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兩次手術後與青光眼共處 / 陳玉琳
2022/05/23 22:28
瀏覽720
迴響0
推薦19
引用0

  我一直覺得應寫下我得青光眼及治療的經過,因為我的症狀較特殊。

  2014年歲末,一日我被陣陣劇烈頭痛所困擾,很快地;我想到是我的眼睛出了問題,於是立刻聯絡我的眼科醫師。到診所驗眼壓時,一位年輕助理的焦慮表情令我難忘,他領著我換了好幾台機器不斷地做檢查,最終告訴我:「妳的眼壓高達60,我還以為機器壞了。」當然醫生在看完我的各項檢驗報告後,他的表情是凝重的,猶如十多年前他宣佈我左眼的白內障需開刀治療時說:「妳是我遇到最年輕的白內障患者。」這次他宣佈我的右眼得了「青光眼」,需到專門醫院治療。

  那時我家仍經營禮品店,歲末年終正是忙碌時節,我有些不急於治療,卻被護士婉言勸告,於是我聯絡了青光眼專科醫生。到達醫院測試眼壓仍然高居60,醫生要我服下一粒降壓藥,一定時間後再測,眼壓依然高居30,醫生立即安排我做手術。

  在我被診斷患「青光眼」後,即上網了解這病症,原來是眼內液體「房水」無法正常排出,導致眼壓升高,壓迫到眼球後方的視神經,造成視神經受損。患者會感覺到視野變窄,嚴重時甚至會失明。醫師對我施行的手術,就是打通眼中房水的排出系統,讓房水排出以減輕眼壓,再加上使用降眼壓的藥水。我在接受手術與藥物治療後,眼壓明顯降低,但視力已部分受損,視神經受創永遠無法恢復,我右眼角的視野變窄。以往開車要移往右線時,只需轉頭回「眸」一看後方是否有來車,如今需完全回「頭」才看得清楚。雖然如此,我還是感謝進步的醫學治療,保住我的眼疾不致惡化。

  沒想到我的體質特殊,半年後;排房水的洞又阻塞了,醫生決定為我動另一種較複雜的手術;是打通排房水孔後在洞的四周加襯,以防止洞再長合,然後在洞口放個小管子以利排水。自幼就懂得眼中容不下一粒「砂」的事實,實在無法想像如何能在我眼中放入「管子」?但也由衷感謝進步的醫學手術,使我能保住剩餘的視力。

  第二次手術順利結束,我被推出手術室要前往搭車返家前,一位醫務人員走過來,遞給我一個四折的小卡片,卡片左上角一小塊紙條上寫著我的姓名與出生年月日,還有我主治大夫的名字及手術日期,並寫明我的性別外加一串數字。右上角畫著一個眼睛,我注意到那眼珠是黑色的。在我還來不及閱讀內容文字時,這位醫務人員就對我說道:「妳剛才的手術中有用到一位捐贈者的眼組織,這卡片上有相關資料,妳可寫封感謝函。」我聽後十分驚訝,急忙問道:「會產生排斥作用嗎?」醫務人員回答說:「眼組織不會被排斥。」這時我才知道,醫生用來為我眼中小孔四周作襯墊的,正是這位捐贈者的眼組織。我當時好感動,拯救我視力的除進步地現代醫學外,還有熱心的捐贈者。

  回家休養,並遵守醫生囑咐按時點眼藥,我的眼睛沒再惡化,只是視力明顯減弱,還好不影響正常生活,這時距離發病已超過半年,我也更注意保護眼睛,原以為一切都結束了

    次年春天,正是北美大地最易讓人們產生過敏的季節。我發現雙眼日漸泛紅,伴隨著陣陣奇癢,實在難受。心想;可憐的雙眼,整日要用眼藥水養著,的確不好受。面對鏡中紅得羞於見人的雙眼,我更加注意自己的生活細節,嚴格忌口,不食易「發」食物,甚至用嬰兒洗髮精洗頭,避免刺激雙眼,當然也配合醫生的治療,但是「紅眼症」絲毫沒有減輕。

