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大選帶給我的深沉困惑
2023/11/18 20:23
瀏覽539
迴響9
推薦8
引用0

我承認,此刻的我處於高度困惑的狀態。面對此刻台灣的選情,我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抉擇、怎麼反應或行動。



藍白合雖然似乎成功了,但是,不到最後一刻,其實還不知道究竟,隨時都可能再起變化。這裡只能暫時就藍白合成功作為下面的討論前提。對藍白合的成功,有些人非常欣喜。當然,綠營的人大概不怎麼高興,也許摻雜著深深的憂懼。



我不屬於綠營,和綠營人士的心態並不相同。但是,說實話,我也有些憂懼,憂懼於是否會因此增加中共統治台灣的可能性。藍白兩個陣營之間存在不小的歧見,乃至利害立場,但是,至少在明面上,兩者對中共都表現出較願意親善的態度。這會不會使得中共更容易逐步控制台灣,乃至最後統治台灣?



我對於中共統治台灣這種事情是極難接受的。對我來說,中共是傾向全控的專制體制,又有嚴密的統治組織,而且曾經強調暴力鬥爭,現在又有再度走向獨裁的傾向;同樣重要的是,兩岸之間其實積存著許多的仇怨情緒與觀點歧異。這種仇怨情緒其實並沒有得到充分的抒發,但是,在統一以後,情境改變,那些仇怨情緒是不是會藉機爆發,甚至出現過當報復的行徑,我絲毫不敢樂觀。總之,對我來說,兩個相異群體的結合,常常是非常危險的過程。大概率會出現摩擦、衝突,很難避免。即使出現大規模流血衝突,也毫不奇怪。



即使沒有出現大規模的衝突,較隱性的鎮壓或犧牲人權的事件恐怕也會層出不窮。要想免於這種悲劇,需要極高的條件,兩個群體恐怕都需要有極高的自律習性。在兩岸之間,我沒辦法做那種樂觀預期(這裡也許需要點出:要造成衝突,並不需要多數人心中存有敵意,少數人就能夠製造出嚴重的衝突。而衝突也可能由星星之火繼續蔓延)。



有人似乎還在寄望於“一國兩制”,我現在是不敢再對此抱什麼希望的。香港和更早以前的西藏,其實已經就是悲劇前例。“50年不變”的書面承諾,可以隨時變成“只是一紙歷史文件”,”兩制“云云,實在缺少穩定性、可靠性。尤其中共的專制體制性質,更不可能去維護什麼兩制。維護兩制,幾乎等於是在隨時揭露其專制面皮。人民隨時會問:憑什麼他們可以,而我們不可以?



當然,藍白合並不就等於拱手接受中共來統治台灣,也許真就只是維繫兩岸處於和平共處的狀態。如果是那樣,我倒也樂觀其成。事實上,我之前對馬總統的支持也就是基於這樣的希望。但是,香港的局勢,還有中共近年的戰狼姿態,與其對普世價值所表現的拒斥態度,讓我更進一步認識到”一國兩制“的不可行。



對現在的我來說,我以為藍營人士普遍對中共做出了有問題的評價。這種有問題的評價主要出於兩個理由。一則是藍營對綠營執政的不滿;再則是對中共的誤判。事實上,這兩者之間很可能相關。也就是說,因為對綠營不滿,所以對中共更容易感覺親善。而中共也很容易在藍營不滿綠營的心態下做出一些友善動作來吸引藍營。



說到對綠營執政的不滿,我其實對綠營也有不少批評意見。在民進黨兩度執政以後,甚至綠營已經成為台灣支持人數最多的陣營以後,綠營人士也出現了腐化的現象。再者,綠營政府在教育課綱的制訂過程中似乎是努力要去中國化,我對此也認為似乎已經過頭。我認為,歷史地來說,兩岸關係密切,是毋庸置疑的。要否認這種歷史事實,恐怕是徒勞的,甚至是會有害的(適度調整既往的中國中心思維,我倒不反對)。具體來說,藍營對綠營的不滿,相當部分就與這種對歷史敘事的立場落差有關。甚至可能有些人並不屬於藍營,但是也對這種扭曲的歷史觀反感。也許更重要的是,否認台灣社會的中國元素,其實部分隱含的意思是要否認對中國元素的負面評價可能也適用於台灣,而只是程度有別。但是,這可能會導致對台灣社會的自我批判的闕如。



