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手的複合式
2011/07/25 20:57
瀏覽517
迴響2
推薦0
引用0

《推手》

六十年前,這雙手

曾輕輕撥弄初覆的額眉

妳斜睨著眼,對我打勾勾

將來郎騎竹馬伴君走

 

五十年前,這雙手

春懷酒濃掀蓋頭

妳含羞帶怯的容顏

直比鳳冠霞帔開落得更嫣紅

 

四十年前,這雙手

與妳江邊渡口頻揮手

妳為我繫上襟一朵,和淚看旌旗

願君此去多珍重

 

多少年來,半生戎馬、一世漂泊

何處望故里?

陪伴英雄不輕彈的淚

是妳無怨的付出、無盡的守候

是妳用無悔的青春

為我換來坐斷東南戰未休的無後顧之憂

 

時光悠悠的過,歲月慢慢的走

待我謾道沙場老兵胡不歸

已是夕陽西下鬢毛催白,清風兩袖

世局浮沉了人事

繁景埋進故事,祇有妳

眼眸的深情仍是那麼專注溫柔

 

此刻,且讓我用這雙滄桑的手

代替妳暫且歇息的足

來當妳後半餘生最牢靠的推手

帶妳行遍天涯遠走八千里路

讓萬事美好、歲月靜坐

換我不離不棄為妳永生

守候

                                                                         

                                                                                       --寫於2010.05

回應浮光掠影․攝影筆記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紀念一個美麗的愛情】 (http://blog.udn.com/linshyiming/223048)

 

《雲手》

借浮光,偷偷,將既定行程

偏航。擺脫城市的枷鎖,穿上秋天的外套

沿日落的地平盡頭,逆向

駛往阿塱壹古道,看獨木舟的圖騰

在最後的海岸,乘風

破浪

 

時光穿越無人的沙灘,塵囂退潮堤防

曾經糾結眉心的繩索,被拈花的翻雲覆雨手

解纜。往事如風、如翻湧奔騰的浪,於心上

沖刷出腳印兩對半

一半收藏想念,一半

想要逃亡

 

頭枕山海經,看佳樂水濶與天等長

續作南柯夢,延26省道編織黃梁

或者坐定觀音鼻岬,以髮繫月

將暮鼓落日打撈上岸,海天一色自此

揚鑣。一邊日月對坐,一邊

山高水遙

 

海上無船,岸上有浪

大江東去總在國境之南

當招潮蟹不再抬舉夕陽

海岸線不再擁抱沙灘

我將收攏粼粼波光

在眼睫處縫成密密行行

當你轉身離去時,起霧的心口

是我託付星子,不被照見的

淚光

                                                                                       

                                                                           --寫於2010.10

讀浮光掠影․攝影筆記【找回《庶民美學》之二~台灣「最後的海岸線」】(http://blog.udn.com/linshyiming/4474413),有感。

註:台26線從屏東楓港到終點台東安朔,又稱屏鵝公路或佳鵝公路,全長約91.721km,為一環繞東部恆春半島的海岸公路;但至目前為止尚有兩個路段還未修築連成一線,台26線因此被截成三條各自為政不相貫通的道路。尚未修築的路段全長12km,為旭海至安朔間,即舊稱「瑯嶠卑南步道」中之「阿塱壹步道」。

有鑑於近年來祇要一遇颱風來襲,南迴公路即崩坍中斷,造成交通不便,因此政府當局即考量以台26線作為南迴公路之替代道路。在201012月,環保署通過台26線安朔至旭海段改善計畫環評後,引起還保團體之譁然,屏東縣政府亦認為全案在程序上留有瑕疵,因此權宜之計在今年2月將旭海至觀音鼻段暫訂為自然保留區,時程半年,等8月到期後,縣府還會再延半年。

隨文明的進駐與建設,勢必破壞當地珍貴且保存不易的自然景觀與生物原棲地,像綠蠵龜、椰子蟹等保育類動物及阿塱壹古道的歷史遺址與文化資產。

破壞容易保存難,若真對這已是滿目瘡痍的土地猶有愛,就應該停止所有人為的破壞,還諸大地一個能夠眺望大自然的窗口!請您也能為臺灣這最後的自然海岸盡份心,加入連署:http://campaign.tw-npo.org/sign.php?id=2010092414511000

 

《放手》

如果你堅持在秋天離開

行前,請先為我植下一窗的日曬

當雨水飽和於桑田,淚水凍結在滄海

我猶擁有你,未及攜走的秋光,調節

黯下的天色與失溫的胸口

讓牆垣善於等待的金線菊,還能挺直背脊

掩飾垂首的失態。笑問

相見,何年?

