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還與韶光共憔悴
2012/08/30 22:12
瀏覽729
迴響3
推薦0
引用0

同你說過,自覺老去的那年,夕陽拉下一輪落日,黃昏攏上蒼茫暮色,站在平坡直起的小山丘上,居高臨下俯瞰天涯窮處,視野在眼前平疇曠遠闊朗而開,我的心卻困在框景之內,深感跼天蹐地無處容身。

那年正值芳華,早衰的心境卻如枯葉待墜,蓄滿離情蕭索的秋色,祇待秋風一起就隨時展飛離枝。尤其當黃昏初上、夕靄乍掩的薄暮時分,幻若蜃影的斜曄,彷彿也在心頭矇矓起霧,畫筆勻開,輕易就在眼角淒迷出一泓深潭,將向晚天色,淹沒得更濃上一層,也將心境推向暗夜已降的黑色帷幕。

就是那種大勢已去卻又恨恨無以干休的意冷,讓自己佇立在921震後的中興新村,備覺此身雖在堪驚,卻已哀莫大於念死心寂。面對眼前的瘡痍荒蕪,感傷之餘,更覺心境寥落如殘垣、心事沉甸如斷壁,心志更已自斷經脈,絕塵俗世,不願再有所思。

是哀中更哀、痛中更痛的人間煉獄,反拉拔出一股浴火重生的求生意志;也是商女不知亡國的九重葛,那般紅塵滾滾地開盡人間還有生氣三分,硬將天邊晚霞拉在眼前,彷如幸福在握,垂手可得。在灼灼其華對照壞冢露殣的落差下,我突然留戀起這片淚眼沉迷看朱成碧的早涼秋色。

從沒一刻,無奈的生離或絕望的死別,反以如此逼睫於前的驚心,動魄到我隱隱作痛的胸口;也從沒想過素來一開就過頭的紫茉莉,會以如此繁景榮蒔的開場身姿,鎮壓住我蠢蠢萌生的一場謝幕。

我以訣別的哀傷堆砌出纍纍刻痕,以殘缺的遺憾複沓一條傷心小棧,以掏心剖腹的吶喊將絕望的回聲飽含入口,此後,封四相閉五感斬六覺斷七脈,知道此去人生,再如何的悲與痛、傷與苦,也深刻不過此時所望出的殘墟敗墔、人非樓空。就且放過自己、放過周遭的人吧!生命原就不該被失去自我的情感所牽曳,也不該被失去方向的迷航所引渡。而我又何有權利,要求旁人與我同悲於我所自囿的窘境,同愾於我所自認的不公?

拂下肩上絮飛花殘的傷情,猶如拭去某段下陷凹塌的斷層記憶。那年秋天,我終卸下包袱,告別昨日的自己,並且立下不再與時光競飆的決心,在爾後歲月,乖乖認命於下在心上的那場雪,終是以一片萬年冷冷的冰寒,覆蓋了原曾獨占梢頭的那枝春。

此後,歲月更老了,日子也更蒼白了,而我當年繳械投誠的認命,也在時光的夾縫中,隨玉壺光轉日影漸長,而更根深柢固著當年老下以待的心境。

柳塘新綠殘紅花謝,是我向來付之笑談的人生必然,然而,這一年來,但覺近來懶上樓的力不從心,卻重又抽長出萬縷千絲新來病的無由傷懷……。人世幾歡哀,此事費分說,總覺去年那場生命過火,除惡不燼的,已非單就昔年老下的心境,還有不欲細闡的萬般皆休,讓自己愈來愈懶於於表達、倦於解釋,也愈來愈自適在以藩籬所間隔出的空間裡,過起與世無爭的山中歲月來,若非工作中尚需張三李四王五趙六過場著生活人際,我想,以緘默、以旁觀,封箱起僅存的記憶,倒不失我抗衡日漸流失回憶的保鮮處方。

似也祇能平心臣服、氣和妥協在已非自主的軀殼裡,才能接納生命已呈倒數的後半餘生。

時光但催人老,淚滴祇濕青衫,人間萬事,到秋來,畢竟都搖落。因此在這枯葉紛墜的季節,我總無法不去擔憂,擔憂來年的深秋,我能否再以一張圖檔就為你框住無邊蕭蕭的落木?能否以一片丹楓就為你摘下秋天的深紅?能否以深情的一瞥,續留你隨時飛出的驚鴻?

