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戀咖啡第五回
2016/04/23 17:31
瀏覽605
迴響0
推薦18
引用0

幫店內所剩無幾的客人倒了水,當然也包括唐子維,假日不供應商業午餐,中午了,應該不會再有什麼客人上門來了吧!看的出唐子維很餓,說了句謝謝後,連頭都沒抬起來看我一眼。想想一個堂堂的醫生都願意放下身段做起服務生來,我怎麼會不明白他想向潔瑜道歉的誠意?再怎麼說,他都不是戴易揚啊!為了朋友這樣兩肋插刀,沒想到也把自己搞的灰頭土臉,也難怪那天在PUB裡,他那想向我求救的眼神了。胡思亂想的走進吧台時手機剛好響起來,是紹帆,他不會連吃頓飯,椅子都還沒做熱就想逃了吧?

 

    「喂!」

    「是我。我待會兒準備落跑了,午餐妳別吃太多,留點肚子待會妳下班陪我去吃蚵阿麵線。」

    「有大餐你不吃,吃什麼蚵阿麵線?你在哪裡?」

    「溜出來上廁所,我要回位子去了,等會兒我媽找不到我,可能會拿刀出來砍人。」

    「那你還敢落跑?」

    「悶死了。反正我再回去坐一下下,我會想辦法溜的。掛了喔!」

    「喂!」握著手機我一臉無言。看來,又是另一顆無緣的石頭。而且,來不及告訴他,他喜歡吃的那家蚵阿麵線,傍晚才會開。

 

先不想紹帆,拿起了咖啡杯幫唐子維做了杯拿鐵,沒有辦法向阿光一樣隨意的拉出一朵朵美麗的花形,唉,我就是學不會。正沉溺於這一室的咖啡香氣,卻看見大哥和小彤進門的身影,而小彤的表情,明顯的像剛哭過一樣。

 

     「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發生什麼事了?」忘了咖啡,我拉著落寞走進吧台的小彤問著,而大哥,站在吧台外,臉色一樣凝重不已。

     「品庭,妳幫我安慰安慰小彤,大嫂突然找我,我得趕回台北了。本來想多陪陪小彤,可是妳也知道我的無奈,再不回去,她會起疑心的。」大哥替小彤回答了現在的情況。又是一齣讓人看不見幸福的愛情戲碼,只是為什麼我的朋友都深陷其中?大嫂在台北經營一家連鎖的品牌服飾店,規模不算小,平常就已分身乏術,更別說假日也老忙到很少參與大哥的咖啡事業,而小彤則算是這家店的開國元老,兩年下來,誰料的到會發展出這一段不該發生的戀情。

    

「大哥,你回去吧!小彤不會有事的。你哪一次離開,她不是這個臉?」我故意輕輕的捏著小彤的臉頰,她知道我懂她,給我一個哭不像哭、笑不像笑的難看表情。

     「那我回去了,我再打電話給妳。品庭,謝謝妳。」

     「不會。你開車小心!」

     「我會的。走囉!」

 

我們兩個思緒複雜的看著大哥離開,他那牽掛小彤的背影連我這外人看了都覺心酸。其實我不想去體會那樣的依依不捨,我只知道,這段感情再發展下去的後果。於是我看著小彤,意味深遠的看著她。

 

     「小姐,大哥不會為了妳離婚,妳都知道的啊!如果妳決定這樣跟著大哥,那妳就要有常常面對這種別離的心理準備。如果承受不了,那妳是不是該認真的考慮妳自己的未來?妳真要這樣生活一輩子?」從不忍苛責她的我今天是怎麼了?想起潔瑜的現況、還有小彤?如今我倒慶幸自己的生活裡沒有愛情,至少,我從不為愛情而辛苦。

     「每次告訴自己不可以貪心,告訴自己這樣就好,能夠偶爾看到他就好。可是當他要回到大嫂身邊,我的心卻愈來愈痛。品庭,我好害怕這樣的不知足,我好怕有一天,我會連像現在這樣放手都做不到。」

     「妳還年輕,又何須急著抓住這樣的愛情?」小彤眼眶泛紅不語,這種情況我也不知所云了,乾脆也不再說。轉身想為小彤做杯咖啡,才又想起了唐子唯,因為眼前還擱在咖啡機上、涼了的拿鐵,還有那顆因奶泡慢慢消失而千瘡百孔的心,像極了她們面對愛情的傷痕。心一沉,再望著小彤,卻也看見了唐子維,他正端著他吃完的盤子站在吧台前,忐忑的,看著心情沉甸甸的我們兩。

    

「對不起,有打擾到妳們嗎?我想說順便把盤子收過來……。小彤,心情不好喔!」吧台裡明顯的低氣壓也惹得唐子維有些不知所措。我看在眼裡,哭笑不得。

「你今天要看診嗎?這個時間你很少在這裡的。」

「今天休息,因為沒什麼事,所以過來吃個早餐。」

「早餐?現在已經快一點了耶。」小彤和自己的偶像一聊,心情似乎輕鬆一些。但說起這頓早午餐,唐子維卻把球丟給了我。

 

