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原來是幸福第十四回
2016/03/27 15:28
瀏覽194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十點依約來到公司,遠遠便看見了主任,身旁還有一個人。奇怪,不像陳先生啊?他們兩人靠著車門向我這邊望了過來,趕緊停好機車跑過去。

 

「對不起,等很久了嗎?」我的眼睛還是忍不住往主任身旁的人瞄了一眼。

「是我們早到了。這給妳。」主任遞給我一個小紙袋。

「什麼?」

「早餐,妳沒吃吧!」

「謝謝!那你們

「我們剛吃過了。介紹一下,這位是紹凱,我很好的朋友。」

「你好!我是馮書亞。那……陳先生呢?」

「他會直接在新教室那邊會合。」

「喔!」

 

紹凱的氣質和主任十分神似,兩個人都一樣高,也帶著眼鏡,笑起來有著台北人獨特的氣質,如果主任騙我說紹凱是他的哥哥或弟弟,我想我也會深信不疑。

 

「偉翔在電話裡提過妳,以後要請妳多多照顧了,這一行我是新手,很多地方可能還得麻煩妳。」

「啊?」知道我聽不懂,主任趕緊接了下去。

「之前沒確定所以我還沒跟妳說,Jason只做到這個月底就要和太太回南部去,老人家需要照顧。所以我請紹凱來代總務這個缺,上個月我大概跟他提了一下,這兩天他終於點頭答應。妳知道嗎?以後有他在,我就可以很輕鬆了。」

「主任好像很依賴你喔!歡迎你加入,其實我也是菜鳥,說指教,太言重了。」

「這一行我也沒接觸過,都不知道他在樂觀些什麼?」

「不用太客氣,你的能力我可比誰都了解,要不是你自己想換個環境,否則要從你們公司把你搶過來,就算花了更多的時間和精神都不見得請的動你。」

「往後如果給你惹麻煩,你可別後悔今天這樣的三顧茅廬,然後又把我給踢回台北去。」看著他們逗趣的對話我會心一笑。

「我們邊走邊聊吧!讓陳先生等不好意思。」

「好。」

「不會今天就開始上班吧?」一上車我便馬上發問。

「台北還有很多鎖事得處理,我只是先下來看一看工作環境,明天就得回去。」

「他要來台中工作這件事還沒得到未婚妻的諒解,正在頭疼該如何負荊請罪呢!」

「是嗎?這很棘手喔!」

「別聽偉翔亂講,只是還有些工作得交接,不處理好走不開。」

「那倒是。不過以後有主任互相照應,你在台中就不會覺得人生地不熟了。」

「妳還不了解他嗎他別趁機虐待我就謝天謝地了。」對於紹凱的指控主任只是詼諧的猛點頭。這是我從沒看過的主任,在紹凱面前,不經意的露出了份童心,我感動的看待這樣的交心,又淺淺一笑。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就僅管說,我相信不用多久,你一定也會喜歡上這個城市的。」

「是啊!因為一看到妳,我就知道為什麼偉翔會心留台中……

「喂!」主任不讓紹凱說下去大聲的插了嘴嚇了我一跳。

「怎麼啦?你們好奇怪?」

「沒有沒事!待會兒和陳先生談完後,先好好的請紹凱吃頓飯,中午我已經訂了餐廳,等開始工作以後,他可能就沒有這般的好心情了。」

「被你這麼一說,我有點後悔答應你耶!你們公司真的有這麼可怕呀?那我現在臨陣脫逃還來不來得及?」

「不用擔心,除了兼任臨時褓姆、每天日夜顛倒,還有那些處理不完的大事小事,加上得隨時應付家長的疲勞轟炸以外其他的,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我故意附和主任嚇了嚇紹凱,看他剛剛還能笑的臉逐漸變得僵硬實在逗趣。

 

「拜託!你們兩個這樣逗我很好玩嗎?」

「書亞說的一點都沒錯啊!我們的工作就是這麼簡單,想那麼多做什麼?」

 

哈,光是這些【簡單】的工作就足以讓人抓狂,看來,紹凱有被主任騙來台中的嫌疑。只是,心留台中……?那晚宇辰在老家說的話,隨著窗外車流穿梭,又頓時浮現腦海,難道主任……?不,一定是我想太多了,一定是。

