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戀咖啡第六回
2016/04/26 09:57
瀏覽606
迴響1
推薦13
引用0

忙了好久,這個週末終於輪到我休假,睡到自然醒來,已經十點多了。其實多麼貪戀床上的溫度,但今天要去看潔瑜的,起身梳洗、整理輕便的行囊,好久未曾旅行的心瞬間被釋放,所以出門的腳步其實是輕揚的。雖然知道這趟旅行明明帶著點哀愁,還是得去向朋友打打氣,唐子維說戴易揚快要結婚了,也好,當一切都殘酷的如此明朗,潔瑜更該能看清事實而早些從愛情的夢裡清醒過來吧!搭上南下的火車,我的心隨著鐵軌發出的聲音,跳著有頻率的藍調節奏,而窗外的景物呼嘯而過,像極了她們都留不住的愛情。

 

來到台南,已快兩點。潔瑜說她們家不好找,所以騎著機車來接我,看到她時,我開心的抱著她不想放手,畢竟這傢伙還這麼健康真實得站在我眼前。我感謝天,謝謝祂把潔瑜從鬼門關裡救了回來,已失去了媽,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人。

 

「到了!」

「哇!如果妳沒來接我,我可能到傍晚都還找不到這裡。」脫下安全帽我已滿頭汗,台南的午後,並沒有因為十月的到來而涼快些。只是沒想到潔瑜的家是如此淳樸的鄉間房舍,座落在田野邊,不遠處的矮山和稻田相互依偎,是個適合她療傷的仙境。

 

「劉媽妳好!」

「妳來了啊?很熱吧!吃飯了嗎?」

「有,上車前吃了點東西所以不餓。」

「那我煮了綠豆湯,快先來喝一碗。」

「謝謝劉媽。不好意思來打擾了。」

「說什麼話,潔瑜在台中受妳照顧我們都還沒說謝謝呢!」

「怎麼會?是她照顧我比較多。劉爸不在啊?」

「潔瑜說妳喜歡吃蝦捲,她爸就跑出去買了。等會兒就回來。」

「怎麼好意思這樣麻煩你們?那以後我都不好意思來了。」

 

「幹嘛那麼生疏啊?明明就愛吃嘛!」

「喂!」捏了潔瑜一下,看的出來她今天氣色很不錯。

 

喝完了綠豆湯一陣清涼。隨著潔瑜來到後院,幾隻鴨子在籬笆裡呱呱的叫著,坐在老榕樹下,背對著陽光,微微的風吹來些許黏膩,突然有種想睡午覺的庸懶。

 

    住鄉間的感覺超棒難怪妳不回台中。」

        「最近好嗎?」她問我這不是我想問她的問題嗎

        那妳好嗎?」我劈頭就問,不想拐彎抹角,雖然明明知道她很苦。而她的眼眶也沒拐彎抹角的泛紅,我們之間,從來沒有需要隱藏的情感。

        「妳要加油,想想劉爸劉媽,就算不為妳自己,也要為了妳家人早日站起來。妳痛一天,他們也會跟著妳多痛一天。潔瑜,過去的事情就把它丟掉吧!戴易揚那傢伙根本不值得妳為他傷心的。」

「我都知道。是我自己笨,明明知道他有婚約還拼命往裡頭鑽、拼命的以為我終究會贏得他的心。至少,在告訴他懷孕以前,一切都還好好的。」想到小孩讓她心更疼,那麼短的時間,止不住她還血淋淋的傷口。

「潔瑜,妳很好,是戴易揚他不配擁有妳。愛了都愛了,既然痛接著來,妳也得要有當初愛他時的勇氣來面對現在的痛楚。妳還年輕,不值得因為一段感情囚禁妳自己的人生,快飛起來,世界很大很寬廣,前面一定還有更好的愛情在等著妳,知道嗎?」

「品庭……

「還有,妳趕快給我回台中來,沒有妳,晚上肚子餓都沒人陪我吃宵夜。」頓時我們兩人哭得兮哩嘩啦。哭到都忘了我本來是要來安慰潔瑜的。

 