當然,綠營政府的一些具體政策,譬如年金改革,也引起爭議。我雖然贊成進行年金改革,但是,對具體的一些細節也是有意見的。總之,綠營執政,也有許多問題,需要檢討、改進。否則,要我票投綠營候選人,我也還是會有很強的拒斥心理。



不過,我和多數(?)藍營人士的可能不同點在於,我並沒有那麼負面評價綠營,包括綠營政府。我以為,綠營有機會執政,對維繫台灣社會的大體和諧有絕大的好處。綠營當然有缺點,但是,任何政黨都會有缺點。在我看來,藍營對綠營政府的批評已經有點過了,部分是出於”我群中心“思維的結果。藍營的我群中心思維可能會導致過度渲染綠營執政的負面意義,而泯沒一些正面意義。



譬如一些呼籲兩岸要和平的人士,常常是在批評綠營政府,認為是綠營政府在挑釁對岸,是在刺激導向兩岸戰爭(背後則是美國在挑撥、煽火)。



我雖然也並不贊同綠營政府的某些關於兩岸的動作,認為是過分了,或者不必要;但是,兩岸如果爆發戰爭,台灣絕不會是主動的一方。這是擺明的事。台灣方面的一些動作,也很難說是在挑釁對方。問題在於,兩岸關係說難聽點就好像貓與老鼠。老鼠在貓面前,逃不掉就幾乎只能任憑宰割,任何動作都可能變成挑釁,都會遭到貓的懲罰。



基於我對統一過程的悲觀預期,以及特別是對於中共作為統治者的性格的判斷,我極度拒斥中共的統治。而現在的藍營,讓我最不放心的就是其中的許多人都對中共抱持太強的親善、接納態度。有些人幾乎已經和粉紅沒有區別。有些人則是認為,中共即使比較專制,但是,看:他們建設多麼好!進步多麼快!專制又怎麼樣?民主有什麼好?看看現在的台灣,不是一塌糊塗?



我對兩岸政府表現的評價,和這些人有巨大的落差。我並不完全否認中共政府也有作為;我承認,在改革開放以後,中國大陸的建設、進步確實頗有可觀。但是,我以為,文明的重點並不是在物質層面,而是在精神層面,人權、人道方面的表現最重要。而中共在這些方面乏善可陳。即使在經濟成就上,中國大陸也是在犧牲了廣大農民、農民工,乃至犧牲了更廣泛的人權的基礎上才達到了現在的經濟成果。而且,由於對外關係的惡化,接下來,中國大陸的經濟很可能出現嚴重崩跌。失業問題會造成嚴重的困擾。中國大陸的經濟問題可能不只是困擾中共政府,甚至可能困擾全世界。



至於台灣,已經達到的經濟成就水平,明顯仍然高於中國大陸。而且,台灣在幸福度、自由度..等多方面,也都明顯優於中國大陸。即使是以一些聯合國的全球評比為準,台灣的排名也都很靠前。強烈否定當前台灣的發展成果,其實部分出於情緒反應。



中共執政的問題中還有另外一個我認為可能是最嚴重的問題,就是”誠信“的問題。不過,雖然我認為這個問題可能是最嚴重的問題,有些人卻可能對此並不在意。無論如何,這是個很難深入討論的問題,因為太難測量,所以會留下巨大的否認空間。



在此,我放棄論證的嘗試,直接推出對上述陳述的肯定結論。我認為,中共這種講究鬥爭、群眾路線,而且是極度權力集中的剛性政黨,會讓人際關係變得危機重重,也讓誠信變成背離現實、難以企及的理想。也是在這種政黨的統治下,正式簽訂的書面協議,可以在需要時瞬間變成”只是一紙歷史文件“。執政前竭力吶喊的”民主“口號,執政後搖身一變就成為”民主集中“制。國家主席可以瞬間變成階下囚。社會主義路線本來是以”平等“為宗旨,結果卻出現極高的吉尼係數(.61?)。誠信原則,未必不是個人心中希望秉持的道德原則,但是,在巨大的壓力下,這個原則只能是彈性掌握。



有人把馬克思思想分成四種不同的思想傳承:人本主義的(霍克海默)、結構主義的(阿杜塞)、第二國際的(恩格斯)、第三國際的(列寧)。其中,第三國際的傳承是最具好戰性格、最少人文精神的一種。而中共不但是傳承後者,似乎又加上了某種程度的農民”起義“風格。狹義的唯物論思想與鬥爭性格,似乎還變本加厲。誠信這種道德原則在這種體制下顯得很不真實。



在政治場域裡,誠信素來就很難得到重視。但是,在不同的統治模式下,誠信原則被維護的程度也還是有不同。而基於上述的討論,我對中共作為統治者的誠信,實在很難有信心。從而,對於所謂的”一國兩制“,我也難以懷抱樂觀希望。



”一國兩制“的問題不完全只是涉及執政者的誠信問題,其實還有公平性的問題。也就是前面提到的人民可能的質疑:憑什麼他們可以,而我們不可以?



