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啊!外省人
2010/09/16 00:36
瀏覽444
迴響4
推薦2
引用0

啊!外省人

陳文茜

一九四七年三月七日,蔣介石派遣二十一師登陸基隆港口。依監察院楊亮功公布的二二八事件調查報告,艦隊才開到港口,便接獲情報「島內均亂民」。艦長於是下令「見人就掃蕩。」一九四七的基隆港,沒有太美麗的走道,時間也非夕陽西下。

風有點大、雨飄得細細,不知情的民眾在港灣散步著。機槍掃射初始,打出來的砲彈和太陽一樣亮,穿著拖鞋,老台式短褲的男女老少,只聽聞轟的一聲,倒躺於地,死了。

著名的二二八事件,就此開始了最高潮的國家暴力鎮壓。沒有人知道,乘著軍艦開槍的士兵,如今在那裡?他還安在嗎?他的後代還住在台灣?還是中國大陸的某個角落?那艘軍艦,著著實實打出了台灣歷史中最重要的第一槍,從此之後的台灣史,悲情且仇恨地發展了五十多年,至今未歇。

開槍的軍隊,沒有名、沒有姓,只有二十一師代號。兇手名字未知,本地人只能辨認他們是「外來省份的人」。半個世紀以來,「兇手」被連結一個等同的擴大數萬倍的符號:外省人。

二二八事件兩年後,中國內戰中全然敗退的國民黨政府,倉皇帶著子弟兵渡海遷台。新一批的外省人,有的只十六歲,可能早起才走入田埂,就被強拉當兵。一輩子沒出過洋,從沒聽過二二八,第一站就穿著草鞋來台灣。往後的日子裡,他們多半躲在台灣的竹籬笆世界,有人退伍了,才花盡畢生積蓄買個姑娘,守個家。

打從十六歲起,這群人就沒有爸爸媽媽。國破山河,他們的世界只有蔣公,也只能跟著蔣公,竹籬笆外的世界,對他充滿了強烈的敵意,他們是飄洋過海的外省人,和當年軍艦上「相同」的外省人。

外省人綽號「老芋仔」,芋仔是一種不需要施肥的根莖植物,扔在那裡就長在那裡。長相不好,烤熟吃起來卻甜甜鬆鬆,削皮時手摸著,有點發麻。滿山遍野,只要挖個洞,就可找到幾顆鬆軟芋仔。芋仔命賤,「老芋仔」型的外省人,命也薄得很。

我台中老家對面就住著一位老芋仔,煮麵一流。沒人關心他從中國大陸哪個省份來,媽媽住哪裡,好似他是石頭蹦出來的怪物。對我們這些本省家庭,外省人不是混蛋,就是可憐蛋。混蛋在台北當官,欺負台灣人;可憐蟲就在市井街道裡,擺攤賣陽春麵。老芋仔賣的陽春麵特別便宜好吃,夜市裡搭個違章建築,就可以從早賣到晚。有天門口特別熱鬧,原來娶親了,姑娘從梨山山上買來,清瘦嬌小的女子,後來生了小孩,小姑娘也常背著小孩在攤前燙麵。

我喜歡買他們家的滷蛋,幾次聽到他在旁邊教他太太,麵要煮得好,放下去的時候,得立刻撈起來,在擱回去;千萬不能一次燙太久,否則湯糊了,麵也爛了。麵攤老芋仔有日不作生意了,哭嚎的聲音,穿透薄薄的夾板,凡路經夜市的人都聽到。隔壁雜貨店老闆娘轉告我們家長輩,老芋仔梨山小老婆跟人跑了,兒子也不要了,還把他長年積蓄、擺在床底下的現金全偷個精光。過了三天,老芋仔上吊自殺,孩子被送進孤兒院。上吊時,繩子掛在違章建築樑上,臉就對著後牆的蔣介石遺照。

死,也要跟著蔣公。

麵攤老芋仔死後四十年台灣盛行本土運動,家鄉中國大陸危險擴軍,飛彈部署天羅地網,對著另一個家--台灣。四十年前的老芋仔上吊了,其他老芋仔活下來,眼看兩個家對打。

於是台灣需要飛彈情報員。誰願意在「承平時刻」仍為台灣死?沒有名、沒有姓逮到被打毒針、可能接受酷刑、被剝皮,死了也進步了忠烈祠,誰賣命?薪水不過一月五萬,到大陸路費四十萬,買一條命,誰幹?還是那批老芋仔的兒子!還是那群當年飄洋過海的外省人!從老子到小子,一代傳一代,人生就是要報國;沒有國,那有家?中華民國也好,本土化也好,外來政權也好,李扁當家也好。竹籬笆內的子弟,活著,永遠都要跟著「蔣公」!