「謝謝妳品庭,聽妳說說話,我心情好多了。」

「是嗎?我剛剛明明哭得比妳還要慘啊。」潔瑜被我逗的笑了出來。哭過之後,一大片雲擋住了陽光,樹下頓時涼快了起來。

「他……有打電話給我,上禮拜。」

「戴易揚?」

「嗯!他說他聽說我自殺的消息。是妳跟他說的?」

「沒……,好啦也算是吧我跟唐子維說,應該是他告訴戴易揚的。對不起,我忍不住氣,就說了。他打給你幹嘛?」

「不知道,一下子我就把電話掛了。」

「做的好,潔瑜。」

「是嗎?其實我是害怕聽到他的聲音自己會再次崩潰而已。」

「真的做的好潔瑜,不管他說什麼妳都不能再心軟或原諒,絕對不可以。不要因為一個不值的人毀了妳的世界,我知道妳可以做到的。」

「我在努力……

「唐子維想跟妳說對不起」我說的超小聲,不過是傳個話,搞得我也好生心虛。

「什麼?」

「唐子維說因為戴易揚的請託而對妳造成的傷害讓他很愧疚,他想親自跟妳道個歉。」

「不用了!」

「啊?」

「跟他說不用了。我知道他也很為難,那天在PUB裡,妳看不出來他很掙扎嗎?」

「所以……,妳不怪他囉!」

「我沒這麼不明理。其實要他扮演那樣的角色,說不定他比我還痛苦。雖然我只見過他幾次,可是我知道,他是個好人。」

「這樣就好。我還在擔心如果妳也連他一起恨進去,那我回去要怎麼跟他交代?」

「幹嘛交代他還常去店裡頭?」

「常!常到都可以來我們店裡打零工了……

「什麼意思呀?」

「沒有啦!他只是常來店裡問妳的狀況,知道妳自殺,他很難過。他要我幫他希望能得妳的諒解這次來看妳肩頭多了一個任務妳不會生氣吧?」

「有沒有他電話?」

「幹嘛!」

「讓他安心啊!電話給我。」

真的太好了。」按了唐子維前幾天才給我的號碼我把手機遞給了潔瑜便起身進屋裡又盛了碗綠豆湯喝,因為功德圓滿,這一碗喝起來更加爽口。沒想到端著來到樹下,潔瑜竟然丟給我幾句話。

「我邀唐子維來台南玩,他說他晚一點就會到。」

「什麼?」綠豆還在嘴巴裡,差點沒給噴出來。

不是只是要讓他安心幹嘛找他來啊你們有這麼熟嗎?」

不熟但我以為妳們很熟啊我一邀人家可一點也沒猶豫。」

「他真是……。算了,他曾說過想親自跟妳道歉的,剛好妳給了他機會。只是,妳得答應我,看到他,會堅強。」

「我知道妳的擔心,但唐子維畢竟是唐子維,我不會混為一談的。」

「這樣就好。」知道唐子維來一定會再掀起潔瑜的傷疤,但,總得一關一關過。

 

傍晚六點多,唐子維真的來到潔瑜家門口,看見他出現我顯得有點不知所措,奇怪,他跟我們真有那麼熟嗎?熟到潔瑜客套邀約就真的跑過來?這裡可是離台中很遠的台南耶!我站在原地看著潔瑜走向他。沒一會兒,他們又向我走了過來。

     

 「禮拜六不用看診?」對於他來我真的百思不得其解。

「為了方便回台北,所以週六下午沒排班。這禮拜剛好也沒回家。」

「喔!既然來了,你們就好好聊一下吧!」才要轉身,唐子維叫住了我。

「謝謝妳!」他給了我一句簡短的三個字代替了煎熬他多時的千言萬語。

       「我什麼也沒做啊!等你們聊完了,潔瑜說要帶我們去逛夜市。我先進去了。」該是讓他的心得到救贖的時候了。我很識相的走開,只是想來又一股氣,戴易揚鬧了事還能準備結他的婚,而我們三人又是為了什麼要因為他的爛攤子而各自心傷慌亂?如果不是我唸過什麼仁義道德,真想去試試大鬧婚宴是怎樣的快感……?天哪!我好像也瘋了。

 

待在客廳陪劉爸劉媽聊天順便吃著蝦捲,台南不愧是以美食聞名,啥都好吃。唐子維和潔瑜聊了將近一個小時,他們走近我時,看得出來潔瑜臉上哭過的痕跡,但至少心情是釋懷些的。潔瑜說為了戴易揚她已丟了一次命,現在只想好好珍惜有幸重返人間後的人生。頓時我們三人像卸了重擔般的輕鬆以對,然後興高采烈的逛起夜市來,想想和唐子維其實真的沒熟到可以相約逛夜市,但當我們玩的跟個孩子一般稚氣的時候,熟不熟,好像已經不重要了。

