對洪鳳漢這天表現的批評。



〈〉:《英譯本》未翻譯的內容

【】:金滋炫作家自行加上的內容


本頁內容見 《閒中漫錄漢字手抄本》 第3冊,第 47 、48 張圖


3047

― 323 ―①

其兒 侍宿於小舍廊❶ 八九日 過 

金判書時默與其子金基大也來謁❷ 

我家甚窄 

世孫宮上下[內官]內人 全數出來 留駐為難 

借校理金敬玉家❸ 

金判書室內❹ 率其子婦 來陪嬪宮而留之

[趹牆?缺牆]❺往來 


❶舍廊房(사랑방):或 簡稱「舍廊」。韓屋中,和主屋分開,在主人住處的外面,用來招待客人的廂房。

而小舍廊則是在廂房中的小房間。《英譯本》作 「the smaller room in the guest wing」

參見 https://blog.udn.com/michael181/130839544

❷進見、拜見。

❸ 「校理金敬玉」為《漢字手抄本》的記載,實錄和承政院日記都查不到金敬玉。《諺文本》本作「교리 니경옥」,니的現代韓文可能為이。因此這個人有可能是「李敬玉」。校理為正五品,《英譯本》作 fifth special counselor[第五特別顧問]。但李敬玉在1762年時的官職為副修撰,修撰為正七品,副修撰可能是從七品 。

李敬玉的歷任官職

http://sillok.history.go.kr/manInfo/popManDetail.do?manId=M_0004023

❹宅內之誤譯。妻子的意思。

❺參見下圖。《諺文本》作「담을 트고」為打通牆壁的意思。不過這裡用的漢字「趹」有可能是要表達另一個同音字「掘」。

― 323 ―②

其時 先人 辭職❻ 久留於東郊❼ 

大朝 下大處分 終無可奈何後 

敍用先親 更拜而召之 

先親 無望 聞


3048

其處分消息 罔極驚痛之中 疾馳 入來 

到闕下 昏窒 不分精神

世孫 在於王子齋室 聞其消息 

下送當身所服之清心丸 

當身 豈有意於生世哉 

如余之意 罔極中 期有保護世孫之誠 不能隨

保護世孫 保全宗社之丹衷 (人皆可為)❽ 

天地神明 可叱正 (先親 尤為益可 命則延)❽


❻《諺文本》作「파직」罷職或免職的意思。《英譯本》作「My father had been recently dismissed from his post, 我父親最近被免職了」。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3805015_001

○戊申/王世子坐時敏堂常參。 領議政洪鳳漢, 以筋力衰耗乞解, 王世子不許。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3805102_003

○罷領議政洪鳳漢、...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3805107_002

○以韓翼謩爲吏曹判書、洪鳳漢爲左議政、...


❼從以上記錄看來,洪鳳漢確實曾經提出辭職,但未獲准。而在不久之後因故被罷職,五天之後又被復職,都是在一個月內發生的事(第一則在五月, 後二則在閏五月, 以經過日數來計算, 不滿三十天)。實際上沒有隔多久。

❽()內為《諺文本》所無



― 323 ―③

[冷酷]❾ 狠毒 [性命...]❾  

思其所遭之事 豈可堪 如焚 

豈可忍去之情境 


― 323 ―④

[右]諭善[黃仁儉]❿ 朴性源⓫ 來于家大門之前 

使世孫蓆藁⓬ 蓆藁當然 


❾《漢字手抄本》未翻譯之處。

❿黃仁儉歷任官職表, 1762年, 他是右諭善。

http://sillok.history.go.kr/manInfo/popManDetail.do?manId=M_0006743

⓫朴性源這名字在《實錄》中找不到,而在《承政院日記》 中只擔任一些芝麻小官。

⓬蓆藁待罪:跪坐在草蓆上,請對方責罰自己。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