被吸收的情報局人員,擔任情報工作那一刻起,真名就消失了。人生從此只剩化名,除了軍情局簡單記錄事蹟外,出了事,家人不敢鬧、不能說。台灣人天天逍遙,十幾年來,台海平靜到人民完全感覺不了戰爭的威脅。只有這群傻外省人,老覺得國家危難,他們得前仆後繼。老的上一輩犧生不夠,小的還得賠上一條命。有情報員家屬向我哭訴陳情,我很慚愧,也很感慨。慚愧的是,我們常覺得自己已幫國家社會做過多事,很了不得;但站在你面前的這群人,他們怎麼從不談了不得呢?

他們的傻,造就了我們人人自私的空間。但令人感慨,這些外省人無論累積多少英雄事蹟,他們的命運總陷在一九四七年二二八的那一槍,他們永遠都是「飄洋過海」的外省人。五十幾年下來,八二三砲彈死的是外省人;空軍公墓前走一遭,戰死的飛行員個個才二十出頭,也是外省人;為台灣蒐集飛彈情報,保護台灣本土運動,死的也是外省人。我無法衝口說出的是,外省人為什麼那麼笨?國家多數人並不承認他們,怎麼還願意替國家去死?

外省人啊!外省人!原罪有多深?多少付出,才能償還當年歷史的錯誤?多少前仆後繼,多少代,才能換取本省人終究的接納?台灣的外省人無法支撐任何一個有意義的政治力量。隨著台灣民族主義崛起,只占人口百分之十五的外省人,政黨如全然反映這群人對歷史的認識、對故鄉的鄉愁,瀛不了。任何一場戰役中,外省人都得當默默的犧牲者,從戰爭到選舉,他們不能大聲說出母親的名字,不能哭嚎他們的鄉愁。他們的一切都是錯,生的時候錯,死的時候也錯;為國家錯,不為國家也錯!

西元一八九四年,一位猷太裔的法國陸軍軍官德雷福( Dreyfus),被控出賣法國陸軍情報給德國,軍事祕密法庭裁判國罪,德雷福遭流放外島。這是法國近代史上轟動一時的德雷福事件。整個事件後來被証實是假的、捏造的;它可以成立只有一個前提;這位陸軍上尉德雷福是猷太人,不是正統法國人,他是法國的「外省人」。

再當時舉國面臨共同敵人德國情況下,法國德雷福身上的猷太血統成了祭品,目的是撫慰普法戰爭中嚴重受創的法國人心。其後法國社會分成兩個政營,雙方在報刊上相互攻擊,在議會中進行政治鬥爭,在街頭上發起群眾運動。事件在小說家左拉發表的著名文章【我控訴】後,達到高潮。

「最後我控訴第一軍事法庭,他違反法律 …….,我控訴第二軍事法庭,他奉命掩飾……..不法行為,判一個無罪的人有罪…….,我的激烈抗議只是從我靈魂中發出的吶喊,若膽敢傳喚我上法庭,讓他們這樣做吧,讓審訊在光天化日舉行!我在等待。」--左拉,【我控訴】

一百多年來,德雷福事件在每個社會上演著,這是左拉在【我控訴】文章中最後的預言。

民族主義者並不關心案件的法律細節、人身生命權,他們只關心事件給自己帶來的後果。「德雷福」的影子,如今被流放到台灣。我的朋友周玉寇,曾經對我說:「你可以大聲講話,因為你是本省人,不是外省人。」

左拉死後一百年,二二八那一槍後五十年,我們本省人,該輕輕自問一句了:外省人,該不該是有權利活下去的人?

