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原來是幸福第二十四回
2016/04/05 16:58
瀏覽496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姐,有妳的快遞。」

「知道了,我馬上下去。」書彥在樓下大喊。奇怪,我買了什麼嗎?邊疑惑的衝下樓,卻看見學長和芸姐就坐在客廳裡,我興奮的大叫,又忘了老爸常叮嚀我要注意的氣質。

「原來你就是快遞先生啊!」當我看著學長說這句話的同時,書彥已經一溜煙的自動消失。快遞?還虧他想得出來。芸姐看著逗趣的我們笑得很美。

「芸姐!」

「書亞,怎麼每次見妳,都覺得妳愈來愈有女人味了?」

「學長,你聽見了沒?我是個女人了,別老把我當孩子看。」

「最好是啦!怎麼看都像小ㄚ頭。」

「吝嗇鬼!誇我一下都不行。回來怎麼不先打個電話給我?」

「想給妳一個驚喜啊!」

「驚喜?你別說,讓我猜。你們……要訂婚了?」看他們洋溢著幸福的表情,其實這個驚喜一點也不難猜。

「妳就不會多猜幾次啊!」我好像掃了學長裝神秘的興致。

「真的嗎?什麼時候?太好了。你知不知道我等這一天等多久了?芸姐,恭喜你們。」

「謝謝!妳一定要來喔!」

……」一想到自己隨時會離開台灣,我的笑容頓時消失。怕學長告訴宇辰,這個秘密,我也沒跟他說。

 

「怎麼了?不能來嗎?妳對得起我?」學長半威脅的瞪著我。

什麼時候?」

「聖誕節那一天,夠浪漫吧!」十二月二十五號,一個美麗的節日。本來想訂聖誕節以前的機票提早過去溫哥華適應環境,看來為了學長,行程可能得跟著延期了。

「妳怎麼了?怪怪的?」學長開始打探我的猶豫。

「沒什麼啦!學長被芸姐搶走了,難免失落囉!芸姐,學長就拜託妳照顧了,妳別看他人高馬大,他可是無可救藥的感情豐富,其實啊!他內心可是很脆弱的。」

「妳別讓人擔心就謝天謝地了還擔心我?」學長像捏小孩一樣捏著我的臉,那瞬間突然好想哭,他哪裡知道我的叮嚀是因為要離別?

 

「要不要喝咖啡?」試著掩飾我又已蠢蠢欲動的眼淚。

「不了,只是來告訴妳訂婚的事,我們得趕著見一些朋友,晚上台北還有飯局也得趕回去。對了,關心一下宇辰,他前陣子怪怪的老找不到他人,只說在計劃一些事所以很忙,但問他什麼又不說?今天一樣聯絡不上他。」

「學長,我們……

「你們的事我都知道。但不管怎麼樣,你們還是朋友吧?就幫我一個忙,好不好?」

「知道了,晚點我打電話給他。芸姐,恭喜妳,妳一定會是這世界上最最美麗的新娘。」

「我更期待看妳穿上婚紗的樣子呢。書亞,都是女人,所以我更希望妳能好好的考慮宇辰的事,世勳很擔心你們但又無能為力,雖然也得考慮逸萍的感受,但如果到頭來是委屈你們三人那有多麼不值得?」

「芸姐…..

「她如果說的動,宇辰哪需要這麼辛苦?這傢伙,固執的可以。」學長心疼的眸子讓我心虛的低下頭來,他想說什麼其實我都懂,都錯過了,我憑什麼再去搶回來?

