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桃仔園驚營之夜(上)--小說
2023/08/16 19:32
瀏覽824
迴響13
推薦87
引用0

桃仔園驚營之夜(上)

1976年6月,美國終止對台軍援。該年的1月、7月、9月,中共領導階層的周恩來、朱德、毛澤東相繼去世。10月「四人幫」被逮捕,文化大革命正式結束。越南南北剛統一,越南和柬埔寨交惡。中共和蘇聯關係趨冷。

台灣這邊外弛內張,1976年(民國65年)是國軍繼八二三炮戰後;整軍待戰進行得最如火如荼之時。尤其當時國軍的海軍陸戰隊,實施的「立即出動作戰」計畫,訓練到三人一組就可獨立作戰,所有伍長都會使用地圖判別地形。那時海陸的步兵訓練;幾乎可以和現在(2023年)的陸軍特種兵相比擬。所有部隊都要會爬樹、爬樓。從斷牆跳下,一個翻滾後跳起,繼續向前衝鋒。

當時海陸一般步兵的體能最低標準︰單槓引體向上12。伏地挺身20,仰臥起坐50。急行軍(強行軍)10公里,時間不得超過一個半小時。直到1979年,我在海陸步兵的營級幹部任內,仍記得在楓港的營級測驗中,我營450多人全員大武裝,急行軍全部到達終點,只花了一個小時又十幾分鐘,全員到齊。行進中有些體力較差的,都會有另兩名士兵,左右各一拽著他的褲腰帶往前跑。說是行軍,其實全程都在跑。

大行軍或演習向前推進時,海陸為了保持前進速度,所謂的"宿營"是不搭帳篷的。隨身攜帶的雨衣就是帳篷,宿營時找個稍平坦的地方,往地上一舖就仰望夜空而眠。如果遇到下雨天,就把雨衣蓋頭坐地打盹。有時坐著撐不住就倒地睡去,醒來時往往會發現自己是泡在水裡,人在極為倦累時,身體其他的不適感都壓不過濃濃的睡意。

"燒襠"幾乎是所有官兵的共同"隱疾",長途行軍會磨破下襠的皮膚,濕熱會使下襠滋生黴菌。既癢又痛常伴此身。有機會洗澡時,衣服一脫下來,每個人身上都是傷。被包和腰帶都要承重,因此兩肩和環腰一圈,也有磨破的血印痕。

宿營時我們最喜歡靠近河道或田溝的地方,莫說熱水澡不可求,在山上行軍時,即使能跳進如冰水般的山溝洗個澡,就已經覺得很痛快!冬天時較怕冷的人,就只好忍著臭汗不斷積成黏膩在身的不適感,有可能就這樣持續一週時間,直到下次有機會行經民宅,趁夜借用民家的水管,在宅後偷偷洗濯一番,在當時這是被部隊禁止的"擾民行為"。

那年五月份,我從一個剛解編的建制外特種單位,調到一個步兵營時,正值該營演習從恆春登陸,進行營對抗打到屏東潮州時,到該營的營部連陣地報到履新,然後又跟著部隊行軍回到潮州營區。休息一個多月後,全營又繼續開拔行軍到左營,實施操舟登陸演習,全營拉到左營桃仔園防風林搭帳棚宿營。

這次任務很特別,以往搶灘訓練地點若不是恆春;就是左營桃仔園。這次卻是從左營登艦中字號,預定首次轉往宜蘭海岸操舟登陸。我連連長矮黑,一張娃娃臉。營長略矮微胖,戴一幅金框近視眼鏡。兩位長官都很隨和不拘小節。有時夜間一群營裡各階軍官;還會隨意聚到營長帳篷外聊天,如兄如弟沒有隔閡,因此到任不久後,我就很快融入並適應了這個新環境。

任務啟行一週前,部隊放了兩天連續假,我去了一趟彰化往訪魏伯伯。魏伯伯是父親的世交;以及四川老鄉,中日抗戰時就已是將軍的二期老黃埔,脾氣有點火,中日抗戰後就已裁軍退伍。身體還好時在暑假時常會來我家小住,對我的情形也常在關注。他那時已是年近八十歲的老人,健康情形很差,父親擔心他來日已無多,要我趁大假去探望魏伯伯。

和魏伯伯聊天時我順便提及最近夜裡巡哨時,會磨牙和夢囈的官兵愈來愈多。魏伯伯聽我說時表情有點凝重,然後說︰「要當心嘍!希望不要出大事哦!」然後他講了一個國共內戰時的故事,孫元良只因一次"驚營事件",四萬人的部隊最後只剩下四百人。並交代我無論白天或夜晚,脖子上的哨子都不要卸下來。

