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戀咖啡第四回
2016/04/20 17:15
瀏覽539
迴響0
推薦16
引用0

下班後和同學約了去看場電影,之後又興起跑去逛一中街,十點多回到公寓,瞥見門上的一張紙條,是杜紹帆來過了。他是大我三屆的國小學長兼老鄰居,不知情的人都以為我們是因為感情太好從小到大都分不開,其實是他就住在我彰化老家的斜對面,想躲都躲不掉,所以就很不得已的成為人家口中的青梅竹馬。

 

打了一整個晚上手機老打不通,妳跑哪兒去了?回來call我!紹帆】。

 

一進門,趕緊從外套口袋裡掏出手機,這才發現從進電影院就關靜音到現在。趕緊回個電話給他,這世界啊,像他這樣有情有義偶爾會來個關心的人,其實真的不多了。

   

「喂!是我。」

    「回來了啊?妳的手機如果沒有什麼用途,乾脆就把它送給我好了。」杜紹帆話裡帶點挖苦的意味,嘴巴還忙著吃東西,剛光想著他的有情有義,卻忘了他的沒禮貌。

    「吃東西還講電話,快吞下去。」

    「正在吞。跑去哪兒了?」

    「看電影啊,忘了看手機。回宿舍了嗎?」杜紹帆在中科當工程師,是個標準的電子新貴,可惜忙到沒時間交女朋友,老被杜家兩老安排去相親,但是這個男人可能有同性戀傾向,因為認識多年,我還是看不出來他有想談戀愛的因子。一邊質疑他的性向時,一邊打開冰箱拿了瓶綠茶喝,一陣冰涼,真是舒服極了。

   

「我回彰化來了,臨時被召喚。我老媽又要我明天陪她和某個從未出現過的遠親阿姨吃個飯,然後很巧的她女兒也會一起來,夠老套吧!」聽的出來他又塞了一口東西進嘴巴,而且塞了滿滿一大口。

    「你到底在吃什麼啊?吃的這麼咬牙切齒?」

    「海鮮炒飯,我的晚餐兼宵夜。」

    「晚餐還沒吃啊?」

    「在85℃孤單的等妳等到九點,我才放棄一路殺回到家,現在很餓,所以去路口買宵夜來吃。我老媽要我保持身材,連個剩飯也沒留給我。」我噗嗤一笑,其實紹帆也算是個標準的衣架子,只是可能還沒女朋友,杜媽老是要他保持最佳狀態,就算連他還算完美的身材也不放過。

  

 「那你就乖一點嘛!認真的選個媳婦進門,這有什麼難啊?」

    「是不難,但我不要,工作都沒日沒夜了,哪有什麼心思再去陪女朋友?與其到時候讓人家抱怨,倒不如選擇像現在這樣清心寡慾,然後偶爾找妳吃個飯聊聊天,幹嘛一定要找個石頭來砸自己的腳?」

    「是喔!你也不想想你爸媽渴望這顆石頭有多少年了?大男人敢做敢當,你乾脆就向他們誠實以對,說你根本是個同性戀,雖然晴天霹靂,但至少可以讓兩老死了心,看他們到處幫你安排相親卻屢次沒見結果我都覺得不忍心。」

    「就跟妳說不是了妳幹嘛老不信啊?我看起來有那種傾向嗎?」

    「最好不是,我可不要有一個男生的姐妹淘還一直被矇在鼓裡頭。」一想到杜紹帆可能愛男人的畫面突然一陣哆嗦,如果是,不要說他爸媽會覺晴天霹靂,連我可能都會崩潰,畢竟認識太久太熟,要改變對他的印象,我想可能得再給我另一個二十年。

 

「明天要不要工作?」

「要啊!這禮拜不是我排休。你要過來嗎?」

「好啊!去喝杯咖啡也不錯。吃完午飯我就會落跑,在妳下班前我會趕到的。」

「最好別來,因為你出現就代表你又不喜歡那顆石頭了,這樣杜媽會傷心。」

「去勒!早點休息吧!我們明天見!」

「嗯!bye囉!」

 

這幾年來,我們一直重覆類似的話題,曾經杜媽還要我嫁給她,嚇的我趕緊逃到台中來避難,知道我們兩人像哥兒們一樣難有結果,杜媽才心不甘情不願的作罷。真希望明天別見到他,因為啊!朋友一場,我也希望他能早日抱個石頭回家了了兩老的心願。

 

清晨醒來一陣昏昏沈沈,昨晚夢裡好像看見了潔瑜、還有兩個模糊的身影,其中一個,也許是戴易揚吧?另外一個……又是誰呢?這些日子,光潔瑜自殺的事情似乎影響我太深,潔瑜都回家休養了,我想,我也該學著看淡這一切才是,現在只希望潔瑜能趕緊忘了傷痛重新振作起來。而現在住的公寓,沒有她在,顯得太大太冷清,也許該考慮搬家了。和潔瑜當初在離校很近的東區租下這二十幾坪的房子,沒想到一住也兩年多,現在得一個人負擔每個月七千五的房租口袋實在很吃緊,但又怕潔瑜如果來台中找我沒個窩可以待著也不行,看來得咬著牙過些日子再看看吧,至少得確定潔瑜短期之內不會回來台中再做打算。