 

    「今晚你就委屈一點睡我弟的房間吧!他在台北唸書,偶爾才回鄉下來,所以不用覺得不自在。」

    「謝謝。我本來想和妳聊聊後就回台中的,沒想到待那麼晚,不好意思打擾了。」

    「不會,都已經快十一點了,就留下吧!如果你不介意,明天還可以一起去安平走走,晚一點順便幫我送品庭回去,你覺得怎麼樣?」

    「當然沒問題。」唐子維看著傻傻站在一旁聽他們說話的我。

 

    「啊不用麻煩了!我可以搭車的。」我急著拒絕,卻被潔瑜沒好氣的扯了我一把。

    「妳笨喔!有便車不搭幹嘛還要花錢搭火車?」

    「我……

    「沒關係,我載妳回去。不麻煩的。」

    「太好了,那你好好休息,我們明天見,晚安!」潔瑜邊說邊拉著我飛出唐子維的房間,我本來也想說晚安的,來不及說。

 

    妳幹嘛替我安排回程啊跟他又不熟,上次還為了妳吼過他,這麼多莫名的恩怨,妳要我這麼長的車程跟他坐在那麼小的空間裡妳乾脆給我一刀。」邊走邊來到院子我滔滔不絕。

    不會啊!我看你們今天相處的挺好的,像朋友了。

    「朋友?那種身份的人我可高攀不起,加上如果和他成了朋友,還得聽他三不五時冒出戴易揚的名字,這像話嗎?我們和他們是不同世界的人,妳千萬千萬要記得。」我有些提醒潔瑜要先看清楚人再放感情的意味,她嘟了嘴有些哀怨語塞。

 

     「好啦!不要為了他們影響心情,我們也休息吧!明天妳得好好的當導遊,開心的玩過之後,趕快開心的回到台中來,紹帆要我問候妳,他等妳回去請妳吃大餐。」

     「替我謝謝他,為了吃大餐,說什麼我也會回台中一趟的。」

 

回台中一趟?潔瑜給了我一個不確定是否再回台中住的答案,台中有她難過的回憶,不見不碰觸,也許傷口可以癒合的快一些,但為什麼一想到如果她真的從此停駐家鄉我就開始覺得寂寞了呢?鄉間夜晚空氣清涼,我們抬頭看著夜空不語,莫名的愁緒圍繞在寧靜的夜色裡,心,頓時空空的。

 

說真的,來到安平除了吃美食讓我感到幸福之外,我這個人跟古蹟實在是沒啥緣份的,意興闌珊的聽著潔瑜邊走邊說明古蹟的歷史卻怎麼聽怎麼想睡覺,今天禮拜天,遊客來回穿梭好不熱鬧,只是台南炙熱的陽光曬的我的頭更加昏沈,和夜晚稍微清涼的秋意實在落差很大,有些累了,吃過午飯後、離開潔瑜家的台南行,在腦袋不太清楚的情況下上了唐子維的車子,空白的告一段落。

 

     「就麻煩妳載品庭一程了,謝謝你們來看我,我會好好的,不要擔心我。」潔瑜像在托嬰一樣交代唐子維,這傢伙,掩飾不了眼眶又泛紅。

     「相信我,妳絕對值得比易揚更好的男人。他真的不壞,但卻不定性,跟他在一起,妳反而會更辛苦不是嗎?」

     「是啊!所以我正在說服自己離開他後我會更快樂啊!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放心吧,最難熬的都過去了,謝謝你。還有,因為易揚認識你,也許是這段孽緣裡唯一值得慶幸的事了。」

     「妳這麼說反而讓我更無地自容,間接對妳的傷害,可以讓我愧疚一輩子了。」

     「你也知道喔!」順勢瞪了唐子維一眼,沒辦法,我的直腸子,有話不說會內傷。

     子維,你別管品庭,她說話直來直往,但沒惡意的。

     我知道,這也是她可愛的地方啊!」

     「可愛?梁品庭,除了杜紹帆誇過妳可愛以外,看來,終於又多了一個懂得欣賞妳的知音喔!