及此,你應也知,長久時間來,我身處在時光陰影下,不欲言說現今云云或過去種種,實因西風已吹盡記憶,秋水更隔嬋娟,因而在我慣常低首疾走而無視兩旁逕去風景下的冷看紅塵,必有我因驕傲而守緘的堅持,和我覺在意而不語的固執,讓你在看我時很遠,看雲時卻很近~一個被判出界的人。然而更多的沉默,卻是在去年醉處不能記,細數溪邊第幾家的日漸失憶裡,縱算我再緊咬春光付予韶華,也力挽不回記憶流向時光缺口,而終至遺忘在夢境背後的無情事實。

昔年,老下心境;而今,闌珊了白首。人生的無奈,終是再添一筆還與韶光共憔悴的無由惆悵……。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下一則: 一個人出走
迴響(3) :
3樓. 陳明裕(阿川)
2012/09/09 00:32
記憶
賀伯颱風前一晚天,我剛住進水里,三年後
921,我還得進到水里整理租的屋子......
我一直以為我可以忘了,卻經常清晰的知道自己「失憶」

沒多久我決定離開南投。
因為眼中看到的眨眼會抹去;
但那股令人窒息的氣壓,偶而還會讓人無法喘息。


平溪碌碌和啼燕。花蝶翩翩點翠顏。霧嵐嬉鬧漫巒攀。水竹間。還我幾多閑。

一想及921,腦海總不自禁還會浮現起蒼茫暮色下,那幅哀鴻遍野輓歌飄送,空氣中彌漫著驅之不散焦屍味的畫面……。戰後的殺戮現場,死亡就在觸手,死意緊貼胸口,而了無生趣的不仁,更讓痛已哀到無感……。那樣的場景確然令人窒息到呼不出氣來,你選擇離開,應也是不得不然了。

很多事,我們總因太過沉重因而選擇淡化;很多記憶,我們也因太過悲恆因而選擇遺忘;然不管淡化或遺忘,與此同時進行而卻不自覺的,就是將傷痛逐行逐字鐫刻成疤的自欺方式。隱藏的記憶雖不再喊痛,卻在有生之年印記著無法抹煞的曾經一段,很多的過往反更記存成不願伏首的記憶,並成為生命中不被消滅斷根的一部分。

因此,初初,我們總以為已然遺忘;然在夜來驀首,才赫然驚覺,失憶的過往永遠緊囓在時光後頭,不容或逃。

不過,看來你逃出「水里」後,應是負起不可能任務,跑到對岸去解救「火熱」同胞了,不愧是水裡來火裡去的熱血青年呀!得意

朱顏2012/09/10 21:18回覆
2樓. 林錫銘‧攝影筆記
2012/09/01 03:56
19990921。01:47

19990921。01:47

那悲歡離合的一刻,工作生涯最最身同感受,因為大震搖過的震撼後,面對的是樓塌路毀橋斷的景象,看見處處生離死別的「家」。

採訪完台北東興大樓慘狀,0921天剛破曉我已經在重災的南投,然後一日深入埔里、魚池、水里、集集一周,何止一字「慘」能訴盡天地不仁!

0921後的一周,我都在南投,中興新村也去了,光復國中扭曲的操場,撕裂的不只是大地,也撕裂脆弱人們的家與心。但921後我更敬畏大自然,更珍惜現有一切•••••

大難也讓大家無形有形成長,雖然代價很高••••••


即使時隔多年,再談921,依仍有太多揮之不去的餘震震央著一觸即發的隱痛,讓心絞成一團,無法舒緩開展。尤其當年路旁三步一家以一疋白幡、三柱清香所圈檻起的臨時靈堂,更是多年來猶無法釋放走出的警戒路障。

穿過時間的甬道,對於已成追憶的過往風景,時光或能淡化風雨於記憶之窗,卻難抹平瘡疤在有生之年,然而,正也因傷痕難以輕易泯滅,我更希望以血淚渲染的那一夜風雨,能夠深深烙印在每個臺灣子民的心中,永誌不忘。就如你在【《以心寫心將心比心》給攝影初學者的12點建議(1/2)】裡的第一張圖影,粲然而開的笑容裡,卻有按不下泫然呼出的感傷,我知道那是死裡逃生下的喜極,卻也是親人永別下的黯然。

平順的生命,刻劃不來深度;然而懂得大體同悲,卻總在大哀大慟之後。生命有時真的令人迷惘,不知無風無浪而無知無感的平靜生活,算不算另一種幸福?

屬於1999的那一年,很多心事被勾起,很多心情被放下,而轉瞬間,我們也在無情光陰中凋零了歲月,祇有中興新村素享盛名的九重葛,依然朝朝亂撲迎人面,暮暮花褪聲漸消……。

朱顏2012/09/10 21:01回覆
1樓. 水岸邊
2012/08/30 22:26
...
怎麼一骨子的蕭索秋風近的味道

有沒可能是蟬兒唱竭了夏,讓人間跌落成一片秋風瑟瑟?

(喜歡妳的文字筆風)

朱顏2012/08/31 08:1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