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1805-62 更2版 (英譯本第302頁)
2022/05/19 23:30
瀏覽509
迴響0
推薦42
引用0

他的微妙處境、朝廷的混亂狀態、以及他的真實願望,都讓他對接受這個職務非常謹慎。[*] 然而,正是這個決定促使他在艱難時刻堅持自己的原則,以此來衡量自己,而不僅僅是為了追求舒適或方便, 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也要選擇忠誠。他認為,如果他在這個關鍵時刻離開,人們將完全沒有可以信靠的人。他對王室和國家全心全意的忠誠和奉獻,使他除了專心致力於它們的事業及將自己命運與它們的命運結合之外別無選擇。他接受了這個職務之後,他沒有一天不處於極大的焦慮也沒有一時一刻不在深深的不安中度過。


  在三月即將結束時,思悼世子微服出行前往關西。當時的平安監司為鄭翬良,和緩翁主丈夫的叔叔,而世子理所當然地猜測即使他到平壤去旅行,鄭翬良一定不敢向國王禀告。攝政王一抵達平壤,監司無法待在他的辦公室裡【不受打擾】,即使世子是以假身份旅行。我聽說鄭監司站在世子的住所外等候他。他為世子一行人準備膳食並提供必需品。監司必定處於極度焦慮和緊張的狀態。我聽說有一次,【當他離開世子身邊,經過一片樹林時,】他咳出了血。【首先,他是一個謹慎的人,但他特別害怕世子。】他充分了解他侄子的遺孀和緩翁主深受主上殿下鍾愛,而且他非常擔心【世子會對任何與她有關的人不利】。我當然能想像他必定感到多麼的不舒服和緊張不安。


  我的憂慮難以形容。我父親也對此束手無策。他小心翼翼地與鄭監司保持聯繫,時刻了解世子的行踪。他非常焦躁不安,大多數晚上都待在宮裡。即使在那些他難得回家的日子裡,他也沒有回到臥室,而是在會客室裡坐了一整夜【直到天亮】。



[*]惠慶宮堅信她父親的真實願望是退休過隱居生活。這似乎是被此一時期精英階層普遍接受的處理方式。



〈〉:《英譯本》未翻譯的內容

【】:金滋炫作家自行加上的內容


本頁內容見 《閒中漫錄漢字手抄本》 第3冊,第 21、22 張圖


3021

― 302 ―①

當身居處 國勢 本心❶ 豈欲出仕 

〈休戚之誼〉❷及死生之心 其時 當身 退去 

世道人心 無一分可恃❸之處  

諒以斷斷為宗國❹一片血心 惟畢命與國存亡 

何時不憂遑震懔 何


3022

日不焦燥崩迫 


❶本意,原來的心願。

❷同甘苦共患難的情誼。

❸相信、依靠。

❹猶祖國。亦兼稱國家,朝廷。


― 302 ―②

三月晦❺間 為微行❻于關西❼ 

此則其時西伯❽ 乃翁主緦❾三寸鄭翬良也故 

往之 還度其不可奏禀 

直往 不自稱小朝 

監司——豈可在於營中 離而待令於營外 

供饋及出時之所用 進排❿  

〔肝腸焦糊 當身 吐血〕⓫

其人 多操心 

其侄日城尉女 雖不在 

以愛翁主 畏懼之 

其時遑遑悚懼當如何


❺農曆每月的末一天,朔日的前一天。

❻帝王或顯貴者為隱匿身分,便裝出行。

❼平安道的舊稱。

❽為「關西伯」之簡稱或筆誤。平安監司的別稱,《英譯本》作「Governor」,州長或總督的意思。

參見下面網址左下角之[註 108](韓文)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0010002_003

❾較為疏遠的親屬關係。

❿為漢字詞,Naver韓文詞典的解釋為:將物品獻給國家。

⓫《漢字手抄本》沒有翻譯,但《諺文本》曾提到的。

⓬鄭致達,和緩翁主的丈夫。


― 302 ―③

〈西行 後〉吾之用慮 莫道 

先親 焦遑罔措 緣監司 聞消息 

長在闕中 或還于家 還坐於廳事而曙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