「喔!這……說來話長耶!小彤,很可惜妳沒看見醫師工作時的表現,真是出乎意料的專業。」想起今晨的慌亂,我嘴角笑的揚起。

「他一直很專業啊!我給他看過牙齒,這點我可以證明。」

……」小彤當然狀況外,我和唐子維卻笑的很有默契,還是別說他幫我一早上的過程好了,省得壞了他牙醫師的形象。

「不好意思,剛和小彤談事情,你的咖啡都放冷了。等我一下,我幫你重做一杯。」

「沒關係!冷了也能喝。幫我外帶好了,我該走了。」

「你還是等我一下,我幫你重做,馬上就好。」

 

「喂!怎麼我才不在兩天,你們的火藥味都不見了?從實招來,我不在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小彤貼近我用耳語般的聲音小心翼翼的問著。我卻只想轉移話題,因為這一扯,又得從戴易揚和潔瑜的恩怨話說從頭,光想就累,更何況說?

 

「妳關心一下阿光吧!進門到現在,妳都不覺得奇怪為什麼沒見阿光的蹤影?」

「我以為他去外送了。阿光怎麼了?」

「摔車。不過沒什麼大礙。」趕在小彤尖叫前,一連把兩個答案大聲給說出來,省得她一緊張,會猛拉著我的手臂問東問西。這麼一來,我的拉花鐵定又變形。

「差點嚇死我了。他人呢?」

「回宿舍休息了。晚一點我會去看他,要不要一起去?」

「好啊!沒事就好。看這小子以後還敢不敢騎快車?」小彤一邊碎碎唸、我一邊把咖啡遞給了唐子維。

「那我先走了。麻煩妳們替我問候阿光一聲。」

「好。今天謝謝你了。」

「不會。Bye-Bye!」這一次換我們兩個目送唐子維離開。但是小彤的眼神,有種不打破砂鍋問到底絕不死心的殺氣,我,毛骨悚然。

 

「幹嘛啦!」

「怪怪的喔你們。」

「妳才怪勒!剛剛還傷心欲絕,現在又精神奕奕?看到帥哥就忘了大哥了呀?」

……」攻到她的死穴,一下子又讓她回到剛剛不會笑的臉。

「把難過的事先拋在腦後吧!待會兒紹帆會來,我們一起去吃蚵阿麵線怎麼樣?」

「妳的青梅竹馬來找妳,我跟著,太不識相了。」

「識相個頭啦!去不去?」小彤逗我卻換來我滿臉殺氣。

「算了,我好累,還是等會兒幫妳收拾收拾,然後回家休息好了。妳也替我跟阿光問候一聲,我怕我的心情不僅慰問不了他,還得讓他為我操心。」

「這個心已經操很久了,小姐。累了妳就先回去吧!反正紹帆會幫我打烊。」

「不差這一點時間。除非……妳想趕走我這個電燈泡?」

「妳再亂說我就不理妳了。」

「好好好,我上洗手間去。」

                                   

兩半點才剛過,果真看見紹帆帶著一付成功逃生的表情走進店裡,颱風走後,天氣馬上變得悶熱,所以他見面的第一句話不是跟我打招呼,而是要冰水喝。

 

「杜媽拿刀砍你了啊?跑這麼喘?」

「車停的有點遠。怎麼這裡假日更難停車啊?我快熱死了。」他靠著吧台,就一杯、兩杯的猛灌水,到第三杯才慢慢給緩了下來。

「有好好吃飯嗎?」

「當然沒有。那種場合妳吃得出什麼叫山珍海味我頭給妳砍。不過,這樣才有肚子要妳陪我吃麵線。」

「你喔!杜媽一定期待你至少能帶著那個女生繼續去喝個下午茶,然後看能不能蹦出什麼火花來,沒想到你卻一個人跑來台中找我吃麵線,妳這兒子真是不聽話,晚一點杜媽又要打電話來向我訴苦了啦!」

「反正妳總有辦法安撫我媽的啊!」我無奈的瞪著他。其實杜媽每次都能猜中他寶貝兒子的蹤跡,所以每次窩藏嫌犯的我都得跟著倒大楣,而且訴苦之後,杜媽一定又要我乾脆考慮嫁給他兒子。

 

