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洛磯山脈2023:班芙公園的變化
2024/01/01 00:56
瀏覽1,036
迴響2
推薦131
引用0

沛托湖(Peyto Lake,Banff National Park, 攝於2023/9/17)

 

 

文 / 攝影:陳華瑛

 .

上篇談到我倆第七次來到加拿大的洛磯山脈,一行四人飛到卡加利(Calgary)後,一口氣開了將近400公里直奔賈斯伯公園。次日閒逛了一天,第三日拔營南下往班芙公園前進。將近兩日下來,深深感覺賈斯伯公園變了,原本很有特色的風光已逐步趨向乏善可陳,令人失望。

 

南下途中我們選了一條網上推薦的步道去健行(Parker Ridge trail)。此步道在冰原中心南側不遠。我原以為屬於賈斯伯公園,後來才知位在與班芙公園交界處偏南,所以被劃歸為屬於後者的景點。步道來回僅4英里,前段在松林裡轉悠,之後來到山脊豁然開朗,海闊天空俯瞰一個山谷。只見坡地植被或黃或紅,宣告秋天已經報到。谷底右側一條冰川蜿蜒而來,冰舌前的藍色冰潟湖與晴空在對唱山歌。面對美景遊客們皆猛按快門。有位遊客投桃報李幫我們拍個合影,事後審視照片才發現他的小狗也跟我們一樣咧著大嘴笑開了(下圖)。

.

.

後來到了最高峰時,老伴的GAIA GPS(類似Alltrails 的一種戶外探索活動導航)說另有一條下山的路線。我是怎麼瞧都看不出有下坡步道的痕跡,也不見有他人在走,所以建議原路回頭比較妥當。可是他相信GPS的資訊,堅持依照GPS的指示走。結果是我們走入一處很陡的下坡路,進入植被密集的樹林,歷經千辛萬苦才脫險,搞得大家灰頭土臉狼狽不堪,沒有摔跤受傷純屬運氣。事後的心得是「盡信書(GPS)不如無書」。也許這裡以前有個trail,後來因故或沒有維修而消失。所以此時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判斷,才不至「誤入歧途」,進入險境。

 

我們抵達班芙南側小鎮Canmore的渡假公寓落腳,很驚異的發現這就是咱們四年前的宿處,只是傢俱都不一樣了,八成是換了屋主啦。

 

次日一早就驅車去露易斯湖碰運氣。近年來此打卡的遊客激增,泊車困難。今年聽說只劃撥一小處給遊客付費停車。只見我們前面那輛車被導向一個停車位後,工作人員即把我導向出口出去。真沒想到我們的運氣這麽背,停車場就在此分此秒客滿。

 

計畫落空,只好實行備案去沛托湖。我們在2019六訪時吃了個閉門羹,停車場入口設了路障封起來,大夥兒失望透了。原來官方正在增建停車場,加大觀景台,改善步道等等。此一工程花了兩年時光(2019-2020)。這日前往一看,果真煥然一新,一切井井有條。

 

沛托湖是一座外形很特別的大湖,遠端呈現三個雞爪似的尖角,被有些人形容像海星。由於是個冰潟湖,水中懸浮的岩粉(glacial silt)會折射出藍綠寶石的顏色,色澤深淺視季節與溫度而定。秋季裡岩粉沉澱得較多,感覺比較清澈。今日有些雲層,而陽光忽隱忽現,不是強烈耀眼的那種,因而襯托出我見過的最柔美且略帶透明的光影。

 

新擴大的觀景台仍然擠滿了遊客,人聲鼎沸。我們繼續走20分鐘登上Bow Summit,可以靜靜從容地從高處遙望俯瞰,天空雲卷雲舒、岩峰偉岸、松林黛綠、藍湖瑩瑩一覽無遺(文首照片)。今早錯失露易斯湖的遺憾,換得捕捉到沛托湖極美的一刻,可謂「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

.