     去去去!幹嘛沒事尋我開心?」被潔瑜逗弄的有些尷尬,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天氣太熱,怎麼覺得臉上的溫度有上升的趨勢

     「好啦!你們回去吧,省得愈晚車愈多。」

「那妳替我們跟劉爸劉媽說一聲我們直接回台中了,謝謝他們的招待。還有,妳快點回來,房子我不會退租,會等妳回來像以前一樣一起到頂樓吹風吃魯味看夜景,不要讓我孤單太久,記得喔!」一開口又害我的心跟著一陣一陣酸,每個人都有無數次站在十字路口的時刻,只是,這次戴易揚傷她太深,她的雙眼因眼淚模糊了視線,所以暫時擱淺了她該啟航的人生。

 

累不累?」車子往北上直奔,所有景物呼嘯而過,唐子維起頭開口終結車內好不自在的氛圍。

 

「還好,你呢?」

「我不會,累了妳就睡一下吧!」

「沒關係,陪你聊聊天也好。謝謝你…..,來看潔瑜。」

       .對不起!」

              「為什麼?」

     「這段時間影響了妳工作的心情,妳真的很不想看到我出現在店裡對吧?」

     「本來是啊!怎麼知道世界那麼小偏偏是你,如果不是因為我的工作,我早踹你出門了哪還會做早餐給你吃?這些日子啊,我的確因為你變得很辛苦。」

     「現在呢?」

     「現在?最辛苦的只剩潔瑜一人而已,我卻什麼也幫不了她。」嘆了口氣望向窗外。希望潔瑜暫時停擺的只是她的大學生活,而不是往後的人生。

     「有妳這樣的朋友,她真的很幸福。」唐子維看了我一眼。

     「朋友再好,也絕對取代不了愛情的地位。我想,我們都需要一點時間來平復這些日子的混亂吧!」

     「杜紹帆是……?」

     「啊?」

     「喔!我只是突然想到剛潔瑜提起這個名字,對不起。」

     「紹帆啊!全世界唯一和我同床也不會有火花的男人。」

     「什麼?」唐子維嚇到的表情讓我頓時驚覺和紹帆的對話還真不適用於每個人,搔了搔頭,十秒鐘說不出話來。

 

     「我的意思是……,紹帆是……,我另一個姐妹淘啦。」如果讓紹帆知道我這樣形容他可能會抓狂,一想到我就忍不住笑。

     「雖然不懂,不過猜的出來你們感情應該很好。」

     「是啊!老鄰居了。」想起紹帆上禮拜在店裡對我說的話,我是真的好久沒回家了,爸他……?都好嗎?我的心,因想家而隱隱作痛,媽不在的家,我還回的去嗎?

     「在想什麼?」

     「沒,沒什麼?」眼眶有些濕潤,還好唐子維的視線得看著前方,望著窗外假裝欣賞一路風景,人可以錯過愛情,因為愛情總有重來的機會,但是……

     「待會兒可以麻煩你一件事嗎?」我沒頭沒腦的對唐子維說。

     「妳說。」

     「我想回家一趟,可以麻煩你等會繞一下路讓我在彰化交流道下車嗎?」

     「妳住彰化?」

     「嗯!可以嗎?」

     「我載妳回家啊!反正我又不趕時間。」

     「不用麻煩了,我可以自己撘車,你已經累了一天。」

     「累的是妳吧!昨晚和潔瑜徹夜聊天,就睡一下吧,快到彰化時我會叫妳,到時候妳再告訴我妳家的路就行了。」

     「真的不……

     「司機是我,妳乖乖的別吵,不然現在就丟妳下車。」看見唐子維堅持的笑容,我無奈而且真的安靜的當起乖寶寶來,真的累了,是熬夜累,還是因為離家愈近而忐忑?閉上雙眼,又想起媽,淚順著眼角滑落,我沉沉睡去。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戀咖啡第七回
下一則: 戀咖啡第五回
迴響(1) :
1樓. 台中金錢豹酒店─天愛副總
2016/04/27 16:15
母親節馬上就要到了,想好要送媽媽什麼東西了嗎?

趕快問問她最近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但最重要的還是愛她的那顆心喔!


✩✩✩


台中金錢豹酒店:http://0903-776-888.com/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