 

一如往常來到店門口,奇怪,阿光平常都比我早到的呀!難道他睡過頭了?不過這種情況應該微乎其微,因為就算他熬夜打線上遊戲,也從沒見過他誤了工作!心裡頭正擔心著,手機就響了起來,沒錯,從不會出錯的阿光一定發生什麼事了。

 

     「你在哪裡?」我急著。

     「學姐,我摔車了,可能趕不過去開店,妳一個人可以嗎?」電話那頭很吵雜,阿光的聲音聽起來很沮喪,不過令人安心的是,他還能自己和我講電話。

     「你要不要緊?」

     「手和腿擦傷而已,沒什麼大礙,可是車頭變形,所以騎不回店裡了,我和撞我的那個人談一談,晚一點看情況怎樣我再call妳,還好今天是禮拜天,妳一個人撐一下,我會盡量趕過去的。」

     「不用趕了我可以的,你得先去看醫生確定傷勢我才能放心,對不起這個時候又幫不上你,看怎樣一定要打電話給我,知道嗎?依假日的來客量,我一個人就綽綽有餘,你別擔心,聽到沒?」

     「好,晚一點看情形我再打電話給妳。」

     「好,拜拜!」

 

這下可好了,阿姨雖然住的近,但忙了一個禮拜的她難得今天可以休息,實在不忍心再拉她過來幫忙。還好禮拜天店裡不供應商業午餐,只是簡單的三明治,自己一個人應該撐的住。只是這種現象可從來沒發生過,心裡難免還是覺得些許無依,管不了那麼多了,憑我超級無敵梁品庭,一個人也能搞定的。但就算我用比平常快一倍的速度做好開店的準備,結果開店門時,還是破天慌的,給遲了快二十分鐘,還好假日大家都睡的晚。

 

假日的清晨少了上班族,客人不像平日一窩蜂,所以一個人倒還能做的有條有理,誰知道九點多以後,我的冷汗愈流愈多,因為要吃早午餐的人,也大概都在這個時候起床出門了。雖然不像平常座無虛席,但光五六成滿的來客數,我的手跟腳就已失去協調,要做咖啡又要做早餐,還要一邊洗杯盤,如果這個時候哭出來,是不是太丟臉了?可是天知道,我真的好想哭。

 

忙的七葷八素,又聽見門被推開的聲音,這個時候的我就差沒飆出三字經,一轉身卻看到他,那個唐子維,不會吧?難道今天他也要看診?

 

    「怎麼只有妳一個人?」看著發愣的我他先開了口。

    「喔!全部請假。」我攤了攤肩一臉無奈,手上還拿著煎蛋的鍋鏟,像極了可憐的小媳婦。

 

「現在我很忙,如果你不趕時間就坐一下,我等會兒才能招呼你。」我說。

「我幫妳好了。」

「什麼?」我轉身將蛋翻面,然後聽到烤土司從麵包機裡跳出來的聲音,然後再驚訝的轉過來看他。

「我可以幫妳送餐啊!這兩杯咖啡是哪一桌的?」我還沒回答,他已將放在吧台上的盤子端了起來,映入腦中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希望他行行好,可別摔了我拉了心形圖案、好喝的不得了的焦糖瑪其朵。

 

「哪一桌?」

「啊?三桌。」我的手指頭對著空氣指向三桌,看著他像平常小彤招呼他一樣的招呼客人突然覺得好笑,還好他今天穿著很休閒,如果像平常穿著襯衫跑來跑去,那畫面鐵定會怎麼看怎麼怪。

 

之後客人又進門,沒時間理他,我整個人瞎忙了起來,而他也突然像是一個曾在這裡工作過的員工一樣,不論是帶客人、端東西或倒茶水,一點也沒生疏的感覺。不會吧?小彤的一言一行怎會影響他如此之大呢?大到可以讓他從一個醫生突然便成稱職的外場服務生?我的手沒時間停,腦袋也忙的天馬行空,所以這個早晨,在忙的很亂又很充實的情況下結束,然後看著他收回來的杯杯盤盤,我笑的很苦。

 

    「謝謝你!今天辛苦你了。」眼前這個人突然不是我討厭的唐子維,因為我說話的口氣完全沒了敵意,原來我也這麼現實,他不過才幫我這麼一下下,我就忘了他是如何幫戴易揚傷害潔瑜的仇,梁品庭,妳真是一點志氣也沒有!