我們在Banff一帶預定停留一星期,主要目的地是莫蓮湖 (Moraine Lake 上圖)一旁的落葉松山谷(Larch Valley),和露易斯湖旁的冰河山道。此日莫蓮湖天公不作美,陰霾奇寒,不時雨絲飄飄。才發現老伴的雨衣忘在停泊於班芙小鎮的租車裡。大夥兒不得不趕去湖畔的禮品店添購。不料小店要到9點才開門,而當時才過8點。周遭寒風颼颼,氣溫接近攝氏0度了?只見一大票遊客擠在店前等著開門買咖啡取暖呢。

 

往日我是不會選這麼糟糕的天氣來訪的。今日出現此局面是因為當局不再允許一般遊客自行前來莫蓮湖,必須在班芙小鎮搭乘接駁車,且須提早預訂,方才造成這樣的困境。這也是班芙公園在今年的兩大改變:去露易斯湖和莫蓮湖都得搭接駁車。此舉有利有弊,而幾天後我們也摸出一點門道來應付這個狀況,詳情待文末再細說。

 

在枯等店家開門的當兒,突然出現一對新人拍婚照,吸住眾人眼球。女攝影師兼導演指示新人擺出各種美姿:譬如新郎牽著新娘的手高高舉起,讓新娘用另隻手牽著紗裙轉圈圈,或是四目相望含情脈脈,或是新郎抱起新娘的同時彎身親吻(上圖),真難為他了。迢遙來此拍婚照,新娘輕紗妙曼不畏淒風苦雨,叫人從心底打寒顫。我猜這些花樣都是新娘的意願,新郎「勉力」配合吧?

  

無獨有三,這頭的婚照才拍完,左側一座亂石山頭居然出現兩對新人拍婚照。在稍高的那對看似東方人,新娘穿著傳統婚紗。下面的新娘則穿著幾乎全露背的紅裙,新郎身著普通格子棉衫看來很隨便。難說是哪個族裔?我猜是拉丁裔。叫人佩服的是這一堆亂石連我都沒敢攀爬的,兩位盛裝新娘真是叫人豎起大拇指!難免好奇她倆的腳下該不會穿著高跟鞋吧? 

 

「撞衫」一詞大家都聽過,現在的情況是否可以叫「撞婚照」呢?有趣的是以前在露易斯湖常見新人拍照,可能是太多已不稀奇了,如今轉移陣地到莫蓮湖了嗎?

.

.

終於等到店家開門,雨衣一件美金$75,雖然天價還是不得不忍痛買下。穿上雨衣後我們沿著之形山道翻過山頂,進入落葉松山谷。雲層漸薄沒怎麼下雨了,一口氣走到底端的Minnestimma 湖(上圖)。圖片右上方的山凹處叫哨兵隘口(Sentinel Pass),可從湖右側的之字形步道上去。 老伴突發奇想,猜測哨兵的命名源自右側山腰有座彷彿在站崗的尖細岩石(上圖右上角箭頭所指)。

 

這日陰鬱的天氣下落葉松山谷黯然失色。三日後等來了一個天高氣爽的陽光日,我們決定重訪。只見藍空下岩峰連綿峻峭,落葉松林金光燦燦(下兩圖),彌補了之前的遺憾。這條山谷步道非常精彩,前些年我曾爲文詳細介紹過,有興趣的網友請參考延伸閱讀1。

.

.

.

期間我們也花了整整一日到露易斯湖畔走「六冰河曠原步道」(Plain of Six Glaciers Trail)。上圖是我們走至大湖尾端時正碰上水色透著瑩瑩柔柔的淡藍,美得出塵脫俗。此山道的登山客很多,人來人往。快抵達盡頭的冰河山口時只見烏雲密佈。沒法子!這兒山高,常會擋著雲霧積聚水氣。很驚喜右側山腰竟然也簇擁著一片變黃的落葉松林(下圖)。少了艷陽,葉子變的黯淡無光。

.

.

.

.

回途中由高處拍攝露易斯湖與湖側的大旅館,由於旅館坐北朝南向著陽光而顯得明晰,湖面也因順光也晶瑩明亮(上下兩圖)。

.

.

.