別小看自由度的差別。當人們發現,別的群體可以擁有某些行動自由而我群卻受到嚴格限制時,那嫉妒與憤怒的情緒會成為任何統治者的巨大統治危機。而這種危機也會成為促成政策轉變的強大動力。



身為台灣人民,我當然希望兩岸和平,我也希望中國大陸變成繁榮、富庶、和平、幸福的國度。但是,在那之前,台灣接受中共的統治不僅會是台灣的悲劇,其實對中國大陸也未必是好事。台灣不受中共統治,台灣可以成為中國大陸的燈塔角色,一個經由對比促進反省、檢討、改革的參考範例。而一旦台灣也被中共統治,這種參考範例的功能就會消失,中國大陸更容易陷入自我封閉的狀態。



藍白合如果執政,究竟會不會增加台灣被中共統治的可能性,我其實並不知道。以線性式的思考,答案似乎是肯定的。因為藍、白對中共比較親善,也就容易被滲透、被認知作戰,乃至被改變態度。中共也就有可能甚至不必真動武,就拿下了台灣。不過,這只是線性思考的結果。真實的歷史可能遠較曲折。兩岸有沒有可能因此就能維持一種名義上的統合,而實質上維持台灣的獨立運作呢?這些皆非我可知。不過,這種情況高度依賴中共的善意。而他人的善意卻是極不可恃的事物。



柯文哲最近說了一番話,其實頗能讓我動容。他表示:”要相信普世價值,就應協助中國進入文明社會。“這是一種非常開闊的胸襟、正向的心懷。衝著他能夠有這種崇高意願,我不得不表示佩服。



不過,我恐怕不是一個堅定的理想主義者。反之,我對理想主義常常懷有疑慮。在政治領域裡,我比較會是在現實主義的原則下,稍稍容納一點理想精神。



我曾經幾次討論到1949年時的一些附共者(廣義的”附共者“)的命運這個議題。當年,很多懷抱理想的中國知識菁英,投向了中共統治的新中國。他們很多人都表示要”參與建設新中國“。我很敬佩他們的宏願。中國需要這種理想知識菁英,越多越好。柯文哲的宏願,也同樣讓我敬佩。但是,我不知道的是,懷抱這種理想宏願者最後的命運會是怎麼樣。



舉個簡單的例子,千家駒,早年就加入了共產黨,後來曾任中國全國政協委員、民盟副主席。文革中遭批鬥、抄家、抽打、罰跪等酷刑。他後來說:這就是追隨共產黨一輩子、擁護共產黨、擁護毛主席應有的報應。



這絕不是最深的悲劇,類似的悲劇不勝枚舉。



中國需要被改變,要朝向民主、人權的方向邁進。然而,只是懷抱理想,不但是未必能夠改變中國,更可能的是自己也被洪流淹沒。要改變中國,必須有審慎、理性的策略。這恐怕會比理想主義心懷更緊要。柯文哲要改變中國的策略究竟如何,還有待評估。普世價值未必沒有,但是,普世價值未必能夠成為理想主義者的護法者。普世價值要被實現,但是普世價值並不會自行實現,更不會是誰的保護傘。只有等普世價值被確立了,它才能夠成為帶來眾人幸福的力量。而在那以前,追求普世價值者可能成為改革過程的犧牲品。不過,我承認,這只是我的悲觀推測。對此我沒有、也無法有確定的預測。



回到台灣的大選。此刻,我其實不知道究竟誰當選、誰當總統對台灣最有利。對民進黨,我可能因為其現在的反共立場而產生暫時的選擇偏好。但是,我並不是由衷欣賞民進黨。而對於現在的國民黨,我不免感覺失望。我覺得國民黨是個失去了方向的政黨,眼前比較是急於再取回政權。至於取回了政權以後,究竟應該怎麼做,我們根本看不清楚。



民眾黨,對我來說,好像又是個一人黨。柯文哲有讓人敬佩的地方,卻也似乎有些讓我不放心的性格,譬如容易諉過於人。而如果真由民眾黨執政,我實在也難以放心。



這次的大選,對台灣的未來顯然極關重要,只是,我至今還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抉擇。唉!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9) :
9樓. 向陽春
2023/12/10 13:04
泛藍這些政客不是笨,就是壞!

