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長巷的烏鴉
2018/02/16 18:56
瀏覽4,293
迴響1
推薦11
引用0
35歲那一年,我考上了高雄師範大學進修英語系,那是歷經一兩年苦讀英文的結果,以及國外學校學分班的加持。但是,一年而已,我就由欣喜的心情轉向挫折。
那一年,我英聽沒有過關,因為我聽力一向不好,於是,第一學期的期中考我就不及格了。偏偏,我期末考也沒去考,於是,這科正式被當。
不料,助教一個消息更是晴天霹靂,他說,我們那一屆是最後一屆的夜間部,之後不再招生,因此,這學期被當的科目下學期無法重修的情況下,我們將無法順利畢業。
於是,整個學期我們那屆的學生都壟罩在無法畢業的陰影下,而我,決定不考期末考的結果,更是提早預見了自己的死期。
第二學期,我原本沒有資格再念,為了貪戀一時的大學生活,我又留下來多念了一學期。
那時候,其實我早已有躁鬱症的病症,但是,為了念書,我擅自停藥,於是,停藥一整年,我的病也很快的發作。
發病之後,我回到了醫院,每天晚上做著重複的夢境。一條長長的迴廊,我騎著摩特車,轉啊轉,越過山洞,來到校門口,停下車來,轉身到教室,卻沒看見半個人影。再不然,就是騎過長長的山洞,卻騎不到校園門口。甚或是騎到門口的時候,已經過了上課的時間。
長長的山洞,蜿蜿蜒蜒的,黑壓壓的一片,好似烏鴉罩頂。長巷的烏鴉遂成了我最常的夢魘。
住院三年多,除了偶或四哥的探訪,日子就如同瀕臨死亡,尤其是夜夜的噩夢。
出院之後,我似遊魂般的生活了一陣子,也去找了part time的工作,那一段在高雄的日子,似乎變成我的心深處,最柔軟,最不可碰觸的那塊心事。
往事,只能回味。回歸校園,不僅是了卻了我母親的想望~她一直希望我再念上去~也是我企圖越過生病的封鎖。
現在想起來,多花的時間和學費,是小小的可笑,可笑。

2018/2/16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短篇
上一則: 那件外套
下一則: 命案現場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