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戀咖啡第二回
2016/04/16 17:50
瀏覽481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下午三點半打烊之前,大哥總算趕到店裡,外頭早已下起了雨,不大,但風一陣一陣的吹,早上還聞不到颱風的氣息,現在的情況倒是有些嚇人了,天空灰朦朦的一片,對於我們這種只有機車當交通工具的窮人家來說,除了嘆氣面對以外,還一邊氣羨阿光的好狗運,他今天有事兩點就提早下班,離開店裡時還只是微風無雨呢!

 

      「大哥,帳都結好了。店門就交給你和小彤關,我和阿姨得快溜,怕晚一點會被風給吹走。」

      「我騎車三分鐘就到家了,能被風給吹哪兒去?妳住的遠,快走吧!」阿姨操著台灣國語,聽起來就是很可愛。

      「乾脆機車放著,等會兒載妳回家吧!下雨了不方便騎車。」大哥接著說。

      「不用啦,我是開玩笑的。阿光剛有傳簡訊說颱風仍持續偏北走,看這風雨應該還好啦。難過的是我們無望放颱風假了,晚上還得認命上課去,沒機車更不方便,所以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那妳小心一點,到家記得打個電話給我,我會擔心。」小彤說。

      「知道了,妳千萬記得回來上班,別甜蜜過了頭丟下我跟阿光,到時候我可不饒妳。」大哥握著小彤的手,她甜的紅了臉。這是他們難得可以獨處的週末,知道不該鼓勵、卻也不捨說太多會讓他們兩人心傷的箴言,反正愛都愛了。阿姨倒沒啥表情,她是我們店裡的大家長,僅管貴為老闆的大哥也曾被她像母親般的斥責這段戀情的不是吭都不敢吭一聲,但是罵也罵過了,改變不了他們,我們反倒莫名的變成了瞞著大嫂的幫兇,是是非非,全亂了套。

 

走到停車轉角準備離開,穿上雨衣時不免望天興嘆,可憐自己一把年紀,怎麼就沒個白馬王子接送我上下班呢?不過想想小彤的愛情,她又真的幸福嗎?算了,除了在這種天氣得淋點雨吹點風以外,一個人,其實也沒什麼不好!才想戴上安全帽,一個人影卻擋在我面前,來不及發動機車轉動油門,否則真該撞上去好洩點恨。

 

      「下班了?」撐著傘的他依然穩重優雅,但想起在PUB那一晚,他的惡劣行徑就讓我還一肚子氣,有那個姓戴那樣不負責任的朋友,看來他應該也不會是個好東西吧?

      「你看不出來我正要離開嗎?請你讓路。」

      「請妳給我一點時間,我想妳對我有很深的誤會,我並不是妳想的那種人。」

      「你又何必在乎我怎麼看你,反正你們財大氣粗,甚至連愛情都可以拿錢來當談判的籌碼,這樣的你們,又何必在乎我怎麼誤會你?」想起潔瑜,對他的鄙視又瞬間爆發,沒錯,去他的愛情!

      「那樣傷了妳朋友,真的對不起!在PUB遇見妳,讓我很慌張也不安,可是我受朋友之託,說與不說都讓我左右為難,我可以理解妳現在有多視我為大壞蛋,是我不對在先所以我無以辨駁,但真正傷害她感情的人並不是我啊。」

      「你分辨不出來什麼忙可以幫、什麼忙不能幫嗎?你明明知道當你把支票交給潔瑜、要她拿掉肚子裡的孩子時,就等於拿一把刀殺了她一樣痛,難道你沒愛過嗎?你怎麼做的出那種事情?你怎麼還可以像現在這樣站在我面前解釋這一切都與你無關?潔瑜她……,她才剛從鬼門關給救了回來,你知道嗎?

 

心疼潔瑜,我不顧形象的邊哭邊對著眼前這個間接傷害潔瑜的男人嘶吼著,雨絲被風一陣一陣吹進了站在騎樓的我們的臉上,穿著雨衣的我都覺得冷,他卻不動的看著我,知道他有些受傷了,不管是因為我的責罵、還是為了潔瑜所受的傷害,我看的出來,他也受傷了。

 

「對不起,我們並不知道這件事,她還好嗎?」

「知道了你們又能為她做什麼?是她要我什麼都別說,可是一看見你我就有氣。託你們的福,她受了此生最大的傷害,也託你們的福,讓她看清楚愛情也有這麼醜陋的一面。我想她會努力忘了戴易揚、忘了那張讓她絕望透頂的支票,那你可不可也讓我忘了這一切?從此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不顧他沮喪自責的臉,坐上機車加了油門我直奔而去,細雨隨風從不規則的方向打在我臉上,雖濕了頭髮,卻感到前所未有的暢快,終於可以宣洩心裡頭積壓已久的怨氣,只可惜站在我眼前的人不是戴易揚,否則,我可能會替潔瑜多賞他一個大巴掌。

 

兩個禮拜前,一樣的週末夜,下了課回到家,才開了門便看見潔瑜往我衝了過來,神情很不安。

 