 

想將學長訂婚的好消息告訴宇辰,可是他的電話一直關機中,心裡很擔心,卻在找了他幾天以後,先接到了逸萍的電話。

 

「妳先別哭,發生什麼事了?」逸萍的哭聲又慌又急。

「宇辰……有去找妳嗎?」

「沒有,怎麼了?」

「他留下了一封信,走了……

「什麼意思?逸萍,到底發生什麼事?」

「他走了……離開這裡,走了……

 

如果說這是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是的!因為它是這樣強烈震撼了我身體的每個細胞,所以,在逸萍心碎的聲音喚醒我之前,我沒了表情。

 

「我留不住他……留不住……」無法相信宇辰會就這樣拋下一切,他甚至連再見都沒說,都沒說……。這就是他所謂的離開?不只離開我,而是所有人?頭也不回的衝出門外,十二月的午後帶著凍人的寒意,騎著機車,一路上閃過腦海的盡是宇辰背著行囊離開的哀愁,該走的人是我,結局不應該是這樣,不應該……衝進宇辰家,所有擺設整齊的傢俱一如從前,卻讓人倍覺空蕩,因為,主人不在了。

 

「逸萍……」輕輕喚著坐在沙發上正用手掩面哽咽的她突然覺得一陣強烈心疼,不管我再怎麼努力想成全她的愛情,望向滿室人去的寂寥,我知道我還是傷了她了,那樣殘忍而不留痕跡。

 

「這陣子他電話很少開機,就算找到,他總說他在處理一些事,很忙。沒想到會是這樣……,他連台北家都沒回去……,只告訴伯父伯母突然要出國一陣子,原來,他真的不要我了……

「妳別急,或許他只是想散散心,過幾天就會回來了啊!」

「就算他回來了,也不會是因為我,再也不會了……」逸萍就這樣在我面前抱著頭痛哭失聲,那天在茶藝館說要給宇辰幸福的她,現在脆弱的不堪一擊。

「從知道妳再出現在他生命中的那天起我每天更顫顫驚驚,就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讓他討厭我,但是再怎麼努力,他還是走了……

「逸萍……」除了叫著她的名字,我的腦袋空白一片。

「我不怪妳書亞,我知道妳也在努力守住對我的承諾,努力成全我對宇辰的愛情,否則,他也不會那麼痛苦……

……

「從妳再次出現後,一切就是不一樣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以為……,我真的以為……我打電話給學長,或許他……

「不用了,我想,我們都累了,我早明白,就算沒有妳的出現,我還是給不起宇辰想要的幸福,是我太自私,一直利用宇辰的善良成為俘虜他的藉口,明明知道他的苦,可是我卻假裝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

他留了一封信在房間的書桌上,雖然是給我的,卻是他對妳最真的告白,妳去看吧……,請妳把他找回來,請妳告訴他……我會試著祝福你們……祝福你們……

「逸萍……」她似乎不願聽見我用力的嘶吼,不願我再看見她眼裡的絕望,頭也不回的消失在門外那片蕭瑟裡,獨留我在門內,品嘗這令人心碎的空洞、還有崩潰後的放聲大哭。

 

走進房間,冬陽仍透過窗簾灑進一室金黃,不想面對宇辰真的離開的事實,站在書桌前還是提不起開信的勇氣。不開、不看,他待會兒就會回來了,對不對?空氣中瀰漫著宇辰溫柔的氣息,我的心痛,又隨之擴散……

 

逸萍:

原諒我只能用這種方式離開,因為我沒有勇氣當面向妳道別,我怕妳的傷心只會讓我為自己懦弱的愛情找到繼續傷害彼此的藉口,所以不看到妳的淚,我才狠得下心吧!

從妳發現我的日記以後,我突然累了,想到妳愛著一個心在別人身上的我,卻又要假裝我們一定可以幸福的妳,我真的突然醒了。一輩子好長好長,卻要妳為了我不完整的愛情,讓妳的愛情也變得不完整這何其不公平?所以我走了,我想還給妳可以重新期待幸福的天空,或許也是想為自己找到可以再次面對明天的勇氣!請妳原諒我的自私、原諒我把妳的心傷得和我一樣重,如果真有所謂的來生,妳對我的好,就讓我下輩子再還妳!因為這一世的感情,我已經全部給了一個人,雖然她不要,我也收不回來了。

別怪書亞,我並不是她想愛的那個人,我的離開她甚至完全不知情,一切錯誤,就讓我來結束,我只是出去走走,所以別擔心也別找我,照顧好自己,更要幸福,希望下次再見妳時,妳已找回了原本就該屬於妳的笑容,對不起,所有的一切。