「今天那顆石頭漂亮嗎?」像以前一樣,每次他相親結束,我總會俏皮搗蛋的逗逗他。

「就算漂亮也沒用,我這個人不以貌取人的,是這裡,要有感覺。」他認真的摸著心臟部位,第一次覺得他不是不將愛情當一回事,而是,沒碰到對的人。

「那你就慢慢找吧!我看你這種高標準的找法,到老了可能都還光棍一個。」

「去啦!給我一杯咖啡。怎麼只有妳一個人看店?」

「阿光摔車、小彤在裡面。」

「摔車?還好嗎?」

「聽他自己說是小傷啦,不過晚一點我還是會去宿舍看看他。」

「晚一點我陪妳一起去,順便帶麵線去給他吃。不過,妳可不能告訴我媽,因為我騙她們說公司有事才逃出來的。」

「你也只能晚一點吃,因為麵線傍晚才有。還有,妳以為杜媽會相信你的鬼話呀?你是她生的,一個眼神她都知道你想耍什麼把戲。」邊嘀咕邊先把咖啡遞給紹帆,對上他那不服氣的眼神,覺得好笑。

「那她猜得出我今天真的很想吃蚵阿麵線嗎?」

「無聊耶!這種諜對諜的生活你不累啊?不就是結個婚嘛!」轉個身,怕他肚子餓,我開始動手做起了三明治來。

「說的這麼簡單,那妳嫁給我啊!」

「你再說一次。」我一點都不以為意的再轉身回嗆,因為他的話我從沒當真過。

「我是在做善事耶!反正妳又沒人要。」

「沒人要我也不會考慮你,都已經看了你二十年,不嫌煩啊!」

「喂!妳這樣說話很傷人耶!再怎麼樣,從小到大我也從沒覺得妳煩過啊。妳不夠義氣。」

「不知道是誰每次要拒絕女生就拉著我演戲當女朋友喔?如果我不夠義氣,幹嘛為你惹了一身腥?」準備揍他的同時,小彤從廚房走了出來,暫時救了他一命。

 

「你來了啊!」

「是啊!妳愈來愈漂亮了喔!」

「你在品庭面前誇我,小心她會吃醋喔!」

「吃醋?她只會吃炸藥啦!」紹帆閃的好,躲過我那向他而去的拳頭,小彤在一旁已笑到個不行。

                            

三點半準時打烊,和小彤說再見後,我和紹帆又回到店裡打發時間,全為了他唸唸不忘的偉大麵線。

 

    「我朋友想幫他的姪女找英文家教,妳想不想接?」紹帆問。

    「真的?當然要囉!我現在很缺錢。」

    「為什麼?有困難嗎?」

    「你不知道最近發生好多事……。潔瑜辦休學了,暫時不會回台中來,所以我得一個人負擔房租。」

    「她怎麼了?」

    「情傷、鬧自殺。剛從鬼門關走一遭,現在被伯父伯母押回台南照顧。」

    「那個什麼企業的兒子?」

    「嗯!說真的,折騰下來連我也心力交悴。都快搞不清楚愛情的存在到底是禍是福了?」

「心裡難過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

「說了你也幫不上忙啊!只是多個人擔心而已。不過我相信她會沒事的,只是需要一些時間而已。對了,你朋友的姪女多大?」

    「小六,所以想加強國一先修,但是妳有時間嗎?」

「一個禮拜如果上兩天課應該沒問題,你幫我問問看。」

    「我會的。只是剩一年就要畢業了,妳難道要一直待在咖啡館裡當服務生?妳不考慮換個和妳所學有關的跑道磨練磨練嗎?」

    「是想過啦!可是又捨不得,也怕大哥不放人。在這裡快兩年了,這感情,很難割捨。」

    「讀了幾年的英文妳就用很難割捨這四個字在咖啡館和自己的專長領域裡做了選擇啊?」

    「倒也不是啦!反正還有將近一年的時間,我會看著辦的!你先幫我問問家教,能多份收入比較重要。」

    「需要錢就跟我說一聲別苦了自己,你青梅竹馬我呀有的是錢。」他拍著胸脯很搞笑,但是他的心意更讓我感動。

    「我省著點花日子還能過,有錢你就留著養老婆吧!你的好意我心領了。」紹帆不說話、帶點疼惜的看著我。

   

「偶爾回家吧!梁爸很想妳的。」一提到爸,我的眼淚又不爭氣的掉下來。上次回家,已經是過年時候的事了。

「我偶爾會打電話給他啊!可是我還是不想回去,他跟阿姨好就行了,不需要我回去瞎攪和。」

    「別孩子氣。妳也知道要不是阿姨梁爸會有多孤單,兩人互相陪伴也沒啥不好梁媽都走了一年多了,妳就接受阿姨變成妳家人的事實吧!」

「我不要。你再說我就不陪你吃麵線。」我有點生氣是因為我以為他一直站在我這邊的,曾幾何時阿姨也收買了他的心?

 

「收下吧!這是今天早上我去看梁爸的時候他要我交給妳的。」看著紹帆從口袋裡拿出的一疊紙鈔,我,又哭的不成人形。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戀咖啡第六回
下一則: 戀咖啡第四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