許多泛藍朋友不願意去思考很基本的問題,只會在國號上打轉;如我前所述:人民自主的權利獲得保障,才是國家主權的真正獨立。

你(妳)擁有自主、免於恐懼的自由權利,難道不值得你(妳)用性命去捍衛嗎?

沒有人不害怕戰爭,有些泛藍朋友甚至天真的以為:只要願意與中共簽下和平協議,就可免去戰火之禍,然而中共從國共內戰到與英國所簽的聯合聲明協議有哪一次遵守的?

因此每次泛藍政客在倡言和平協議之時,我只能說這些政客不是笨,就是壞!


真正的台獨,是思考、發現台灣人民與土地的永續發展關係。也唯有當妳(你)用心思考、發現這種關係之後才能明白:妳(你)的未來在哪裡。
8樓. 向陽春
2023/12/09 17:31
台灣存在的真正危機

實質上台灣已經真正獨立了,只是許多泛藍朋友不願意正面去面對它 。

一個國家的主權的獨立與否,不在於國號是甚麼名字;而在於人民的自主權利是否得到保障;如果人民的自主權利無法獲得保障;那只是個主權獨裁的國家,無異於外族統治,甚至比受到外族統治還糟糕。

在港英政府管轄香港的時代,香港人雖無民主的權利,至少還擁有自由的生活環境。不必擔心言論受到嚴厲的監控。然而1997年回歸中國之後,就被逐步緊縮這種自由的空間,而到2019全面爆發「反送中事件」。

民主體制當然也不是完美地,但至少它可以讓人民有效的制衡監督政府的作為;當一個政府的施政不符合多數人民的期待,人民自然就會換掉他,2008年人民不就換掉了貪腐的陳水扁麼!

事實上現在中國卻也正利用台灣民主的弱點,以內容農場製造假訊息混亂台灣社會對真實情況的認知。然而許多泛藍朋友們卻不願意去思考這種認知戰的真實性為何,這才是台灣存在的真正危機。


真正的台獨,是思考、發現台灣人民與土地的永續發展關係。也唯有當妳(你)用心思考、發現這種關係之後才能明白:妳(你)的未來在哪裡。
7樓. 向陽春
2023/12/05 13:04
台灣議題已然躍上國際舞台

我當兵時任軍中的文宣工作,然而也看到黨部內的黯黑操作;退伍後正是1980年代台灣民主運動風起雲湧的年代,那時受黨國教育的思維猶存,只會靜靜觀察台灣社會的變化。這些變化,逐漸顛覆了我以往的思維,所以頗能體會你的困惑。

當時獨派人士所提出的主張:解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總統直選…。每一項都是直接衝擊著執政者的禁忌;然而時至今日,當年這些禁忌不僅完全被實現,且被視之理所當然。

社會觀察中,我慢慢發現到:黨國獨裁者必然反對人民的「獨立」思想,昔日國民黨教我「台獨是中共三合一的同路人」現在卻跟中共同聲唱和「反台獨」。

事實上政權不是國家的主體,人民才是國家的真正主體!

因此黨國體制害怕人民「獨立」的聲音,亟欲除之而後快。台灣議題已然躍上國際舞台;拋棄國共內戰的思維,你自然會得到明確的答案。


真正的台獨,是思考、發現台灣人民與土地的永續發展關係。也唯有當妳(你)用心思考、發現這種關係之後才能明白:妳(你)的未來在哪裡。

我並不反對台獨(但是我也不主張台獨),也不是因為國民黨的教育而反對台獨。我的猶豫不是出於我反對台獨而起,而主要是對民進黨的腐化、恣意有不滿,再是對民進黨提倡的歷史觀不以為然。我其實也不反對台灣中心的歷史觀。但是,台灣中心史觀並不表示應該對中國和台灣的關係與其他國家和台灣的關係應該等量齊觀。

出岫閒雲2023/12/07 11:15回覆
上面的話都還需要做繁複的解釋。此處暫時作罷。 出岫閒雲2023/12/07 11:21回覆
6樓. 狐禪
2023/11/21 17:08
見不到哪個候選人以民生福祉為前提,的確是很莫名其「妙」。
5樓. Taiga
2023/11/21 09:12
版主:「國民黨…取回了政權以後,究竟應該怎麼做,我們根本看不清楚。」

版主陷在「結構」這個泥潭中,因此所有觀點都是宿命的,而且是悲觀的宿命論者。你要知道,嘆一口氣讓人衰三年。人生最倒楣的事就是被迫和唉聲嘆氣的人站在同一邊,你自認為是「藍營」的人,所以藍營的人都倒了大楣;你自認為是中國人,所以中國人都倒了大楣。拜託你離開藍營吧!離開中國人吧!美國才是你應該待的地方,移民去美國吧!

