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請問周武榮律師 到底誰沒誠意?
2012/02/28 22:17
瀏覽5,989
迴響1
推薦6
引用0

從Makiyo打人事件一路看下來,本來一開始我還很同情那位計程車司機的,但是一直到2100全民開講在2/10的節目找了友寄隆輝作現場連線專訪,中間又看到司機委任律師周武榮Call-in到節目裡脫序演出以及友寄不停的道歉認錯、之後司機本人及其家屬反覆的態度,一直到當我曉得林姓司機所屬的車行,就是那個曾經聚眾鬥毆、包圍警局、癱瘓交通樣樣來,跟黑道沒啥分別的「全民計程車行」之後,我的同情心立刻降了一半。

我不得不說那位司機委任律師周武榮,當我看到他在2/10的節目裡的call-in進來的整場表現,不管他是不是代表司機本身的立場,我當時就認為,這個律師會把事情搞砸!

1. 周武榮在2/10的2100節目裡,說要友寄直接到其律師事務所解釋事情真相,並強調不涉及和解的談判,本身周武榮的這個提議就令人感到非常不尋常:照理來說,如果被告要解釋事情真相,應該向刑事法院去說明才對,怎麼會找告訴代理人說明?假設如周武榮自己所強調的,只是先請友寄到其事務所解釋事件真相,不涉及和解的談判,那這一點根本不是律師代理的範圍吧?那周武榮又有何立場要求友寄被告到其事務所作任何陳述?如果友寄被告確實做出陳述,那陳述的性質在法律上又該如何定性?是否可聲請檢察官向法院提出錄音或傳喚周武榮作為人證?周武榮提出這個想法,到底目的是什麼?

2. 周武榮當天氣急敗壞說友寄還在栽贓襲胸,揚言要告友寄殺人未遂...請問這件事有達到殺人未遂的要件了嗎?就算友寄隆輝有踢打被害司機「頭部」,恐怕也不太可能成立刑法第271條第2項的「殺人未遂罪」;因為,要成立殺人罪嫌,必須要在著手施行不法行為時具備「殺人犯意」才可能。如果沒有...請問身為律師說出這樣的話,是否有恐嚇威脅的意味?如果告訴人律師可以公然在節目上恐嚇威脅被告,那還要求被告直接去事務所"解釋事情真相"的動機是否令人懷疑?

3. 接著在2/13的同一個節目裡,周武榮口口聲聲說友寄沒有和他聯絡,所以根本沒誠意,沒想到友寄的新任委任律師魏憶龍馬上Call-in進來,說打了幾通周律師的手機沒連絡上,打到律師事務所請助理幫忙轉達回電,結果呢?搞了半天根本是自己手機不接,留了電話自己不回電,還怪別人沒和他聯絡,請問是誰沒誠意?而魏律師call-in只是說明友寄的態度、接下來會怎麼安排,根本沒有說要當場和解,結果周律師自己卻以為對方現場要跟他談和解,然後情緒失控說出「如果有哪位律師現在來談和解的話,那律師就不用做了」這種有失身分的話,請問到底是誰搞不清楚狀況?

上面幾點只是我對他連續兩次上政論節目的囂張態度提出來的看法,而接下來又看到他頻頻在媒體上放話,說什麼Makiyo沒通知家屬就高調帶媒體來醫院,痛批根本是作秀;但是請大家別忘了那時Makiyo接受訪問時說過一句話,「 我每天有和周律師傳簡訊」,也表示來之前有跟周律師聯絡過!如果Makiyo所言屬實,那麼只有一種情況,周武榮其實有接到Makiyo要來探視的電話,卻故意不告訴家屬,然後再跟makiyo這邊推說家屬不願意見面(有過一次說謊記錄還當場被揭穿,可能性當然大)那麼,周武榮的目的到底什麼?不想那麼快和解,好賺多一點律師費?

第二次雙方見面更扯,如果大家還有印象,湘瑩後來接受電訪,提到沒赴約的原因是「我沒告訴任何人或經紀公司,但我跟周律師掛掉電話沒多久,經紀公司就打電話來,問我是不是要去看林先生?加上有一堆不認識的電話,我直覺認為是記者,為免被外界解讀炒作,以及對方律師說全程要錄音錄影,我最後只好沒去。」 結果周武榮說,錄音錄影「是為了讓他們向外界公布探視過程」,還反嗆「根本就是徐律師要她們別去探視」;那麼請問周武榮大律師,如果全程錄音錄影真的是為了拿給湘瑩公布給媒體,那跟「記者全程跟拍」有何不同?此作法不是跟你們口口聲聲說要makiyo一行人「私下探視」的說法自打嘴巴?如果如同周武榮所說可以讓湘瑩公佈給媒體,那更矛盾了…如果我是湘瑩…不管我會不會想錄影、會不會想把錄影公佈媒體,都是我個人意願、就算我沒公布給媒體又如何?周武榮說這些不是廢話嗎?另外身為一位律師,竟然在沒有任何證據的狀況下隨便指控說是對方的律師指使她們不要去探視?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公然毀謗?

看到現在,以司機一方連日來頻頻操作媒體輿論的動作來看,像是要採取拖延不和解戰術,也許正如名嘴許聖梅在政論節目裡曾提到的一句話:「他們的真正目的就是為自己創造作秀的舞台。」只不過司機的目的則是為了拿到更多的和解金,而拼命上演一齣齣無聊的苦肉戲碼,不停利用廣大民眾的眼淚、同情心來捐出他們的鈔票,同時想從三個他們以為很多金的藝人加上一個什麼咖都不是的日本男人身上大撈一筆而已。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筱 蒨-Lucifer
2012/02/28 23:43
合理的推測

這個律師從司機住院的那時候,就已經參與後續的一系列謀略規畫,先把ma幫們塑造成「說謊者」的角色,讓所有人都不相信ma幫們所說的話(包括檢察官),然後開始不斷的構陷ma幫、栽贓ma幫,讓這些人完全無法為自己申辯,否則就是說謊。最後變成司機這方說的內容大家照單全收。

而2月10日之所以急著跳出來,是因為起訴刑責真的太重,加上友寄上電視的「誠懇認錯」會讓社會開始同情並原諒,這樣他們的計謀原本要營造「ma幫狠毒、司機很無辜善良」的形象就被破壞,所以本來司機還放話願意原諒ma幫,讓整個社會更覺得ma幫罪該萬死,結果2100一訪問友寄,不利司機,律師只好趕緊跳出來破壞,而且司機也突然變成認為ma幫沒有誠意,不願意原諒,完全抹殺ma幫誠懇道歉的行為。

很明顯地律師是主謀者,策畫這段期間所有對輿論的訊息散播,而且知道一旦上法庭要讓ma幫以重傷害或殺人未遂去審判根本不可能,所以還想設陷阱讓ma幫人再跳入,才會要求不帶律師去探視還得被錄音錄影。綠營對斷章取義,讓別人說出有「語病」的說詞,加以扭曲渲染這一套手法最厲害了,倘若再被扭曲,makiyo跳到黃河都說不清了。


選賢與能!支持吳敦義選總統!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