 

辦完了公事也吃了飯,下午趕回公司繼續上班,沒想到紹凱和同事們這麼熟識,就像走進自己家廚房一樣,公司整個熱鬧了起來。

  

 「妳別看他就像是個開心果,他可是非常有能力的人,以後妳就會知道了。」

「你真的很依賴他耶!」

「有一點。認識他太久了,能和他共事真好。」真不懂主任到底有多依賴紹凱?看著站在旁邊的他我實在好奇,因為他的口吻竟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安心與滿足,彷彿只要紹凱在就能天下無敵了。

    「下班後要不要一起吃宵夜?」

    「啊?」

    「紹凱明天才回台北,一起聚聚吧!我還約了SophiaJason,順便討論一些該交接的事。一起去啊!」

    「喔!好。」鬆了一口氣趕快逃開,不過是公事上的邀約害我緊張一下下,頭上冒出尷尬的三條線,都是宇辰亂說話啦害我跟著胡思亂想。瘋了我。

 

為了讓工程能順利進行,每天早上都隨著主任和陳先生在新舊校址間來回奔走,光討論設計圖及修修改改還真讓我的腦袋難以負荷,直到紹凱歸隊加入,我們三人這樣一起工作、一起吃午飯、然後一起回公司繼續一整天的例行公事,一天將近十二小時的工作量,也難怪被同事們笑稱為超人。還好主任在設計這方面還真頗有經驗及想法,加上有先生以及紹凱的協助,我這個小跟班只要負責接收指令,然後去執行,這份差事,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難。而我們三人如此朝夕相處,有一個人,雖談不上敵意,但對我的冷漠卻更加明顯,我有感覺,而紹凱,也有感覺。有一天趁正在等主任的空檔,和紹凱獨處時我對紹凱說了說心情,只是更不解他的反應。

  

   「我看出來了。認識這些年來,倒很難得看到Sophia冷冷的一面,妳得罪她了?」他給我該死的似笑非笑。

   「我不記得有啊?從我進公司以來每個同事都很好相處,剛開始Sophia也是,只是最近愈來愈不一樣,而且好像只對我這樣,紹凱,我要不要找她談談比較好?」

   「不用談,沒有用的。」

   「啊?」

   「喔我是說……,原因應該不在妳身上……,不對,是不全在妳身上。」

   「什麼啦?你知道什麼?」

   「她沒說我哪會知道?不過找機會我再幫妳探探口風,和我想的應該八九不離十。」

   「你想的?想什麼都不告訴我?」

「書亞,給妳一個提示,世界上的女人雖然心思都很複雜難捉摸,但只要碰到一個點,就會笨到直接明瞭,妳自己去想一想,不難的。」

「你真是……,現在是猜謎時間嗎?」還沒追根究底主任突然走了進來,切斷了我們沒有答案的對話。

「可以走了,你們在聊什麼?」

「沒……

「我在當她的心靈導師,解惑中。」被紹凱搶先一步答話。

「你最好可以幫人解惑喔?不過,是什麼事?需要我給點意見嗎?」

「不用不用,你雜事已經夠多就別擔心這種小事,而且,問你也不夠客觀。」

「就能問你?」主任不服,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很好笑,但惹得我頭暈腦漲。

 

「好好好,我們以後再討論,真的該走了!對了主任,你要Jimmy的考試成績我已經整理好放你桌上,適不適合轉班就麻煩你評估後再告訴我。」

「好的,謝謝!」

「那走吧!」終於轉移話題成功,Sophia和主任交情深厚,也許他會知道些什麼,可是能跟紹凱侃侃而談的話題卻不見得能對主任說,雖然他要我當他是朋友,但畢竟,他不是。

 

下午我們三人又從工地返回辦公室,突然看見了一個年約五十幾歲的男子和大家有說有笑,以為是家長,卻看見主任和紹凱詭異的笑容。

 

