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獵巫
2013/06/02 17:58
瀏覽927
迴響0
推薦40
引用0

   - 請你們什麼都別相信。

   我絕不承認是我犯下那個男人做的法律上不允許的罪行。是他自己殺了自己的太太及八個孩子,用那麼恐怖的方式,如此重大的罪行,接近所謂的反人類罪行。沒有錯,我跟他很熟,而且為了幫他忙,我同意,用過他的身分過過好多年。除此之外,直到今天我都還活在一種難以置信的恐怖之中。這個男人不僅邪魔歪道,愚蠢,吝嗇,妒忌,還很可能是個同性戀。

   - 然而,他犯這件案子的時候,他當回他自己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了。

   我看到他像個瘋子,黑色影子在人行道上狂奔,他上車,我斜眼從後視鏡中監視著他。在他家,他會把自己鎖在浴室裡好幾個小時面對鏡子凝視自己。用冰涼的冷水淋浴,當他頭痛欲裂,就用溼透的毛巾裹在頭上。晚上八點圍坐餐桌前吃飯的孩子看著他穿著溼答答短褲突然出現目瞪口呆,他絲毫沒有半點不自在。我沒有偷窺,我只是待在客廳的角落,從夜晚漆黑玻璃上的反射將他看得一清二楚。

   - 我絕不可能做出同樣事情。

   你們評評理,我沒有孩子。我也沒有妻子,如果我有,也不可能殺掉她。我個人的看法是,夫妻之間絕對存在著其他的方式來表心中的不滿。不小心摔破一個彩釉瓷杯,我們絕不會將口袋裡的刀子抽出來,我們可以開口說些比較有建設性的談話。又若是孩子們電視機的聲音開得太大聲,或是傻哩瓜嘰一屁股坐在遙控器身上把正在播放的新聞換了個頻道,我們也不會把他們抓去陽台像獵到巫婆那樣放把火燒了他們。

   - 在我的看來,這男人根本是個禽獸。

   還不如。跟你們想像的完全相反,現在的他,並沒有比法庭上法官的那根驚堂木槌更活潑。為了嚇唬他,胡嬌警官應該是有刑求他。到隔天才發現要一具屍體招供的困難度太高。這些都只是假設,也有可能用一杯咖啡加一盒香菸要求他同監室友拿床板打破他的腦袋。監獄裡面,我們總是不缺乏隨時待命要做這類服務的傢伙。

   - 監獄管理人有責任盡快展開調查。

   你們沒有辦法叫死人服刑。如果他是個死人,你們就會認同我的說法,知道我是冤枉的。我只是個善良的男孩,不應該揹負謀殺的罪名,黑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短篇
上一則: 放暑假
下一則: 全像攝影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