(原載商業周刊 842期網友供稿)

http://www.tangben.com/WYluntan/04waish.htm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雜論
自訂分類:心情隨筆
下一則: 大時代的兒子~紀念我的外公
迴響(4) :
4樓. 徐百川
2010/09/16 16:26
台北二二八紀念碑碑文的不實之處
碑文全文如下:

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消息傳來,萬民歡騰,慶倖脫離不公不義之殖民統治。詎料臺灣行政長官陳儀肩負接收治台重任,卻不諳民情,施政偏頗,歧視台民,加以官紀敗壞,産銷失調,物價飛漲,失業嚴重,民衆不滿情緒瀕於沸點。

1947 年2月27日,專賣局人員于臺北市延平北路查禁緝私煙,打傷女販,誤殺路人,激起民憤。次日,臺北群衆遊行示威,前往長官公署請求懲凶,不意竟遭槍擊,死傷數人,由是點燃全面抗爭怒火。爲解決爭端與消除積怨,各地士紳組成事件處理委員會,居中協調,並提出政治改革要求。

不料陳儀顢頇剛愎,一面協調,一面以士紳爲奸匪叛徒,逕向南京請兵。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聞報,即派兵來台。3月8日,二十一師在師長劉雨卿指揮下登陸基隆,株連無辜,數月之間,死傷、失蹤者數以萬計,其中以基隆、臺北、嘉義、高雄最爲慘重,史稱二二八事件。

期後近半世紀,臺灣長期戒嚴,朝野噤若寒蟬,莫敢觸及此一禁忌。然怨屈鬱積,終須宣泄,省籍猜忌與統獨爭議,尤屬隱憂。1987年解嚴後,各界深感沈屙不治,安和難期,乃有二二八事件之調查研究,國家元首之致歉,受難者與其家屬之補償,以及紀念碑之建立。療癒社會巨創,有賴全民共盡心力。勒石鐫文,旨在告慰亡者在天之靈,平撫受難者及其家屬悲憤之情,並警示國人,引爲殷鑒。自今而後,無分你我,凝爲一體,互助以愛,相待以誠,化仇恨於無形,肇和平于永恒。天佑寶島,萬古長青。
------------------------------------------
碑文的不實之處:

1:
台灣光復,萬民歡騰,但可不是全民歡騰,當時有很多青年是對日本戰敗如喪考妣,感到憂傷難過,他們對失去日本統治,心中十分失落,對台灣光復,未必有歡欣之感。

結尾那句民衆「不滿情緒瀕於沸點」,意思就是當初歡騰的「萬民」,不滿情緒都普遍性瀕於沸點,這就誇張了!民眾不滿是事實,但是二二八為何不是情緒瀕於沸點的「萬民」起義?

【起義】時,攻打嘉義水上機場、攻打高雄壽山的民軍,為何都是就讀的女學生作便當提供食物,家家戶戶天天做飯的「萬民」,為何袖手旁觀?

這麼轟轟烈烈的二二八,在嘉義(還是台中)的外省人集中營,外省人上廁所時,竟然需要國小教師派小學生持木棍尖刀押送監視,以防逃走,怎麼沒有「萬民」來幫忙?

怎麼「萬民」當中,還有不少人保護外省官民?

2:
遊行示威至長官公署的開槍事件,根據記載和報告,一個說法是陳儀欲對群眾講話,忽然有人拔槍向陳儀射擊,警衛聞聲,立即開槍還擊。還有一個說法是暴民想衝進大門搶奪槍械,大門守衛無法制止,長官公署屋上的機槍因而開火。會有兩種不同的說法,這或許都有發生,可能現場的目擊者都未見到整個過程,是以都只述及所見的情況。

然而,不論是否有人拔槍向陳儀射擊,是否有暴民想衝進大門搶奪槍械,當時遊行示威至長官公署,在此之前台北已經發生暴亂,守衛有警告不准靠近,但是群眾並不理會繼續逼近,不知意欲為何?當時全台已無軍力防守,長官公署若被暴民攻佔,後果如何?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政府不就崩潰了?垮掉了?長官公署槍擊群眾,很難說是草菅人命的的作為。

而群眾不理會長官公署的警告,繼續前進的事實,碑文略過不表,逕稱「不意竟遭槍擊」。

3:
碑文對2月28日後,暴民無分善惡,對大陸人一律濫打濫殺,遍及婦孺,大陸人死者近千的事實,不僅以「點燃全面抗爭怒火」一語籠統述之,並以「抗爭」代「施暴」,且碑文述及陳儀向南京請兵時,僅說陳儀指士紳為奸匪叛徒,絲毫不提暴民,碑文完全隱匿二二八中暴民作亂的事實。

4:
這篇碑文成於二二八補償之後,提出補償申請的,包括羈押、傷殘 、健康或名譽受損害等,總共才2403件,成立的補償中,有679人死亡,174人失蹤。

二二八的補償有代位繼承,也就是當無直系親屬時,受害者的兄弟姊妹的後代都可領取補償,補償金額有六百萬之多,不出面領取的家屬必然極少,無親無戚全無家屬的受害人也不會有多少,可說679人死亡,174人失蹤這與實際的受害人數必然相當接近。而碑文的擬定者完全無視於此,仍然根據傳聞,刻碑昭告天下說「死傷、失蹤者數以萬計」。