「怎麼了?」

「他就是那位讓妳很好奇、從未謀過面、而我說很像叔叔的人。」主任轉向我,一股笑意顯得很詭異。

「老闆?」

「你們回來了啊!」

uncle!好久不見。」老闆被我的聲音嚇到走了過來,紹凱第一個跟他打招呼,他們又如此熟識,我想我比紹凱還像個新人。

「之前偉翔還在頭痛不知道你願不願意下台中來,現在我可放心了。謝謝你過來幫他,有你在,我更可以把重心放在國外,校務就交給你們兩人了。」

「不會吧!一年都看不到你兩次,不會因為紹凱來你乾脆都不回來了吧?」主任驚覺事態不對勁。

「你們把公司經營的這麼好,我有沒有回來,沒差吧!紹凱,初來台中工作,有什麼需要就直接跟偉翔說,他會全力配合你的。」

「我會的。」

「那妳……,應該就是Steffi吧!」

「是!老闆好。」

「偉翔也說妳幫了他很多忙,謝謝妳。」

「應該的。」寒暄之餘,想起了主任口中的老闆以及他在晨曦中的身影,不禁想笑。

 

「哇!好大的蛋糕。這……,這一定是為了歡迎老闆所準備的吧!」突然我的目光忍不住往老闆後面的蛋糕看過去。然後,突然變狗腿。

「他們哪會對我這麼好!這是給偉翔的。」瞬間,我好像聞到了一股酸葡萄味道。

 

「妳不知道今天是主任生日啊?這個蛋糕是紹凱特別訂的,夠大吧!」Vivian笑著轉述這蛋糕的由來,看主任臉上驚訝的表情,原來他也被紹凱給矇在鼓裡。

 

「幹嘛這麼破費?」主任感動的看著紹凱,就差沒把他抱起來。

「怕以後你會公報私仇,所以先巴結一下!打開看會讓你嚇一跳,穿比基尼的喔!」

「這哪切的下去?待會兒uncle切,這福利就交給你這個大家長。」他們的對話總有趣。

 

「我會安排在這幾天返國還不都是算好想趕上偉翔的生日順便和大家聚ㄧ聚,是很期待切這個蛋糕,但總得先吃飯。今天晚上就我請客,也慰勞你們這段時間以來為公司所做的努力,一定都要到,不准有藉口,知道嗎?」難怪主任會說老闆像個叔叔,因為他的平易近人,真的讓人沒有距離感。

 

「你們很保密喔!全公司好像就我不知道主任生日,你應該跟我說,怎麼辦?我來不及準備禮物耶!」一回神我不禁對紹凱嘮叨一番。

「妳還不夠了解偉翔,只要是關於他自己的事情都是超低調處理,所以不需要準備什麼,因為他也不會收的。只要晚上多吃一點就行,反正uncle請客。」紹凱給我一個沒關係的眼神後就一溜煙的衝進辦公室裡,嘆了口氣,今天註定得白吃白喝了。而對於晚上的聚餐,心裡倒真充滿了期待,自從進公司以後,好像已漸漸習慣了夜行者的生活,當初想離開這裡的念頭也似乎在習慣當中愈來愈渺小了。

 

一陣瞎忙,總算挨到了下班,剛剛應一位家長的要求替她把孩子送回前面轉角的家,再跑回公司,除了燈亮著,怎麼大家都走光了?

 

「妳回來了啊!」主任的聲音在一片寂靜當中嚇了我一跳。

「人呢?」

「反正都下課了,老闆要大家提早下班。他們都先過去啤酒屋了,總要有人等妳!」

「你是主角怎麼可以遲到?我可以自己過去啊!」

「不過吃個飯,哪有什麼主角之分。而且,妳知道他們在哪裡嗎?」

……」我抿著嘴搖著頭。

「那就對囉!去拿包包吧!有什麼資料等禮拜一再處理,沒關係的。」主任推著我往辦公室裡走,沒有停留的時間,一拎起背包我又被主任一把拉著離開公司。

「不好意思,今天是你的生日,還讓你等我。」

「不過就是個生日,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本來我是要坐老闆的車先過去,紹凱說要留下來等妳,不巧剛好外師找我談了一些課程的事,一時走不開,乾脆就變成我等門!怎麼了?妳又不是第一次坐我的車,怕我把妳賣掉啊!」

