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全像攝影
2013/05/25 20:32
瀏覽646
迴響0
推薦41
引用0

      前有個女人,裸,胸垂掛於虛空之中,像似正在凝視或觀察底下的馬路。那路,一群散漫零落旗幟標語下遊行的隊伍。是否她高喊著什麼,叫救命,或者是在發表些什麼對於人生對於生命的看法。然而示威的聲音高昂激越以致無法聽到她說什麼。我覺得我是唯一注意到她的人。走在路上我習慣抬頭看天。小時候留下來的習慣,害怕天塌下來砸在頭上的念頭。當然也有可能只是為了時不時鬆鬆頸部肌肉,經常我很容易扭到脖子。我問自己,這女子是否真實,是否只是出於我的想像。我不想讓消防隊覺得我是個神經病,或認為是哪個白目國中生的開玩笑。

      - 我,六十多了喔。

      打電話之前,我寧可仔細靠近再多看看,最好我能親手觸摸確定這東西確定是否人類。我擔心我看走眼,也許是個幻象,或什麼投影,三維影像技術,高科技電子全像攝影畫面,我很容易感電。我是個膽小鬼。我害怕動物,閃電打雷,爆炸爆破。沒錯,每年國慶日放煙火我都躲在家裡。出門在外,總感覺到自己像個城市游擊隊員。

      好吧,如果她是真實的,她應該開口跟我們說說她對任何人都是無害的這類話。換句話說,我就不必在這邊浪費時間不斷告訴我自己這只是個幻象。她開始移動了,古早笨鐘鐘擺那樣子來回擺動。我開始好奇,最後她會不會沒抓好窗口,然後栽個跟斗,然後摔下陽台,墜落在我身旁砸個稀爛,差幾步遠。

      - 我從沒看過真正的自殺。

      對啊,我喜歡戲劇,我喜歡任何活生真實現場的演出。我不否認其實我全心期盼她從窗口落下來。萬一她突然從她的窗口消失,我是說回到屋裡啦,我肯定要無比失望。對於一個剛剛退休的男人來說像我們這個小鎮上能有的消遣很少。我有股衝動想要為她做些什麼來鼓勵她而不是在這裡長時間消耗懸疑。中午了,她還在那裏吊足胃口躊躇不決。我乾脆進到公寓裡,扶梯上樓。我數著樓層。她住四樓。我撳下電鈴,數回。

      - 如果她開門,鐵定能逮到我。

      我想我絕對不可能有勇氣跟她說,拿出勇氣來,有點骨氣,像個高台跳水選手般往柏油路面跳下去。所以我悵然下樓,一無所獲。然而我的舉動並非完全無用。她,目前,實實在在,躺在人行道上已經斷氣。也許是街上的吵鬧氣氛帶給她些許勇氣吧。

      - 我還是有些遺憾。沒能親眼看到她掉下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短篇
上一則: 獵巫
下一則: 蜜汁樣皮膚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