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My Photo
2009/07/07 23:03
瀏覽517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Photo by Louis Huang, Tokyo, 2008

我的第一台單眼相機(Nikon FM2)是二十年前唸北市商廣設科時(高二),媽媽跟外婆借錢買給我的。
這台老相機現在還躺在我的防潮箱內,除了測光電池我沒去更新、快門簾有點故障外,算是一台還堪用的相機。

那時二年級有二個學期的攝影課,一年內把一些光圈、快門、曝光、暗房等的一些基本觀念上過了一遍。這些課程內容現在回想起來印象上已經有點模糊,當初拍攝所保留下來的照片,大部分也因為沒有妥善保存開始泛黃變質。而一些往事不堪回首的青春回憶,也早被丟個精光。

後來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沒有拿起相機拍照,一是工作忙,但更主要是沒有想拍的衝動。

2007年我買了我的第二台單眼相機,Nikon D200,接下來一年內又陸陸續續買了一二十萬的鏡頭跟設備。當然這時手頭是寬裕些了,另外一個想法就是透過消費設備持續拍照的衝動。

攝影從銀鹽底片時代進入到數位時代,整個的學習門檻算是降低了,也因為沒有底片的限制,使得快門數變得廉價。有著過去的經驗,我很快地又拾回那些攝影的基本理論與技巧,但這二年拍下來,有段時日瘋狂地去追逐各種景點,挑戰各種主題,從風景、人物、生態、節慶生活....,過程中或偶有佳作,但僅限於尚稱美麗的影像,我仍是欠缺能夠感動自己、打動他人的作品。我相信這不是設備的限制,也不會是技巧的問題,大抵癥結點在於我幾乎欠缺了對於生活的感動。

心若不動?腦動、手動,仍是無動。




Photo by Louis Huang, 植物園, 2009
這是台灣常見的五色鳥,很遺憾地只能捕捉到他的探頭探腦,腦與手不能及時反應,錯失了牠展開華麗羽翅飛翔的時機。

這是我聽到的一個小故事:一個女孩在台中的公園內撿拾到了一隻無法飛行受傷的五色鳥,她求助於她行醫的父親、也找了附近的獸醫院,但人鳥殊途,一般獸醫院也以醫療犬貓等常見家庭寵物為主,對於女孩手中落難的五色鳥愛莫能助。女孩不放棄,終於在台北找到與野鳥學會配合的獸醫診所替鳥兒治療。

我想要拍攝這樣的故事,想像著
首見到五色鳥的驚喜、捧著鳥兒倉皇的無助、獲得支援的寬心喜悅、默默等候的期待祝福、再次繽紛的展翅飛翔.....
情緒是美麗的、是傷感的,你看到她笑了、哭了、急了、怒了,一個表情是一個故事,那些是是生活中不經意的感動。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試煉紅塵
下一則: 不惑宅男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