    那是一次非常難過的看診經歷,幾次治療後我的青光眼醫生竟對我的「紅眼症」束手無策,當他宣佈他無法治療此症狀時,我心情跌到谷底。幸好他為我的雙眼找到另一條生路,介紹我去看眼角膜醫生。那個診所雖在同層大樓中,我仍須先預約。

    眼角膜醫生在檢查後,發現我上下眼皮內滿是小顆粒,那是引起「紅眼症」的原兇,至於為何生出小顆粒,還需進一步了解。她準備先作初步治療,給我點抗過敏眼藥水,再內服藥物,若無效,將以手術刮去上下眼皮內的小顆粒。很幸運!一種從實驗室新鮮作出來的眼藥水對我的「紅眼症」很有效,這種藥水非常珍貴,出實驗室後就需與小冰袋同行,只是保險公司僅負責很少一部分費用,我深知為救雙眼這錢不能省。不久眼角膜醫生發現我的眼睛對含有防腐或化學成份的眼藥過敏,於是與我的青光眼醫生聯絡,將我的降眼壓藥水改為小管裝,每小管用一次後就丟棄,保證不含化學成份,這種眼藥水費用當然較高,好在我的保險公司負擔大部分。至此;這場「紅眼症」 風波結束,我的青光眼治療總算回歸坦途。

    在視網膜醫生為我治療時,她發現我的乾眼症十分嚴重,建議我每日做二次各十分鐘的熱敷,熱敷後輕輕按摩,再滴上人工淚液,當然我需使用不含化學成份的人工淚液,每一小管只能用一天,開管後需冷藏,這對我保護雙眼有幫助,也會直接影響我治療「青光眼」的成效。這使我回想起多年前眼科醫生對我的建議,他早已發現我患嚴重的乾眼症,並向我解釋;我眼睛減少分泌淚液是因為年齡漸長後;眼中(尤其是下眼皮)的血管循環退化,無法保持眼睛潤滑,藉由熱敷與按摩再滴人工淚液,是最佳治療法。此刻我才驚覺,也許是我沒聽從醫生的建議,未及早治療乾眼症,才導致如今眼睛的嚴重病變。但無論如何,困擾數月的頑疾得到治療,我心情輕鬆許多。

  經過一年半的治療,我的青光眼症狀已在控制中。持續的看診,及按時點眼藥,並定時服用藥與每日兩次熱敷,再加上正確且不間斷地使用人工淚液,我患青光眼手術後的右眼沒再惡化,左眼的視力也非常好,期間並通過換駕照的視力檢查,我的生活終於恢復正常。

  約兩年後;一次例行檢查中醫生發現我的眼壓又略微升高,究其原因,可能與眼角膜醫生要我使用的抗過敏眼藥有關。好在那時我的過敏症狀已大好,就將此眼藥改為需要時再使用,醫生又為我加一種小瓶降壓眼藥,只為右眼使用,每晚睡前熱敷雙眼後,按摩一會再滴上人工淚液的流程後,我還要為右眼滴上一滴降壓眼藥,才能安心入睡。可喜的是,我眼睛的抵抗力似乎已增強,病變的右眼已不再排斥「瓶裝」眼藥水了。

  今年是我得青光眼的第八個年頭,在醫生們的悉心照顧下,我雙眼的狀況穩定,醫生約見我的時間也改為每半年一次。雖然我外出旅行時,需帶夠足量的小管降眼壓藥水,還要準備一個小冰盒,放置我的抗過敏眼藥。但兩年前降眼壓藥水的價格大幅降低,我的負擔減輕不少。

  年近「從心所欲」之齡的我,深知餘生將好好照顧已得病的右眼,還要更注意保護健康的左眼。尤其;有醫學研究報導,百分之十五的青光眼最後會失明,我更不能掉以輕心。要想與青光眼共處,除按照醫生指示用藥外,我也為生活規劃好一套計畫,除持續每日二次的熱敷及點人工淚液外,平日心情要放鬆,養成運動的好習慣,勿用眼過度,睡眠要足夠,營養要均衡,特別要食用綠葉蔬菜,並避免長時間的低頭姿勢。

  過去我因生活與飲食習慣的缺失而得青光眼,今後我將注意改正缺失,相信能與青光眼共存。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