演習前的第三夜,當晚我是輪到大夜班一點多的營值夜軍官巡查。已經是夜裡12點多還沒睡,打算等會兒就直接去接班不睡了,正在帳篷裡處理連裡的文書檔案。這時忽聽到附近營帳內傳出一陣陣激烈的磨牙聲,接着兩個…三個…此起彼落,然後匯成了一大片很吵雜的磨牙交響聲,聲音顯然比以往更猛了些。情況很不尋常!雖然在軍營中的夜晚磨牙聲並不少見,但通常會磨牙的就只是那幾個白天裡遇事就容易緊張的人。如這時有如森林蟲鳴般的「大合鳴」從未曾遇過,而且聲量更大,並遍及整個樹林內。

我走出營帳正待查看怎麼回事?這時不遠處第一連的一個營帳裡,忽然破空發出一聲很淒厲的慘叫聲。這聲慘叫是一個人鼓足氣,然後使盡全力向空中狂嘯;所發出的厲聲嘶吼。平常清醒時,一個男人是怎麼都無法發出這麼尖銳嘶喊聲的。你如果聽到過夜半「狗吹螺」的聲音就會知道,那種聲音非常難聽,其實「人吹螺」的音頻還更尖銳、更高亢,清醒後他也完全不知剛才發生了何事?

一連營帳就在十幾步距離處,我正要跑過去看是怎麼回事?第二連那裡也接力般跟着發出幾聲嚎叫,接着是第三連…,很快在不到十秒鐘內,已經此起彼落蔓延到全營,一下子就演變成全營尖銳的狂嘯聲齊出。這種淒厲的慘叫僅一聲已經夠恐怖,這時是五百多個同樣的嘶喊聲;一下子排山倒海般狂湧出來。

我全身雞皮疙瘩都全凸了出來,頭上每根頭髮也全豎著。一眼掃遍防風林全場,各連在營帳外站衛兵的一個個全都嚇得傻呆了!都像是被釘在那裡不能動彈的木頭人,我腦中立馬閃過一個名詞「驚營」?想起不久前魏伯伯曾向我提起過的警示。

未完待續~

導讀
桃仔園驚營之夜(前言)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9740052
桃仔園驚營之夜(上)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9762854
桃仔園驚營之夜(中)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9789441
桃仔園驚營之夜(下)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9802290


scary forest--音樂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桃仔園驚營之夜(中)--小說
下一則: 桃仔園驚營之夜(前言)--小說
迴響(13) :
13樓. 海倫小姐
2023/09/04 19:34
當年軍人行軍得受這麼大辛苦的訓練來保家衛國,不由得心生景仰敬畏。🙏🙏


您這幾百人一起起乩嚎叫的描述,真是令人毛骨悚然,感覺他們快要變狼了🐺

我們吞得下血肉,只因我們不去想我們做的殘酷有罪的事實。~泰戈爾
1970~1980年代,中華民國的海軍陸戰隊被認為是世界第二強的戰鬥部隊,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大家能看到的是體能和操練上的辛苦,看不到的是還伴隨了身體的痛苦和精神上的壓力。訓練和演習中受傷是常有的事,我對按摩和推拿有點心得,就是因為"久病成良醫"得來的經驗。那些舊傷造成的痠痛,至今偶而仍會回來折騰我。
幾百人一起起乩嚎叫,恐怖情狀筆墨難以形容,當時我不但頭髮全豎,連頭皮都在跳動!
郁勝2023/09/05 17:06回覆
12樓. abc
2023/08/29 06:31

Dear Mr. Li,

I have read a lot in my life and you are one of the best Chinese storytellers I have encountered, bar none.

Hope you don't get too frustrated by the dropping of viewership; at least you have our strongest support, spiritually -- LOL.

Though enjoy reading your stories a lot, don't exert yourself too much on writing. We love to see you healthy, happy and as strong as an ox -- LOL again
這篇回應給我很大的鼓勵!想到這個平台外;還有一些人喜歡看我寫的文章,怎能就此休筆呢?哈哈! 郁勝2023/08/29 11:42回覆
11樓. 月光邊境
2023/08/28 15:48

很嚇人耶

先是說急行軍就感到很不可能的任務

接下來就不敢想像了

高中住宿舍聽到有人磨牙就很不舒服天啊

那麼多人磨牙和嘯鳴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太可怕了,感覺有鬼啦...天啊天啊天啊

部隊能夠大武裝全程跑10公里,是因平時就鍛鍊過。我在擔任步兵營輔導長時,每天帶著五百多人,赤腳來回各跑10公里,我都是帶隊跑在全營最前面,跑到海邊的整日課目,和偵搜營的蛙兵是一樣的。所以演習時我營屢創紀錄,即使超過60幾度的原始陡坡,也照樣被我營攻破。
凡是在部隊服役過的人,對夜晚的"磨牙"都耳熟能詳。但"夢遊"就不是所有人都見過的,"夢遊"情節中有可怕的,也有滑稽的。我也見過不少,這個主題我還沒寫過。


