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1805-61 更2版 (英譯本第301頁)
2022/05/11 23:40
瀏覽544
迴響0
推薦40
引用0

  到這時,每當他發病,世子總會傷害人。一段時間以來,冰愛[註1] 是唯一一個伺候世子穿著的人。無可救藥地在疾病的支配下,他甚至忘記了他心愛的人。在辛巳(1761)年一月的某一天,當他正要穿衣動身外出去微服私訪時,他[的理智]突然被一陣怒火吞噬,將她痛毆到不省人事。他一離開,冰愛就在他丟下她的地方嚥下最後一口氣。她的結局是多麼可憐啊!還有她年幼的孩子們;[*] 他們的處境似乎更加慘痛和可悲。


  難以預料世子哪一天會回來。屍體必須立刻從宮中移走。那夜過去後,我將她移到龍洞宮,我選來作為她的喪禮地點。我處理葬禮的費用和程序,並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務求葬禮程序是正確的,所使用的材料是豐盛的。當思悼世子回來時,他聽說了發生的事,但他什麼也沒說。他神智不清。難以形容的困難一波接一波地持續著。從二月到三月,世子不斷地進進出出,可能他大部分時間都在宮外的某處遊蕩。我在這段期間所經歷的驚駭和焦慮更令人難以想像。


  三月,世孫正式開始學習,[18] 同月,他在慶熙宮舉行了冠禮。[註2] 不用說 , 我渴望參加這個慶祝我兒子成年的儀式,但由於思悼世子的身體健康狀況無法參加,我沒有顏面獨自去。所以我託病不去。我是多麼殘忍啊。


  那年的二月和三月,議政府的三位首長,領議政李天輔 、右議政閔百祥和左議政李(王+厚)相繼去世。[**] 主上殿下的健康狀況不佳,這三位大臣的死亡使議政府首席部長級官員減少了。三月份我父親被指派到議政府。[註3] 



[註1] 守則朴氏,高宗時追封為貴人加贈景嬪。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景嬪朴氏


[*] 恩全君李禶與清瑾縣主。


[18]正祖於1761年三月十日舉行入學禮。英祖實錄 97卷10張A面。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3703010_002

○王世孫行入學禮


[註2]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3703018_001

○...王世孫吉日元服, 率由舊章。予惟禮始于冠, 冠而責成人。……

見頁面左下方[註 072]


[**] 他們被懷疑自殺了。參見1795的回憶錄,第85頁腳註。

摘錄於下

http://sillok.history.go.kr/id/wua_13701005_003

…天輔…以疾卒, 年六十四


http://sillok.history.go.kr/id/wua_13702015_001

○乙酉/右議政閔百祥卒


http://sillok.history.go.kr/id/wua_13703004_003

○左議政李(王+厚)卒…(王+厚)以疾卒, 年六十八


[註3] 

http://sillok.history.go.kr/id/wua_13703028_003

...以洪鳳漢拜相, 仍兼扈衛大將藥院都提調。



〈〉:《英譯本》未翻譯的內容

【】:金滋炫作家自行加上的內容


本頁內容見 《閒中漫錄漢字手抄本》 第3冊,第 20、21 張圖


3020

― 301 ―①

病患 闖發 傷人後乃已 

其衣冠侍奉 縣主之母進獻 

其病患 漸加 〔有寵愛其縣主之母〕❶ 

辛巳正月 欲微行 〈遞著衣帶〉 出火症 

限死擊❷縣主之母而去 

即刻 見斃於闕內 

非但可憐渠之人生 有渠之子女


3021

幼稚輩情景 尤為慘酷 


❶這句的文言翻譯不太貼切。白話文應譯為「忘了他所寵愛的人」。

❷往死裡打。


― 301 ―②

不知其何日入來 

屍體 雖一時 也不可仍置 

纔曙其夜 出送 龍洞宮 定護喪所任 

喪所 極盡為之 

入來而聞之 不為如何之言 

精神 不鎮  事事罔極 

正月二月三月 盡為微行 出入忽忽

難其時吾心 畏怯慌亂 豈可盡道 


― 301 ―③

三月 世孫 入學 

其月 行冠禮於慶熙宮 

吾之情理豈不欲見之  

小朝無可往臨之貌樣 

我以何顏 獨往見其冠禮 稱病不往 

豈有如許情理乎 


― 301 ―④

其年二三月 李天輔李(王+厚)閔百祥三相 連卒 

上候靡寧 無大臣 

三月 先親 大拜❸ 


❸指拜相。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