回到湖旁時有微弱的陽光打在山上,出現還不錯的倒影(上圖)。望向旅館時整個湖面都在反映天光濃雲,原本藍綠的水色居然完全匿跡(下圖),非常奇特。對此步道有興趣者請參考延伸閱讀2,該文有很詳盡的介紹。

.

.

.

另一日再度來到露易斯湖畔走不同的山道探訪鏡湖(Mirror Lake)。到了之後才發現此湖不但極小,且毫無特色。幸好繼續走一陣子可到艾格妮絲湖(Lake Agnes 上圖拍攝於9月22日1:40pm)。14年前來過,沒留下特別印象。此日一看驚為天人。左側山脊鑲著正變黃的落葉松,艷陽正慢條斯理地從它背後上升,金光越來越璀璨。原本整個湖面因陷在陰影裡而暗呼呼的。比較起來正對面那座嶙峋岩峰與右側山頭因光照明亮得以清晰地倒映在湖裡。等陽光漸漸移至湖面,藍綠的水色立即發光,倒影則逐漸退位不再彰顯。

 

下圖是Banff Springs Hotel一旁的弓瀑(Bow Falls),是瑪麗蓮夢露拍電影「大江東去」的一個場景,因而聲名大譟。下下圖的河旁美景也賞心悅目。我們得空時會來此漫步散心。

.

.

上圖是個很可愛的小眾景點:庫特尼公園裡的大理石峽谷(Marble Canyon in Kootenay Park),位在班芙西邊55公里。維基百科說它的岩壁河床其實是石灰岩,而非大理石,有誤導之嫌。不過這石灰岩還真漂亮,黃得很亮麗。冰河融水則透著晶亮的淡藍,滔滔澎湃,透著冰島那條藍河的味道了。

.

.

.

其實原先重遊洛磯山脈的首要目標是去幽鶴公園的歐哈拉湖登山。那一帶的山水集加拿大洛磯山脈的精萃(請參考延伸閱讀3),名聲節節升高,近年來炙手可熱。由於此湖深入群山之中離公路有11公里之遙,公園當局會在開放季(視天氣可能從6月中~10月初)經營巴士載登山客前往。然而為了不影響該地脆弱的生態環境,當天來回的登山客限制為數十人。粥少僧多,這巴士十分搶手,一票難求。


以前巴士票早早打電話去訂都拿得到的。這些年因搶購者眾,加拿大公園當局改在當年4月中早上8點開放網上抽獎。我們四人提前上網排隊,結果毫無斬獲,失望至極。誰知後來我在網上看到一家登山旅行社竟然宣傳9月28日有4張車票,一人$200。我認為值得一試。為此我們把原預備在蒙他拿州冰河公園停留的天數縮短兩日,前一天趕回班芙參加歐哈拉湖之行。


很不幸果如我擔心的,深山裡的歐哈拉湖在之前兩天就開始下雪,28日當天仍然雪花飄飄。該公司派來的導遊也一副憂心忡忡模樣,也許心中暗叫不好,天氣糟糕不說,這幾個顧客竟都是些有把年紀的耆老?這是位年輕的法裔帥哥,20歲才移民加拿大。大夥兒沿湖走了一會兒即上山,寒凍的天氣使肚子提早咕咕叫。大家將就著站立吃雪花三明治。少頃風雪越來越厲害,不但視野一片白花花啥都看不到,腳底下的岩石步道也愈趨滑溜至寸步難移。形勢比人強,我們只能打住回頭,鎩羽而歸(上兩圖)。


次日Canmore小鎮則風和日麗,雲氣飄渺。我們向Grassi Lakes前進,沿途風光清麗(下圖),而Grassi Lakes 更是幽然出塵,詩情畫意(下下圖),稍稍彌補了前日歐哈拉湖之憾。

.

.