  

 「辛苦的是妳,店裡有冷氣妳都還能滿身汗。對不起!吧台裡面的事我幫不了妳。我幫妳洗碗盤吧!」

「不用不用。」看著他捲起袖子正要進吧台,實在很想拍下這歷史畫面給小彤跟阿光看,我噗嗤的笑,他卻一臉無辜納悶。

   

「怎麼了?」

    「沒有……,我自己洗就行了,反正已經忙得差不多。對了,請問你想吃什麼?都快中午了,讓你跟著餓肚子真不好意思。為了感謝你幫忙,今天我請客。」

    「真的?那把你們店裡最貴的全拿出來吧!我快餓扁了。」

    「我們店裡最貴的早餐也不過兩百多元,那你就吃個十份吧!不然你今天可虧大了。」我無聊的玩笑讓他笑的很開朗,以往除了點頭招呼,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像鄰家男孩般的笑。

   

「妳不生氣了?」他問。

「這是兩回事,你現在是店裡的客人,再有什麼深仇大恨我還是會做早餐給你吃。但我臉上是什麼表情你管不了。」

「妳還在生氣。」他靠著吧台單手托著臉,是很帥氣但就是讓人不能不討厭。

 

「潔瑜的事,我告訴易揚了。」

「什麼?」

「我想還是讓他知道比較好,雖然他什麼也不能做,但至少讓他知道自己闖了什麼禍。他說他當初是真的喜歡潔瑜才會和她在一起,可是身為知名企業家的兒子,加上早有婚約在身,他的一言一行都可能對他的家族產生很大的影響,所以,他才不得不選擇這樣殘忍的手段來結束這段感情。他知道潔瑜自殺很自責,但是,他也只能要她多保重。如果沒變化的話,年底前……他要結婚了。」

「什麼?」我體內有一股莫名的氣又瞬間給竄了上來。

 

「他真該死,訂了婚還在外面招搖撞騙,那他的未婚妻到底算什麼?潔瑜又算什麼?要不是潔瑜善良,早該給他鬧個天翻地覆,管他老爸是哪個有頭有臉的人,就算他老爸是總統,他也不能這麼不負責任。」我氣的拿煎鏟比手劃腳,發現自己又變成潑辣的梁品庭,我眼珠子怎麼轉就是不好意思再看他,只好悻悻然的轉身,繼續煎蛋。

 

「看的出來妳是性情中人,喜怒哀樂藏都藏不住。」唐子維似乎已習慣我兇巴巴,我明明很生氣,他卻笑的不當一回事。

「你有這樣的朋友,最少也該表現出一點點無奈和悲哀吧,怎麼還能這樣笑的出來?」

「我和易揚在美國唸大學的時候就認識到現在,其實他真的不是一個壞人。」

「是嗎?難道要殺人放火才叫壞人?」我邊唸邊將餐點遞給他,這才發現自己也餓了,我從早上到現在,一口東西都沒吃!

 

「算了,我們不談他可不可以?我想吃東西,聽到他的名字會讓我倒胃口。」我把麵包拿起來就咬,好像在咬下一股氣。

「我想向潔瑜道歉,妳可以幫我安排嗎?」

「她已經休學回台南老家了,就讓她休息一陣子吧!而且,我一點都不認為她會想再見到你。」

……」唐子維突然低頭,像在為我的直接表達感到沮喪。想起他昨天寫的卡片……。真是的,

我又心軟了。

 

「下禮拜我休假會下台南看看潔瑜,到時候我再幫你探探口風好了。」

「真的?」他的反應好像是突然得到救贖一樣的開心。

 

「你怎麼會來?今天禮拜天,還要看診嗎?」突然想到也許耽誤了他處理正事的時間。

「沒有。我就住在附近啊!難得今天沒回台北,想說乾脆過來喝個咖啡,沒想到還能幫上妳的忙。」我點點頭,之前還氣呼呼的要他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現在卻受了人家的小惠,這恩恩怨怨,沒個頭緒。

 

「你台北人?」

「嗯!會在台中開業,是因為我喜歡這個城市,當初買了這個店面當診所時,我就有在台中定居的打算,所以也在附近順便一起把房子買下來,離這裡開車只要五分鐘,真的很方便。」

「聽起來你們有錢人買房子怎麼跟在市場買菜一樣隨性?」我說的很酸。

「倒也不是,只是評估過這地段很有潛力,以後就算不自己住,也可以當作是一種投資啊。」

「是嗎?這跟我學的東西完全劃不上等號,聽起來很複雜。對了,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

「你要繼續站在這裡嗎?你的餐都冷了耶!」我們一個站在吧台裡、一個站在吧台外無厘頭的對望,他可能沒想到在他講了一大串投資理論之後,我卻那麼認真的問出一個這麼沒營養的題目。所以,他笑的很無力。

 

「好吧!那我當客人去了。對了,剛在忙一直忘記問,阿光還好嗎?」

「沒什麼大礙,撞他的那個人算有良心,載他去醫院、又送他回家,留了電話說會負責一切。只是機車可能得送修幾天。」

「這樣就好。聽到他車禍,我真的嚇了一大跳。」他點點頭,像關心朋友一樣的誠懇,看來阿光的咖啡可真是徹徹底底的收買了他的心。

 

「還有,小姐,麻煩妳先給我一杯水,我很渴,謝謝。」

 

他沒看見我瞪他的雙眼,自顧的端了盤子坐下來,今天小彤不在,之前才說過幫他倒水、門兒都沒有的我,看來,終究逃不過為他服務的命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戀咖啡第五回
下一則: 戀咖啡第三回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