郁勝2023/08/28 18:45回覆
10樓. Sir Norton 黑幫哪裡黑?
2023/08/22 13:31
這篇的主題很正點,期待您筆下風頭更健,寫它個五燈全亮,大滿貫!
小時候我爸說我是"烏鴉嘴",常警告我不准開口亂說話。最近我覺得我的烏鴉嘴似乎又有點回來了,其實最近我心裡也有點毛毛的,不知所以。 郁勝2023/08/22 16:40回覆
9樓. *Susan*
2023/08/21 23:16
好可怕!大哥好像每到七月都愛說鬼故事懷疑
這篇是回憶實錄,沒摻進一點捕風捉影的臆測。奸笑 郁勝2023/08/22 11:19回覆
8樓. vivi 之東張西望
2023/08/21 22:30

一直以為自己既能吃苦又能耐勞,

看了您的文章,才知道自己什麼都不是。

那種軍中肉體及精神的苦、怪事及驚恐,難怪有人當兵當到發瘋。

我非常非常的怕黑,又非常非常的怕鬼,

凡夜間要起來到遠遠的廁所如廁的什麼營、什麼會的活動,

我一律不敢參加。

膽小真的是非常非常的苦、非常非常的不方便。

大哥,您一營換過一營,一場鬧鬼又一場鬧鬼,

您真是大厲害了。

行軍只要超過三天以上,腳板底就會冒出水泡,再繼續下去,大水泡裡還會又冒出小水泡,痛到椎心!有次大演習半個多月,演習結束時一個營集合,就有十幾名士兵是直直倒下地的。
大群人穿著軍裝就直接跳進田溝裡泡著,因為肩膀兩邊和下襠兩側早已血肉模糊,腳板底厚厚一層紗布都黏著發炎的分泌物。如果不泡水浸濕,衣服、襪子裡都已結疤;脫不下來。
身體的痛苦加上疲累緊張,心理如果不夠堅強,即使不發生驚營狀況,有些士兵仍會出現奇怪的無意識搖晃動作。大演習時的宿營,在野外都會選擇在大片的墳地裡露天夜寐。
郁勝2023/08/22 11:18回覆
7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 包青天
2023/08/21 07:14
魏將軍講的事件,四萬人頓成四百人,能否另寫一篇呢?
魏將軍說過很多早年大陸戰場的故事,有些就連國史上都未曾有過紀載。1977年說到孫元良部隊的"炸營",時間和地點都有詳細敘述,可惜我未留文字紀錄,現在也無從搜尋到較詳相關資料,再單獨另寫一篇實有困難。
在海軍陸戰隊任職期間,遭遇過好幾次大騷動狀況,僅超過百人以上的集體群毆事件,我就遇到過兩次。五百人的集體撞邪,除了本文外,還有一次在恆春茄湖里營區發生的事,持續時間更久,但這時我已是營輔,可以自行作主承擔。我很不想把這種事和靈異扯上邊,但當時實際面臨的狀況,說實話可就是那樣的事。能讓五百人的部隊同時陷入歇斯底里瘋狂狀態,別人沒看見的"人魂"其實早已遠超過五百隻了!
郁勝2023/08/21 17:35回覆
自從六月份UDN的平台一再當機,這裡經常瀏覽的數量目前已少掉2/3,對於在認真寫作的人而言,心理上還是會有影響的。還有很多故事可寫,但動能正在大減中!
郁勝2023/08/21 17:37回覆
6樓. 旭日初昇
2023/08/20 13:02

在戰爭的陰影下,軍人的情緒緊繃到極點,很容易就鬧營。

現在軍人大多是不能(法律不准許)操的少爺兵,日子輕鬆許多,

不可同日而語,決不會鬧營的,或許連鬧營也未曾聽說過吧!?

久未接觸部隊,未知其詳。片面偶見觀感,空軍飛行部隊目前素質還保持得不錯,但已青黃不接。
至於其他陸上、海上部隊,離基本要求恐還有段距離。至於某連續劇把海陸演成了兒童劇,更是自曝其短,徒留笑柄。
旭日初昇所言則是,如此鬆懈的軍陣,就無須擔心會"鬧營"了!
郁勝2023/08/20 17:43回覆
5樓. 郁勝
2023/08/19 20:40
1949年金門古寧頭大捷的關鍵︰
一艘中字號軍艦,接駁任務完成後本應離岸,船上官兵等私貨賺外快,誤了離岸時間。共軍船艇悄悄搶灘時,正巧成了該艦打活靶的目標。
一輛壞掉履帶,停在岸邊不能動彈的戰車,又恰巧痛殲剛登陸的共軍,神鬼難遇的巧合造就了古寧頭大捷。因為打了勝仗,相關違紀官兵事後將功抵罪,免於送懲。台灣走好運時,誰打台灣誰倒楣!
4樓. 之子
2023/08/19 18:58
.
期待大哥續集,小弟左營出生的,住在中山堂附近。
早年軍中有些事,即使只隔一道圍牆,也未必能知其內情。
這篇故事的情節,過去從未被公部門公開過,除了部分我不在場;又無可證實的細節外,整過過程的脈絡是寫實的。
郁勝2023/08/19 20:1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