「品庭,陪我去一個地方。」她拉著我就走,連讓我脫鞋的時間都沒有。

「去哪裡啊?」

「他約我見面,口氣怪怪的。前天在電話裡跟他說我懷孕的事讓他很不開心,妳陪我去壯膽,我怕他要我拿掉肚裡的小孩。」

「什麼?他也不想想這是誰造的孽?他敢?」我一生氣,換我拉著潔瑜走。本來就不看好他們的結局,如果他們能分手,那我一定是那第一個放鞭炮慶祝的人,偏偏此刻主角多了個孩子,事情便變得不能單純。

 

來到PUB,還沒見到戴易揚半個影子,我們才坐了下來,卻出現了一個常去我們店裡吃早餐的客人在不遠處用疑惑的眼神望著我們,然後極度猶豫般的走了過來。

 

醫師?子維?」我和潔瑜同時站了起來叫了他名字,我們三人你看我我看你,好不複雜。「妳們……?」他比著我們。

「怎麼這麼巧?你們也認識啊?」遇到朋友潔瑜很開心,根本忘了戴易揚為何沒來。

醫師的診所就在我們店附近,他常來吃早餐。那你們……?」換我的食指在他們兩人之間納悶的比劃著,認識潔瑜這麼久,壓根兒也沒聽過她認識唐醫師這號人物。

「他是易揚的朋友。子維,品庭是我室友,你們重新認識一下吧!」

「是嗎?世界怎麼會這麼小」不懂他為何笑的臉色如此僵硬?和平常看見的他有一種不是同一個人的落差。

 

「你來了,那易揚呢?」潔瑜四處張望的問著。

「他……?他突然有事不過來,所以……,我過來跟妳見一面。」見鬼了,唐子維今天一點也不像唐子維,我看著他,看見他也看著我,卻是一種像在跟我求救的眼神?

「坐吧!我有話跟妳說。」

什麼事啊?你怪怪的。」還好潔瑜不算笨,白癡都看的出來唐子維今天是來傳話的。

 

不好的預感讓我的眼睛離不開他的臉,怪的是,他根本不看我。只見他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信封,不對勁的感覺瀰漫整個空間,僅管耳畔爵士樂輕鬆悠揚,但我們三人,除了眉心深鎖,一點也沾不到PUB裡頭的輕鬆與微醺的愜意。

     「這是……?」潔瑜的聲音變得有些抖。

     「易揚他……,他請我告訴妳……,請妳……拿掉小孩,這裡是兩百萬的支票希望能補償妳,他請妳……,不要再去找他,在事件擴大之前,希望你們的關係能到此為止。」

    「你說的是什麼鬼話!」我把唐子維當成戴易揚的吼,這兩個男人,糟糕透頂。只是他還是不看我,繼續對著潔瑜把話給說完。

    「我知道這樣做很對不起妳,可是……,妳知道易揚本有婚約在身,離開他才是對妳最好的選擇,傷了妳,對不起,他希望這兩百萬是你們之間的句點,不讓妳自己更受傷,這是唯一的路因為妳也知道他不可能為了妳而背離他們家族間的婚約,妳還年輕,在事情鬧大之前,拿這些錢重新過日子吧!對不起,這些全都是易揚要我說的話,這…,我先走了。」

 

「唐子維!」我吼著正欲離開的他,而他,一臉愧疚的再看著我們。

「真的對不起……」說完道歉他匆忙離開,潔瑜心痛到淚如雨下說不出話來,而我就陪在她身邊,看著這一切措手不及的發生。潔瑜當下撕了支票痛心欲絕,全心全意付出的感情,怎麼會只換來一張絕情的支票?我,抱著潔瑜痛哭一場。

 

說起潔瑜和戴易揚在網路世界裡相識相戀,他有型帥氣又單身,相差六歲,經濟狀況聽說穩定,難怪單純的潔瑜以為她碰到了命中的真命天子,連我都這麼以為了。半年後,潔瑜才慢慢的發現她成了不能見天日的第三者,唯一真實的網路資料大概只有年齡以及他的經濟狀況的確穩定,他好命投胎到台灣某大企業的家族中,成了不用努力也能很有錢的第三代,當初反對他們繼續交往偏偏她已陷太深,還謹守本份的當他背後無聲的女人長達一年半。如今那些甜言蜜語,竟全成了她是大傻瓜的證明。

 

事發的隔天,害怕潔瑜會想不開我連店裡都請假寸步不離的陪著她,卻趁我外出買午餐的時間,在客廳裡割腕自殺,潔瑜的父母從台南趕上來,兩老在醫院裡哭的肝腸寸斷。之後伯父決定讓潔瑜在大學的最後一年暫時休學,接回台南老家休養一陣子。命是救回來了,但肚子裡的孩子在不久之後也因伯父伯母的堅持下被拿掉。一想起這些事,心裡頭沉的疼,回到小公寓,迎面而來的還是潔瑜離開後的冷冷清清。走過客廳來到陽台開了窗,站在十樓的高度,風聲呼嘯更加明顯,只是這風是不是應該再大一些,好能吹散滿室的悲傷寂寥進浴室打開蓮蓬頭沖洗一身的寒意,待會兒打個電話給潔瑜吧…..、還有小彤!唉!她們兩人的愛情有些部份竟然一模一樣,身為朋友,我好像,也迷失在他們的愛情叢林裡。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戀咖啡第三回
下一則: 戀咖啡第一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