3樓. 徐百川
2010/09/16 16:23
台獨如何利用二二八
二二八有三大原因,一是國民黨的差勁統治,二是日本教育和皇民化對當時青年的影響力,三是中國內亂的時代背景,但是台獨完全片面地罪責中國是二二八的唯一禍源,聲稱中國人和中國文化的殘暴腐敗,激發了台灣人「對抗不義、捍衛自由」的革命,台獨又聲稱二二八時中國政府對自己台灣同胞進行大規模的屠殺。

是以,二二八使台灣人對所謂的【祖國】死心,使台灣人頓然覺醒一定要獨立建國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才能有民主、自由、幸福的生活。因此二二八是建立台灣主體意識、確立台灣國家認同的歷史里程碑,是追求獨立自主的力量源頭。所以台獨以二二八為政治資本,炒作二二八以煽動台灣人對中國的仇恨,使台灣人決心斬斷與中國的血緣關係,走上台獨之路,就是台獨賴以發展壯大的手段和策略。

台獨除了利用先人抗日的碧血,中上代人歡迎光復的熱淚,塗抹洗刷掉當時青少年身上皇民化的痕跡與色彩之外,還從台灣人抗清抗日的獨立主張,說二二八是四百年來抗拒外來政權所凝聚成形的台灣意識所引發。於是這些只知道為日本的「大魂國命」盡忠效命,熱衷「皇民煉成」,根本找不到絲毫半點獨立建國精神反抗日本殖民的二二八作亂青年,都被金裝加身,尊為獨立建國的「先知先覺的烈士和精英」,以此號召台灣人也都要產生台灣民族意識的覺醒,不使先烈的鮮血白流,重拾二二八精神獨立建國。

為了激起敵愾同仇的台獨意識,台獨對二二八可說是渲染又加工,說中國軍隊在二二八姦殺擄掠,在全島展開浴血屠殺。諸如「濫殺:在馬路上遇人便殺,許多小孩子、婦女、老人因上街購物而被殺害。」「沿戶屠殺:在市區中沿店掠奪、強姦、虐殺。」「由北而南,肆行掃射,殺得痛快淋漓」「中國在二二八殺的人,比日本五十年統治殺的人還多」「二二八和南京大屠殺兩者在本質上是一樣的」‧‧等等,死亡人數據估計之不同,從一萬至數萬不等,務使台灣人感到這是「慘絕人寰的歷史浩劫」。於是當台灣人讀到這樣的二二八屠殺史,再念及當初滿心喜悅熱烈迎接祖國,卻換得如此下場,就會哀痛得一字一垂淚,一句一飲泣,悲憤莫名,因而喪盡中國情,拋棄中國心,矢志獨立建國了。

然而根據當時為記者的吳濁流先生,在其所著無花果一書中對二二八的記述:『在這種情況下,女人還是貴重寶物,因為不管這種程度的危險,可以不在乎地出來買東西。‧‧‧,在二二八事件中,沒聽說過有女人被打死的。』可見即使有女人被打死,也是少到難以聽聞,並且如果國軍真是如台獨所說的「屠殺、濫殺、姦殺擄掠」,女人怎麼可能膽敢『可以不在乎地出來買東西』?而且二二八辦理補償申請十多年,可以申請的包括羈押、傷殘 、健康或名譽受損害等,提出申請的總共卻只有2403件,其中成立的補償中有679人死亡,174人失蹤,這個數字與當時唯一有能力調查統計的政府報告也十分吻和。


2樓. 徐百川
2010/09/16 16:21
皇民青年的二二八大革命
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台灣人因世代不同,有著不同的時代背景和經歷,是以在國家民族認同上的觀念也不同。親身經歷二二八的史明,當時就發現二二八時僅是青年學生和舊日軍人在「起義」,原因就是當時台灣老一輩的人仍舊懷著中國情結,所以未能出來參與打阿山的二二八「大革命」,甚至還偷偷保護大陸人(阿山)。總的說來,光復時許多台灣青年的祖國觀念薄弱無根,內心裡未必是熱情歡迎祖國,而且不少人是對失去日本統治感到如喪考妣,熱情歡迎祖國的實際上是台灣老一輩的人。