 

宇辰 於1210日深夜

 

手握著信,該怎麼說痛?又該怎麼說愛?只要你回來,宇辰,求你回來……

 

獨坐在門口的長椅上,手握著一杯剛煮好的熱咖啡,整顆心好比天上寂寥的夜空那樣無邊無垠,這麼冷,宇辰到底在哪裡?手機突然響起我驚醒般的起身衝進屋裡頭。

 

「是我。」

「紹凱?下班了嗎?」

「是啊!有空嗎?」

「當然有。這兩個禮拜……你們都好嗎?」

「妳說呢?可以出來嗎?」

「我在菸田小屋,要不要過來?」

「太好了,那我們現在過去,待會兒見。」

「紹凱,家裡沒有酒。」

「妳把我們當酒鬼啊?」

「開玩笑的啦!小心開車!」

「知道了。Bye!」

 

1215,還是沒有宇辰的消息。

 

「喔!還說你不是酒鬼,怎麼帶這麼多啤酒?」

「拜託,喝啤酒又醉不了人。不過,這不是我買的,是他……」紹凱用下巴嘟著身旁的主任。

「別喝太多,回家的時候如果碰到臨檢怎麼辦?吃過飯了嗎?」

「對喔!我們買了些滷味忘記拿下來了,這給你,我去拿。」紹凱將啤酒遞給主任,然後又是一個轉身,跑向停車的方向。

 

「外面冷,快進來吧!」

「妳好嗎?」背對著主任聽到他別後的第一句話,心裡頭一陣酸。

「嗯!你呢他沒答話只是看著我。心的兩邊,兩個牽掛,不論是誰,都是我最最不願意傷害的人,可笑的是,對於阻止任何傷害,我竟然無能為力。

 

「怎麼還愣在這裡?進去啊!」紹凱衝了回來,手上拎著一袋香氣四溢的滷味。

「你們坐一下,我進去煮點熱湯,馬上就來。」將心事重重留在轉身的那一刻,逃進廚房時,心仍在顫抖。因為心疼,所以顫抖。

 

「聖誕節快到了,很忙吧?晚會準備的如何?」端著湯走出來,用剛剛躲在廚房的一點時間,我將感傷,從後門給踢了出去。

「妳說過這裡是妳的充電站,所以我們來找妳要些能夠撐到聖誕晚會的能量,我現在終於知道妳選擇在十一月離開的原因了,躲過聖誕晚會是妳的企圖吧!」紹凱半開玩笑的說。而我則笑的賊頭賊腦。

「被你看穿了!」這一行,最怕碰到西洋大節目,尤其聖誕節,鐵定累死一堆人。主任開了酒,突然有想喝一杯的衝動,或許藉酒,真的能消愁吧!

「給我一點,我陪你們一起喝。」拿起杯子要酒,他們兩人的眼神同時轉向我,一個模樣的不可思議。

「一點點就好。」杯子仍懸在空中乞討著。

「妳……?」主任看出我的不尋常。

「看你們喝酒的樣子好像很幸福,所以我也想嘗嘗看。」見我仍執意,紹凱愣了三秒鐘後終於把酒杯接了過去。

「來!拿去。」

「喂!太小氣了吧!才給這麼一點點?」

「別逞強!不會喝酒,光那一口都足以讓妳暈頭轉向。」

「不用擔心,其實我會喝一些,只是從沒喜歡過啤酒的味道。」

「那妳還喝?」

「一點點而已,沒關係的。」

「心情不好嗎?」主任一句。

……」笑過鬧過,胸口依然悶得慌。

 

「決定什麼時候出國?」

「本來想訂聖誕節前的機票,可是有一些事,得等到元旦過後了。」

「這給妳。」

「什麼?」從主任手上接過一張小紙條。

「這是老闆在溫哥華的地址,我跟他提過妳會去,去找他,他會照顧你的。」握著紙張,才剛被踢掉的傷感又從後門爬回心間,惹得眼睛又一陣酸澀。

「謝謝你。」除了凝重的呼吸,我們三人頓時都無言。

「我出去走走,你們談談吧!」紹凱起身往外走了出去,知道他又想留給我們兩人獨處的時間,只是那腳步,多了些離愁。

 