 

如果你堅持在秋天離開

就讓人去的樓空,偕同掠過的驚鴻

讓不曾言出的心事,埋成一生緘默的等候

即使眼角澎湃如潮,淚光漫漶成海

也要趕在天剛微亮前,以燦陽笑談

昨晚夢中劃過的流星,真美

竟也有歷歷在目的光害

 

且聽憑你任意離去吧!

攔不住出走的人,也就挽不回變節的心

即使感時濺淚如花紛葉落

也總有不向秋天告別的理由

就以祝福,代替

倉皇失措的揮手,讓你

遠行。放愛

自由!

 

                                                                                     --寫於2010.10

回應飛天。煙花巷的【變。節】(http://blog.udn.com/babystarcow/4522200)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上一則: 披掛上線的歲月
下一則: 唸給妳聽‧流水經
迴響(2) :
2樓. 朱顏
2011/10/17 22:59
《黃昏三部曲--向晚問天的黃昏》

那時的天光應還留有餘溫,身後的夕陽,是日薄西山的一輪甲子;我總站定黃昏,剝開歲月,讓時光靜止,輕撫記憶裡磨合過的裂痕,將一行雁字,拆解成人字回時。

向晚的天空是日與夜的交會處,漂泊的雲朵,從不願變換流浪的姿勢;縱使輕風拂過,吹散了眼底的霧,也吹平了眉峰聚攏的紋,落到心上,卻還是有傾盡之後,反跌落得更深的虛無。

該從何角度望出,才能定位出你此刻身處的城市,我想向日落消逝的盡處問路,投遞一張寫滿懺情的信紙;然而,夕陽本就不善告別,日落更在地平跌出,我環顧瞬間黯下的天色,原來,戲已散場,人已落幕。

《黃昏三部曲--此後不及的黃昏》

將天空翦成碎片,縫織,我龜裂的眼;將影子倒掛胸前,弔唁,枯萎的玫瑰。

鮭魚溯游,遷徙的海洋,比目總倚傍踏莎而行;蒼鷹迴旋,此去的天空,自有燕影剪尾相依偎。

你原留白的日記,在秋詩的染紅下,開始穿戴起季節的顏色;我出走的影子,業也脫隊,不再亦趨你落款的腳步。

當林花又謝,桃花轉紅,時光不偏不倚,落定在晝與夜的界址。人去燈滅,大地俱寂,日昇與日落,原來是,永不相望的背對姿勢。

生命,或許曾經狂熱,但我們早已學會在各自旅途,適應轉身後的冰冷;就像愛情在失溫之後,終也留不住酩酊時的酣熱。

我將掏空記憶的餘燼,祇留一點星芒,座標被時空斷代的遺址;在天黑以後,讓無法投宿的燈火,習慣掌燈的孤獨。

朱顏2011/11/28 17:50回覆

《黃昏三部曲--輓歌吹送的黃昏》

輾轉聽來你的消息,暮光正穿破雲層,萬丈晚霞傾出天幕;有松針從光影罅隙中萬箭齊發,將難以癒合的窟窿又貫穿一次。

收縮起胸前水位,降下黃色警戒的閘門,以為萬無一失的防堵,卻仍有不覺察出的潰堤延裂縫滲出,將眼前美景,暈染出如蜃影般的雨幕。

時已立夏,應是晴日,何人黃昏卻總陰霾著臉色,強刮起冷冬的季風,襲捲著眼眶的積水處。

炊煙楚闊天已遠,五月陽關無故人。知道你已走完故事,如落日定位黃昏。我終也能閤卷而歎,丟開寫不出結尾的日記本,在平靜的日子裡,專心抄寫起蓮花打坐的經文。

長日將盡,有人依立黃昏,為晚霞拈出一個手勢,問天為何要有黃昏。

朱顏2011/11/28 17:47回覆
1樓. medov醫生(我愛中華民國
2011/07/25 23:16
問好

抱歉因忙,炎炎夏日,遲來的祝福。

敬祝 闔家平安健康,吉祥如意。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