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相思淚水比夢長 ~9
2007/03/31 00:26
瀏覽3,80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20。」

   「年齡與複雜度果然沒有絕對的正比或反比關係。」

   「你覺得我複雜?」

   「以這樣的年齡來看,妳懂得不少。」他說。

   「複雜不見得難懂,你才是難懂的人。」

   「我?」他端起微涼的茶,試了試溫度,「也許,不過現在到哪裡去找簡單又透明的人?」

    這正是現在人最可悲的地方,把簡單和白癡畫上等號。

   「奇怪,」他仔細看著我的圖,突然將視線轉到牆上的畫上,「牆上的畫也是妳畫的?」

    是的,牆上那些你口中「鬼畫的垃圾」,正是在下的拙作。

   「好眼力」我微笑的說,真正的藝術家是禁的起批評與指教的。

   「上午,我有些失言。」他大概也查覺到我笑容中的不懷好意。

    不過,他道起歉來,依然一副紓尊降貴的口吻,真是個驕傲的人。

   「上午?你說了些什麼?」我打算逼他回憶起他所謂的失言。

   「其實也沒什麼。」他顯得有些不自在。

    總算板回一城。

   「如果你是指,你覺得我的畫像垃圾的批評,我是不會放在心上的。」讓他見識一下何謂寬宏大量。

   「妳聽到了?」

    我微笑的點頭。

    廢話,那時我就在這個房間裡面,就坐在您老大哥旁邊,聽得可清楚了。

   「好吧,我道歉!」

    我笑了一下,表示和解。我可是個相當大方的鬼。

   「妳的畫,為什麼會在這個房間裡面?」

   「我送給前一任房客的。」這不算說謊,我當然可以自己送給自己。

   「前一任房客?他出院了?」

    她死了。

    我該告訴他實話嗎?有不少人忌諱住在死過人的房間裡,雖然這在醫院裡是司空見慣的小事。話又說回來,如果他去住別的房間,我不就又把房間要回來了?可是這會不會太卑劣了?

   「她過世了。」我可不能說謊。

   「哦。」他淡淡的應了聲。

    哦?只是這樣?只有一聲毫無意義的語助詞?

    先生,這個房間死過人耶!任何正常人都會覺得觸霉頭的。你現在應該做的是,立刻把護士小姐叫來,告訴她你要換房間。

   「妳跟他感情很好?」他問。

   「她是我少數幾個朋友之一。」我心不在焉的說。

    真可惜,他為什麼不在乎住在死過人的房間裡呢?

    唉!我早該知道這個人是不怕鬼的,從他對我這麼有興趣來看,他可能還巴不得多結交幾個鬼朋友。

    雖然我可以在瞬間到別的地方去,這種一下子消失在他面前的做法,當然可以達到嚇他的目地。可是我可不想為了嚇他受罰,如果我們故意嚇人,被長老知道了,那可不得了,光是面壁思過的時間,就會把人想到瘋掉。

   「好朋友過世,妳一定很難過。」

    什麼?喔!過世了會不會難過?那是當然的,沒有人當鬼會開心的。

   「她過世好一段時間了,偶爾還是會想起她,不過已經習慣了。」

    我的確已經習慣當鬼的生活了。每個禮拜到靈界一趟,長老會給我那個禮拜的死亡名單,我只要按照時間,將名單上的靈魂帶回靈界,交給審判者,審判者會依照靈魂生前的功過,決定它們來生的命運脈絡。我要做的只是交出名單上的靈魂,工作並不困難。至於平常無聊的時候,我就在醫院中四處晃,只要不跨出醫院範圍就行。

    說到這裡,我在腦海裡快速想了一下這禮拜的死亡名單及時間,嗯,就剩明天一個車禍死亡的年青人。明天要回靈界一趟。

    剛好,我有不少問題該跟長老討論,包括,為什麼這傢伙看得見我這件事。

    拿著茶杯的手,猛然失去溫度。回神後,才發現,是他取走了杯子。

    他將微涼的茶,倒進茶缸中,斟上一壺新沏的茶。

   「還要再喝一點茶嗎?」他打開茶葉罐。

   「不了。」我連忙阻止他。

    一個晚上,我只是就著茶杯,聞著茶香,一口都沒喝,他喝的也不多,往往茶涼了,就倒掉,換上新茶,平白浪廢了不少茶葉。

   「那麼就不再沖新茶了。」他收起茶葉罐。

   「所以,」他靠回椅背上,優閒的開口問,「妳今天晚上過來,是想看看,會是什麼樣的人,住進好朋友的病房?」

   「不,我是來看看,批評我的畫像垃圾的傢伙,是什麼樣子。」我的口齒真是越來越伶俐了。

   「剛剛是誰說,不介意批評的?」他笑著問。

    沒聽過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嗎?

   「算我失言。」就當我食言吧!我笑了笑。

   「妳的茶又快涼了。」他提醒我。

    將茶放回桌上,鬼是不喝茶的,那屬於人間的煙火。

   「為什麼不喝?」

   「我等下回去,還想睡覺。」總不能說,我沒辦法喝茶吧?

   「的確不早了。」

    這是逐客令嗎?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相思淚水比夢長
下一則: 相思淚水比夢長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