光復後陳儀政府在政治方面,並非我們以為的那樣專制和高壓,事實上是十分開放的,陳儀對言論自由的寬鬆程度,使當時台灣到了言論浮濫的地步。經歷過光復接收和二二八的葉明勳先生,在其「不容青史盡成灰」一書中說:『當時省營的報紙只有新生報一家,民營的報紙卻有十多家,爭奇制勝、大鳴大放,報紙天天批評政府,政府不加以澄清,而這些批評很少是建設性的。』『人民不明底細,經常在看這些充滿煽惑性,逞一時之快的文章,久而久之自然積非成是,扭曲了對政府的形象。二二八的風暴,這種潛在因素,也就成為誤導的激盪力量了。』。

對二二八有深入精闢的研究的戴國煇,在其論及二二八的書中也說:『然而當年台灣的若干報紙,卻意圖刺激讀者,使群眾心理日趨不安。』。一般來講,在當時報上非議政府,貶抑中國頌揚日本的文詞筆墨,尤其在日文報上更是屢見不鮮,更使這些青少年舊日思想的餘溫在心中持續下去。  

二二八發生時,在電台的號召下,皇民青年奔走相告興奮不已,唯恐後人地起而效尤,有的還穿起過去的舊軍服或學生服,自動集結起來攻擊政府機構和外省人,他們在全省一致行動的結果,整個情況宛如全民暴動。「昔日的官兵們!今日可以拔出指揮刀了!特攻隊的勇士們挺進!奇襲的時候來到了!」「集中我們的武器!爭取時間,奪取他們的武器!全體同胞,一致武裝起來!」諸如此類的文宣,就在各處分發張貼。各地為這些青年所佔領的電台整天激烈囂叫殺氣騰騰,煽激鼓動不休,更使得這些青年的情緒亢奮沸騰起來。對他們來說「替天征討不義之徒,膺懲暴支」的時候又到了,他們高唱日本軍歌,舞著武士刀,大罵大陸人為「巴格野魯」的「支那人」「清國奴」,並且以日語檢驗行人,凡是不懂日語者,立即以刀棍毒打砍殺。   

光復後有政風不良、軍紀鬆弛、百物騰貴、失業激增、治安惡化,加上文化、習俗及語言之差別而造成磨擦衝突的二二八背景和因素,但是二二八發生得既速且烈,一下子星火燎原成為席捲全島的「革命」風暴,且濫打亂殺遍及外省婦孺,這就與當時青年心中積存的皇民化有關了。平心而論,日本統治五十年後台灣青年的皇民化,追根究底誰為為之、孰令致之,固然是中國割讓台灣給日本所造成,完全是身不由己的時代宿命,是自然而必然的現象,談不上有什麼恥辱、有什麼罪過可言。但是我們要追查真相、還原歷史,要客觀地評斷二二八的是非,就不能不把當時台灣青年接受皇民化這一存在的事實考慮進去。


1樓. 徐百川
2010/09/16 16:17
蔣介石是台灣人的救星!
蔣介石在台灣鎮壓了二二八,壓制住了皇民餘孽殘暴不仁的復辟運動。
蔣介石在台灣進行大中國教育,使台灣人從認同日本的迷失中走出來。
蔣介石在台灣鐵腕反共,殺害外省人無數,使台灣人免受共黨顛覆而免受共黨統治。
蔣介石在台灣勵精圖治,尤其是蔣經國子承父志使台灣人民生活富裕安康,大幅度提高了教育水準。
蔣介石父子在台灣的經濟建設、教育建設,結果為自由民主化建立了穩定的基礎,使得李登輝和民進黨得以順水推舟完成台灣的自由民主化。
蔣介石父子在台灣的治績,使台灣人深蒙其利,使得台灣人現今在各行各業均執牛耳,有了出頭天。

所以蔣介石是台灣人的救星!大救星!

雖然蔣介石鎮壓二二八過於草率,鐵腕反共過於嚴酷,冤殺錯殺了不少人,為其政治事業的的大汙點。但是其治理台灣的功業彪炳輝煌,遠大於過。

所以蔣介石仍然是台灣人的救星!大救星!

可惜蔣介石一心反攻大陸,為了全台灣反共一條心,對台灣人和大陸人衝突相殘的二二八事件諱言忌談,以至於二二八被台獨利用,作為炒作仇恨的主要宣傳材料,造就出一批恩將仇報的台獨愚民。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