「你看起來好疲倦,工作很多吧!」

「嗯!聖誕節應該是很令人期待的日子,但對我們這一行來說,卻是夢魘的開始。」主任苦笑後,拿起了酒又喝下一口。

「對不起,我什麼忙都幫不上。」

「妳已經離職了,有什麼好對不起?只是跟妳發發牢騷而已,別放在心上。最近公司進來了兩個新人,所以其實還好,忙的過來的。」

「什麼時候搬進新大樓?要忙搬家、又要忙晚會,還好我離開的早。」故意拍拍胸口假裝置身事外,主任的臉上才見到了笑的線條。

「妳不想回去看看嗎?那裡也充斥著妳的心血啊?」

「不了,回去看,只會讓我離開的情緒更複雜、更不捨而已……。」低頭轉動手裡的酒杯,抬頭看著主任,看見了可惡的傷感也漫延至他的眼裡。

 

「宇辰他……」主任提到了這個讓我心痛的名字,低下頭來,對宇辰的掛念已無所遁形。

「我知道妳選擇一走了之,就只為了試圖減少一個已經存在的傷害,可是,妳不要逸萍受傷,那妳受的傷害呢?還有他的?甚至是我的呢?」

「主任……

「看著我,書亞!還來得及,真實的去面對妳自己的感情,很多事情一旦錯過就真的再也回不來了,不要讓自己後悔一輩子,如果妳不希望我把妳搶回來,那就算傾全力妳也要讓自己幸福,妳聽見了嗎?」

「他走了……我不知道他人在哪裡?我好壞……,我真的好壞……。」靠著主任,我終於壓抑不住這幾天失眠的情緒再次放聲。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來到小路旁,我將最近所發生的事情一一說給主任聽,彷彿只有面對著夜,我的傷痕才能稍稍被撫平。

 

「不要擔心,他們不會有事的,我想每個人都受了點傷,需要一些些時間來平復而已。」主任望著遠方輕輕的說著,表情平靜的看不出他的心情。

 

「書亞,宇辰和逸萍都已經做了選擇,那妳呢?」

……

「還剩下幾天的時間,妳好好的想一想吧!我想宇辰回來後,一定希望妳在他轉身便能看得到的角落裡,溫哥華畢竟太遙遠,不是嗎?」一顆心究竟有多遼闊,可以因為包容而獨自承受所有傷痛的重量?在主任會心的眼眸裡,我想,我已經找到了答案。

 

「你們在這裡啊!哭完了嗎?」紹凱逗著我們,我和主任不約而同的朝他身上搥下去。

「有力氣打人那大概就沒事了吧!書亞,不管在哪裡,妳都要幸福,否則偉翔的退出就全白費了,知道嗎?」我們惺惺相惜的互望著,有他們這樣的朋友,幸福不就在身邊嗎?

 

「主任,有一件事……我不曉得該不該說?」回到院子裡的長椅上,我們三人就這樣並肩坐著,冷冷的。

「什麼事

「其實Sophia……」我小心翼翼。

「妳想說什麼?」

Sophia……,我只是覺得……

「想都別想,妳管好妳自己就行。」

「你怎麼知道我要說什麼?」他們兩人同時瞪著我,很好笑。

「看也知道妳想亂點鴛鴦譜。我知道Sophia對我好,可是那不是我要的愛情,現在妳可以明白為什麼我要隱瞞大家分手的事情嗎?」

……?」似懂非懂。

「笨喔!只要不給越界的理由,至少她不會受傷害啊。」紹凱瞬間點醒了我。終於明白只有隱瞞,他和Sophia之間,至少還能維持現在同事的模樣,所以,我有些懂了。和主任沒有模糊地帶的愛情比起來,我的愛情竟顯得好悲哀,因為模糊,才傷了這麼多人,我真的懂了,但還來得及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原來是幸福最終回
下一則: 原來是幸福第二十三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