上圖是卡加利南緣一處秋色盎然的公園(Shannon Terrace – Fish Creek Provincial Park)

 

班芙公園給我的感覺是遊客量一直持續攀升,聽說旅遊高峰的七八月常會嚴重堵車。前文提到熱門景點的停車位早已不敷使用。今年除了露易斯湖只劃撥一小處給遊客付費停車外,莫蓮湖是完全不准自駕遊客前去的。一般旅客必須到班芙小鎮去搭前往這兩個景點的接駁車。接駁車可上網預訂,65歲以上的耆老只收加幣5元,十分划算。問題是預訂車票不見得天氣會配合,而好時段的車票很快就銷售一空。後來昌慧發現接駁車有留一部分的車位給臨時買當日非特定班車時間的車票的。當然這也有風險的,若臨時排隊等車的人太多你不見得擠得上車。若等下一班可能要1個多小時喲。

 

有一次我們早早趕去,排到第一號,躊躇滿志,心想肯定上得了車。誰知在苦等的過程中,工作人員(從口音與外貌看來像是東南亞的移民)突然拉了5位排在後面的年輕人出來放到我們前面,引起譁然。工作人員忙解說這些是工作人員。後來自覺不太通又改說是工作人員的家屬,不久又聲稱是工作人員的家屬與朋友,一變再變三變可嘆可笑。因為就算是工作人員的家屬/朋友也沒有插隊道理呀!這樣公然營私舞弊令人瞠目結舌。還好這班接駁車很大,最後大家都上了,不然會氣炸人。那時暗想事後一定要跟當局投訴。後來也找不到投訴的管道也就算了。

 

總之,今年這個接駁車的新政策估計是旺季期間才實行的。至於旺季是從幾月到幾月我並不清楚。而以後會不會又另有變化也很難說。結論是去班芙公園自駕遊也越來越困難了。然而參加團遊能去的地方非常非常有限。譬如在班芙與賈斯伯兩園裡似乎只有Lake Louise 和 Columbia Icefield Center有大量洗手間設施,方便大型旅遊巴士。其他景點即使有也是一兩個而已。還想起Bow Lake一旁雖然設有不少廁所,只是停車位多半被自駕遊的人停得滿坑滿谷,大多是去走大湖後端一個相當熱門的步道(Bow Glacier Falls trail)。我們到達時很幸運的找到一處路旁還可歪歪扭扭地泊車位。後來看到兩輛大巴(一個好像是老中團的)帶人來上廁所。由於沒有停車位,司機只得停在過道上。然不久即被工作人員出來驅趕,想想也實在難為這些司機了,做旅遊生意也真不容易呀。想起我們在Banff 的弓瀑旁邊漫遊就不見有大巴來,想必是沒有洗手間之故。

 

唉!加拿大洛磯山脈變得「公園遊大不易」了。團遊是聊勝於無。可景點泊車對自駕遊的旅客也越來越困難。所以有興趣的人要趁早來,我估計這情況會越來越嚴重喲。

 

2024年元旦駕臨,在此祝福親友格友們有個陽光又豐盈充實的一年。

.

.

.

.

延伸閱讀:

 

1)洛磯山脈2019:金染落葉松山谷 

.

2)洛磯山脈2019:路易斯湖畔的冰河山道

.

3)(歐哈拉湖)美哉山外山、湖上湖

.

.

.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環保阿嬤金鳳姨
2024/01/07 15:34
午安
祝福您健康快樂,天天開心,新年快樂。
環保阿嬤金鳳姨
謝謝祝福,也祝您闔府2024年平安喜樂。 Chen Mimi2024/01/08 06:53回覆
1樓. 城市小農
2024/01/06 18:42
是否

冬天景象多是一片蒼茫,喜歡那張湖光倒影確實美極了!

朋友也說在山區山路千萬別太相信GPS,沒有迷路或卡住算是萬幸,市區街道就比較沒問題。


我對科技不太懂,但想像GPS導航系統一定也要靠正確的數據庫吧?多年前聽過一些嚴重的導航錯誤。譬如一家人去探親,被GPS導引走上偏僻的山路而困在雪裡。先生下車去求救結果凍死,還好太太與小孩後來獲救。這就是盡信儀器的後果,大路不走而開上積雪的山路時,就該有所警惕轉頭了。 Chen Mimi2024/01/07 07:2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