「不是啦!我只是……

「別再可是了,再不走,等一下我真的會被K蛋糕。妳可以想像蛋糕如果不是拿來吃的,那有多恐怖嗎?」

「啊?」

「我沒騙妳,用蛋糕塗臉這種事情他們真的做得出來。紹凱買這個蛋糕鐵定有預謀。」原來主任有被害妄想症,光想到這裡,我就顧不得形象先大笑兩聲了。

 

來到啤酒屋,遠遠地就聽到大夥的笑聲,看到我和主任姍姍來遲,我們兩人馬上成了被攻擊的對象。

 

「遲到超過半小時!罰三杯。」而帶頭起鬨的是童心未泯的老闆,旁人獻酒獻得可殷勤,只見主任接過酒、臉不紅氣不喘的,用了幾秒鐘的時間就把酒給喝光,輪到我時可慘了,喝下這三杯,我豈不馬上躺平?不管了,總不能掃大家的興緻,乾脆閉著眼睛把酒當水吞,瞬間,手上的酒杯冷不防的被人給搶了過去。

「他們逗妳的,妳真的喝啊?給我!」主任一說完又連喝三杯,同事們馬上鼓掌叫好,還不忘挖苦主任英雄救美,弄得我也好生尷尬。台灣的喝酒文化怎麼和我學的會計一樣,好難懂!

 

「謝謝你!」

「小意思。」坐下來時,我不禁輕聲的向主任說道謝。

 

「這段時間辛苦你們了。這學期的新生人數超乎我所預期,可見你們在偉翔的緊迫盯人之下是過著什麼樣暗無天日的日子。也謝謝紹凱、書亞和Tanya在這個夏天陸續加入我們這個大家庭,雖然我相信他們一定也後悔過,但能夠撐到現在,意志力也算驚人,光憑這一點,我就得再敬你們三大杯。」這是老闆讓人沒有距離的的幽默感。

 

「這一次回來該不會又是來去匆匆吧?」

「反正有你在,這裡也不太需要我啊!」

「不行老闆!主任為了公司已經忙得連結婚的時間都沒著落,你可得負起最大的責任!」雖然早就聽說主任已有一個論及婚嫁的女朋友,可是卻從沒聽他提起過。今天被Alison這麼一提,我的好奇心已到達了最高點。

 

「拜託,我也和你們一樣在等他請婚假啊!誰知道等了這麼多年也沒見他開過口。偉翔,趕快把婚事辦一辦吧!否則我實在很難面對你爸媽。」

「你們今天是來逼婚的對不對?紹凱!趕快結婚,很多人等著喝喜酒呢!」

「甘我什麼事……?喔!也對啦!看他日理萬機,像結婚這種小事,就由我代勞好了。」

「什麼跟什麼啊!」主任把責任全往紹凱身上推當下害我差點噴飯。而紹凱的回答一樣讓我們目瞪口呆,知道他們交情好,可是好到連結婚都能代勞,這就太讓人匪夷所思了吧!他們交換眼神時仍一臉笑意。我看除了紹凱,主任的感情世界在同事眼裏,一樣掀不開那一層神秘薄紗。

 

而坐在對面的Sophia一樣看不出喜怒哀樂的低頭不語。好奇的想讀她的表情,只是每次都徒勞無功。最近除了工作,基本上她是不太理我的,真該問問紹凱他所想的到底是什麼,哪有人解惑只解一半還得自己想女人什麼點之類的東西?莫名瞪了紹凱一眼,看來也是一個只會愈幫愈忙的傢伙。

 

之前代替Sophia跟著主任參加分校會議時,曾聽主任說了一些關於她的事,主任和她同時進公司,同樣算是公司的長老級,因為能力不錯,不久就成了主任得力的左右手一起打拼到現在,私底下也和主任維持很好的朋友關係,主任還特別強調,朋友關係……。這就是我對她的了解,所以我找不到任何她對我有敵意的線索,讓人沮喪。不過那眼神怎麼會讓我想起逸萍……?那心事重重的笑容……?尤其,當她看著主任的時候。我這個好奇寶寶,已經開始變得很柯南。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原來是幸福第十五回
下一則: 原來是幸福第十三回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