國民黨如果取回了政權,那就是侯友宜當選了,侯如果當了總統,他會怎麼做?很簡單,看他如何當市長就知道他會如何當總統。美國人經常選當過州長的人當總統就是這個道理。你當然「看不清楚」,爛泥扶不上牆的人怎能看得清楚。

抱歉!「我只是說出自己的真實感想。會讓別人(你)看了不舒服,我只能說抱歉了。」
4樓. !#@$%^&*()_+
2023/11/20 17:43
.

哦。我沒有困惑啦。

https://udn.com/news/story/120912/7584799

陸人羨慕台灣1文化喊「華人之光」 揭無語現況努力移民:超想來台定居

2023-11-19

聯合新聞網/ 綜合報導

「大陸對LGBT的態度,只能說是讓人無語憤怒」,一名大陸網友在Dcard發文分享個人經歷,自己出身於平凡家庭,從小就努力讀書準備移民,然而他卻直言,比起歐美國家,更想來台定居,原因曝光後也引起熱烈討論。

中國同性戀企圖影響台灣國選舉。

我要投票給禁止中國同性戀投奔台灣國的民進黨!
讚啦讚啦讚啦
3樓. Taiga
2023/11/20 09:30
版主:「這次的大選,對台灣的未來顯然極關重要,只是,我至今還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抉擇。唉!」

版主這種個性用「爛泥扶不上牆」來形容最為妥切,「決斷」對版主來講永遠是最困難的一件事。我來幫你「抉擇」好了!

⑴選賴清德。「堅定」的台獨工作者,毫無疑問的將面臨大陸方面「堅定」的打擊。如果對岸是習近平掌政,那倒還好,習近平是個「沉默的推土機」,他會輾平一切但會在平靜無波中完成,也就是他會統一台灣,但不會「武統」;要是換個沒有自信心的人的話,他為了證明他的能力,反而會「武統」。舉實例說明,例如小布希是個無能的小丑,為了證明他是「有能」的人,他才發動「伊拉克戰爭」;要是換成他人,比如說歐巴馬這麼個有自信的人,戰爭的可能性就會大幅降低。總之,選賴清德,統一就在眼前。

⑵選侯友宜。既不親中也不遠中,他會專注在內政,不挑釁中國大陸,我認為習近平會歡迎這樣的人。習近平是個有「大志」的人,他想成為「世界級」的領袖,只要台灣不被美國利用來騷擾他,他不在乎台灣像現狀這樣的存在。

看了我的分析後,「抉擇」不是變得很容易了嗎?
2樓. 魔師帆正東
2023/11/19 14:00
柯媽媽希望民眾黨自己贏就好。柯文哲

脆 就 聽媽媽的話,選到底吧!

民視:柯文哲爆料 藍 一開始「想踢掉郭台銘」 

【民眾黨主席柯文哲稍早出席記者會時,除

了提到「讓6%」太奇怪以外,在野要整合還

是要全部人一起,不要老想先排除誰,更爆

料國民黨當初洽談時,一開始就想把鴻海創

辦人、無黨籍參選人郭台銘排除在外。】

雖無法在總統層面合作,但以目前立委

選情來看,眾黨掌握關鍵少數。還不如儘

早決定分手,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民進黨超級會選舉。相關新聞:

士修:我從來不小看進黨選舉實力

1998年造假錄音帶 害吳敦義連任失利

吳主席 是 馬、王 都能接受的人選,是 國民黨內的

最大公約數。

吳敦義主席 應該參選 黨主席 、參選總統 才是 啊!

要相信老母娘是唯一正法
1樓. !#@$%^&*()_+
2023/11/19 12:00
.

直接寫罵中國還輕鬆愉快。

起碼很多人看了爽。

這種憂國憂民,我們看了會吐。

我只是說出自己的真實感想。會讓別人看了不舒服,我只能說抱歉了。 出岫閒雲2023/11/19 20:0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